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在偏执的他头上撒个野在线阅读第二章

来源:小说阅读网 2021/4/9 1:27:56
在偏执的他头上撒个野
在偏执的他头上撒个野
作者:丞汣
来源:小说阅读网
【穿书+爽文+大佬】秦酒穿书了,穿成了狗血玛丽苏文中被活活虐死的炮灰反派。为了改变这一悲惨结局,她千方百计抱紧未来大佬的大腿。谁会想到,这个在秦家备受欺辱的少年,将来会成为世人眼中高不可攀,权势滔天的豪门新贵。传闻他寡情薄凉、心狠手辣、手段令人闻之色变。曾欺他辱他者,没有一个好下场。自然,包括她这个大脑残。她怕得要死,于是痛改前非,对未来大佬嘘寒问暖,关心不断,希望大佬不计前嫌,留她这个书中十八线配角一条狗命。*顾情长从不敢想,有朝一日,能得到别人指缝里漏出来的一点温柔。暗暗滋长的妄念,生出一股

“接吻是什么味道?”

闻听她的话,傅景泽微愣了下。

她大概有些醉了,本就清澈通透的眸子,此刻蒙了一层迷离的雾气,更显楚楚可怜。

他眼眸微垂,视线下移。

她的唇润润的,唇色偏淡,跟她给人的感觉一致,略显清冷。

和她口中吐出的撩动人心的话却很不搭。

傅景泽眸色略深,安静几秒,移开视线。

“你醉了。”

是程音主动的,主动踮脚,吻了他的唇。

她的吻很青涩,唇瓣又凉。

却让他的呼吸渐渐不稳。

程音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刚要感叹原来接吻是龙舌兰的味道,身体更轻了,而且越来越热。

五星级酒店套房,灯光是暧昧的暖黄,落地窗映出女生如瀑的长发……

-

在一个男人的怀中醒来,这种感觉是奇异又陌生的。

男人的胸膛硬硬的,躺在他身边,甚至能听到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从程音的角度望过去,入目是男人高挺的鼻梁,往上,眼睛安静闭阖着,睫毛长长的。

刚睡醒,程音意识还没完全回笼,正怔盯着男人,就见他眼睫微动,似是要醒来。

程音眼睫轻颤,下意识移开视线。

“醒了?”

男人刚睡醒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

空气中仍满是欢爱过后的甜腻气息,紧贴的肌肤,温度在彼此间传递。

也是到这一刻,程音才发觉,两人的姿势仍十分暧昧。

她身上不着寸缕,整个窝在男人怀里。他只要稍稍低头,就可将她胸前风光尽收眼底。

程音耳根发烫,可来不及将自己退开,或者遮掩,在一种有些无措的尴尬中,眼睁睁看着男人的视线下移。

空气瞬间安静。

然后,很明显地,她的大腿感受到什么硬硬的东西,抵着她。

经历了昨夜,程音显然已经明白了那是什么,以及所代表的含义。

耳后根的热烫不受控制向脸颊蔓延,程音没敢动。

男人还搂着她,一时也没出声。

安静的房间,静得更像是凝滞了。

“还疼吗?”

过了几秒,男人再开口的声音低低的,更哑了。

程音尴尬,脸颊很烫,可还没来得及应声,就感觉到有湿热的呼吸靠过来,落在她颈窝,然后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在她耳侧喃出——

“再来一次?”

程音头皮发麻,下意识推拒,“不…不要了,我得回家写点东西。”

“……”

昨晚写文以来第一次断更,程音的确想早点回去补更,何况现在有了最真切的体验。

只是这个拒绝的理由,怎么听起来有点…不走心。

傅景泽闻言稍顿,倒没有拆穿她,安静两秒后退开她,撑着手肘坐起身,伸手摸床头打火机。

将烟叼在嘴里,看了女生一眼,要点火的手又顿了顿。

程音沉浸在自己的尴尬情绪里,倒没太注意。她抱着被子,眼睛转了转,找自己的衣服。

在羊毛地毯上,散落一地。

连同他的一起。

程音脸颊又是一热,缓了缓,重新抬头,可视线刚触及到男人裸着的上身,又匆匆移开,她眼睫颤着,有些不知道该看向哪里。

“那个…你能不能转过去?”

傅景泽半靠床头,嘴里还叼着烟,唇边勾起若有似无的弧度。

盯了她几秒,懒洋洋吐出两个字:“不能。”

“……”

女生皮肤很白,因为害羞,通体晕着一层淡淡的粉色。

在他说出那两个字后,耳垂更是红得滴血。

傅景泽将口中的烟取下,拈在手中轻轻把玩,拿眼睛打量过去的眼神,有些玩味。

“你手机号码多少?”

程音微怔了下。

昨夜酒精放松了神经,她身体轻飘飘的,但脑袋是清醒的,完全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也不后悔,但她并不想就此发展一段奇怪的关系。

程音正揪着被角,默想婉拒措辞――

“叮叮咚咚——”

听到熟悉的手机铃声,她暗暗舒了口气。

可手机在包里,望着地毯上自己的包,她又犯了难。

男人瞥了眼,还算体贴,很快翻身下床,帮她拿过。

手机交给她,他却没有就此离开。

程音握手机的手又是一紧。

电话接通,那头有汽车鸣笛声,有男人大声讲话的声音,嘈杂的背景音下,爸爸的男中音更是粗犷。

落入这端安静的房间,十分清晰。

“小音,你昨晚去哪儿了?”

