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江湖正文

西域降魔记之第五章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4/8 22:50:06
西域降魔记
西域降魔记
作者:悠城刀客
来源:纵横中文网
李迈城,一个绝世高手,一心护卫张骞西域行,一路降妖除魔,上天宫、下深海、入魔洞、斩妖魔、与周啸天、锦鲤怪、巨猿怪、白狐公主、苏城旋、金西晴、犀牛精一起闯荡西域,一路打妖怪,从而发生的一段波澜壮阔的史诗故事。

偌灵家和我家离得近,她和我是小时候一起玩过的,她父母双全,自小也是掌上明珠,性子比我还娇惯。他父亲可是朝廷二品大员,我见过他,比我爹爹更要威风,只见了我们这些小姑娘,稍稍的显出和颜悦色来。如今她嫁的人是卫大人的小儿子,卫大人虽然也是个大官,教育孩子的方面实在有些欠缺。我天天生李辞的闷气,但至少李辞品行端正,但那卫阶就…..我因为身有重孝不能常常出门,所以她便来时常看我些。我们还都是孩子脾性,所以她来的时候总是给我寻许多新鲜玩意儿。

今天她过来,身后的丫头菊云捧着一个匣子,我问她道:“你每每给我的这些宝贝,只怕把卫阶家里都要掏空吧?这算不算是你的报复哩?”

她今天穿的明显比往常素净些,摇摇头说:“听见我进来,还这么摆谱,不到门口迎接你姐姐呢!想是我这些天来的太勤了,惯得你这么个小蹄子!”

我忙叫红漪:“还不紧给这位大小姐茶水伺候上呢!”

一面又问她:“什么好东西呢?”

她叫菊云走上前叫我看,我笑道:“我这又开眼了,哪里得来的这好衣裳,我配的上穿么!”

偌灵说道:“你们家的李大人,我们大家都给他起了一个李木头的诨号!他怎么知道为娘子裁剪这么个质地,这么个款式的衣服来。”

我说道:“怎么和那市井泼皮一般样,给人乱起诨号!”

又说道:“一个太木了,一个又太会风流了!”

她说道:“我实在管不来,也才到你这里散散心呢,我那边个,姑母婆舅,一大家子人来,吵得我一天到晚脑袋昏昏,还是你这里清净些个。”

我说:“他们也不逼着你做规矩呢,想来对你还是纵容的。”

她徐徐啜着茶:“怎么不立,只是终究忌惮着我父亲,也不敢怎么逼。”

我又道:“礼尚往来,瞧瞧我也给你备着一件好礼物!”

她笑着说:“这倒奇怪,从来我给你的玩意你从来不放在心上,没想到暗地里准备着孝敬呢!”我作势就想撕她的嘴,一面取了匣子过来,一面恨说道:“幸亏给了你这样一个爹,否则不等我动手,多少人只怕顷刻要把你生吞了的!”

她接过匣子一看,里面是一个信封:“什么的,天天见,你还有这许多话要跟我说的?”

说着打开信封,果然不出我所料,她登时严肃起来,三页纸,细细的看过去,半晌,顿朝我连连行礼。

这事是这样的,原来卫家与史家原是表亲,卫阶有一个表妹,和他也差不离的年纪。两年前,十四五岁,正是芳心暗结的年纪,这个表妹自小也被家里宠爱的,十分娇憨,对风流倜傥的卫阶一见倾心,自此便百般缠腻,非他不嫁。这史老爷从来都随心所欲,更是纵容女儿。那卫阶看着年轻美貌的女子,纵然没有十分的意思,也要留下三分的情意,这女子更是痴缠不已。等到偌灵与卫阶结婚,这女子便哭天抢地,但是奈何卫家与史家虽然是表亲,但是政见上向来是水火难容,做亲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史老爷子也是爱女心切,所以就非得逼着卫阶娶他女儿,且说了不能做妾。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竟然还新出了“平妻”一词。偌灵岂能退让,但这老爷子实在是软硬不吃,态度强硬,嫁妆都快要送过来了。卫阶早已经逃之夭夭,诺灵的公婆也已经有了和缓之意,毕竟不破一桩婚在后,史老爷得罪不起在前。偌灵屡屡诉苦。

非常巧了,偌灵的父亲徐伯伯虽然也爱女儿,但是也不想得罪了史大人,毕竟史大人武将出生,势力不容小觑,就劝着让偌灵退一步。偌灵心高气傲,怎能听下父亲的劝阻。几次三番到我这里诉苦,每次说完都是满面的眼泪:“我为何命这么苦,我这样的出身,竟然被人逼此处,连我爹也不可怜我些,还与那些王八蛋沆瀣一气。”我旁边看着,也觉得着急,便去求我父亲,父亲对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从来也不愿意多插手,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主要还是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父亲竟然答应了一件事情,去刘之并大人的府上做一回媒人。

这话又说的远了,刘大人是我父亲的同僚,也是我先前提到的刘哥哥的父亲,他们是很要好的。刘大人曾经在史大人落难的时候有一饭相赠之恩,彼时史大人还是一个小小的武官,刘大人也是一个初出茅庐的迂腐又脆弱的文官。当时两个人便有有指腹为婚之说,但是如今两个人都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政治上慢慢疏远,两家把这个事情渐渐淡漠了,这件事本来也没几个人知道,但是我自小就爱打听东打听西,父亲随口把这件事情就告诉了我,当时我不以为意,只是当人情淡漠的一个故事来听的。没想到现在却有了用处。

刘哥哥也是我从小到大的伙伴,虽然我十岁之前确实对他心生喜欢,甚至还想以后嫁给他,可是谁知道他十四岁的时候一次在马场,当时正是武将史大人的女儿史小姐在马上一展风姿,当时我不在,但是听说场面蔚为壮观,刘哥哥当即对史小姐一见钟情。如今长到十八,还没有娶亲,只是在痴等佳人。刘哥哥想必不会把他的情有独钟告知他父亲,但是我却有了成全刘哥哥好事,再顺便替我好姐妹诺灵解围的心思。我知道史小姐那么依恋卫阶,但实在卫阶不是她的良人。倘若她以后怪我,就怪我吧!

史大人对李辞一向颇为看重,如果这事过后他对李辞心生不满的话,唉?如果那样我也无能为力,谁让李辞那样讨厌,非得和我爹疏远,和史大人接近呢?再说了,联姻之事也非小事,我也知道父亲如今又拉拢史大人的意思,这样一来大家不是都相安无事吗?百般思索之后,我就想鼓动父亲去和刘大人重提旧事。刘大人一向对父亲的话言听计从,想必这个事情能成。再加上刘公子的劝说,那不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了?

而我给偌灵刚刚看的,便是刘公子给我父亲写的信。信中感谢之词不绝于耳,倘若他知道是我有心帮他,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呢?

偌灵一下子喜不自胜,连连道谢,我笑说道:“为了这个事情,我也是流了好些个眼泪才打动我爹的,你以后得好好记着我对你的好!”偌灵扑上来喜道:“妹妹的恩情我没齿难忘!亲妹妹,好妹妹!”我和她又玩闹一回,待吃了午饭,她也不敢再留,便回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