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灵异正文

禹禹独行在线阅读荒山夜雨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4/9 0:59:17
禹禹独行
禹禹独行
作者:相信明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千世界浩天剑宗的一代天骄周洛在伏魔山五宗之战被凌云剑宗的陆沉天钉杀在擂台之上,却没有想到周洛在神秘阴阳界重铸真身,后经历万千磨难,携绝世美人王者归来,终于回归大千世界,(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磅礴大雨,惊雷阵阵。初春的凌晨,空气中弥漫着深深寒意,宽敞环线上正行驶的车辆不多,大部分都是朝城市中心行驶,速度也不快因为雨下得有点大。唯有一辆黑色的越野车无视模糊的视线在暴雨里飞驰,沿着远离城市的方向一路行驶,最后驶出环线拐上几个弯上了一条狭小的破碎砾石路,在砾石路上又前进了二十分钟直到车道也没有了,只有泥泞的泥巴路,终于到了这城市附近的群山山深处。

车里开着暖气,包括司机一共是四个男子,后排中间空位上叠着四件军大衣,和四套连体雨衣。

王涛坐在副驾驶座上,盯着司机小马出神。身为一个黑帮老大,他大晚上的戴着墨镜,是怕给路口摄像头拍到,可是想不通为什么司机小马也戴了一副,在市区时就算了,可是现在已经在没有路灯的野路上开了快半个小时了,真的看得清路?

“我说,小马,就这点车灯你看得清地面吗?雨还这么大?”作为老大的王涛终于忍不住取了墨镜问道。

“怎么可能看得清,不是我吹,老大,要不是我开车这么多年经验,你要找别人来做这事情我们一车人早不知摔到那个山崖里头去了!”

“都出市区路都看不清了你还戴个几把墨镜?”

“这不大家都戴了,我不戴是不是有点不合群啊?”小马朝着后排两人努努嘴。

王涛扭头对着后排咒骂道:“你们两个二百五踏马又干嘛要戴墨镜啊?摄像头都拍不到你们!”

“老大,我们兄弟听说,不能让将死的人看到你原本的样子,要不这人死后变成鬼得缠上你的。”

“放你娘的狗屁,都给我把墨镜摘了!”

王涛探出身子作势要敲两人的头,车内几个这才不情不愿的照做。又转过一个山头,一道闪电将天空划开两半,落在这片山谷中照的山边景象跟白天一样那么敞亮,同时“轰”的一声雷鸣巨响在不远处响起。

小马没了墨镜一下给这突如其来的亮光晃花了眼睛,车也直奔路边而去。还好几十年驾龄技术过硬小马一脚急刹停在了几百米高的山崖变上,好不容易才定了定神,再看车里的人都是惊魂未定,脸色煞白。

“老大这雷有点吓人啊,要不大家还是把墨镜给戴上?”

“你们两个真是脑子有坑,这是墨镜的事?”小马抖抖索索的抽出一根烟来装给老大:“莫不是这事不能做啊,要被雷劈的啊……”

闪电批下来的瞬间王涛也被吓了一跳,差点就把腰间的枪给掏出来壮胆,手上摸到抢,感觉整个人顿时有了安全感:“我操,你们三个怂包就这胆子?给我继续开!”

枪还是找了不少关系新买来的,毕竟这次要办的不是小事须得万无一失,这时,后备箱传来“咚咚”的敲击声,车内还在聊天的几人都安静下来。

“真的要干嘛?涛哥?这可是回不了头的事啊。”后排的两兄弟有点迟疑。

王涛没有做声,默默点了一支烟吸了两口:“你们两个跟着我也有不少年,该说的话我早就说了,别现在给我打什么退堂鼓,事到如今哪里还有回头路,冬哥交代我们办这事,这是看得起我们,以后吃肉还是吃屎就看这事办的好不好了。”

后备箱里绑了个人,王涛四人这趟的目的就是让这个人从世界上消失,跟着冬哥十多年为非作歹的事干了不少,但基本都是些虚张声势的,真要做掉一个活人,也是花姑娘上轿头一次。身后双胞胎两兄弟跟随自己多年算得是左右手,小马是近期才加入这小团体,机灵又能干很快超过脑子不太好使的双胞胎成了自己心腹。

这一次的事情办妥了,让冬哥高看一眼,以后的日子数钱都能数到手软。

车停到了靠近山顶一处茂密树林旁,山里的空气温度比起城区还要低上很多,王涛等人穿上军大衣,外面又套上雨衣,到时人一埋,衣服也一起处理掉。

打开后备箱,里头蜷缩着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女子,穿着时尚细眉大眼,此刻给反绑住手脚,嘴上也缠了胶带,头上满是鲜血,脸是好看的脸可现今妆也都花了,混着汗水泪水跟血污看上去脏兮兮的。

王涛是认识这年轻女子,叫吴莉是个风尘女子,之前也同样是帮冬哥做事并且深得冬哥信任,论起地位来还在王涛上头,王涛四十多岁,可放在以前见了面也得叫这女子一声莉姐。这次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得罪了冬哥, 竟落得如此下场。

两兄弟从后备厢拿了铲子进了小树林挖坑,王涛拿了桶汽油跟着,小马则一路将吴莉拖行进了林子,丢到双胞胎兄弟正在挖的坑附近。

树林那头有处荒地,是前些天来踩过点的,趁着下雨埋个人在下头,等雨一停,就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吴莉,你也别怪我,我也只是拿钱做事。”王涛撕下了吴莉嘴上的胶布,相识一场,死前聊上几句好像能减少些罪恶感。

叫吴莉的妙龄女子眼神中虽有恐惧,可是也带着些许的冷静,她回家的路上突然被袭击晕过去,醒来发现就已经置身在黑漆漆的后车厢中。

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吴莉瞬间就明白了自己为何陷入这个境况,只怕跟这些天自己忧虑的事情脱不了干系,两只大眼睛里头惊恐的神色也迅速褪去,满脑子都在想怎么脱身。

“涛哥,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往日都是王涛抬捧自己,眼下吴莉虽然早已知道原委可也只得装傻充愣,看有没有一丝机会活命。

“有没有误会我不知道,反正冬哥交代了,要你的命。”

正说着话,小马走了过来:“涛哥,这女子好漂亮,反正也要杀,不如做掉前让兄弟们几个乐呵乐呵?”