程音下意识瞄了眼男人,头皮又有些发麻,对着手机呐呐,“我,我回学校了。”

好在彼端程凌远好像有别的急事,没再追问这个话题,很快继续大声道:“刚刚中心医院的刘科长打电话过来,说你做的上个月的税务清单,什么税率格式不对,爸爸也不是太懂,要不你去刘科长那儿看看吧,按他的要求修改修改。”

程音眉心轻拧,都是按照之前的模板做的,怎么这次就不对了。

她抿唇,声音也不自觉变淡,“我跟他线上沟通,改完给他发电子版吧。”

程凌远:“他说这事得让做清单的过去,当面沟通比较方便。反正你学校离中心医院也不远,你打个车过去。乖,做好了爸爸着急等院长签字呢,正好昨天爸爸给院长塞了张购物卡,院长答应这两天给结算。”

程音低眸盯着被角几秒,应下,“把刘科长的办公室号发给我吧。”

“爸爸提货呢,不方便发信息,我说你记一下得了。”

等程音挂断电话,傅景泽才抬脚往浴室走,并丢下一句。

“等我五分钟。”

……等五分钟干嘛?

还是不要尴尬了。

浴室哗哗水声中,程音双腿有些合不拢,缓了缓,以一种怪异的姿势下床,套上自己皱皱巴巴的衣服,很快离开。

一个小时后,程音到中心医院的时候,刘科长刚开完会,回来见到她,神情严肃,没多说,继续往自己办公室走,步子迈动间,白大褂猎猎生风,扬起自我感觉十分潇洒的弧度。

程音抿抿唇,跟上。

程音跟这个刘科长其实没见过几次面。

程音爸爸文化水平不高,电脑更是一窍不通,生意上偶尔涉及到一些较为复杂的电子版业务,就需要程音帮忙跟客户对接,比如这位中心医院的刘科长。

但之前都是线上交流,自上个月程音有次随爸爸送货跟他打了个照面,这个刘科长便时不时找由头跟程音单独见面。

“刘科长,二月份的税务清单哪儿不对,我拿回去改。”

“直接在我电脑上改,有些问题我们得当面沟通。”

药剂科科长办公室,办公桌电脑前,程音入座,打开文件,按照科长的要求,滑动鼠标,很快修改完成,可刘科长看一眼,“欸,这怎么没有‘产地’啊。”

“以前也没这项。”

“以前是以前,政策有变,加上加上!”

程音拧眉,他这上下嘴唇一碰,就是一个小时的工作量。

她握鼠标的手紧了紧,安静三秒后,吸了口气。

上午阳光很好,透过办公室窗户照进来,科长抬眼打量过去。

啧,这女的皮肤真不赖,阳光下都透明。

“你们做了吗?”

办公室只有键盘的哒哒声,这话突兀又清晰。

程音没想到他会突然无耻得这么没有下限,敲击键盘的手顿住。

科长几次三番约程音未果,估计也是耐心告罄,索性这会儿办公室只有他们俩人,面对这个拿捏在自己手心里的乙方,他也没什么好忌惮的。

“那个小白脸有什么好,不就比我高点,比我帅点,跟我试一下,保证爽到你叫爸爸。”

程音顿在键盘上的手握成拳,“无耻。”

科长没恼,反倒笑了,“上道一点,这个社会是讲回报的,想一想那么多中药商盯着中心医院这块肥肉,我为什么要选你们程春堂?”

程音冷淡对上他的视线,“论回报,刘科长这些年又从程家拿了多少回扣,这些如果被院长知道,你的职位还保得住吗?”

程音这么说,只是想让刘科长有所忌惮,毕竟明白人都知道,真要那么捅破,就是鱼死网破了。

不料刘科长闻言不仅没有丝毫慌乱,脸上笑意反倒更浓了,“果然是年轻啊,你真以为这点事院长心里没数,他没从中间分点?实话告诉你吧,院长他妈拿大头!”

程音神色一顿。

刘科长瞥了眼,眸底划过明显的不屑与得意,顿了顿,又暧昧笑说:“不过年轻好,我喜欢。”

说着,他眼神在程音身上溜了圈,最后刻意又放肆地停在胸前那片起伏上。

面前男人头发疏得一丝不苟,在阳光下泛着油光。

程音盯着,冷冷道:“刘科长也是有女儿的,有朝一日,你希望她也这样回报别人?”

科长被激怒,脸色一变,忽地伸手握住程音手臂,将她大力扯到自己近前。

“别他妈废话,做不做?不做让你们程春堂从中心医院滚蛋!”

程音努力压下慌乱,目光沉静:“做梦——”

她话音未落,办公室的门被一脚踹开。

紧接着一道高大身影闪过,程音还没反应过来,身边刘科长突然一声惨叫!

程音背上惊起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脑袋空白望过去时,看到刘科长已经半个身子斜向一边,一条胳膊被来人用力往后折着。

程音完全怔住。

……他?

不再是高领毛衣,这一刻的他白衬西裤,矜贵气质也不再是最打眼的,而是浑身上下充斥的嚣张跋扈。

“我……我操,你谁啊?”

科长痛到面目狰狞,脑袋努力往后看,眼神像淬了毒。

“爽不爽?叫爸爸。”

傅景泽居高临下看着他,轻哂一声,漫不经心道:“不叫?怎么,没爽上?”

说着,手上力度加大。

科长痛得额角渗汗,脸上充血:“你、你他妈——”

“那就卸条胳膊试试。”

傅景泽手向下一个猛扯,伴着一声杀猪似的嚎叫,刘科长刚刚碰过程音的那条胳膊不正常地耷拉下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