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混元天极在线阅读第三章

来源:3G小说网 2021/4/9 0:15:51
混元天极
混元天极
作者:明日的辉煌
来源:3G小说网
一个好奇的探索,却使得他身形具毁,只有一丝意识得能量,但是却完成了两次的穿越,更是学会了无上的道法,去完成一段未了的尘世……他是个绝世的天才……也是一个幸运的人……然而他的出现只是为了一场即将出现的神魔之战……那他能否完成属于他的使命呢?

见依兮心不在焉,妘洛笑道:「若君,是否有事?欲言不言这倒不像你了?」

依兮稍犹豫:「荆州义军进入湖阳后杀降将,此后攻取棘阳时,守将岑彭坚守不降,城破又投甄阜死战不降,再败仍不降,现已退入宛城。」

妘洛沉思:「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易子相食,这支队伍乃饥民组成,仇恨生出杀戮,如此下去则所到之处守城者必以死相搏,绿林在占领城池后可有滥杀无辜?」

依兮露出悲痛之情:「唐子乡遭绿林军屠戮,妇孺老弱无一生还。」

又将刘縯一事长话短说,其率部赶到怒斩欺凌少女兵卒,并大斥绿林军不义,诸将领因此怨恨,险生分裂,刘秀言语缓和之,随后合围击破甄阜。

妘洛怒:「暴虐如此,仁义何在?樊崇虽不识字,赤眉军却以口言传“杀人者死,伤人者偿创”做为军中约法。刘縯?刘秀?」遂陷入沉思。

稍时后,依兮接着言道:「我闻樊崇见百姓流离失所,饿死路旁,含泪下令“铲除暴虐,夺粮救民”,只留部分充作粮饷。汉中王为何助荆州绿林,而不助徐州赤眉?是否为报刘縯家父收养之恩?」

「孝孙决然不会以恩怨谋国。」妘洛与依兮循声看去,只见一童颜鹤发的长者缓步入内,面容慈祥,透着大智。

依兮跑去相扶:「爷爷」长者道:「公子在此,若君怎能如此娇气?」

妘洛温柔一笑:「都不是外人。」走上前道:「前辈安好!」然后看着依兮,难得见依兮娇滴滴的孩童样子。说着话,三人同时走向槃凰盘。

却说,荆州绿林四支义军联合击杀甄阜、梁丘赐并收降其部,兵众增至十二万,又夺取蓝乡辎重,可谓兵众马多、粮草充足。

绿林之众马不停蹄,乘大胜之威挥师北上,直指宛城。

且说,纳言将军严尤与王莽曾共读长安敦学坊,征战无数,胜多败少,自比乐毅、白起,颇受器重,是时正奉旨在荆州北部募兵。

荆州败报连连,不断传入长安,王莽震惊,下令严尤与陈茂同甄阜、梁丘赐南北夹击盘踞于荆州中部的绿林贼兵。

严尤途中闻报甄、梁皆战死,遂对陈茂道:「甄阜弃辎重,断渡桥,连营两水间,乃用兵大忌,其部覆灭,南北合击之策再无可能,贼兵壮大,士气高涨,荆州之战恐不利。」

因恐宛城兵力不足难以久守,严尤遂急令全军疾驰宛城。

当严尤率军行至淯阳时,刘縯已占领此城,见有莽军来到,不明情况,遂坚守不战。

这时王常自南向北进军,与严尤后军遭遇,刘縯在城头看的清楚,抓住时机出城冲杀。

严尤见首尾受敌,不敢恋战,极速脱离战场北撤,欲退守颍川以待机。

是时,刘嘉已扎营在冠军县城外,距城十里,却并不攻城,而是分成四队,其中来歙领一队驻守中军,并砍伐树木。

贾复、李宝、陈俊三将各领所部轮流扰敌,却不近城池,而是在一箭之外建起营寨。时而擂鼓吹号,时而盾牌兵掩护弓弩兵乱箭齐发一通。

城中守军出则弓弩击之,近则铁甲战之,退则仍擂鼓吹号并不追击,。

三队在中军与冠军县城之间轮番往返,轮流休整,日夜扰敌,而敌则无法休整,又不敢决战,已然精疲力尽。

却说汉中王中军帐,刘嘉与来歙对面而坐。

来歙疑问:「冠军县乃一小城,延岑性又暴,甚不得民心,何不攻城?」

刘嘉言道:「冠军城虽小,延岑却久守于此,城墙修筑甚是坚固。其治民严酷,对将士却赏罚严明。此人善战,弃城定会坚壁清野,强攻此城不难,而此战我欲将冠军城做为后方根基,粮草、辎重来源。」

