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穿越正文

【文豪野犬太宰治】双生(德骨)在线阅读第9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23:29:48
【文豪野犬太宰治】双生(德骨)
【文豪野犬太宰治】双生(德骨)
作者:日常劈叉触手怪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太宰和凛是双生子。他们会永远在一起。大概是一个共同成长的故事。

植物从来不是被动的面对自然界的威胁。

它们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经历着残酷的,远比动物之间更血腥的生存竞争,每一种植物都有自己独特的保命手段。

比如橡树为了保护自己的叶子不会虫子吃掉,会在叶片中制造毒素,这种毒素让相当一部分害虫望而却步。

大树当然也一样,它绝对不会坐以待毙,而是会用尽一切办法,使自己生存下去。

那个光点打入了楠木的树干中,不久,这株楠木就起了反应。

无风的夜晚,它猛烈的摇晃着,枝叶发出瑟瑟的声音,从它的树身上,慢慢的浮出了一些光点,那些光点甫一出来,就消散在了空气中。

过了好一会儿,楠木的枝叶终于又渐渐的恢复了宁静。

夜色如水,月光下,大树的手中又凝聚出了一些光点,它故技重施的把那些光点用手指一弹,光点没入了楠木的树身。

这一回楠木反应得更快,几乎是在光点刚接触到它的树干的时候,就已经把那些光点挡在了外面。

直到天边的月亮渐渐沉下去,天空中慢慢的泛着白,这场你来我往的较量才告一段落。

大树看着天空,在草地上飘忽的移动着,开始收集露珠。

露珠被它半透明的手捧着,一滴滴的落在我的枝叶上,顺着茎杆流入了那个小坑洞中,被我的根须所吸收。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树这么耐心的每天重复着这些枯燥的举动。

在我看来,露水,和其他的水差不多,我的根吸收了这么多的露水,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明显的变化,还是按部就班的生长着。

反过来说,植物的时间,与人类的时间比例相差太大,所以也许这些露水的用处,需要一年,二年,十年,百年才能显现出来,只要你有足够多的时间去等待。

当太阳冉冉升起,早晨温暖的阳光把夜晚凝成的露水全部蒸发掉,大树也就走回了树身。

灰鸟在枝头跳来跳去,它发出叽叽喳喳的难听的叫声,我看到一只同样灰扑扑的鸟从附近的树林中飞了出来,落在了大树身上。

灰鸟看着自己的同类,停下了聒噪的鸣叫,两只鸟就好像人类社会中举行高峰会谈的元首领袖一样,试探着接触着,最后那只小一点的飞到了灰鸟的巢附近,在那儿探头探脑。

当我以为,一段鸟类的恋情就要上演的时候,灰鸟却伸出嫩红的尖嘴,啄了旁边的小灰鸟一下,让它惊吓得扑棱着翅膀,立刻飞到了旁边的树枝上,在那儿,侧着头看着灰鸟蹦来跳去,过了许久,灰鸟还是没有一点表示,“襄王有意,神女无心”,小灰鸟只好展开翅膀飞走了。

灰鸟掠下树,落在了我的树枝上,那股冲力让我的整个树干都摇晃了起来。

它用爪子牢牢勾住我的树枝,倒也很是惬意。

这个时候,楠木发出了一阵光,一个男人从那阵光中走了出来,他扶了扶自己的发冠,明明衣服干干净净,一点灰尘也没有,他还是装模作样的弹了弹衣服,然后才走到大树跟前。

“我说你啊,我就养两天伤,你至于这么急躁吗?哪有像你这种树?从来没见过一棵树脾气也会这么差的,昨晚差点没烦死我,偏偏我还动不了,真拿你没办法,我在这挡着确实不太好,不过这附近也就这块空地勉强够塞下我了,你也不想让我去拔了旁边的树吧?同类相残这种事我可从来不做的。”楠木化成的男子摇头晃脑的说。

他转过头,看向我,满脸兴味的凑了过来,摸着我的叶子,我在他的手下抖了抖。

他立刻睁圆了眼,“哎呀呀,不得了,这棵树才不到一年的树龄啊。”他抬头看着大树,“看你这么多天一直细心的照顾它,原本还以为是你的后代,没想到,你们两个压根儿就不是一个品种嘛,哎,真是搞不懂,不过这棵小树很有前途,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挨过这几百年的漫长岁月。”

