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神墓王鼎在线阅读第1节

来源:17K小说网 2021/4/9 7:41:13
神墓王鼎
神墓王鼎
作者:麻雀小三
来源:17K小说网
天道不忍,以万物为刍狗。一杆长戟戳破这不仁的天,塌陷这不平的地。斩妖除魔天地间,浴火重生造万物。《神墓王鼎》将带你走进一个梦幻的修真世界。

“听说了吗?贾赦贾恩侯竟然金榜题名了!”

承平三十六年恩科会试放榜后,不到一个时辰,这个消息恍若春雷一声炸响,带给全靖朝人民,尤其是京城人无数的震撼。一时间,无论勋贵还是平头百姓,都在议论这事。

原因无他,只因为贾赦,别说跟中举两个字了,便是读书两个字也联系不起来,此人乃京城大名鼎鼎的色、中饿、鬼纨绔子弟,据闻其亲娘贾史氏曾经在宴会上对交手帕们哀怨过:“见一个爱一个,什么脏的臭的都往床上拉!”

当然,这话是怎么从豪门贵妇宴会中流转出来的,暂且不去考证。但是在京城老百姓的眼里,贾赦的确是天天青楼里转悠的。不过若是爱颜色,对于时下风俗来说,男人嘛,但凡有些正经事业,这私趣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可偏偏,贾赦就完完全全没干过什么正经事。反而先前,三天两头儿的传出贾赦气得其父贾代善动用家法。

“也许是其父在天之灵保佑他吧!”

“呵,他能浪子回头,还不如信官字两个口呢!”

“可他不都是继承爵位了,怎么还偏偏参考科举?”

“天晓得了,咱小老百姓当个趣闻听听便罢了。”

“……”

京城百姓只不过人云亦云,随口闲聊几句,便自顾忙碌去了。因为他们闲操心一二颇有那吕剧《下陈州》东宫娘娘烙大饼西宫娘娘剥大葱之嫌—逃荒臆想着宫廷的美食,只能成为笑谈。毕竟贾赦在怎么样,贾家再落败,那也是曾经国公的门楣,现在延续的一等神威将军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相对于老百姓的八卦,朝臣勋贵圈子却是切切实实的因贾赦榜上有名惊骇到了。

不怪他们宦海沉浮多年,却被个榜上有名给惊吓到。缘由有二,第一贾赦已经继承了其父贾代善荣国公的爵位,被封为一等神威将军。世家子弟参加科考有,但你一个已经袭爵的,哪怕本朝爵位继承制度严格了些,可好歹皇帝已经看在你爹贾代善,你祖父开府国公贾源,两代人为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份上,给了爵。有了爵位,还要跟个寒门子弟抢什么名额?想要当官,直接活动一下拖一下关系便可,没准直接上道奏折,皇帝都会直接恩赐出身,许官呢!

像贾赦之弟贾政,据说有读书天赋,可考两次童生都落榜了,全靠他爹贾代善临终遗奏。一道圣旨,当今—泰兴帝便许了贾政从五品的工部员外郎。想想,多少人寒窗苦读,没准一朝高中,奋斗一辈子,都到不了五品官。

所以兄弟两一对比,贾赦这脑子里到底塞了啥?能不让人惊奇?

第二,最为重要的一点,就算贾赦因守父丧三年,闭门守孝,暂且消失在青楼梨园琉璃厂,可摸着良心说说,就算其浪子回头,可仅仅三年时间,能让人刮目相看?

笑话!

吴下阿蒙有,但绝对不是贾赦!

就他那肚子里的墨水,每一个家里曾有同龄闺女的朝臣都能发誓,完全没有!便连他亲爹,贾代善,开国八公后代中唯一一个靠着赫赫战功平袭老父国公爵位,一度执掌四王八公牛耳,乃勋贵派领头羊人物的人,在为儿子前程喝闷酒,还对老友咬牙切齿过:“幸亏恩侯这猪崽子什么都不成器,就是生得好,有他那脸蛋,有他老子我!我豁出去老脸求尚个公主,保一世富贵。”

所以一个鼎鼎有名的绣花枕头的爵爷,闭门守孝三年,就算他爹在天之灵荫庇着,那也不该奋发向上考功名,而该是靠着贾赦脸蛋还没残,赶紧再娶一门强有势力的继室。

是的,贾赦如今年二十有七,自然有妻子的。只不过妻子早亡。不过,原配不是公主,贾代善这选媳妇的对象刚露出口风,与贾赦年龄相仿的公主们争吵起来,公主们一母同胞的哥哥弟弟,还有他们的母妃都卯足了劲要贾赦这个绣花枕头,个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毕竟,婚,两姓之好。贾赦脸好,贾赦他爹,贾代善这“岳丈”简在帝心,手握兵权。气得泰兴帝从秀女中指了个身份相当的做了贾家大少奶奶,掐灭了这股邪风。

贾家大少奶奶张氏,其父乃川蜀总督,是一方封疆大吏,简在帝心。不过嘛,送女儿入宫选秀是想当皇子妃来着,岂料皇帝神来一笔,别说皇子妃了,好好的有为青年女婿成了个绣花枕头,现在已经升为户部尚书的张岳父对这半道女婿很不喜,自打自家女儿消香玉损后,便几乎没收过贾赦送的礼。

当然,这其中也有皇子夺嫡愈发激烈的缘由,避嫌。毕竟贾赦他爹是京城节度使,掌握京淄周边二十万兵马,乃京城最为牢固的一道防线。

综上种种,说一千道一万,满朝文武就是不相信贾赦能考中,哪怕是倒数第一名呢!

