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家教]拯救沢田纲吉之第四章(4)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9 1:53:30
[家教]拯救沢田纲吉
[家教]拯救沢田纲吉
作者:兮忘归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有一天,神说,沢田纲吉,你改变了这个世界应有的命运,我将给予你惩罚。于是,经受过惩罚的沢田纲吉失去了灵魂。然后,神停止了惩罚,说,沢田纲吉,这是你最后一次的人生,你的命运由你自己选择。沢田纲吉无悲无喜的堕入最后一次重生。神的声音充满悲悯。“此次变数,因你而生。”注意事项:1:嘛,就是一篇脑洞文,不喜勿入。2:有bug无视,一切为了剧情服务。3:all纲吉嘛,你懂的。4:想到再说。

第四章

燕其羽觉得今天一定是她的lucky day,早上她的作品获得了编辑的认可,下午支画摊赚了一百多,而且还免费得了一顿甜品!

燕其羽馋的口水滴答,她顾不上品尝,先把外卖袋放在一旁,赶快从书包里掏出一张巴掌大的素描纸。

她手握马克笔,笔走游龙,无需思考,线条自发的从笔尖流淌而出,转眼的功夫一个Q版小人就出现在画面中。

图中之人打扮的干净利落,浅咖色的风衣衬得他风度翩翩,Q版人物的脸上笑出了两朵红云,手里还拿着一杯奶茶。

眼尖的丹尼尔夸张的蹦起来:“舅舅、舅舅,这是你啊!”

于归野一愣,仔细看去,果然在Q版身上看出了自己的影子。

巴掌大的图画起来飞快,于归野还没看清呢,燕其羽就已经换上其他颜色的画笔给人物上色了。从她落笔到她收工,前后不过五分钟光景,一个三头身的于归野便顽皮的出现在他们眼前。

“喏!”燕其羽吹吹画,歪着头欣赏了一阵,然后把这幅作品递到了于归野手中,“先生,送给你。”

于归野笑问:“这是奶茶的回礼?”

燕其羽点点头,眼睛里带着股可爱的固执:“我不欠人情的。”

“行,谢谢你的画。”于归野指着画的角落说,“能不能给我签个名?”

“咦?”

“等你成为名画家了,这幅画可就值钱了。”

燕其羽听出来他在揶揄自己,脸红红的嘟囔“哪里那么容易成名”,可仍然抵不过内心的虚荣,提笔在画面角落上签上了自己的笔名——“小羽毛”。

燕其羽给人家当了这么多年助手,参与过的作品很多,可却没有署名的权力。主笔老师可以在全国开签售会,而她只能在工作室里默默耕耘。

哪个助手心里没有一个主笔梦?

以前在工作室当老黄牛时,工作强度很大,没什么放松的机会。她唯一的消遣,就是一边托腮做名扬天下的白日梦,一边在纸上设计自己的签名。等她靠着自己的作品打出一片天地,她一定会认认真真的在每本书的扉页写下自己的名字。

她的签名和她的漫画一样可爱,“小”字又矮又胖,“羽”字的四个点圆圆滚滚,而“毛”字的尾巴拖得长长的,在空白处打了个奇妙的结,摇身一变成了一片羽毛的形状。

这可是她第一次给别人“签名”,难免有些紧张,结尾的羽毛图案没有收住,她心里一紧,手上却稳稳当当的拐了个弯,在羽毛后面又添了一个小小的桃心图案。

丹尼尔很给面子的“哇”出声:“好漂亮!姐姐你叫小羽毛?”

“嗯。”燕其羽腼腆的解释,“这是我画画的笔名。”

丹尼尔佩服的说:“你的字可比我舅舅的好看多了!”

