东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文野]今天场面人迫害文豪们了吗?在线阅读第六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9 2:56:23
[文野]今天场面人迫害文豪们了吗?
[文野]今天场面人迫害文豪们了吗?
作者:一只奶包酱
来源:晋江文学城
励志做一个“爱国爱民”的场面人的昌勉仁,由于自己那总是给自己拖后腿的异能,被父亲丢到了横滨,进行异能力的学习控制。在横滨这个异能者多如狗,场面人遍地走的地方,阿仁又会因为自己那对“异能力者”有特攻的异能,让文豪们受到怎么样的迫害呢?隔壁预收文:《今天汪小姐也不乐意变回人形》求收藏

钟添仔细观察了一下,果然,少年身上很多小伤口的确都已经好了,就是那些看起来很严重的伤口,现在也已经结痂了。

这愈合能力,未免也太惊人了吧。

时间差不多过去了小半天,舱门进去的这部分灰尘已经全部弄出去了,钟添现在在纠结要不要让少年进入军舰的其他地方。

这艘军舰的体积很大,他能够控制军舰,但是对于内部空间的某些装置,却根本就搞不懂是做什么用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肯定是要认真考虑一下让不让少年进入的。

说句实在的,有少年的帮助,钟添的效率提高了不止一丁半点。他自己一个人在这边都不知道呆了多少天了,就单独算他用精神力搬灰的时间,起码也有好几天了,结果都没能弄完。

但是少年加入后,不到半天,这一部分的灰尘就已经全部被清出去。钟添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慢慢地打开了舰内的另一扇舱门。

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兰斯的眼睛有点发直,却又在看到钟添的动作后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钟添又开始搬灰了……

既然有少年的帮忙,钟添打算趁机将舰内所有的灰尘都弄出去。

兰斯看着移动的灰尘,捏了捏衣角,看起来犹豫了很久,方才轻声道:“我叫兰斯……”

听到少年的话语后,钟添的动作突兀地停下,灰尘直接撒了一地。

他刚刚是不是听到少年说话了?

地上的灰尘缓慢移动着变平坦起来,然后就像是有一个隐形的人拿着根棍子在灰尘上写字,尘面上慢慢地浮现出了两个字。

“兰斯?”

兰斯点了点头:“嗯!”

尘面又被抹平,许久后才出现另一行字。

“我叫钟添。”

没想到少年这下愿意搭理自己了,钟添心里涌上一丝喜悦。他有好多问题想要问少年,比如这里是哪里,少年是怎么来这儿的,外面的世界怎么样……

太多太多杂乱无章的问题挤在钟添的脑海里,变得像是一团浆糊,想问的问题太多,这让他反而不知道该从哪方面入手。

于是兰斯等了半天,除了等到一句像是自我介绍的话,就再也没有等到灰尘上出现第三句话。

但至少两人现在都知道了对方的名字,也不算太差。钟添没有了其他的反应,开始默默地移动灰尘,兰斯眼眸微动,原地站立了半晌,然后也开始沉默地搬灰……

整片空间又陷入了一种可怕的静默。

显然两人心中都有着自己的思量,却出于某些原因,反而没有了预想中的交流。

有了兰斯的帮忙,军舰内的灰尘没用多久就基本清除完了。对于那些震不下来的顽固污垢,钟添给少年提供了打扫用具,不到三天,整个舰内都干净了许多。

钟添看着摆脱了脏乱气息的军舰,心里涌上一阵喜悦,自己总算不那么脏了!

于是一高兴的钟添就开始给兰斯改善伙食了。兰斯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他所得到的食物更加丰富了,平常钟添提供给他的食物除了面包还是面包,现在钟添已经开始试着轮换着来。

火腿、面包、肉干、水果、泡面……

兰斯尝到的东西越来越多,在钟添看来,他们两人的关系至少不那么陌生了,怎么说也稍微……亲近一点了吧。

至于兰斯是怎么想的,他现在根本没有那个功夫去在意了,因为空间里种植的的土豆成功破土发芽了……

他种下土豆的第一天,土豆就冲破了土壤,开始冒出土面;种下土豆的第二天,地面上的土豆长出了一些绿叶,看着很是喜人;种下土豆的第三天,也就是今天,这个土豆似乎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变化……

钟添难免感到好奇。这个意外所得的空间根本不按常理出牌,正常点来看,不管那片土地有多肥沃,土豆种植下去后,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两三天内,有着这样的长势。但是他种下去的土豆长得就是这么快,而放在这边的食物却并没有发生腐烂的现象。

在他接受了空间里种下的土豆长势非常快的情况下,土豆的长势突兀地停下了,钟添不觉得奇怪才是怪事。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钟添想了很久也没有找出答案,只能继续盯着土豆,希望能够第一时间发现土豆的变化。

一艘巨大的军舰,对于一个渴望离开荒星的人来说,诱惑力是非常巨大的。也正因为如此,兰斯连带着对钟添都信任了不少,这一点是很难得的,但是此时的钟添却并不知道。

兰斯生于荒星长于荒星,却不愿意到死都还是在荒星,他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他渴望离开这里,离开荒星,而现在他看到了离开荒星的希望!