来歙已明其意,遂道:「将军是欲迫其降,保城池完好,以敌城为我城,以敌兵为我兵,以敌粮为我粮。」

刘嘉尚有忧虑,遂道:「不战使其降难,当尽力减少拼杀,即使战亦当速战速决。城池攻防必殃及百姓,城破乃民之大祸,无论师出何名,百姓皆对破城而入者心存敌意。」

来歙稍沉思道: 「只是延岑此人日后难说。」

刘嘉笑道:「若胜莽军,其必不敢生二心;若败于莽军,即使其不反,我等亦无退路。」说罢,起身走向沙盘,来歙亦来到跟前,只见冠军城中一枚棋子上书“延岑”。

刘嘉看了一眼案上“延岑”竹卷,遂道:「延叔牙,善战,凶狠,刚毅又有韧性,势弱必屈,势强必反。治民用酷,百姓畏惧而不敢言;治军用霸,将士争功而不计后果。」

来歙看向沙盘:「磨砺战不止折磨敌军,我军也在折磨中。」

刘嘉豪气一笑:「做为将领岂能急躁,终归要磨,此战正是一机会。」

城中,延岑见士气低落,军心涣散,恐部下开城降敌,遂亲自守城。

又召集诸将言道:「刘嘉此人,我料其是不敢攻城,故而扰乱我军,传令诸将士只管照常守城,敌军不近前,我军该吃就吃,该睡就睡。敌军粮草耗尽会自退,到时再出城追杀。」

延岑军令传遍城中,并告示城中百姓开市耕种不得荒废,无论将士百姓乱军心者皆斩。

战又不战,退又不退,时而鼓号响起,时而销声匿迹,时而乱箭飞来。

九日后,城上守军皆疲惫不堪,且已麻木。闻得鼓号,只要没有喊杀声,也不去理会,入夜后皆躲在城墙内休息,只留六人,两人一组,轮流监视对面动静。

围城十日后乌云密布,这日深夜,刘嘉遣小队人马将攻城战车送至阵前,云梯、冲车在阵前拍成一字型。

在制定攻取冠军城方略之时,刘嘉令来歙砍伐树木督造攻城车并饰成怪兽模样,而为攻城主将所造的楼车上只见陈俊手握令旗准备就绪。

城楼上一片寂静,守军皆蜷缩城墙内入睡,乌云遮月,城外鼓声号角时响时停,也习以为常。

三更,云梯,楼车缓缓向前推进,步兵在后,值夜守军看到有庞然大物迎面而来,越来越近,鬼怪一般,随即大喊。

熟睡中的守军还未反应过来,攻城车一字展开紧靠城墙,放下木板宛若与城墙之间搭起一座木桥,闪电般进入城墙上。

后续步兵快速爬上攻城车,源源不断,如天兵降临,城楼上的守军将士皆降。

城门被打开,铁骑极速入城,延岑尚在帐中安睡,忽闻帐外嘈杂声,随即拿起三尖两刃刀出帐,惊道:「敌兵天降,我军何在?」

延岑不犹豫,上马执刀,欲杀出血路,贾复策马赶到,手持盘龙宝戟与其交手,两人战至五十回合不分胜负,稍作休息。

贾复来到延岑对面言道:「叔牙,如今天下乱象已现,冠军县一小城,难以长守,何不与我归汉中王,谋大事?」

延岑思索良久:「若是汉中王,我愿归降。」

贾复大喜:「我已令人在将军府衙外守护,尽可放心。可与我同去见汉中王,不知意下如何?」

延岑遂应到,两人皆不带随从,二骑奔城门而去。

大雨来袭,十里之外中军帐,刘嘉身披斗篷在帐外等候,来歙亦在身边。只见远处快马如飞,稍时便到帐外,贾复、延岑下马来到刘嘉跟前。

延岑稍一犹豫:「汉中王快入帐中。」

刘嘉与延岑并肩,来歙、贾复等紧随,进入帐中,刘嘉脱下斗篷,身上已湿透,诸将也是一身水。

但见帐中摆着几件衣服,刘嘉让诸将屏风后换上,见延岑犹豫,遂亲自送上并言道:「大雨浇灌,好不痛快,战袍淋湿,将军尽可开怀。」延岑抱拳谢过,接过衣服入屏风后。

各自换好衣服,侍从端上姜汤。刘嘉只字未提夺取城池、延岑被俘之事,雨停后拔营起寨进入城内。

天色渐亮,云渐散去,一缕阳光从云里射出,百姓出门,只见兵马与平常不同,号令严明,又见城头旗帜换成了“汉”,举城欢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