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言情正文

不良偏爱之圣月当空(8)

来源:言情小说吧 2021/4/9 0:32:42
不良偏爱
不良偏爱
作者:楼鸯歌
来源:言情小说吧
猩红的火星在两人之间燃了起来,江柔儿闻到淡淡的薄荷清香。程武轻吸一口之后,江柔儿抽出他嘴里的长烟,夹在两指之间,往隔壁的垃圾桶里面点了点烟蒂,她不抽,动作倒是学的如火纯青。程武吐着烟圈,云烟就像被风吹散的云,围绕在他周围。江柔儿右手夹着长烟摆在胸前,好奇的问:“久违的抽烟,感觉怎么样?”程武墨眸微眯,坏笑的勾了勾唇角,声音有点哑:“想起我第一次亲你的时候。”江柔儿一愣:“………”程武第一次亲她的时,她张牙舞爪巴不得剥掉他一层皮,毕竟,那时,他们还是一对死对头,两看生厌,斗得死去活来。

陆羽踏入草原那一刻,心中的声音比其他时候都强盛很多,连带着心跳都在加快。那指引他走进月原深处的声音,让他很快就到了之前遇袭那片高草里。果不其然,熟悉的事再度发生,血影幽狼重现,这次他身上是没有遁器了,无法施展遁术,但是这里的陆羽比现实里的更强,不在境界方面,而在实战方面。

与此同时,草原深处大山之前,石家父子刚吃罢早饭。一只血影幽狼从草里跑了出来,它到了石灿的身边,用狼语传递着什么消息。

“有人进了迷界草阵,还跟老二打起来了?”石灿看向石杉,像是询问的脸色。石杉摆摆手:“你去处理吧,看看是什么人?”

又是一样的偷袭招数,却没有一样的效果,血影幽狼的狼爪并没有造成很大的伤痕,陆羽还有一战之力。陆羽在身形到达风聚-流痕轨迹的终端处,骤然转身,隐光-弧刃和风聚-卷袭直接打向扑上来的老二身上,同时隐光-盾壁悄然布在它身后。

老二躲闪不及,直接被击退,撞在那盾壁上。盾壁直接破碎,四散开来。但突然有一股吸力,又将其拉拢在一块。盾壁破碎的尖端都在吸力的作用直接扎进了老二的背后。

风聚-逆流,陆羽不算太熟练的术,达不到之前那四个术的施展速度。而且以陆羽的修为也做不到借气流之力直接操控老二,只能操纵那些碎片。即便如此,一套行云流水的术组,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除了碎片造成的一点伤痕外,基本上它就没受伤。

陆羽先铺了一道风痕在后方,他盯着盯着他的老二。老二有些生气,它想不到眼前弱小的人类为什么可以伤害到它。

正在他们周旋之际,异变再生,又是和刚才老二在草里偷袭一样的声音传来,陆羽面露苦色,一对一打不过,一对二他想都不敢想。但是他没有从老二眼里看到喜色,好像看到一幅“你很走运”的神情。不仅如此,老二还灰溜溜的离开了。

陆羽刚松了一口气,又一只血影幽狼出现了,它没有发动偷袭,反而嚎了几嗓子。陆羽看了看,这只明显更大一点,是不可能打得过的。他直接顺着风聚-流痕的轨迹向后飘去,可是一个身影就在他身后出现,一记手刀打在他颈间,将他击昏过去......

“你为什么把他带回来?你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要是出了一点差错,我们可担待不起!”石杉看着躺在床上的陆羽,显然对石灿的处理有些不满。

“父亲,我很明白我们的使命,可正是在这个时候我作出这样的决定我觉得是没错的。反正我们都要找人,这个就是现成的,也不用因为找人而涉险,这不是两全其美的吗?”石灿倔强的解释道。

“他的身份不明,万一是对我们窥视已久,早有预谋怎么办?你抓了一个,就可能引来一群人,他不是山匪那些恶人,也不是大牢里的死刑犯,没有必死的理由我不会轻易动他。我教的规矩不用我再教了吧!“石杉厉声道。”趁他还没醒,扔他出去,我们的秘密一旦公诸于世葬送的不是你我二人的性命,而是我教先人千年的隐忍和最后的希望。要是我教最后的火种和希望在我手上破灭,下了黄泉我也无脸去见先辈。“

“既然您这样说,那就这样吧。对不起,我冲动了!我现在就弄他出去。”石灿告罪道。

“你把我扔出去一次,我就再闯一次。我现在绝不可能离开,除非我死!”陆羽发现自己身上下了禁制,完全用不了灵能,但看着这两个陌生人,他还是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这次的指引之音是最强烈的一次,自己来得很对,指引之音背后的秘密只能在这里揭开。

“父亲这该怎么办?”石灿也没想到陆羽这么快就醒来了,而且他的反应也是出乎意料。

“理由!有半句假话我就干掉你!”石杉一番变脸也是惊着了陆羽。

“如果我说是跟着我的心的指引来的,你会信吗?”陆羽觉得没什么要隐藏的,甚至他觉得要想解决这件事他需要这两人的帮助。

“再胡说八道我先干掉你,你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石灿显然不信,刚才被石杉责骂还带着火气,他听这荒唐的理由怎能不发火?

