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音刹大帝之第四章(4)

来源:17K小说网 2021/4/9 2:44:41
音刹大帝
音刹大帝
作者:李二幺
来源:17K小说网
在灵力与科技并济的时代,3900年,人类搬迁至‘开普勒’居住,暗藏许久的恶势力:大军阀,陡然崛起!政府中三大战事总席,大战!军阀五大元帅。政府与军阀的战争,就在此刻打响…

夜色渐浓,月光漫漫的倾下。

汤仪偷偷看他一眼。

两人坐得虽近,但互不相干,仍保持一种若有似无的距离和戒备。

她觉得身旁的少年透着某种古怪。

不管是他浑身狼狈地被扔进来,还是每次饭点都没有他的份——学校的目的是为了赚钱,尽管体罚的手段多样,但不可能让学生在校内闹出人命,他们要的是孩子的服从,家长的满意,以此赚到更多的钱……

可学校好像不在意他的死活。

她想了想,只有一个理由能解释这一切:他的父母没交足学费。

这很荒谬,又好像说得通。

因为这所学校的学费不菲,一个学期要小几万,这对普通工薪阶层的家庭而言,是笔不小的负担。

交不足学费的学生会被学校劝退。

这么想有点点缺德,但希望他家境不好,真的交不够学费吧。

汤仪这会在漫无边际地猜想周峤,周峤则在冷静分析局势。

他父母上个月出国进修了,少说也要半年后回来,他这段时间是一个人住,家政阿姨每周会来打扫,但敲门没人应的话,阿姨也不会觉得奇怪。

除了学校老师,他这两天没来上学,老师会联系他的父母,只是,他父母人在国外,电话估计打不通。

仔细回想当天在小巷发生的事情,那会没有路人经过,那条小巷又处于监控死角,关琦琦哥哥既然能把他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到这里,只怕也不是一般的地痞小混混,没那么好糊弄。

若要靠外部力量来找到他,只怕需要一定的时间。

他现在需要保持耐心,等待那人来找他,从中或许可以找到突破口。

两人各怀心事。

月亮升至中天,洒下一地清辉。

忽而间传来一阵细小的猫叫声,在夜里听得很清晰,听久了,像婴孩在啼哭。

汤仪脑中闪过各种聊斋类的电影画面,什么书生妖女、画皮成精、人面桃花何处去之类的故事。

她打了个激灵,不免往少年身旁靠近,手肘不小心碰到他的手臂,那温热的触感让她有种回到人间的感觉。

心安了下来。女孩慢慢抱住自己。

安静没多久,又传来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

静修室外围种了一圈冬青,应该是野猫窜进了灌木丛里。

下一秒,有杂乱的脚步声响起。

困意顿时全无,她不由屏息去听。

那人步伐时轻时重,或许内心惊慌、犹豫,或许在等待什么。

夜里,教官会在学校里巡逻,每个角落都有人看守,唯一的漏洞是凌晨时的交接班,某个角落会有两三分钟的时间无人看管。

但真正能逃出去的屈指可数。

校内养着几条威风凛凛的狼狗,教官夜间巡逻会牵着狗,这些狼狗嗅觉敏锐且贪婪,一察觉动静便狂吠不止,这样可以得到奖励。

此时,她听见狗吠声了,教官立刻会赶过来。

逃跑者的下场不言而喻。

半晌后,外面恢复了宁静,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柔风吹拂,月色温柔。

汤仪睡不着了,她凝视黑黢黢的地面,脑袋里放空了很久。

直至有人打破这死寂。

“他会怎么样?”少年看向她。

她抬起头想了想,缓缓道:“大概……想死死不了吧……”

空荡小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视觉上的匮乏让其他的感觉变得更灵敏。

汤仪发现少年在看她,却不说话,她不由转过脸也去看他,两人目光相交,这次,没有人移开眸光,他们望着对方,似试探又似审视。

这回,先开口的是她。

“但是,还是要活下去。”她的声音轻柔,带有一种隐隐的坚定,又对他说:“你也一样。”

周峤定定地望着她,不语。

——

翌日中午,教官又换了一位。

像刮奖一样,她凑到小窗口那看了会,确认这位是个不好惹的。

可惜是个谢谢惠顾。她垂头丧气地回到原位,坐下。

看向排气扇叶间洒下的微弱阳光,期待今天有什么不一样的事发生,比如,有蒲公英种子飘进来,有麻雀站在排气扇口歇脚,听它们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女孩看着阳光,少年则看着她。

过了会,女孩回过神,少年收回目光。

临近中午,做值日的学生负责给关禁闭的学生送午餐,基本上,值日生会早送早完,不会卡着时间点来。

汤仪在送饭处蹲守,轻喊了声送餐的学生。

“同学,等等。”

值日生正把盛着午餐的塑料袋扎好塞过去,闻言顿了一下。

汤仪说:“这里有两个人,应该送两份。”

不是她吝啬不想给他吃,她胃口也不大,但男生和女生不一样,从她这分出去给他吃,显然是不够的。

值日生看看篮子里的饭菜,又看看手上的送餐表,疑心她骗他,于是没做搭理。

午餐是馒头、辣酱和几片菜叶子。

她在少年身边坐下,感到他在看她。

扫一眼窗口,她凑过去,想跟他解释几句。

话没出口,一串拍门声响起。

汤仪随即转过头,背对着少年。

外面的人不耐烦地喊:“男生,男生出来!”