大树从树身中走出来,走到了我面前,用手轻抚着我的树叶。

男子看着大树,大树微微低着头,长发垂落,半透明的身体被阳光照得通透。

“哎,我说,我想个办法,让你离开这儿怎么样?这里就算再练个几百年也没什么进展,灵气稀薄,能够催生出你们都已经是个奇迹了,只有到外面去,你才能继续修炼,要是继续留在这儿,过个一两百年,若是你修为还是没有寸进,不说那些天灾,就是个小天劫你也挡不住。”男子絮絮叨叨的说。

大树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好像完全没有听到,或者听不懂他的话一样。

“哎,我知道你听得懂我说的,你想清楚,错过了这个村可没下个店,跟着我,至少可以保你在外面平安无事,还能介绍个师门给你,也算谢谢你的援手之恩。”男子在旁边继续苦言相劝。

迎着风,我的叶子动了动,轻轻拂过大树的指尖。

它的面貌模糊不清,然而我却知道,它在看着我,用温柔而专注的眼神。

男子看着这一幕,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你舍不得这棵小树,哎,这棵树太小了,虽然树身上有隐约的灵气,但是,你也知道,像我们这样的,百千万棵中都不见得有一棵会生出灵智,这里有个你,就再也不可能有另外一个灵物了,这小树,也不好远距离的移动。”

他有些为难的看着大树。

终于,大树抬起了头,看着天空。

阳光洒下耀眼的光芒,在地面上投下了一个个斑驳的痕迹。

周围的一切在这阳光下,颜色更加鲜艳夺目,绿的更绿,白的更白,一切都是那么鲜明而生动,就好像周围的树木花草,都在欢欣鼓舞着一样。

在淡金色的光线下,就好像月光那样,一点点的光芒穿透了大树透明的身体,然后一点点的汇集到了它的指尖。

它把那点金色的光芒小心的放在了我的树叶上。

光芒慢慢的消散,淡金色的光点,飞舞着融进了我的树身。

大树终于抬起头,看着楠木化成的男子,那个男子惊讶的看着它,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看到大树的嘴轻轻的动了动,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但是那个男子却明白了大树的意思,默然无语。

“好吧,好吧,哎,人各有志,不能强求,不能强求,我在这里会停个几天,把能教你的东西教教你,总还是会有点用处。”男子径自说着,好像丝毫没哟想到大树会不会同意。

大树又开始了收集光点的举动。

这是它第一次在阳光下收集这些东西。

**********************

在这片林地沼泽里,灌木中错杂的生长着一些乔木。

灌木一般高不过六米,大部分也就是三米不到,接近地面的木质茎上长着许多分枝,而乔木则只有一个明显的主干和由多个分枝组成的树冠,它们的高度参差不齐,既有矮至一米的针叶树,也有高达九十米的参天大树。

以我的判断看来,我和大树都属于乔木,大树应该是中等乔木的一种,而我呢,目前还刚刚长出一点形状,不好确定到底会长成什么样。

我不想自己是一株灌木,灌木基本上长不高,且贴近地面的地方会生出许多的分枝,虽然与乔木相较来说,各有各的优点,但是未免看起来有些小家子气。

作为一棵树,我还是想尽量长得高大茂盛。

至少,不用被旁边的树给抢了地盘,占了阳光,然后自己枯竭而死。

就比如现在旁边这株高达四十米的楠木,嚣张的俯视着四周的树林,树枝迎风招展,很有众心捧月的感觉,尤其是它时不时很得瑟的摇动着自己的树叶。

楠木自称姓南,名木,他特意解释了一下,自己的姓不是楠木的楠,而是南方的南,当然了,这种读音与自己品种一样的名字,实在太没有创意,世界上那么多楠木树,保不准有其他的楠木也幻化成人,只怕看到这个名字和树名相似的同类也不会特别高兴。

南木别的优点没有,就是嘴特别多,还碎,天马行空,话题经常跳来跳去,让人摸不着头脑,他却还在那儿自鸣得意,认识久了,也就学会了怎么用貌似认真实则神游的办法应付他。

不过,听他说起外界的事倒也有几分意思。

大树坐在我左边,南木坐在我右边,正张牙舞爪的说着一些奇闻趣事。

“哎,我也是看我们灵修难得才特意帮你一把,啊,我说了像我们这种的是灵修。”他用手指了指正在他脚边啃着几根嫩草的兔子,“要是这兔子有了灵智,开始修行,那它就是个妖修,还有一种,你大概也没见过,两只脚走路,无皮无毛,生性狡猾残忍的生物,叫人修。”说到这个的时候,南木叹了口气,“哎,说是这么说,虽然我不大看得起人修的行事,不过他们人多势众,比起我们灵修,实在强过太多。”

