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倾世废柴之嫡女战天下在线阅读第一章

来源:17K小说网 2021/4/9 8:33:22
倾世废柴之嫡女战天下
倾世废柴之嫡女战天下
作者:君沐烟
来源:17K小说网
二十一世纪拥有“血尊”称号的影月,意外身亡,穿越成了玄天大陆曦阳国的君府嫡女君灵汐,却因废柴之体备受欺凌。且看她如何逆转乾坤,脱胎换骨。解开九天玄链之密,踏上强者之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步步登上大陆巅峰!

“暮鼓晨钟,春花秋月何时了。七颠八倒,往事知多少。

昨日今朝,镜里容颜老。千年调,一场谈笑,几个人知道。”

在一间破旧教坊之中,一个半老歌姬抱着琵琶轻声唱道。声音虽不算十分动听,倒也有七分婉转。

一曲唱罢,台下叫好之声不绝于耳。

歌姬向众人盈盈施了一礼,正要下场,忽听人群中一个清朗的声音叫道:“姑娘慢走,再唱一段让我听听罢。”

说话之人乃是一个少年,十四五岁年纪,生得面如秋月,目若晨星,唇红齿白,绿鬓朱颜,置身于周围一众粗狂大汉之中,卓卓如鹤立鸡群,格外显得出尘。

歌姬一见少年,笑道:“小小年纪不学好,也来学人家来逛青楼?”

少年道:“我虽逛青楼,却不是来找粉头的。”

歌姬奇道:“不找粉头,你又来做什么?”

少年不无惋惜地道:“我可是专程来听你的小曲的,只可惜我福薄,大老远的到这,方才听了一曲,你便要走。”

歌姬听了,不由生了几分得意,掩口而笑,道:“你小子嘴巴倒甜。也罢,你既为我风尘而来,我就为你再唱一曲又有何妨?”说着款款抱起琵琶,又一次悠悠唱来。

“落日西飞滚滚,大江东去滔滔。夜来今日又明朝,蓦地青春过了。”

正唱着,却见教坊大门“吱呀”一声微微打开,一个少女悄悄自门缝溜了进来。这少女不过豆蔻年华,红裙翠袖,细腰削肩,一双桃花美目秋波流转,两弯柳叶娥眉新月斜偃。唇启时樱桃红绽,齿开处碎玉生香,恰便似宜嗔宜喜芙蓉面,倾国倾城闭月颜。

“千古风流人物。”歌姬幽幽唱道。

少女蹑足来到少年背后,举起一只柔荑般的素手,对着正专心聆听小曲的少年猛地凿了一个栗爆。

“哎呦,是谁?”少年满眼怒意,回过头来。

“我就知道你在这。”少女面若桃花,灿烂笑道。

“一时多少英豪。”歌姬琵琶轻柔,歌声悦耳。

少年一见是少女,怒意先没了大半,心中却仍有些愤愤,没好气道:“你怎么来了?”

少女笑道:“你猜我弄到了什么?”说着也不等少年回答,便在腰间取出一只葫芦。打开呼噜盖,登时酒香四溢。

少年大喜,忙道:“好妹妹,赏我一口吧。”

“你想要?偏不给你。”少女满脸调笑,将葫芦在少年面前左摇右晃。酒浆拍打在葫芦内壁,不住发出“哗哗”之声。

少年故作失落,趁着少女不备,一把向葫芦抓去,少女却如有先觉,早将葫芦收在身后。

“龙争虎斗漫劬劳。”歌声仍在继续,却已被少年抛到了九霄云外。

忽而,一声凄厉的呼叫自街心传来。

“闯王来啦!”

教坊中原本安坐的人群登时便如炸了锅一般,你推我搡着乱哄哄奔逃出来。

“落得一场谈笑。”曲未终,人已散。

混乱之下,少年急忙将少女护在怀中,看着四散的人群,恨恨骂道:“挨千刀的闯贼,什么时候来不好,偏挑这时候来,害得小爷我连支曲子都听不完!”

少女笑道:“依我说,闯王来了才好。”

少年啐了一口,道:“不过是一群蝗虫,走到哪抢到哪,他们来了能有什么好处?”

少女道:“常言道,匪过如梳,兵过如篦。那闯王虽抢钱抢粮,却也能赶走那帮贪官污吏,这么一算,大家还能多剩下些棺材本来。”

少年冷笑道:“当年洪武皇帝打天下的时候也说要赶走他们,可你看看现在,这些官老爷和当初的蒙古人有什么区别?这闯军没得天下尚且如此,以后若让他们得了天下那还了得?”

少女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倒说说该怎么办?”