周峤慢慢站起身。

教官领着他上楼,二楼昏暗阴凉,这是一种独属于陈旧楼房的阴嗖嗖的感觉,走廊幽静,脚步声轻轻回荡着。

两人走到一间房门前停下,门半掩着,教官一把将他推进去。

房里有人。周峤慢慢抬眼,看见了一张熟面孔,那是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

这人到底忍不住来找他了。

周峤敛起眸光,关承满意地看着他低眉垂眼的样子,那次在巷子里,这小子挺有骨气,这下成了个窝囊废了。

这间屋子里对放着两张办公桌,门后摆一张棕红色的木沙发,一个女子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这里看上去像教师的办公室。

关承坐在一张黑色的皮质老板椅上,翘着二郎腿,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坐在沙发上的女子结束了一局游戏,看了眼时间抱怨:“都要十一点半了,什么时候吃饭呐……”她的嗓音娇娇嗲嗲的。

关承“啧”了一声,不耐烦地看眼她道:“去去,男人说话哪有你的份,哪凉快哪呆着。”

撒娇女子皱了皱鼻子,小声的:“哦。”

关承对周峤招手,“过来点,站门口干嘛?”

周峤依言走过去。

撒娇女子抬头一看,晃了晃神。

从她的角度望去,只能看见少年的侧脸。黑色短发,脸上挂了彩,有点点淤青,却显得皮肤更白,眉眼生得尤为出色,眉黑而长,眼睛线条优美,看人时让人感到目光很深,有种淡淡的冷。

这是个气质清冷的少年。

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心叹,怪不得关琦琦这么伤心。

这身脏兮兮的衣服加上破了点相的脸,都盖不住少年的俊美。

关承上下打量他,“哟,这谁啊?”

周峤没说话。

关承觉得没趣,道:“琦琦为了你,快把眼睛给哭坏了,这几天谁都不理,闹着要自杀,我这做哥哥的什么办法都没有……”说到这,他看周峤的目光变冷,“这样吧,我是个讲理的人,你答应我这件事,我就放你走。”

原因果然是关琦琦。

周峤问:“什么事?”

“琦琦下周过生日,你让她开心起来,我就放你走。”

他自然清楚这人说的话没有任何诚意,哪怕他做到了,他也不见得就会放他走。

形势所迫,他很快权衡利弊,周峤点头:“可以。”

关承挑挑眉,“行,挺爽气的。”

此时,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关承看了看屏幕,拿起手机走到门外接电话。

屋子里,只有周峤和关承的女朋友。

关承女友肆无忌惮地看着他,忽然轻声开口:“哎,你走过来点。”

周峤撩起眼皮,淡淡瞥了她一眼。

这一看,她的心更痒了,关承那小痞子算什么呐,这俊美又冷淡的少年才对她的胃口。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间投下,他的睫毛很长,眼仁很黑,五官干净分明,偏偏讲话的声音又很温和好听,是个温柔有礼的少年。

他问:“有事吗?”

这一瞬,时间好像都变慢了。

关承女友又怔了一下,这会,门被打开,关承挂掉电话走了进来,女友赶忙看手机,心怦怦直跳。

事情谈完,教官正要把周峤带走。

周峤说:“等等。”

关承嘴里叼着烟,看他道:“怎么,反悔了?”

周峤摇头,“不是,我想洗澡换衣服,琦琦下周过生日,她看到我这样不太好吧?”

关承看了眼教官,说:“行,晚上让老陈带你去。”

老陈点点头,皱眉说:“行了行了,走了。”

周峤被带回一楼,又进了先前的小黑屋。

身后的门又被锁上。

周峤慢慢走到汤仪身边,坐下。

这趟走得很有意义。他起码知道了一件事,关琦琦的哥哥和这所学校有关系。

他想从这里出去很困难,需要从长计议。

周峤想了会事情,感到周围很安静,他视线一转,对上女孩端详的眼神。

她的眼睛不是时下流行的那类大而无当的眼睛。她是漂亮的内双眼,形状好看,黑白分明,有种罕见的纯净感。

静修室里,两人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但熟悉彼此的眼睛。

汤仪见他回来后坐到自己的身边,静默中,她突发奇想,他们俩这算是狱友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