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温情有礼第十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9 2:01:24
温情有礼
温情有礼
作者:九南山
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一:温悦经常说周树礼阻挡了她的升职加薪之路,抢了她的职位。而周树礼说,你也抢走了我的东西。“什么东西?”“我的心。”文案二:商场迎来五周年生日,行政部召集各部门头脑风暴,人人提供一句广告标语做参考。温悦问部门老大:“周总,公司让我们部门选一句话做slogan。”周树礼翻阅了一下,用Applepencil圈出一句话:“就这个了,做slogan可以记一辈子。”感恩有你,温情有礼。起初,温悦觉得是十分普通的一句话啊,怎么可能让顾客记一辈子呢?当五周年庆典那一天到来,整个百货商场循环八百遍这一句话:

张腊梅收拾好地契进来,见到屋里两个人没有吃饭,只是静静的坐着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不吃了?快趁热吃。大壮媳妇把臭蛋给我,你也好好吃顿饭。”

顾默默笑着说:“不用麻烦快吃好了,刚跟大舅商量卖牛车呢。”

“哦?”张腊梅笑着说“那倒是巧了,昨儿九娘跟我说,明信和秀娘这一年挣了点银钱想踅摸一套呢。”

陈明信和郭秀娘成婚一年多,小两口都很勤快。一个编些担笼、苇席、草鞋去卖,一个绣花换些铜钱。除了郭秀娘的肚子没动静,再没有让九外婆不满的地方,不过他们还年轻也不急。

“那是真巧了,待会外甥媳妇就去找九外婆。”

陈明德收拾好心情对顾默默说:“你要买宅院是想买新宅地自己盖,还是买现成的宅院?”

顾默默的身体自己清楚,真的太虚了,她时常觉得头顶轻飘飘,脚底发虚有时候还会眼冒金星。她现在最需要的是安稳下来,和臭蛋一起好好养一养。

“大舅说的现成的宅院,可是从这里西数第三家,明义舅舅家的宅子?”

陈明义和陈明德是出了五服的本家,不再一起序齿,因此顾默默称为明义舅舅。

“嗯,他们全家搬去宝鸡府,村里留一套老宅就行。后来给明义盖的那个宅院就不想要,托大舅往出卖。”

那个宅子还不错盖了有六七年,最主要的是在村子中间安全。

顾默默自己有本事挣钱不在乎价钱。陈明义则是一来同情顾默默不容易又沾亲,二来那房子卖了一年多也没卖出去,所以要价也低。陈明德在中间调停,第二天便用三亩地换下了宅子。

牛车则是当天下午,就被九外爷以八两银子牵走了。九外爷原本要给十两银子,顾默默却不好收那么多,牛值八两新车顶多值二两。

最后顾默默笑着说:“九外爷也不必觉得沾了外孙媳妇的光,等家里的羊下崽子了,外孙媳妇天天去讨羊奶。”

但是九外爷始终不是好占小便宜的人,等第二天知道顾默默买了宅院,就送去了一百斤白面,几十斤小米,十几斤菜油还有好些豆子。

第三天送走了帮忙的亲朋,顾默默一手抱着臭蛋,一手拿着钥匙。望着自己和臭蛋的新家。

陈明义家原本就是村里的富户,给儿子盖的宅院自然不错。三间上房坐北朝南,三间东厢房一律是红砖青瓦,余下一个挺大的院子种了几棵柿子树。如今金黄的柿子挂满枝头。一幅祥和农家小院的场景,让人不由身心平和下来。

穿来十天有房有地有儿子,相公……那个可以忽略,顾默默觉得还算不错。她带着臭蛋开始安安稳稳的调养身体,准备过悠闲地农家生活。

这时的顾默默不知道臭蛋他爹,那个经常让她用来刷亲情,那个她这一生注定的男人正在北境搏命。

北地的风刮起来是顺着地面横刮过来,带着呼哨吹在脸上好像刀割。牛大壮和朱喜子骑在马上,尽量俯下身体把脸贴在马脖子上,咬紧牙关抵御狂风和寒冷。

草原上的草早已枯萎,一些干草被风卷起来飞在空中,有些地方裸露出大地本来的面目。茫茫草原荒凉无边。

朱喜子侧着头避过风对旁边的牛大壮吼道:“娘的,才出来一天一夜就受不了这鬼地方。”

虽然两个人离得不过几步远,说话就却要用吼的,要不然风就把话吹散了。

牛大壮活动了下,自己带着厚绵羊皮手套的手指。一路抓着缰绳,手都僵掉了。他侧向朱喜子这边吼道:“差不多绕道鞑子军后边了,估计今晚就能碰到他们的后卫。”

“我鞑子话不好,只能装结巴了。”朱喜子抽了一鞭子继续吼道“这次要是能立功我混个小旗,到时候给爹娘捎信回去,让他们也高兴高兴。”

牛大壮笑笑没说话,这鬼天气实在不是聊天的好日子,一开口就是一肚子寒风。朱喜子也不再言语,两个人一起赶路。傍晚的时候他们远远地看见鞑子的营地。

“光看这毡包和营地,像是驻扎了五六万军队。”朱喜子低声跟牛大壮说。牛大壮站在马的下风处眯着眼睛,仔细的观察这个营地,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将军这次派人出来,是想打探关外鞑子的虚实。因为天候太恶劣,秋冬季向来是休战的时期。可是将军却想趁此,打鞑子一个措手不及。

“不行,光靠营地和毡包不好判断万一有诈呢?”

