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豪门正文

末世之星际争霸在线阅读第3章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4/9 7:48:15
末世之星际争霸
末世之星际争霸
作者:槐花子
来源:纵横中文网
李长风被一个灵魂带到了异世,这第一站是末世,很悲催,不过悲催的是末世里的老大和外星人。佣兵团老大:就在那天,李老板驾着彩云,来解救我们这些含辛茹苦的人!(口是心非)聚集地老大:李疯子?那就是个饿狼,逮着人就咬,残暴的很!(颠倒是非)外星人:那个土著?哎,他就是个石头,你越咬,伤的就越是自己啊!(很郁闷)李长风:威震宇内,纵横四海,谁与争锋,舍我其谁!这是我的读者群186511398,希望大大能够加入一起探讨!读者大大,请顺手点一下下边的收藏本书啊!!!

我跟着玉姐开车驶向[后宫],这种地方玉姐比我熟。

玉姐熟门熟路地将我拉进一个包间,包间的光线很昏暗,是那种暧/昧的暖色调。包间的桌面上摆着两本画册,一本是公主,另一本是少爷。

玉姐打开那本印着少爷照片的画册,从头翻到尾,点了两个化着精致妆容的男孩,看照片年纪不大,嫩得能掐出水来。

我小声提醒她:“你别玩得太嗨,让你金/主知道了有你受的。”

玉姐白我一眼,从包里拿了根烟点燃抽了口,“岑昭,我要是跟你一样好命遇上周胤良那种极品,我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天蹲家里伺候他一个。可我遇到的是什么货色?六十五了姐姐!我天天面对着一张风干茄子脸,我抽空出来改善改善生活还不行?”

我笑了声,倒是对玉姐的话不可置否。

现在这个社会,能混出个名堂来的男人基本没有很年轻的。那些超级富二代不算,能靠着自己摸爬滚打闯出一片天地,三十五六岁就算是很年轻了。

据我所知,傅爷坐上南边头把交椅时,已经有五十多岁。而北边之前的大/佬林强,年纪也在四十七八。梅姐不算,她虽然面上统领北边,但实际只是个傀儡。

周胤良混成Z市商界大佬那年才三十岁,而且他长得很好看,身材身高都有,算是不少女人爱慕的对象。

我曾听玉姐说,Z市一个高官的女儿曾借生日宴给周胤良发了请帖,这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但周胤良却拒绝了,不仅没去参加那位千金小姐的生日宴,连官面上的礼物都没送。

那位千金小姐爱慕周胤良不得,就一直单着,算算今年也该有三十一二岁,却还没有结婚。

玉姐点的两个少爷很快就被老/鸨/子送进包间,我冷眼瞧着,这两个少爷真人长得倒是没有照片上那么精致,但也算是底子很不错了,放到大街上依然属于那种一眼能看得见的类型。

玉姐用小叉子插了块西瓜边吃边问我:“喜欢哪个?先让你选。”

我摆了下手,说让她玩,不用管我。

玉姐说:“那怎么行?哪有我玩你看着的道理?”

玉姐让两个少爷半跪到地上,问他们俩有什么特长。

其中一个少爷特别乖巧地说他会按摩,而且手法独特。

玉姐眯着眼笑,身子朝那少爷越靠越近。少爷多会察言观色,立刻迎上去,跟玉姐缠抱在一起。

我对这样的场面有些反感,借口去洗手间离开了包间。另一个少爷跟着我出来,我走一步他跟一步。

我在楼梯台阶处停下脚步,转身,少爷就跟在我身后一米左右的距离。我对他说:“不用跟着我,回去吧。”

他明显有些为难,微微涨红了脸,不知道是真羞涩还是装纯情,“夫人,我做错了什么?”

