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豪门正文

海贼王:曾为狂犬残忍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9 0:50:22
海贼王:曾为狂犬
海贼王:曾为狂犬
作者:北斗白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海军总部里面这种人不是一抓一大把、还缺我一个?”“别想了,杀到最后没有什么血路,回头也就一地心肝脾脏肾,最多脚底再粘上几块白花花的肠子。人不过也就是这么几个东西塞进去的玩意儿罢了,放下屠刀,好好算个账,比打打杀杀什么不是好得多。”海贼骂道疯狗,海军尊称狂犬,身形恍如魑魅魍魉,笑容好似阎罗恶鬼。如今热爱人事招募财政管理,下至基地多发一顶帽子、上至总部少进一罐茶叶,方方面面条条理理,管得滴水不漏,就是工作狂的征兆日渐凸显,掉发量隐约不妙,无处发泄的杀气化成毒蛇,喷死了每个胆敢造

通过简短的对话,林道已经大致能肯定,孙晨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但他进来这里,有没有其它目的就不得而知,不怕其它,就怕他是征服的人。

但想回来,这小子到还真有几分胆色,本事也不小,而且性子单纯,好好利用,说不定能给那两个家伙意想不到的惊喜。

“亮子,告诉熊坤,别带姓孙的去到机密地方,尤其是下水道,先打磨打磨,看看他是不是真的那么单纯”

……

两秒后

“哦,行,道哥晚上吃啥?”

林道:……

跟在熊坤身后,孙晨被带着在offender里四处游览,大有观光客的觉悟。

说来这个奥芬德,也真不简单,食堂、菜地、酒吧、按摩店、健身房、阅览室一切应有尽有,正如熊坤一开始的介绍,这里除了没有独品,不能‘卖肉’之外,你能想到的基本都有。

走动了一天,算是将奥芬德的西部片区了解清楚,剩下北部和东部,不是他目前能去的地方。

躺在床里,想起这两天的转变,顿时万分感慨,原本是想好好过日子,争取早一点拿到改造名额,可现在被关进奥芬德……反正听小黑胖子的意思,这辈子想出去是没指望了。

只是,那个什么‘巳蛇’?

‘喂,你在吗?’

‘喂,那个什么,巳蛇,你在吗?’

‘我叫小Y,是军方人工智能芯片,主要功能是战略、战术模拟,以及生命安全评估,巳蛇是这一带产品型号的统称,你可以直接叫我小Y’

‘好吧,小Y,你,到底是谁?’

‘关于我的身份,就你目前权限能知道的,是…是军方人工智能芯片,主要功能是战略、战术模拟,以及生命安全评估…要不你换一个问题?’

这么体谅人的人工智能……

孙晨:(′д` )…彡…彡

‘好吧,我换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会在我这?’

‘我也不知道,按道理我只能通过精准仪器注射,才能进入人体’

‘是不是和今早我那场昏迷有关?’

‘抱歉,这个问题小Y无法回答’

孙晨:……似乎把天聊死了?

‘你刚才说到权限,我要怎么提升我的权限?’

'很简单,第一,锻炼身体,第二,增长见识,第三,多使用战略、战术模拟'

'对了,你那个行动规划,就是战略、战术规划吗?'

'是的,准确来说,我可以为宿主预知危险,并分析宿主所处环境,给到解除危险的最优办法。所以,如果你自身的身体机能和协调不达标,有一些动作亦或反应是做不出来的;同样,如果你知识匮乏,即使面前有诸多材料,你也只能做一个炮竹,而非土制**'

经过小Y这么一讲解,孙晨算是明白,这个芯片就相当于是一个插件,只能把自己最优的一面展示出来。

而非是自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坐享其成。

'对了,你知道我到底是谁吗?'

'孙晨,男,19岁,目前没有伴侣,没有社会地位,现被困于offender,出于某些原因,化名陈过'

孙晨再次明白一个道理,和机器别分析理性的事。

'你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为什么进到囚城吗?'

'抱歉,正如你所知,我也是昨天才启动,来到这个世界'

看来,目前是问不出个所以然了,既然如此,只能先按小Y说的,强大自己。

……

时光荏苒,一周之后的大清早,孙晨所在的小队接到一个任务,打扫囚室。

孙晨在归入林道手下第二天,就被划归到一个五人小队里,平时烧水、做饭、洗衣什么都做,打扫房间更是家常便饭。

只是这一次打开门,房间里的惨状,让除了小队长以外的四人都呕吐起来。

尤其以孙晨最甚,早上他起床吃了两口玉米糊糊,这会连胃酸都吐了个一干二净。

“哈哈,你们几个新兵蛋子,就这阵势便挨不住了?快,来两个人,先把他抬出去再说,碍事儿”

队长哈哈一笑,看来是早就‘久经沙场’。

孙晨闻言还想真的去搭把手,结果看到那血肉模糊的屁股,就又扭头呕吐起来。

天知道这不幸的家伙,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磨难。

队长原本就是个当兵的人,知道做这事需要时间适应,也就没再强人所难,自己从床上扯下一张被单,将尸体一裹,拉出房门,装进三轮车里。

孙晨也才明白,为什么打扫房间要骑一辆三轮车,敢情是装尸体的。

没有了'重灾区',再加上已经没东西可以吐,孙晨扶着墙走进房间。

这是一个双人间,一左一右两张床,后面是盥洗间,床中间是一张桌子,两张凳子,当然,此刻已经是狼藉不堪。

刚才那尸体是趴在床上的,孙晨还记得那家伙背上到处都是钉子,宛如刺猬。

地上,黑的白的红的一片片,床上、墙上还有干壳的黄色粪便,这显然已经不是虐杀那么简单了,根本就是没有把受害者当人看。

“队长,这也太残忍了”

一名队员说出了大家的心声,队长听罢,叹息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死的这个人,进来之前是个恋童癖,最小的才3岁,你们想想吧,做父母的,谁愿意这种人活在世上”

“可是…”

“别可是了”拍了拍说话者的肩膀,队长低声说道“你现在可怜他,谁来可怜那些孩子?你这份心,还别让劲哥知道,否则谁也保不了你”

孙晨默默的听着,进来这一周,他也算是明白,在监狱里的人,那也是人,也有基本的做人原则和底线,只要没有触碰到,那你就可以得到应有的尊重。

“卓哥,这里我来吧”

接过队长的水盆,孙晨小心的把水泼在墙上,再用拖把清理,跟着,一片片的黄壳掉落下来…

“陈过!陈过?陈过在哪儿?”

远远的,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孙晨仔细一想,似乎是熊坤?

这一周,孙晨不仅适应了新的生活,也适应了自己的另一个名字。

“这呢”

回应一声,没多久,一个黑胖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哎哟,我滴个亲娘,什么味儿”

毫不意外,熊坤刚迈进屋子,就被熏了出去“陈过,快,跟我走,道哥找你”

林道找自己,这很出乎他的意料,孙晨都以为自己会很长一段时间在基层工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