他知道自己舅舅是个很有名的作家,书房里有一排书柜全都放着他出版过的作品。他见过于归野的签名,“君子归野”四个字只能看懂一个“子”,剩下三个字潦草的团在一起,像是好几天没洗的臭袜子。

于归野难堪的咳嗽一声,重重的拍了下丹尼尔的头顶:“行了,还有脸说我,你先把‘白自日曰’四个字学利落吧。”

丹尼尔被戳中了痛脚,委屈的抱着大脑袋不吭声了。

天色渐晚,于归野要带丹尼尔去吃饭,而燕其羽也要收拾画板回家了。

临别前,丹尼尔老气横秋的一挥手,严肃的说:“你画的这么好看,我回去会给你多多宣传,让大家都来照顾你生意。”

燕其羽身上背着画板,费力的蹲下身,与他目光平视:“谢谢你惦记我,不过你这幅画是姐姐的最后一单生意,之后我就不做这个了。”她大着胆子伸手捏了捏这位小客人的圆脸,肉嘟嘟的手感让她爱不释手,“姐姐找到工作了,所以从明天开始我就不来了。”

丹尼尔着急死了,奶声奶气的问她:“那你以后再也不画画了?”

“当然不是。”燕其羽得意的说,“以后,我不仅会画画,还要画给很多很多人看。”

丹尼尔听懂了:原来这位阿……不对,这位姐姐,是个美术老师啊。

燕其羽最后又拥抱了一下这位可爱的小主顾,祝他明天能顺利把这张画送出去。

……

于归野到家后,找了个相框把小画家送给他的Q版小人装了进去。他拿着相框转了一圈,最终把相框摆在了电视机旁边。

他满意的欣赏着这幅画像,脑中不经意想起女孩在创作时专注的神情。

不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小羽毛”了。

丹尼尔见他对着自己的卡通自画像发呆,很嫌弃的说:“舅舅,你可真自恋。”

于归野四两拨千斤的回答:“再废话,我明天就不送你去上学了,看你怎么和瑞秋告白。”

丹尼尔立即换了一副谄媚嘴脸,扑上去抱着他的大腿:“舅舅最有眼光了,等我和瑞秋结婚了,我也要把她的画挂在电视机旁边,天天看。”

……

因为心里惦记着告白的事情,第二天一早,丹尼尔不用舅舅叫,闹铃响前就从床上爬起来穿好了衣服。

他之前也在于归野家住过几次,所以于惊鸿特地放了几件衣服在于归野家。只是上幼儿园必须穿统一的园服,于归野想了想,去自己的衣帽间取了一条颜色鲜艳的花纹领巾,在丹尼尔的脖子上打了一个利落的bowtie。

别看只是一条色彩跳脱的领巾,一下就让丹尼尔的形象从普通小胖子里摆脱出来,变成了一个时尚又绅士的小胖子。

到了幼儿园门口,不少家长都在偷偷看这对舅甥,女孩子们看到丹尼尔后,也红着脸投来了秋波。

但是路边的野花丹尼尔是不会采的。

她特别宝贝的抱着那幅画。画纸是最普通的素描纸,既没有用相框装起来,也没有用画轴裱起来,只是卷成一卷,一根姜黄色的皮筋绑在上面,看着有些寒酸。

于归野有点拿不准注意,不知道丹尼尔的小女朋友会不会喜欢这样光秃秃的一幅画。

他主动提议:“要不然舅舅带你再去买个礼物吧,一束花怎么样?你看电视里男孩子向女孩子求婚时,都是拿花的。”

丹尼尔自以为非常严肃,其实紧张的话都都说不利落了:“不……不用了,我还带了别的礼物,瑞秋一定会喜欢的。”

“那好吧。”于归野祝福他,“希望瑞秋能接受你的示爱。”

丹尼尔苦恼的说:“可是我怕妈妈不接受我早恋……”

“放心,你妈那边由我搞定。”于归野弯下腰,一边帮他整理领结一边看着他的眼睛,“舅舅特别不喜欢‘早恋’这个词。当你遇到对的那个人,她就算来得再早,你都会嫌她在你人生中迟到了。”

于归野可是鼎鼎有名的大作家,这种程度的鸡汤张口就来,丹尼尔被他哄得心花朵朵开,一张圆脸涨得通红,挺着小胸脯,背着小书包,雄赳赳气昂昂的跨进了幼儿园大门。

于归野混在婆婆妈妈之中,看着自己家的小男子汉在感情中迈出了第一步,一股由衷的自豪感萦绕在心头。

他的外甥为瑞秋准备了两份礼物,不知道瑞秋能不能say yes呢。

……

瑞秋的答案是——no。

而且瑞秋不仅说了no,还把这件事直接告到了幼儿园园长那里。

于归野在下午接到姐姐打来的电话,当时他正在构思自己的第一个漫画脚本,他原本以为丹尼尔的告白十拿九稳,哪想到瑞秋这么不给他面子。

电话里,于惊鸿气急败坏,背景音能听到丹尼尔声嘶力竭的哭声。

于惊鸿听起来像是一只丧失理智的母狮:“于归野!!是你撺掇丹尼尔向瑞秋告白的?!”