我微微叹了口气,说:“你没做错什么,只不过我不需要你陪着。”

少爷眼眸微垂,我没想到一个男孩子居然也能显得楚楚可怜。

我摇头苦笑,从钱包里拿出五千块现/金放到他手里,“回去吧,这台不白出。”

他拿到钱眼眸里明显闪过一丝光,但仅仅数秒便稍纵即逝。我不让他陪着,他便一步三回头慢慢离我远去,倒好像是真的对我恋恋不舍。他伪装得很好,我也懒得识破。

我继而转身继续向洗手间走去,忽然从楼梯拐角处走出来一个男人。事出突然,我躲避不及,一下子撞到了男人怀里。男人戴着宽大地墨镜,双手插/在黑色西裤的口袋里。他隔着墨镜顾我一眼,闷闷低笑:“几日不见,岑小姐就这样投怀送抱,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我皱眉,抬头看向男人的脸。他摘下墨镜,我这才看清楚,眼前这个男人居然是那天雨夜劫/持我车的男人。

真是冤家路窄,我原本以为,那天雨夜之后,我与这个男人便再无交集。

我退后两步与他保持着安全距离,冷眉冷眼瞧他。

他饶有兴趣地看向我,问:“岑小姐来这种娱乐场所,点了人家出/台,又什么也不做把人家打发走,这是在玩欲拒还迎么?”

我心想这人有病吧?话便脱口而出,“我想怎么做跟你有什么关系?”

他闷笑,“当然有关系,在我的场子里,我有义务了解情况,是我场子的人魅力不够,上不了台面,还是岑小姐太会玩,跟个鸭子也要调/情?”

我瞬间怔住,“你的场子?”

恰时,有三个西装革履的保镖从远处匆匆走过来,其中一个恭恭敬敬地对男人道:“沈老板,齐总已经到了。”

他嗯了声,深沉幽邃的眼眸里冷冷淡淡,他的脸上分明挂着笑,眼睛里却一点笑意都没有。

他又看向我,目光带着探究,从我的脸一直下移到我的胸。我一下意识地用手在胸前挡了下,他有趣嗤笑,语调中尽是戏谑,“岑小姐来这种娱乐场所,你家周老板知道吗?”

我脸色一白,没吭声。

虽然周胤良没明令禁止我出入这些地方,但是,我知道他不喜欢。

我白他一眼,“怎么?你要去跟周胤良告状?”

他的食指在我眼前摇了摇,“我跟周胤良不熟,我还是跟岑小姐情份深些。”

我知道他是有心调/戏我,一时恼羞成怒,抓起皮包就向他砸去。而他灵巧一躲,顺势抓住我的手腕。他力气大,我挣脱不开,他闷笑一声,握着我的手放在他鼻下轻嗅,酥酥麻麻地气息立刻顺着我的手指传遍我的身体。

我微颤,他邪气地弯了下眼角,笑得暧昧:“岑小姐很香,让人心猿意马。”

我拼尽全力抽回手,恰好身后的包间门打开,我寻声回头去看,是玉姐衣/衫/凌/乱一脸醉意地走了出来。

她看到我,又看到我身边的男人,她脚步一顿,脸上的醉意瞬间清醒了几分。我立刻快步走向她,她的目光里充满了惊讶和震惊,她问我:“你不是不认识沈毅城吗?”

我皱眉,问谁?

她小心翼翼地指了指我身后,“沈毅城啊!”

我这才后知后觉转身去看,男人已经在三个西装革履的保镖地簇拥下大步离开,只留给我一个笔挺地背影。

玉姐用胳膊肘碰了碰我,问:“我刚才听沈毅城叫你什么?岑小姐?”

玉姐这么一说,我才堪堪后知后觉。

是了,方才沈毅城一直唤我岑小姐,而非周太太。如果他真的是沈毅城,以他的权势,调查一下我的资料并不难,知道我叫岑昭也不难,但为何要叫我岑小姐而非周太太?难道他不知道我跟周胤良已经结婚了吗?

我转而问玉姐:“那个沈毅城你了解多少?”