少年叹了口气,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没办法,这是死棋,绝无生路。”

“那也未必。”少女笑道,“你不想做肉,那去做刀就是。”

少年道:“正因我不愿做刀,所以才是死棋。”

少女自少年怀中向外一钻,几步来到街上,迎着阳光又晃了晃手中葫芦,笑道:“成日家就知道胡说八道,再不快走我就自己把它光喝了。”

少年一听,急忙跟了上来,与少女携手而去。去时,口中仍不住哼唱:“千古风流人物,一时多少英豪,龙争虎斗漫劬劳,落得一场谈笑……”

少年与少女逶迤来到一间破败不堪的古庙跟前,推开塌了半边的庙门,走进庙中。刚一进门,便见一个胖大和尚横卧在几只破蒲团上呼呼睡着大觉。

少女来到近前,对着和尚满是肥肉的肚子便是一脚,骂道:“贼和尚,就知道睡,闯王都来了,还不快起来逃命?”

这和尚被提得浑身肥肉乱颤,却依旧是鼾声如雷。

少年笑道:“他皮糙肉厚,你踢不醒的。”

少女笑道:“我知道,我就是想踢他一脚解解恨。”说着弯下腰,一手捏住和尚鼻子,一手按住和尚嘴巴,道,“还不快起来?”

只见和尚眉头紧蹙,脸上的肌肉猛地抽搐几下,蓦的惊坐而起,瞪着一双绿豆般的小眼,大口喘着粗气,破口骂道:“两个兔崽子,大白天的不去化缘,来扰我贫僧睡觉作甚?”

少女道:“我呸,不要脸的贼和尚,让我们去化缘,自己反倒在这睡觉?”

和尚道:“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我贫僧养你们还有何用?”

少女道:“也不知是我们养你,还是你养我们?”

和尚哼了一声,也不答言,耸着鼻子嗅了一嗅,问道:“什么味道?”

少女忙道:“哪有什么味道,你睡昏头了吧?”

和尚又用力嗅了两嗅,恍然道:“是酒!上好的花雕!”

少女向后退了两步,道:“你又胡说,如今着念头,我去哪儿弄花雕?”

和尚一把抓住少女,一双眼中冒着绿光,道:“你这葫芦里装的什么?”

“什么也没有!”少女急忙将葫芦丢向少年,口中叫道,“快跑!”

少年闻言,正要去结葫芦,却见和尚纵身一跃,肥大的身子在空中划出一道灵巧的弧线,一把便将酒葫芦抢在手中。

少女顿足骂道:“六根不净的贼和尚,连我们的东西也抢!”

和尚眉花眼笑,揭开葫芦,闻着葫芦中的酒香,口中连连大颂佛号:“弥陀佛,我贫僧这可是为你们好,俗话说,酒乃穿肠毒药。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云岑、杜若,如今我贫僧为了你们两个,这地狱也只好亲自走一遭了。”说着一仰头,将一葫芦酒尽数灌入口中。

原来这少年姓秦,名叫云岑,这少女姓方名杜若,他二人皆是流离失所的孤儿,自幼时起便被这和尚捡来。这和尚法名五贤,生性最是不羁,偏爱担风袖月,不肯安居,因懂得些微末法术,便成日招摇撞骗,以此为生。秦、方二人又无别处可去,也只好随着五贤萍踪浪迹,运气好时,给人做做法事,混些吃喝,运气差时,也只好依靠化缘为生。

杜若此时眼中噙着泪花,连连顿足大骂。

秦云岑道:“给他就给他吧,明天我再请你喝就是,咱们走。”说着拉起杜若朝庙外走去。

五贤道:“且慢。”

秦云岑回头问道:“怎么了?”

五贤笑道:“我适才在梦里恍惚听说什么闯王来了,可有此事?”

秦云岑道:“没有,绝无此事,您老继续睡吧。”

五贤冷笑道:“没有我,你们也未必逃得出城去。”

秦云岑骂道:“贼和尚,知道了还不快走?”

和尚听了,在佛龛下掏出一个红布包袱背在背上,颠颠跑出庙门。一手拉着秦云岑,一手拉着杜若,足下跺脚,口中念咒。刹时间,秦云岑便觉眼前一黑,鼻中传来一阵泥土与血腥混杂的味道,过不多时,眼前蓦的现出光亮,睁开眼时,已置身城外一座山顶。

秦云岑回头向城中望去,此时城门早被攻破,四野一片狼藉,断剑残盔散落满地,折断的旌旗在风中不住呜咽。马蹄印下,无数残肢被深深踏入暗红色的泥土之中,猩红的护城河里,银色的鱼儿不时探出水面,啄食着水中断臂。原本一个大好城池,只剩下满目疮痍。

五贤拍了拍自己的红布包袱,得意笑道:“弥陀佛,多亏我贫僧出来得早,若不然,少不得又是一场浩劫。”说着对着城中诵起经来。念罢经,双手合十,仰面对天,虔诚说道:“弥陀佛,我贫僧又超度了这许多亡魂,立下无量功德,你若在天有灵,可要快快保佑我贫僧发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