小马舔舔嘴唇,一双小眼睛盯着吴莉的大胸脯。大雨淋下,冲干净了吴莉污浊的脸,浓妆和鲜血之下,是一张干净漂亮的面庞。雨水也浸湿了她的衣裳,一副好身材凹凸有致,令人遐想连篇。

“涛哥,你放过我,这些年攒了不少钱,全部给你……以后我隐姓埋名离开这里再不出现绝不会牵连你,我说到做到……”

“莉姐……嗨,叫你吴莉吧,我知道你言出必行,可冬哥吩咐的事,谁他吗敢糊弄,你跟冬哥也有这么多年,应该比我清楚他这人的性子……”

“那你知道奎冬雷是个什么东西?他……”

吴莉话音未落,早已经给王涛堵上了嘴:“我不想知道这些秘密,我是个粗人,肯定是没你聪明,但我猜你这女人肯定就是因为太聪明今天才要落到我手上的。”

王涛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王八念经的样子,重新封住吴莉的嘴,转而猛敲了一下小马的头:“他吗的这种鬼天气还有这种兴致,年轻人真不怕死!”见小马两眼放光早已色欲熏心,叹了口气又说:“我去车里抽根烟,你们该挖洞的挖洞,动作快点,回来要是发现事情还没办完,就别怪我做老大的不客气。”

吴莉年轻,漂亮又性感,按照王涛阅人无数的标准也算得上是极品尤物,说是没想法是假的,平日里碍着冬哥的面子这才规规矩矩,可眼下现成的不去爽一下?穿过小树林,王涛坐在车里抽烟的时候也在反省。

也许是因为两兄弟说的报应,也许是因为这是冬哥交代自己办的第一件大事,所以有一丝顾虑?王涛有些烦闷,摇下车窗把烟丢入瓢泼大雨中,从进山以后总觉得心中有点发堵,莫名的焦虑。

自己十多岁出社会混,到现在四十出头,正经事情从来不做一路偷摸抢骗从没有出过事,靠的就是我就是坏的坦荡荡以及危险来临前的一丝直觉!

内心不得安宁的王涛赶紧下车冲回树林里,靠近埋坑地时,才意识到果真有情况发生了,于是放慢脚步,大雨里的树林弥漫的是草木泥土的气息,王涛甚至还闻到了血腥味。

在草丛后蹲下来,坑的四处有多了不少物件散落着,透过夜雨微光,王涛隐约看出好像是人的肢体断臂,那断臂上的半截袖子是跟是自己一样的军大衣!衣衫不整的吴莉跟前,还有一团黑影,但看不真切。

直到远处有闪电落下的一瞬间,王涛这次真正看清楚了,这一地上散落的物件就是双胞胎的尸块,小马上半截身子耷拉在吴莉身边,下半身已经不知去向,肠子内脏淌落一地,而蹲在吴莉身前那团黑影,是一个披头散发的人!

王涛呼吸都停滞了,就这么一根烟不到的功夫,距离两百米不到的树林这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一点动静都没听到?三更半夜在这荒郊野外这个突如其来的家伙是人是鬼?难道是他在这短短时间杀掉了小马跟两兄弟?还杀得如此凶残?刚想到这些,王涛甚至还没想好是逃走还是摸出枪来干掉这个不速之客,对方已经朝王涛这边的草丛看了过来。

他看到我了!这是个怪物!哪有人的眼睛看上去比黑夜里的黑暗还要黑的?一股寒意从尾椎股迅速激灵到后脑勺,直觉告诉王涛——逃!

车就在附近不远处,只要上了车就有一线生机!王涛是个果决的人,想到这里,不管不顾拔腿就逃。可是大腿发力的时候,发现没有劲可以使,感觉就像走着走着路,一下子踏了个空整个人往前扑倒。就这样摔倒在地上的王涛才体会到胯部以下空荡冰凉的感觉,然后是酸麻,最后才是伴随着火热凉爽并存的莫大痛楚,他的腿凭空没有了。

“啊!……啊!”王涛大口吸气,失去双腿的疼痛刺激远比不上看着眼前这个怪物甩着两条大腿,朝自己走近,凭着与生俱来的坏蛋本能,王涛忍住痛楚拔出手枪朝对方开了两枪。

虽然没有太多练习,但王涛觉得自己还是命中了一枪,毕竟对方靠得很近,可是对方根本毫无反应。

“饶,饶命啊!”眼下说什么都没用了,这已经不是常人的认知范围了,除了求饶,王涛不知道还能如何逃脱这个红眼怪物的毒手。

“喂……”眼前披头散发的人形怪物挠了挠头,说道:“你认识我吗?”

“你……不,您?”大雨淋下来,王涛使劲眯了下眼睛又睁开:“您哪位啊?”

话音未落,王涛的头颅就飞出去老远,眼睛还是瞪得大大,仿佛还想看清眼前人的相貌好多活那么一些时间。

杀人怪物甩了甩手上的血,转身看向不远处已经给人撕光了衣物的吴莉,雷声落下,吴莉嘴上的胶带也给撕开了,看着这怪人步步走近,也不害怕:“我说过了,只有我才知道你是谁,奎武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