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豪门正文

吾妻有枚绣花针第五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9 11:11:10
吾妻有枚绣花针
吾妻有枚绣花针
作者:疯狂的虫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一句话简介:那个拿绣花针的红衣美人是吾家娘子。——新文接档~甜得让你尖叫——《主角他摘下眼镜是妖艳贱货》&本名又叫:《主角他摘下眼镜是万人迷》&《主角他摘下眼镜画风不一样》若非一见钟情,我怎么踏过千山万水去你爱这是一代长腿校霸迷上了一个长腿妖艳贱货的故事这是一代长腿校霸把一个长腿妖艳贱货宠上天的故事传说校霸社会我江少,人狠话不多。沈月白马上掀桌子!此人属性就是个赖皮膏!沈月白一脸烦躁:你是绿头苍蝇么?赶都赶不走!江大少抓住他的手: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是坨翔!沈月白:……————————————

少年听完,作沉思状,片刻道:“这么说,你们是想以术法找寻失散的同伴?”

我点点头,眸子骨碌一转,语气之中多有恭维之意,“早闻世间术法多有神奇之处,其中以中皇城的术法尤为精妙,所以我们才想到来此求助。”

听我夸赞中皇城的术法精妙,少年扬起嘴角,噙出一抹得意之色,“非是我兀自托大,我中皇城门下弟子虽然不多,但论起术法,放眼整个神州也只有西极的昆仑墟、东海的玄月宫可相提并论。这‘探物寻人之术’不过是术法之中的枝微末节,不足挂齿。”

听他口气,想来对这“探物寻人之术”颇为精通,心下不由喜出望外,忙向少年道:“还望小哥垂怜,为我们施法寻人。”

少年并未马上答应,一手捏着下巴兀自沉吟起来。

见他未置可否,我冲他一抱拳,张了张口又待求恳,少年忽然伸出手来,并在我面前摊开了手掌。

我一时不明其意,看着他的掌心发愣,“请问小哥,这是何意?”

“这还用我明说?”少年双眉齐扬,道,“帮你们没问题,不过我不能白帮。”

少年此举确实出乎我们意料,一旁的二狗忍不住道:“修道之人不是都讲究虚怀若谷、助人为快乐之本么,怎么还要钱?”

少年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悠然道:“这世上的修道之人形形**,所修的道法自然也是五花八门,你所说的那些人修的是‘济世度人道’,与我所修道法并不相同。”

二狗问:“那你修的是什么道?”

少年将手收回,拢入袖中,轻瞟着他道:“我修的是‘公平道’,我帮你们找人,你们付钱给我,各取所需,此乃天理所在。”

他顿了顿,马上又补充道:“世间最难求者,即是这‘公平’二字。”

二狗颇为不屑,自鼻间轻哼出一声,似是自言自语,“贪财就贪财,还找什么借口。”他虽压低了声音,却将音量控制得恰到好处,正好叫少年听到,显然是有意为之。

少年并不在意,只淡淡道:“我可不是强买强卖,去留自便,左右与我没什么关系。”说罢,拂袖转身,就欲退走。

我脑筋急转,想着若无此人襄助,要找黑子只怕是大海捞针。一念及此,忙出声唤住少年,趋前一步,赔了笑脸道:“小孩子不懂事,小哥勿要见怪,不知要多少钱?”

“这就看你的朋友在你心中究竟值多少钱了。”少年悠然负手,眼眸之中似含了一丝玩味。

“出来仓促,我们身上并未多带着钱。”我一面说,一面伸手进衣服里到处摸索,好不容易才和二狗七拼八凑了三枚铜铢递了过去,“全副家当都在这了。”

少年接过在手,放在掌心掂了掂,片刻,轻叹一声,“也罢,我今天就做笔赔本的买卖。”说着,左手捏诀,凌空虚划,但见半空之中隐有五彩光华流动,渐渐凝聚成团,灼人眼目,那光团之内似有什么蕴育而生。

少年口中咒语颂毕,那光团也随之倏然而散,有一轻巧之物翩然落在他的掌中。

他将手中之物往我们面前递了递,“喏,拿去。”

我探头一看,却不禁皱起了眉头,竟是只用黄纸折叠而成的纸鸟,除了造型精致、惟妙惟肖,实在看不出有何与众不同之处。

正想询问,倒是二狗抢先一步,皱眉道:“我们请你施法寻人,你给我们这只破鸟有什么用?”

“破鸟!”少年眉心微微一凝,轻哼道,“此乃用中皇城的灵符所制,只要以法力稍加驱使,便可翩飞自如,与真鸟无异。除此之外,还有诸多神奇之处。”说着,只见他轻轻扬手,那纸鸟当真扑棱了两下翅膀冲天而起,在空中盘旋了几圈后,又落回少年的掌中。

我在霍邑时,虽也经常听柳爷爷说些奇闻异事,但真正见过的几乎没有,大不了就是谁家的鸡生了三条腿、哪家的猪脑门上多了只眼睛……诸如此类,也仅此而已。这会儿见到纸鸟自飞,惊异之情自不必言说。二狗的见识远不及我,自然也是同我一样,木鸡似的呆在原地。

眼见我们如此形状,少年的脸上又露出几许得意之色,目光示威似的停在二狗身上,语气漫不经心的,“这‘破鸟’可还能入两位的眼?”

我忙转回神思,赔着笑脸连声附和,“这是自然,这是自然,我们见识浅薄,小哥切勿与我们一般见识……”其间还不忘再恭维他几句,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此乃千古之至理名言。随即话锋一转,“不过,这纸鸟虽然神奇,可是我们不通术法,小哥即便将纸鸟送给了我们,我们也无力驱使呀。”

少年朝天一翻白眼,道:“想得到美,谁说要将符鸟送给你们了?”

我一怔,看着他那只托着纸鸟伸在我面前的手,“那小哥这是何意?”

他道:“我只是想让你们将所寻之人的生辰八字写在符鸟上,我好施法让其引路,带着你们去寻找同伴。”

闻他此言,我面上又不禁起了难色,黑子被家人遗弃时尚不记事,生辰八字连他自己都不知晓,何况我们?我道:“他的生辰八字,我们并不知晓,可有其他方法代替?”

少年想了想,问:“那你们可有他的贴身之物?毛发、血液皆可。”

我茫然摇头。

少年似是轻叹:“以‘灵引之术’寻人,必要以此人的生辰八字或者贴身之物为媒介,如今你们什么都没有,我也无能无力。”说完,又再驱动咒语,纸鸟瞬间化作数道光芒,消失在半空。

原本燃起希望的心又猛地沉了下去,渐渐有些心灰意冷。二狗脸上也难掩失望之色。

少年将三枚铜铢扔还给我,“我这人最是公道,既然帮不了你们,这钱你们就拿回去吧。”

我仍不能死心,追问道:“当真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少年沉吟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