可若是科举舞弊,以本朝对科举的舞弊的查抄力度,以及放榜后张贴的答卷情况来看,能舞弊的地方,也……大概可能是……泄题了。

虽然出题的考官还在礼部考舍呆着,可在进考场前还是有人看过题目的,而且这出题也是要揣摩那人的意思。

尚在思忖的朝臣们目光不约而同的飘了飘皇城所在的方向。那能泄题的神秘大人物昭然若揭了—泰兴帝。

谁叫贾赦他爹在三年前的“刺杀案”中以身救驾,导致旧疾复发,才四十六岁便去世了。谁叫贾代善和泰兴帝是一同长大的竹马竹马,交情好着呢,泰兴帝对贾家多有恩宠也是应该的,毕竟爵位都按着祖宗规矩核定的,那至于其他的旁枝末节,诸如一等神威将军府现在门匾依旧是敕造荣国府,诸如荣禧堂住着的是次子贾政,袭爵的贾赦住在东大院,等等,礼部御史台完全可以当睁眼瞎,不用计较。

所有朝臣感觉自己的一番推理合情合理,有数个事实作为证据。故而对于本朝开国以来,第一例爵主参加科考,得功名之事,抱之以尴尬而不失礼节的微笑。

被微笑的对象贾赦此刻还在贡院,微微抬高下巴,眼眸带着氤氲的泪光,死死的盯着榜单上那金陵府贾赦,第二百三十六名,那短短的一行字,来来复复看了一遍一遍又一遍。

哪怕确认了无数遍,也听得见周围恭贺之音,但贾赦忍不住手捂捂胸膛,心中仍有一股不真实感,怎么也挥之不去。

他贾恩侯,真的有朝一日高中了,得了贡生功名!

哪怕没正儿八经的参加科考,他拿着荫庇的名额直接参考的会试;哪怕他隐约大概的知晓考题,可这三年,他是真踏踏实实,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猪玩,还有个凶残的不认真就自己吐血的幕僚先生在旁监督。而且更为重要的还是自己那似梦非梦的经历。

他也许做了噩梦也许真是贾家祖宗显灵,庇佑他这个不孝败家子回到了年青时期。

总而言之,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这么能这么厉害呢!”那痛彻心扉后悔不跌的“噩梦”应该彻底成为了过往,贾赦感觉自己心间不知不觉流淌过一汩汩暖泉滋润着他的心田,让他能够昂首挺胸,胸有成竹,自信非常。

他贾赦现在可不是因为嫡长子才榜上有名的,看那会读书的老二这会还有什么话可说?!那以此为借口打击他的太太还能说些什么?

缓缓吐出了一口气,像是把自己这二十七年因为“会读书”三个字所受的怨气全部排了出去,贾赦再一次挺挺胸膛:“纸墨笔砚,四书五经,老爷我厉害不厉害?榜上有名,第一!”

“哈哈哈,我竟然考中了,还第一,哈哈哈哈哈哈!”

随着贾赦的放声大笑,非但被他点名的四个小厮面色一僵,便是贡院门口还未散去士林们听到这话,瞅瞅贾赦就差手戳到了榜单上,依稀看眼位置,便心中有数,不禁对人投过去一抹担忧的目光,恐怕成范进中举,疯了吧。

虽贾赦在京城大名鼎鼎,几乎人尽皆知,可那也是三年前的事了。众人对贾赦的印象还停留在华服锦衣,一脚出八脚迈的国公子弟,贾家大少。哪像如今,贾赦低调的只带着四个小厮,然后穿着上也一改昔年华丽张扬奢侈之风,只着了一身儒袍。

不过一身看似简单的青色长袍,若有识货的人在场,定然要惊呼一声。这缎子可是雪纺贡缎,金陵织造府一年上贡才七匹,还有腰间那系着的腰带,那系着的玉坠,还有头发插着的玉簪子,都非凡品。

不过,纵然不认衣物佩饰,可还未离开的士林们,还是会审美的,一眼望去,忍不住便呆怔了片刻。

缓缓落下的夕阳给这张美人脸染上了分红晕,添了一分旖、旎之色。五官精致昳丽,尤其是那双因为激动而熠熠发光的眼眸,顾盼流转间,狭长优美的丹凤眼亮的似乎在夺人心魄。

美人美则美,待从容颜中回过神来,待定睛望去,士林们纷纷总觉有种违和,就像小孩子穿了大人的衣服般,大抵是因为这美人言行太过自然,举手投足间透露的矜贵,反没显露出儒雅来,而是张扬的轻狂,肆意桀骜的像撒欢的小狼狗,看着一脸凶残,但似乎还没断奶。

当这个形容浮现脑海时,不少人纷纷转过视线,默默哀叹一声,检讨自己—难怪名次不好,难怪名落孙山。

浑然不知自己被腹诽成没断奶的小狼狗,贾赦神采飞扬,手指指前方道路,开口:“去书肆,老爷我考中了,也不能忘记我的好二弟啊,哈哈哈!”

他之所以能考中,还有一小半的功劳要感谢贾政。贾政当年出孝后,假清高,假装推辞了一番泰兴帝赐的官职,自己参加了本次的科考。

结果很自然的名落孙山,还浪费他们家的荫庇名额。

这一次,贾政自然也推辞,也辗转拿到名额参加科考了。毕竟就算出孝当官,那也得等入职。入职时间在八月,还早呢!不过如今这名额却是他爹早三年前就给他了的。

至于他爹为何会给他,这事说起来……

贾赦习惯性的掏出扇子,扇扇风,瞅着扇面上铁画银钩的—谨言慎行,四个大字,缓解缓解因自己当年“惊醒”过来的傻逼举动引起的尴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