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快穿之匪我思存在线阅读灵异事件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4/9 13:04:36
快穿之匪我思存
快穿之匪我思存
作者:时光1988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世上难道就真的没有不劳而获吗?所谓的光鲜亮丽背后真的是默默努力,可我真的喜欢好吃懒做多吃饭不长肉没想到确被这无良系统逼着不断学习新技能

我目送老爹远去,此刻见理会了那种亲情至上的感觉,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我能忍住不让它掉下去。

可硬朗的内心如同暖冰划过,撕开那一层伪装的枷锁,我转身回去,有时候人只是在最需要安慰的时候也最受感动。

我擦净泪花,我不能哭我是一个23岁的男子汉了,不是那些玩过家家的小孩子,我要努力让父母看到我的成就。

林先生见我回来,让我在他对面坐下,仔仔细细的端详了我一番,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人与禽兽的区别就在于人有情,而兽无情。”

林先生说着从他身后取出一本沾满灰烬,表面已经完全泛黄,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书籍递给我。

“这是你师祖传下来的秘籍大全,你刚入门里面有些深奥的东西不懂就不要去瞎学。”

我接过那本书籍,在手中抚摸,这书也太古老了,有种出土文物的即视感,拿出去拍卖应该值不少钱吧?

林先生对着我后脑勺就是一卯子敲下来,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

“亏你想的出来,这可是道家秘籍,拿出去卖,祖师爷知道非得气的吐血。”

我揉了揉后脑勺,嘿嘿一笑道∶

“林先生,我这不是开个玩笑嘛!怎么能当真呢!”

林先生连忙拉着我跪在祖师爷的卦象面前,表情极为尊敬,点燃三只香,口中念叨着∶

“祖师爷莫怪,无知后人初次入门,不懂门规,妄祖师爷宽恕。”

赔过罪后,林先生对我说他要去后院清修一会,吃晚饭的时候再叫他出来,让我自己先钻研一下那些基础的道术。

有什么不懂的等他出来后给我好好解释,我点了点头,翻开那本泛黄的古书第一页。

上面先是系统的解释了这一门派的来源,翻了几页都是一些文言文,我语文学的不行,上面有些内容完全看不懂。

好在后面几页倒是有配图,其中一页配图严重勾起了我的兴趣,画的是一个前清时期的人物,正在用手掐着另一个人的脖子。

配图的上面标注着∶“子不语,怪力乱神,祸为僵尸。”

“这就是僵尸!”

以前看过不少林正英主演的僵尸片,大多数的僵尸都是身穿着前清的服饰,都认为只是电影的宣传效果而已。

没想到这本书上描绘的僵尸也是穿着前清的服饰,这下倒是涨见识了。

我继续往下看,发现书上描绘的僵尸跟电影里的有很大不同,电影里的僵尸多半是夸大其词。

原来僵尸是不吸血的,而电影中的僵尸不仅吸血还能吸人气,只要闭住呼吸就能躲避僵尸。

我心中感慨万分,林正英的僵尸电影害人不浅,文学艺术的加工让僵尸这种传说中的鬼物形象变得更加鲜明了。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端着那本书看了一下午,肚子耐不住饥饿,不时咕咕的响了起来,我一看时间。

天呐!

都快六点,怪不得肚子一下子变得这么饿了,我去后院敲门,过了一会林先生从里面走了出来,望了我一眼说∶

“怎么,这么快肚子就饿了!”

我点点头,我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肯定容易肚子饿。

“那本书你看的怎么样了!”林先生边走边回头问我。

我挺好奇关于僵尸的事情,谁叫我也是从小看林正英的僵尸片长大的,于是便问林先生∶

“林师傅,那本秘籍上面的僵尸是真的吗?怎么跟电影里的僵尸形象差了那么多,我都不知道该信那个。”

“你不是肚子饿了吗?怎么还有力气问我这么多事!”

我笑着说∶

“肚子饿是一回事,问问题是另一回事,这两个不能混为一谈,古人语不知就要问!”

林先生哈哈大笑∶

“好小子,口齿倒是挺伶俐的,咱们先去吃点东西,边吃边谈!”

在外面的巷子里随意点了家做川菜的馆子,第一天拜师,我要表现一下子做徒弟的分内之事。

安排了一些比较地道的川菜,林先生本身就是川地的,对我点的那些川菜赞不绝口。

我口味重就喜欢吃有辣椒做的菜,我是无辣不吃,没想到林先生也是这种人,碰到一起那就成了辣椒盛宴了。

吃饱喝足之后,我和林先生各自肚子涨的有点连路都走不动了,坐在川菜馆里休息一会。

旁边有卖报纸的商贩,我随手买了两份报纸,看了一眼今日头条,上面标注着“杨氏大厦再现施工人员离奇死亡,疑为灵异事件”

看了两眼新闻里面的报道,有点让我吃惊,在建的杨氏大厦据说将作为羊城的新地标建筑,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施工人员离奇死亡的已经不下十人,这栋大厦估计真的是碰上了什么灵异事件。

林先生看了两眼报纸,打了个呵欠道∶

“这栋杨氏大厦肯定是有问题的,当年他们找我看风水的时候,我就说过这楼不能这么修,现在出问题了。”

“有啥问题!”

我好奇的问道。

林先生叹了一口气说∶

“当年修建这栋大厦的时候,杨公亲自找我去给这栋大厦看风水,我去了之后发现五行倒转,阴煞之气冲天而起。”

“方圆三里之内的磁场都被阴煞之气同化了,在这里修房子害人害己,迟早会死人的。”

“林先生,你就不劝劝他们不要再修了吗?”我问道。

林先生说了一句我幼稚,他一个看风水的,谁会相信他说的那些,现在是21世纪科学世界。

我仔细想想也是的,21世纪的科学社会是拒绝承认那些封建迷信的东西,凡事要讲证明,他们不相信林先生也是有道理的。

回去之后,我把那个老乞丐丢给我的那块青色的石头递给林先生,问他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林先生接过那块青色的石头,看了一眼,只一眼他惊的差点把石头丢在地上,一脸目瞪口呆的望着我。

“这东西你怎么得来的,告诉我!”

林先生看到那块青色的石头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嘴里不停的念叨∶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我见林先生失了神,连忙走过去在他头前扫了扫手,大声喊了句∶

“林先生,你没事吧!”

“啊……”

林先生回过神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把那块青色的石头递还给我。

我有点担心的问道∶

“林先生,是这块石头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这块石头就是普通的辟邪石!你保管好就行了。”

林先生矢口否认那块青色的石头有什么问题,不过他那吃惊的表情却告诉我,这块石头肯定不简单,因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林先生惊讶成这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