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灵异正文

有话好好说喂,你爱过吗?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13:11:52
有话好好说
有话好好说
作者:蓝艾草
来源:晋江文学城
狐九版:悲摧的狐九渡劫失败,被雷劈了之后变成了民国一个面黄肌瘦的小姑娘。小姑娘饿晕路旁,被大魔王所救。大魔王总是动刀动枪,一言不合就要杀人于是小狐狸劝他:有话好好说狐九好不容易修出了一条尾巴,却发现收不回去了……大魔王对着自己养的白胖粉润的小姑娘露出了邪笑:“……爷喜欢这个调调!”狐九泪汪汪:“……”易大帅版:易大帅家的狗闹脾气,不吃白饭团,便宜了路边一只小乞丐。小乞丐吃了易大帅的白饭团,很认真的说要报恩。爱狗的易大帅发现,养小乞丐比养他家狗容易多了。小乞丐乖顺不挑食,后来……还弄了个毛绒绒的假

现在是阳历2019年8月15日,阴历的七月十五,没错,就是中元节。北京的天很是奇怪,刚才还是艳阳高照,这会儿却下起了雨,兴许是祖先要提醒一下那些忙碌的后人别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下午六点刚过,路上的车依旧川流不息,那个挤在人群里拿着小镜子补妆的女人,余光刚好瞥见一辆从对面行驶而来的车,将东西一股脑塞进了包里,冲着那辆车招了招手,头上的帽子不小心被勾了下来,引来周围的人一阵哄笑。

女人弯腰捡起帽子,那辆车正好停在了离她不远处的路边,驾驶位上的人将车窗降了下来,冲她摆了摆手。是一个涂着正红色口红戴着超大墨镜微卷的短发遮住半张脸以至于看不清长相的女人,将胳膊搭在车窗上,用手推了推墨镜。

“沈惠,如果下次你再这模样的出现在我面前,我就装不认识你一脚油门开溜。赶紧上来,过会儿该更堵了,时间这东西我可真耗不起了,它比sk―可贵多了。”

没错,刚才那个掉了帽子的正是沈惠,而这个坐在车里一副女王攻模样的是她的闺蜜闫晓。沈惠大口喘着气粗鲁地将车门打开,一屁股坐在了后座上。

“别啰嗦,赶紧把空调打开,热死老娘了,这鬼天气……”

说完将手里的帽子摇了摇,脸上却没有一点要出汗就好了的意思,说到鬼天气想起来今天是鬼节便戛然而止,怕犯了忌讳。

“呃,闫晓,听说苏然这周开始休假,咱们是不是攒个局?”

闫晓将手放回方向盘关好车窗,往后看了一眼仍在拿着帽子摇晃的沈惠,将墨镜摘了下来扔在了储物盒里。

“攒个局?你说得容易,你是个有福气的,嫁给了一个那么有钱有本事的老公,每天过着公主皇后一般的日子。我跟苏然可是比不得你,咱干闺女前几天刚过了民族舞六级,这几天苏然正想着带她出去玩几天,这才打算把年假休了。你要是闲着没事也可以带着你的宝贝女儿去旅旅游什么的,毕竟现在都放假了,别一直各种培训班啊兴趣班什么的。现在你瞅瞅自己,有没有当妈的样子?一天能跟乔乔说上几句话?”

沈惠摇着帽子的手停了下来,乔乔几点上学几点放学,放学回来后几点做作业几点洗漱睡觉,这些好像她一直不清楚。平时上学保姆接送,回家后便扎进卧室,除了吃饭还真没见过她。

“别想了,我们又不是没去过你家,我们在的时候乔乔都不知道粘你,除了跟我苏然还有淼淼玩会儿外,她都没正眼瞧过你。当妈当成你这样,自个儿竟然还不知道,真是悲哀啊姐们儿!要不是今儿个你让我顺道接你回家,我才懒得管你的事,反正你自我感觉良好,我们说多了还得挨你的白眼,以为我们是在嫉妒你这位富贵人家的太太,何苦给自个儿找不痛快呢。得,亲爱的杨家夫人您做好了,咱们要出发了。”

看着沉默不语的沈惠,闫晓回过头去不再说什么,透过后视镜瞧见沈惠正摆弄着手里的帽子,嘴角勾了勾。

“你笑什么?我都被你数落成这样了你还要再嘲笑我一番,是嫌不够吗?”

沈惠佯装嗔怒,将手里的帽子扔了过去,闫晓用手挡了一下,帽子落在了副驾驶座下边。

“我可告诉你,你这要是在公交车上可构成危害公共安全罪了。我不跟你计较,你还是老实点吧,别一不小心激怒了我,我可是会把你带到那边去的。”

“呸呸呸……中元节说这些也不知道避讳,赶紧收回去!”

沈惠余光瞥了一眼那顶帽子,边沿儿上沾染了咖啡渍,沈惠一向有洁癖,不可能是出门前就染上的,看来是刚才喝了咖啡。而这附近的咖啡馆只有一个,那儿可是情侣幽会的地方,她一个人去那儿干嘛?还是说她并不是一个人去的……

“沈惠,你今天都买了些什么,怎么没开车出来?别告诉我限号,你家的车可是每天都有那么几辆不限号的。”

“什么都没买,就是简单逛了一下而已,没什么想买的。这不离你们公司不远,正好可以搭你的车回去,干嘛还要浪费我家的油?”

闫晓抿嘴笑了笑,这可不是沈惠的风格,这点油钱对她来说微不足道。她老公名下九个录音棚,3D混音技术那可是无人能出其右,身家五个多亿,哪里会心疼这点油钱?

“你就知道拿我开涮,我收费可是很贵的,比起你的油钱来高的不是一点半点,你确定还要坐吗?”

刚掉过头来等红灯的时候,闫晓便瞧见路边一个穿着帽衫短裤的男子盯着她的车看个不停,最后目光锁定在后排。后边坐着的沈惠瞥了一眼车窗外便将头低了下去,下意识用手挡在车窗处。躲闪的目光,疑点颇多的年轻男子,闫晓要是再不明白怎么回事那就是个十足的傻子了。

“挺帅气的,有眼光。”

闫晓打开车窗看了一眼,那位男子见闫晓在看他便将头拧到了一边。

“别看了,关上!”

沈惠戳了一下闫晓的肩膀,语气有些不耐烦。闫晓识趣的关好车窗盯着信号灯,直到变成绿色方才开口。

“多久了?”

“啊?”

沈惠还未回过神来,意识到闫晓在问那个男子,便再次将头低了下去。

“你也知道的,我很爱冠霖……”

“我问的是多久了,没问你爱不爱你老公好吗?你们之间爱不爱的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你们之间的三儿,更对你老公不感兴趣,倒是对那个男的挺感兴趣的。”

爱,这个字真的太奇妙了,多少人打着它的旗号干着这样那样的勾当,到头来还不是如泡如影,如露亦如电?就在今天之前,闫晓以为她也是被爱过的,即便身边的人一再的提醒她,她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相信他,就算找到那么多他撒谎的证据还是不忍心拆穿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