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国师直播算卦就超神[古穿今]在线阅读第三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9 6:59:23
国师直播算卦就超神[古穿今]
国师直播算卦就超神[古穿今]
作者:一世凡尘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完结啦!新文已开《国师直播神算无敌了[古穿今]》,和这本是系列文肯定好看,不好看你来打我脸,求收藏!!小天使去看一眼吧(☆_☆)求求你了。国师穿越现代,自动绑定见鬼直播APP,一不小心靠着玄学就风靡网络了!在网上直播算卦看风水,轻轻松松就暴富了!很多天师不服想打国师的脸,最后捂着被打肿的脸跪着求当国师的迷弟!很多鬼见她一个小女生,居然敢深入凶地,兄弟们弄死她!“啊啊啊啊!那小女孩太厉害了吧,兄弟们赶紧躲起来!”陈悦鱼:“……”女国师在现代刷抖音,玩微博,还喜欢直播直播凶鬼厉鬼被吓哭,怀疑世界

阮烟也只敢在心里吐槽,谁知某人反倒吐槽起她来了——

“你的头,金刚做的么?”

阮烟:???明明是你的胸是铁打的好吗?然而她还是没有胆量反驳,没骨气地小声问道:“皇上,嫣儿刚才撞你的那一下可疼?”

周明恪冷眼看着趴在自己胸口的小姑娘,“朕应该问你,你还想在朕的怀里待多久?”

阮烟圆脸一红,这才知道这个姿势的不妥,便急急忙忙要站起来。

不料肩膀一沉,被一只大手按住。她惊惶地抬头,就撞入他阴鸷的眼眸。

“撞了朕的胸膛,就想走么?”

他嗓音低沉,又带着点儿少年人特有的清朗,这么一句话,被他说出了霸道总裁的苏感……真是一把好嗓音啊,阮烟耳朵要怀孕了。

这话若是放在正常男人口中,许是一种暧昧的撩拨,或霸道地拘留。然而眼前这位不是什么正常人,阮烟咽了咽口水,不敢大意。她强作镇定,细声细气地说:“皇上,嫣儿要去给您请太医。”

她个头矮小,撞那么一下就跟挠痒痒似的,并没有哪里损伤,自然用不着请太医,年轻的帝王显然是捉弄她的。

他伸手触碰她的额头,慢慢往下,在她的眼睛鼻子下巴来回游移。他的手很冷,像冷血的毒蛇。阮烟克制着逃跑的冲动,僵着身体被他来回摸脸。

这厮,不会有□□,今晚就要对她这么一个可爱可怜的小女孩出手吧?阮烟惶惶不安地想着。封闭的内室明黄帷帐重重,那股香气愈发地浓郁,熏得她脑子都有不甚清明,鼻间痒痒的,她好想打喷嚏啊。但暴君在场,她怂没胆,连打个喷嚏也不敢。

他这厢慢慢开口:语气冷静几近残忍,“朕不要请太医。你撞了朕,就应该把这个头颅拧下来,给朕赔罪。”

阮烟的心高高一提,身体绷紧,脸色唰地白了,“皇上……”

不行了,她撑不住了。浓香熏人,她头脑发昏,同时经受恐吓,她心理快承受不起,当他说,“朕对你的这颗头颅,甚是喜欢。”语气中不乏森森恶意。

黑白分明,莹润水亮的灵动双眸,合着这张软乎乎小圆脸,可不是惹人喜欢?

周明恪要看她是个什么反应,万没想到她竟然软倒,晕了过去。

周明恪手疾眼快,拉住了她的手,扯了过来。

阮烟昏倒在他的怀里,双眉仍是不安地拢着。

“……”周明恪有些无言,垂眸打量她,这小丫头不是胆子挺大的么,怎今晚如此不经吓,一吓就晕过去了?