玉姐点了根烟,半琢磨着吞云吐雾,“人挺狠,我以前一个姐妹儿就是毁在他手上。”

玉姐老家有个姐妹儿,叫张招弟,家里挺穷。张招弟下面有个弟弟,先天性心脏病。张招弟的父母为了给弟弟筹医疗费,在张招弟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就给她定了一门娃娃亲,对方是村里的大户,能解决她弟弟的医疗费,但对方家里的儿子是个傻子,苦就苦了张招弟一个。

后来,张招弟来城里打工,被人骗进了一家黄/赌/毒会所。因为张招弟长得很漂亮,很快便成了会所里的头牌。老/鸨/子还给她起了个格外洋气的艺名,叫莉莉丝。

人嘛,穷的时间长了,一有了钱就会堕落。张招弟原本挺好挺朴实的一姑娘,改名莉莉丝之后就变了。她傍了一个款爷,听说是搞房地产的。当时,那个款爷为了一块地皮跟沈毅城起了些冲突,沈毅城就瞄上了莉莉丝。

当时沈毅城承诺莉莉丝只要弄死款爷,就捧她进娱乐圈。莉莉丝鬼迷了心窍,在床上给款爷磕/药,高/潮的时候一刀子把款爷捅死了。

但后来莉莉丝并没有得偿所愿。

沈毅城是谁?做事干净利索从来不落把柄。

款爷死后的第三天,莉莉丝就疯了。至于疯的原因,谁也不知道。

玉姐掐了烟,伸手指了指包间问我:“还进去玩吗?”

我说不玩了,说周胤良晚上早回去,我不能让他一进门就找不到我这号人。

玉姐嗤笑,“你跟周胤良还真是恩爱。”

我没吭声。

我和玉姐一起坐电梯到一楼大堂,临到门口准备分别时,玉姐又突然唤住我,“对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沈毅城跟你家周胤良好像有些过节,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皱眉,问玉姐:“什么过节?”

玉姐说不清楚,“这种传闻里的捕风捉影,谁能知道的详细。”

我顿了几秒。

恰时,玉姐的司机开着一辆黑色轿车从地下停车场驶了过来。

玉姐拍了拍我的手,跟我告别:“我先走了,下次出来玩你可得请客。”

我客套地笑笑说好,让她路上注意安全。

玉姐走后没两分钟,我的司机也开着车从地下停车场驶了过来。我刚要准备上车,一个西装革履地男人从大堂走出来,伸手拦住了我,“岑小姐。”

我看向他,有些眼熟,好像是刚才跟着沈毅城的三个保镖之一。

他很客气,将一把黑色雨伞双手向我递来。

我扫了一眼,黑色雨伞正是那天雨夜沈毅城从我车上拿走的那把。只不过,在雨伞的伞柄处,多了一颗镶嵌地鸽子蛋,很是耀眼。

我皱眉,冷漠拂开那把伞,“这么贵重的东西,还请你帮我还给沈老板。”

保镖一张扑克脸,递出来的伞纹丝不动,“沈老板的意思,岑小姐若是不收,沈老板亲自给周老板送去。”

我脸色微沉,一把抢过伞,扭头看到不远处的垃圾桶,我刚抬脚走了两步,身后的保镖又道:“沈老板还说,如果他在哪个垃圾桶里见到这把伞,岑小姐后果自负。”

我嗤笑,“后果自负?怎么个自负法?”

保镖却没再说话,他对我恭恭敬敬地微微欠身,继而冷漠地转身离去。

我大步向垃圾桶走去,但走到垃圾桶旁边,握着伞的手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我不知道我扔了这把伞会有什么后果,但理智告诉我,如果我真的把它扔了,可能会给我带来不小地麻烦。我实在没有必要为了一把雨伞而惹上沈毅城。

我深深呼了口气,司机从车上下来一路小跑到我身旁,“太太,有什么事吗?”

我说没有。

我拿着伞向停在会所门外的黑色奔驰走去,走了两步,我脚步微顿,我回头,目光顺着霓虹上移。在[后宫]的第九层,我仿佛看到一个黑色人影站在落地窗前。

我抿唇,握着雨伞的手微沉。

九层的落地窗被黑色人影拉开,人影走到栏杆处,我堪堪看清人影的脸,是沈毅城。

他穿了一件黑色衬衣配黑色西裤,两手插在裤口袋里,居高临下地与我对视。

天色明明那么暗,但他那双眼睛,透过霓虹扫过来,让我的心底忽然一阵莫名地慌乱。

我的眼眸暗了些,不动声色收回目光,继而大步向黑色奔驰走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