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虐文女主的躺赢日常第8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13:33:36
虐文女主的躺赢日常
虐文女主的躺赢日常
作者:娜小在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狗血虐文的苦逼女主,本以为日子会过的艰难,却发现运气爆棚人生开挂,不仅从十八线小透明拿到电视剧女一号,还邀约不断,成为广告商的宠儿,娱乐圈的顶级流量,可以说是年度躺赢界冠军最重要穿过来才发现男主是个深情又专一实力宠妻的自恋沙雕脑补帝方橙:WTF??其实这是篇加了糖的沙雕文,祝看文开心又名《虐文女主的沙雕日常》《diss我的都成了我的粉丝》《男主太沙雕怎么办》开挂人生运气爆表锦鲤属性穿书沙雕女主VS外冷内热每天花式生气河豚属性傲娇沙雕脑补帝男主逻辑废,非典型娱乐圈穿书文,谢绝扒榜,非常感谢,希

“呜哇哇一上来就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你这家伙太失礼了吧?!”拉开门我就看见小白挡在晴明面前对着茨木童子一阵大喊,心里佩服之余也不由得对于小白有了新的认识。

看他平时被鸦天狗追着到处跑,没想到还有这种胆量。

“小白,这是茨木童子大人!”鸦天狗把小白往后边一拽,“是很了不起的大妖怪。”

鸦天狗,你违心吗。

“就算是大妖怪也太目中无人了。”博雅的手搭在弓箭上,“看起来是要受点教训。”

“博雅大人你也差不多。”小白小声地说。

“白头发的阴阳师,你,就是晴明吧?”茨木童子毫不客气地无视了其他人,直接指着晴明问道。

“晴明……”神乐担心地看了眼晴明,却被对方以微笑安抚。

“是的,我就是晴明,请问茨木童子你有什么事吗?”

“吾想问你,有没有看见过一个红色头发的妖怪。”

“这个,并没有。”

“可恶!”

瞅见茨木童子略有些黯然的神色,我终于插话了,“如果你想问酒吞童子的话,去城外的树林找找比较有可能,再不济让比丘尼占卜一下具体位置。”

“是你,风神。”

我觉得右眼微微抽痛了一下。

“叫我一目连吧。”

根据比丘尼的占卜,我们和茨木童子一起来到了城外的树林里,茨木童子不断夸赞着酒吞童子的强大,甚至坦言讲上三天三夜都无法描述酒吞童子。

那双金眸在谈及酒吞童子时熠熠生辉。

该是多么纯粹的毫无保留的炙热情感,才能让一个大妖怪心甘情愿做另一个大妖怪的俘虏,将躯体都交由他支配。

只是如今酒吞童子的醉态太过教人失望。

我和鸦天狗因为早已见到过所以还算平静,晴明他们却是因为这样和茨木童子口中完全不同的酒吞童子大吃一惊。

“唯有这美酒和月光能抚慰本大爷的心。”

“茨木童子,你是无法填补本大爷的孤独的。”

在和晴明和茨木童子干了一架之后,酒吞童子留下这两句话又消失了。

茨木童子刚才喜悦的表情瞬间碎裂,化作黯然,他动动嘴唇看着酒吞童子离开的方向,却没有说话。

我看见他的鬼爪轻轻地颤抖着。

茨木童子,你是否就想这样,以地狱之手拉住你的挚友?

后来遇见那些出言不逊的小妖怪时,茨木童子的怒火超出我的想象,他的一字一句仿若最凌厉的刀片割在心头,“胆敢侮辱吾挚友的家伙,吾将你们一点点碾碎。”

那般……令人动容。

我想如果哪天真的有大妖怪或者大阴阳师想要杀酒吞童子,茨木童子一定会奋不顾身地挡着他身前,在对方觉得他看起来很蠢的模样下坚持说如果要杀他的挚友就先踏过他的尸体什么的。

只是茨木童子,你真的只当酒吞童子是你的挚友吗?

回去的路上晴明一直在沉思酒吞童子口中的女人到底是谁,他未失忆之前又做过什么才会让酒吞童子心怀如此大的怨念。

神乐不动声色地拉住晴明的手,博雅装作看风景的样子揽住晴明的肩,比丘尼也转移得一手好话题。

从平安京好吃的到浅草神社的一些怪谈趣事,还真逗笑了晴明。

我和鸦天狗逐渐落后于大部队,小白回头看了一下鸦天狗,又蹭蹭蹭跑到了晴明那边。

“一目连大人,茨木童子大人对于酒吞童子大人真的只是单纯的仰慕吗?”鸦天狗有时候还是挺八卦的。

“谁知道呢。”我把用手给鸦天狗顺顺羽毛,抬眸见着今天的暮色格外美丽,大片大片的火烧云连起来仿若让那天际都烧起来了一般。

又似错觉般,我看见大天狗站在我的神社下,表情是我从未见过的冷厉。

他和“我”在争吵,但我听不清他们在吵什么,只能看见两个神明最后大打出手,大天狗失手之下将御龙击散。

“唔!”我猛地蹲下身捂住胸口,那里撕裂一般的疼痛。

“一目连大人!你怎么了?!一目连大人!!”

“一目连?!”

我听见了鸦天狗慌乱的声音,也听见了博雅他们的喊叫,可我还是失去了意识。

“一目连,只有你……只有你不能否认我!”

“大天狗,你这是错误的。”

爱宕山脚下的桃花林里,我第一次和大天狗发生激烈的争吵,我看不见自己的眼神有多悲哀,但能感受到心底有多少释然。

这是有端倪的,只是我们都不愿意去提起,仿佛只要这样就能一直和平下去。

“这是我的大义,何错?人类有何资格,你说,到底有何资格掌控神明的生死!神明庇护了他们,他们还反过来掌控神明,可笑!”

“没有人类的信仰,神明又怎么会出现?大天狗,你的想法太危险了!”

“一目连,如果你继续坚持你所谓的子民即为根源的理论,爱宕山不再欢迎你。”

我近乎难以置信地看着大天狗。

但他冰冷的眸里毫无一丝多余的情感。

我早该知道,这个家伙倔得和牛一样。

终归,同道殊途。

“我的神社也不再欢迎你。”忍着心底的那些纷乱情绪,我转身离开爱宕山,没有再回头。

只怕再也不能好好欣赏爱宕山的桃花了。

那桃花,真是极美。

极美……

[大天狗,如果当时你愿意叫住我,我一定不会选择那样的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