“说仔细点,什么叫跟着心来的?”石杉想了想,也不知道是怎么就联想到一种可能,可能是这一年他想那件事想的都魔怔了。他的声音很急促,但好像还带着一丝喜色。

“我来到涣泫谷之后,心里就有一道声音在指引我来这里,我很想去那个地方看看。”陆羽还用手指了一个方向。

“那是客厅没什么好看的,编也编好点的借口吧。”石灿没好气道。

”我说的是它的后面,这堵墙后面。“陆羽索性跑下床,来到客厅里,指着一堵墙。

石杉和石灿也跟了出来,石杉带着笑意,“红尘炼心,皆是幻象,原来我们是虚假的。虚假的好啊,好啊。”

石灿还是一脸不解,因为石杉以前还没对他讲过,但他知道他只要照着石杉的话来办事就好了,也就没说话了。

“你要是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开始。”石杉走到墙壁前,按下一个开关之后,石门打开。

“好,就现在开始吧。”陆羽也没什么好犹豫的,早点开始也没坏处。于是一行三人又进了那甬道,石杉还把稍后的注意事项给陆羽讲明白了。来到石门前,石家父子还是虔诚地诵读圣言,陆羽的手放在石门上,心跳从未有过的快,好像要跳出来一样。

“你的答案就在祭台上的第二级阶梯,你自己去吧。”开了门之后,石杉指着前方,示意陆羽上前。

陆羽深呼一口气,就走了上去。这次也是有惊无险吧,除了这次他没摔到好地方导致在祭台上浪费了很多时间外,他还是站到了第一级天梯上,回头看了看石家父子,“多谢”,他踏了上去。

随着登上第二级天梯,一切复归原样,陆羽从幻境中醒来,他也回看了看,看到他们脸上欣喜的表情,定了定神后,他登上了第三级天梯。他好像身在皓月之下,月光映照着他的身影,好像要看穿他的灵魂。接着,无数的画面纷至沓来。

“这第三级‘圣月当空’,又名‘月下神选’。如果说‘人生百味’是选择国教传承的前提的话,这就是选择国教传承的最后一步,成则为国教未来的掌门人,失败倒也没什么,安心辅佐就好了,千万不要有异心,会死的很惨。这是神的抉择,不容冒犯。“

”父亲,他要是不过还好处理。要是过了,不就是我教教主么?有这种上来就被夺魂的教主吗?“

“走一步算一步,或许还有转机。”石杉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陆羽此时就像一只逆流而上的鱼,在时间的长河里看着国教的过往不断在眼前浮现,他看到国教覆灭的惨烈,看到国教先人为保国教火种惨死在敌人身下,也看到一座山突兀地出现在天空之上,然后坠入草原深处,看到一人与敌军几人相抗不落下风却湮灭在天空打下的一道异光中;他也看到国教兴盛的荣光,看到每一位国教弟子脸上掩饰不住的骄傲,看到国教尊贵的地位,却没有看到他们贪恋权势,恃宠而骄,边境有难,国教弟子身先士卒抵御外敌,瘟疫突发,国教弟子救死扶伤,也有国教弟子天下行走,专平不平事;他看到国教创立的艰辛,乱世之下,民不聊生,看到一个少年对另一个说道:“千城,你愿助我结束这乱世,还黎民一片乐土?”,“我愿意。”,看到那两个少年逐渐长大,羽翼也逐渐丰满,一位最终成为天下共主,一位建立道统,尊为国师;看到一人缠绵病榻,大限将至,“千城,这盛世你愿替我守护下去吗?”,“我愿意,国教不灭,我朝永昌。”,看到一人坐于山崖之上,羽化仙去,身后无数教众拜伏,无不悲恸。

“这就是国教的历史吗?”陆羽也有些遗憾,“圣月教被前朝尊为国教是有道理的,可惜了,天命不可违。”

......

“一千年了,这十年时光弹指流逝,苟活了十年也该出去见见老朋友了。“他起身,推开门,正好看到一只雏鹰正在飞翔,起初还不太适应磕磕绊绊的,但适应之后,便不断朝着更高的天穹飞去。”雏鹰展翅,搏击长空,小家伙可不要让我失望,十年太久了!“

......

圣月当空,月光成路,陆羽可以看到在这条月光之路的尽头就是石台,只要前行就能到达终点。陆羽看了良久,迈出了第一步。很快他就走到了这条路的尽头,祭台就在眼前,陆羽深吸一口气,踏了出去。

回归现实,他也已经站在祭台上。石台的地面浮现出血色的法阵,好似一个血池,陆羽感觉自己的灵魂快要被血池巨大的吸力给吸出体外了。一个巨大的灵魂虚影出现在陆羽上方,陆羽认得那个虚影,和之前羽化于山崖上的一样。

“果然是这样吗?天命难违啊!”石杉也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悲伤,很古怪的表情。

突然,一轮圆月出现在虚影之上,一道圣洁的月光照在他身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