“那咋弄?”朱喜子冷的缩肩躬背。

牛大壮耷拉着眼睛,慢慢的拿定主意:“你先调转马头回去,我亲自去一探虚实。”

“你不要命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牛大壮握紧缰绳跨上马背,低头对朱喜子说“如果我不能回去,你就把眼睛所见回报将军,走吧。”

牛大壮说完不管朱喜子,一人驾马向五里外的营地跑去。朱喜子在后边咬了一会牙,最后一甩马鞭上马,往来路返还。

“什么人?”守卫的鞑靼兵拔出马刀,拦住牛大壮。

牛大壮豪爽一笑,流畅的鞑靼语回道:“我是来自噶顺诺尔,塔塔尔部的牧仁。为了寻找最好的野马来到了这里。天色太晚风又大,所以找到这个山坳避风。”

牛大壮一边说,一边从马背上跳下来。

“这里是军营,不想死就赶紧走。”

牛大壮哈哈哈大笑:“你们都是草原上的英雄,还怕我一个人不行?今晚实在不好找地方在避风,要不我沿着山脚往前去几里?”

牛大壮并不往军营里看,只是回头上马准备走人。

“站住!”军营里出来一个佩着比较华丽马刀的人,牛大壮估计应该是个小头目。

那人手扶着弯刀,绕着牛大壮的马转了一圈,忽然笑着说:“难得碰到故乡人,进来一起喝碗马奶酒。”

牛大壮跳下马哈哈大笑:“你也是噶顺诺尔的,我怎么没见过你?你是噶顺诺尔哪里人?南边的北边的,东边的还是西边的?”

那个人微楞了一下说:“我是扎赉诺尔的。”

牛大壮毫不在意的大笑着说:“那你在我的北边了,你是那个部落也是塔塔尔部的?”

那个人拍拍牛大壮的肩膀,说:“我是克烈部的,虽然不是一个部落也可以一起畅饮马奶酒。”

“那倒是。”牛大壮拍拍自己的酒囊“自家酿的浓的够味。”

鞑靼小头目笑着问:“怎么没带干粮?”

牛大壮拍了拍身上背的弓箭:“草原的儿子只要在有水草的地方就有食物。”

正说着天上恰好飞过一直苍鹰,牛大壮取下弓箭搭弓向天。他一眼微眯一眼紧紧盯着飞翔的苍鹰,弓拉满月、忽的松手,箭若流星直向苍鹰而去。

附近的鞑靼兵,怪叫着捡来苍鹰。小头目拍拍牛大壮的肩膀笑道:“好箭法!”

太阳即将落山,营地里燃气篝火。小头目和牛大壮围着篝火一边烤新鲜的鹰肉,一边闲聊。

“你们塔塔尔部好几个神箭手,不知道你和谁学的?”

牛大壮解下酒囊,喝了一口递给小头目说:“是有好几个,蒙力克,脱朵,巴雅尔、巴图,不过我是自己琢磨着练出来的。“

“咳、咳你这酒也太烈了。”咂咂舌头,小头目说道“这么好的箭法,不如来打仗,早早做个千户好娶妻子。”

“有了,在家里等我呢。”

小头目了解的笑笑:“哪个部落的美不美?”

“布和百户,外边巡逻的抓来一个结巴,说是羊群被暴风吹散了再找。”一个鞑靼兵过来禀告。

“又一个?”小头目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看着牛大壮,话却是对着来报告的鞑靼兵说的“也带过来。”

牛大壮听说抓了个结巴就知道,朱喜子被逮到了。他脸上全是事不关己的好奇,顺着推推嚷嚷的嘈杂声音看过去。

“你……你……你们,放……放开……我。”朱喜子结结巴巴的对鞑靼兵叫嚣。

“来来来,坐下烤烤火,这里有酒有肉。”小头目笑着挥手,让放开朱喜子。

“还……还……还是……这位……头人好。”朱喜子推开士兵乐呵呵的坐到火堆旁,伸出双手“真……真暖和……冷……死我了。”

牛大壮转着烤肉不说话,小头目问道:“怎么不说话了?“

牛大壮瞭了朱喜子一眼:“跟个结巴说话费劲。”

“你……你……你……说……说……谁……谁结……结巴。”朱喜子一着急脸都憋红了,上去就要撂倒牛大壮。

小头目笑着拉开说:“先烤肉,吃饱了才有力气。”

几个人随意的闲聊,一口奶酒一口烤肉似乎都很惬意。当满天繁星低低的压向大地的时候,白天暴虐的草原变得安静而祥和。

正在闲聊的小头目,忽然用纯正的汉话说:“今天白天的风简直见了鬼了。”

“可不是。”朱喜子一拍大腿也用汉话接了一句。

牛大壮脸色不动却头皮一麻,心道:糟了!

小头目冷笑着扔掉手里的骨头,拔出马刀指向牛大壮二人,周围的鞑靼兵都围了过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