看着现在对自己毫无隐瞒的军舰内部,兰斯神色微动,开始试探着观察触碰里面的设施和器具,在发现钟添并没有再次阻碍后,他便放开了手脚。

等到钟添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兰斯身上时,就见兰斯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他精神力小心地探过去,发现是个手镯,看样式和砸中他的那个特别像。

这是在军舰里找到的?钟添愣了愣,他之前都没注意到舰内有这么一个手镯,这家伙又是从哪儿找出来的?

按理说军舰里有这样一个手镯,没道理钟添会发现不了,但事实就是钟添还真就没有发现这个手镯,现在却被兰斯找了出来。

兰斯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思索、好奇、慎重……不知道的人看了大概会以为他在做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但事实上兰斯只是拿着手镯,翻来覆去地看而已。

手镯在兰斯的手中翻转着,被他用手掌摩挲来摩挲去,钟添的精神力也在镯子周围绕来绕去,一时间两人对这镯子都充满了兴趣。

最后好像是兰斯碰到了镯子的某个地方,钟添听见了一道细小的“咔嚓”声……小到他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当他看见少年也停下了摩挲的动作,露出警惕神色时,他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刚刚确实有一道“咔嚓”的声音,估计兰斯也发现了。

而这道声音,是从少年手上,也就是镯子处……传来的?!

两道目光紧紧地盯着镯子,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过去了……

……

十分钟过去了,镯子什么变化都没有。

兰斯停下了自己摩挲的动作,拿着镯子一脸沉思,眼里还带着些许疑惑。

钟添则是分出了一丝精神力,好奇地对准镯子。

我戳……

毫无动静。

于是他又小心地加了一丝精神力,我再戳!

“咔嚓……”

那道细小的声音又出现了,然后又恢复了平静。

钟添又试了试用精神力去戳,然后镯子处又传来一道“咔嚓”的声音,钟添的精神力一撤离,镯子则又恢复了平静。

这下子钟添就像找到什么好玩儿的东西一样。挥着精神力不停地戳戳镯子,“咔嚓”“咔嚓”的声音不停地响起,兰斯拿着镯子,耳里听着“咔嚓”的声音,由最开始的惊讶到后来的平静,最后定格成一张面无表情脸。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钟添终于有点玩儿够了,感觉这镯子就像是支牙膏一样,牙膏是挤一下出来一点,这镯子则是精神力戳一下就响一下。

后来他干脆加大了精神力,一丝一丝拧成一股去触碰少年手中的镯子,并且没有再撤离,“咔嚓”声不断响起,兰斯和钟添全神贯注地看着镯子。

像是某种生锈的机器终于被重新启动,镯子开始微微发光。钟添感觉到自己搭上镯子的那部分精神力在飞快消失,再也无法被他感知,随着精神力的逐渐消失,镯子发出的咔嚓声也越来越大。

钟添看了看面无表情,眼神里却透着期待的兰斯,想着自己好像也有点想知道这个镯子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一咬牙,继续补上丢失的精神力。

有本事就继续给我消失,你消失多少我就补多少!

谁知这玩意儿就像是个黑洞,只要是钟添送过去的精神力,最终都像是被镯子吸收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得到的反应却始终只有那不停的“咔嚓”声。

终于——

钟添都不知道送了多少精神力了,大概是镯子吸收精神力终于到了饱和点,微弱的光芒消失,“咔嚓”声也停止,整个镯子像是又恢复了平静。

不对,镯子在变化!

整只镯子像是融化了一般不停地变软,直到成为一种水流状的物质。然后钟添就眼睁睁地看着这流状物质在空中晃悠了两圈,最后向少年的手腕处流去,形成一个圆环,最后凝固成手镯的模样。

唯一的变化就是镯子自己套在了少年的腕上!

钟添:!!!

兰斯看着自动套在左手腕上的镯子,右手摸了摸,沉思低喃道:“原来这是自己套上去的吗?”

语气里颇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钟添:……

听到兰斯的话,钟添现在的心情很复杂,感觉就像有一万只羊驼驼从自己脑海里奔腾而过。

他现在如果有实体,那么一定是一脸无语且悲愤的表情看着少年。

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作为一个辛勤的园丁,辛辛苦苦地种着一棵树,这树还就只结一个果子。他施肥、除草、捉虫只等着果子成熟然后收获,然而就在果子成熟的时候,这果子自己飞着掉在了另外一个人手里。

而那个人不劳而获的人还一脸好奇加疑惑地说着“原来果子不需要摘啊,只要等到它自己掉在手里就行了”这种话。

换谁谁不郁结?说不定连宰了那个人的心都有了。

钟添现在就很想宰人,当然,钟添是不会宰了兰斯的。

如果可以,他想扔了那只镯子。

扔得越远越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