于归野和她姐姐的性格完全相反,两人自小相处,于归野早就摸清了一套应对的方法。

她怒火越冲,于归野就越四平八稳。

“怎么了?他在这个年龄对异性有好感和好奇都是很正常的,他喜欢瑞秋,这种感情很纯洁、很美好,我觉得不需要制止,只需要鼓励和引导。”于归野的回答十分完美,简直可以当做卷首语收录在《儿童性心理研究》里。

于惊鸿又连声追问:“画也是你带他去买的?领结也是你帮他打的?钻戒也是你让他拿的?”

“……什么钻戒?”于归野顿觉蹊跷。

于惊鸿这才明白自己弟弟也被蒙在了鼓里,她在电话里长叹一声,又气又笑的说:“算了,这事具体是怎么发生的我也不清楚,你赶快来幼儿园一趟吧,我正在园长办公室呢。”

于归野一头雾水,但听姐姐的意思,丹尼尔绝对是闯祸了,而且闯的是大祸。

好在他家距离幼儿园不远,等他匆匆赶到时不过才过了二十分钟。

园长办公室在教学楼顶层,于归野刚一踏进操场就听见自家胖小子的哭声从上面传下来,底气十足,看样子没什么大事。

于归野的心放下大半。他赶快来到办公室外,敲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内,除了呜呜假哭的小胖萝卜以外,还有三位成年人。

于归野一一看去:他认得那个坐在办公桌后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她是幼儿园园长,每次孩子上学放学,她都会守在大门外。

对面的小沙发里,穿着职业套装的精英女白领则是于归野的姐姐于惊鸿,她一脸烦闷,正在用指尖轻揉额角。

至于站在门边的第三位年轻女性,于归野觉得有些眼熟,过了好久他才想起来,她是丹尼尔他们班的班主任,昨天接孩子时,他在校门口见过她。

见于归野来了,于惊鸿把小胖子提溜到四个大人中间,让他老实承认错误。

“我……我没错!”丹尼尔脖子一梗,“你们都不懂我,只有舅舅懂我!我要当舅舅家的孩子,我不要当妈妈的孩子了!”

于惊鸿气道:“你个臭蛋蛋,要是你舅舅知道你都干了什么好事,你看他还理不理你。”

“究竟怎么了?”于归野问。

于惊鸿头疼的从包里掏出一个深蓝色的丝绒小盒子,她打开盒盖,只见绸布上躺着一枚熠熠发光的钻戒。

于归野当然认得这枚戒指——这是于惊鸿的结婚钻戒,他老公特地在国外订做的。主钻足有四克拉重,周围绕着一圈碎钻,切割的精细华美,整体造型高贵典雅,即使在室内光下,依旧闪烁耀眼。

于惊鸿一字一句的说:“丹尼尔偷偷拿了我的钻戒,跑来向瑞秋求婚。”

“……”

小胖子偷偷瞄了一眼于归野的脸色,不敢说话了。

于归野终于知道,为什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幼儿园告白事件,会一直闹到园长这里。小朋友上学的时候居然掏出来这么一枚价值连城的大钻戒,不管是哪个老师看到了都会吓坏吧。

气氛变得更尴尬了,于归野看了眼瑟缩在自己身后的丹尼尔,觉得这小混蛋又可怜又可恶又可爱。

他想护着孩子,又怕做的太明显,只能生硬的打圆场转移话题:“……瑞秋怎么没在?”

就算丹尼尔的告白太突兀,但作为另外一个当事人,小胖丫头没有出现在办公室里,实在有些奇怪。

哪想到他话音刚落,屋里剩下的三大一小表情顿时变得很“好看”。

几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静默了半分钟,终于,一直站在门边充当壁花的年轻女班主任开了口。

“这位先生……我就是瑞秋。”

于归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