他拧眉想了想,终是把她抱起,送到拔步床里去,扯下绣着龙腾祥云的明黄暖帐,周明恪居高临下地俯视她,低声道:“你是第一个睡朕的龙床的人。”

夜色渐深,寒露湿衣,孟姑姑在寝宫外等了许久,仍等不到阮烟出来,心下愈发慌乱,小主子不会做什么事吧……就在她忍不住要去西宫请太后,便见寝宫内灯火骤然一灭,整个宫殿陷入黑暗。

孟姑姑心口一紧,这是……?

大太监走过来叫她退下,“皇上已经就寝了,孟乔,你就不必在这此候着了。这里自有本公公守着。”

孟姑姑心头震动,皇帝就寝了,那么阮烟今夜是留在寝宫中了?

她万万想不到,皇帝会容许她共寝,可是,她还只是个孩子啊,皇帝不会就……不是她把皇帝想得那么龌蹉,而是他本就不是一般人,猥亵女童,也不是没有可能。

孟姑姑没听到里面传出的任何声响。心道,若是皇上强迫了她,小主子总会叫的吧?眼下没有动静,想来应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孟姑姑满心复杂地退下了。

……

阮烟很乖巧,睡姿规规矩矩的,倒没给皇帝添乱。一夜好眠,一觉睡到天光大亮。

她慢慢睁开眼,对着头顶上双龙戏珠的帐子,意识悄悄回笼。这是她到古代的第二天。

想到再不能回去,与亲朋好友团聚,迟来的忧伤笼罩心头。

且不说她想念现代世界的亲人,想要回去。得知回家无果,那么好好在古代里生存下来也好。若是穿到普通人家的姑娘倒也罢了,谁知道她穿成残暴皇帝的童养媳。

身份尊贵是尊贵,可伴君如伴虎,稍有不慎,就被恶虎拆吞入腹了。阮烟一阵恶寒,鼻间龙涎香气慢悠悠地钻入鼻间,让她从思绪中抽出身来,一扭头,一张俊脸闯入眼帘。

男子五官立体,宛如刀刻,修眉剑一般斜长凌厉,鼻子高挺,唇薄润泽。一双眼睛紧闭着,好梦正酣。

暴暴暴君……她居然跟暴君睡了!得到这个认知,阮烟吓得魂儿要飞走。

她身体瑟缩着,不敢乱动。而他许久没有动静,阮烟悄悄舒了口气,他一时半会应该醒不来吧?抬头看屋顶一口天窗,日光正盛,显然快到九点了,他竟然还没起来,不是说皇帝都要早起去上朝的吗?

不对……阮烟忆起,他是暴君,从来不用上朝的,任性得很。

阮烟不敢陪他在这儿躺着,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放轻了动作就要爬起来。不经意地转头,忽然看见锦被下有一处突起。

那个位置……尴尬而隐秘,所以,那个撑起的东西是……

仿佛被人点了穴位,阮烟身形定住,脸颊爆红。她她她看见了什么!

即使隔着衣裤,又盖着锦被,仍遮不住其形其状。

阮烟捂脸,简直没眼看。想不到她作为一只母胎单身狗,有朝一日会看见男子晨时的身体变化。

缓过神来,她着急着要跳下床,不想动作幅度过大,把枕边人给惊醒了。

阮烟胳膊被一只强劲有力的手紧紧握住,他低哑慵懒的嗓音在后面传来——

“睡了朕的床,你就想一走了之么?”

阮烟头皮发麻,慢吞吞地转过头来,扬起笑脸怯怯道:“皇上,早上好……”

他勾了勾嘴角,正要说点什么,蓦然感觉到自身的异样。他迅速掠了眼,每天早晨醒来,总会立起,早就习以为常。

但现在他床上有个女孩子。

看她干巴巴地笑着,周明恪心有疑窦,莫非她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他神色瞬间阴沉沉,直勾勾地盯着她。

阮烟不敢面对他,想转过头去,又怕惹他怀疑。只得仰着脸看他,表情懵懂又无辜。

假装是一个纯洁的孩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