他看着大树被劈成两半的身体,摇了摇头,“幸好你是棵树,要是株灵草,我也不敢保你,天材地宝,怀璧其罪,碰上个心狠手辣的,也就没得救了,三个种族中,我们灵修,大多生性平和,偶有争执也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所以以后碰上灵修你还能交往一二,要是碰上妖修或人修,就赶紧避开,就你这点修为,还不够他们放个雷的。”

他手心一转,手指上立刻冒出了一颗石头,把那颗石头弹到了野兔的头上,那只野兔被惊吓到,立刻蹦跳着窜回到了洞穴里面。

“即便是这只兔子,那也是要吃草的。”南木一边欺负着那只兔子,一边感叹着。

我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由摇动了一下树叶。

大树侧着身子躺在草地上,头发像水一样流泻在地上,他伸出手,落在地上的光斑就穿透了他的手掌,一点点的光聚集在他手心,他就那么一动不动的重复着这些行为。

南木看着他,看着看着,头就一点一点的,看起来是在打瞌睡。

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

南木醒了过来,他懊恼的捶着草地,“哎,我说,你到底听没听我说的话,我不是告诉你了,你这种修炼的办法进度太慢了,就是十年百年,也不见得能进阶成功,你要是一直这样下去,等本体寿限到了,或遇到什么天灾人祸的,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更不用说变得实力强大寿元无限了。”

大树的头发动了动,有一些拂过我的树干。

这南木也不知道化形成功多少年了,不管是脾性还是其他,都有些与树的本性不太相像。

不管是朝生暮死的蜉蝣,还是历经千年的古木,都经历了同样的一生,不因时间长短而失却生命的本意,出生、幼年、成年、老死,之后再是一个新的轮回。

物种之间的时间比例不同,然而,把时间的比例缩短或延长,你会发现,所有生命的过程其实都是一样的。

大树具有了灵智,然而,他就像随地都可以看到的野草一样,并没有想强行改变自己生命轨迹的念头,自然而然,随着四季更迭,花开花落,草长草枯,万物都是如此。

南木看不透这点,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了灵智的大树却没有一点其他的想法和追求,也许是因为大树一直生活在这片林地沼泽中的缘故。

在楠木停留在此地的时候,那只黄皮老虎也曾经跑到这里来过,但是看到这突然冒出来的高大楠木,它神经紧张的嗅了又嗅,突然间掉头就跑到树林中去了,之后再也没出现过,连时不时可以在远处听到的虎啸声也销声匿迹了许久,直到很久后,才又响彻了林间。

这天,南木跟在大树后面,不死心的继续劝说着他,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对大树如此执着,简直到了可怕的程度,不过大树还是不为所动,他抬起头,看着天空那轮圆溜溜的月亮,照得地面如同白昼一般。

今晚的月色似乎特别的好。

是个收集月光的好天气。

他站在草地上,看着自己地面淡淡的影子,楠木化为人形跟在他身边,正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哎,我说,就算你不愿意和我走,你也讲究点效率啊,我不是给了你几颗灵石吗?一颗灵石的灵气就可以让你收集个一两年了,你怎么不用?这么死心眼做什么,我不会挟恩图报的,其实说起来,这里虽然灵气很稀薄,倒也是个好地方,至少旁边没有人虎视眈眈,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

他语气有些消沉,连带着旁边那株楠木都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不过很快,他就又恢复了精神。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在不远处飘忽的响起,“所以你才会死得很快。”

南木一听到这个声音,立刻像炸了毛的小型犬一样,愤愤的把头抬起来看向天,“像你这种阿猫阿狗的,当然不能理解我们灵修的与世无争,快出来,我不揍死你,我就不叫南木。”

那个声音笑了起来,“你不叫楠木,难不成还是株金丝桃吗?”

一个身影慢慢的在不远处显现出来,却是个黑衣男人,正满脸兴味的看着跳脚的南木,这个男人比起南木还要高大许多,身上充满了浓厚的血腥气。

南木看上去话还是那么多,我却可以感觉到空气中的肃杀之气猛然间浓得让空气都粘稠起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