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郡主的田园生活之再见面的第一句话竟是……(2)

来源:言情小说吧 2021/4/8 15:25:10
郡主的田园生活
郡主的田园生活
作者:微雨心事
来源:言情小说吧
安然,暗夜王国的王牌杀手,为情所困,殒命在心爱之人的枪下。安然,宁氏财阀家的小公主,宁氏明珠坠崖归来后所生的女儿。当阴谋来袭,母亲带着沉睡中的她走上了曾经摔落的悬崖。一次穿越,她装聋作哑,把世人玩弄于掌心;田园中,她淡然浅笑,安然度日,全然不理因她而起的纷乱。她是一只小狐狸,一只贪财护食傲娇的小狐狸;抢她钱财等同于断她饱腹之食,小狐狸呲牙上阵,打不过就咬是她一贯的作风,挨咬的人不服,她用小手轻轻叩击着闪亮如钻的小虎牙,笑的温婉,“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我已经武装到牙齿了吗?”

对方是老赖了,跟不讲道理的人本就说不通道理。杨德开说是能把事情处理好,其实无非也是破财消灾,自个儿私底下掏了腰包。

那天回家路过自家开的超市门口,周恬恬一身狼狈被陈桂兰一眼瞅了个正着。

陈桂兰匆忙跑出店仔细检查女儿有没有伤到哪儿,絮絮叨叨问了好些问题。周天天顺嘴接过话,替支支吾吾不擅说谎的妹妹搪塞了两句。

陈桂兰只当是女儿在外面因为路滑不小心摔了个跟头,见孩子除了手肘和膝盖蹭破了点皮以外没其他伤口,也没深究。

遇上这样的事周恬恬着实觉得委屈,因为自己还牵连了旁人,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事隔没几天,她趁杨德开出警的间隙偷偷溜进了杨德开的办公室,把自己存的零花钱塞进了抽屉,桌面上用签字笔压了张感谢的字条。

之后的几天她除了偶尔去超市里帮忙,就连家门都不太想出了,龟缩在房间里埋头学习。

虽有些波折,不过这也仅是生活里的一段小插曲,这件事很快便在日常的琐事中淡了过去。

暑期近尾声。

连着下了几场雨,还是没能浇熄酷夏的炎热。

被蝉鸣声吵的脑神经衰弱,周恬恬在书桌边挺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恬恬,妈妈去店里了啊。”陈桂兰在门口边换鞋边朝屋里喊话,“你记着一会儿把阳台上的衣服收一下,天气预报说今天还有雨。”

“好!”周恬恬很听话地应了一声。

转头朝阳台方向看,碧空上勾着几缕白云。天气晴好,没看出有要下雨的苗头。

“妈——”周恬恬回过头朝房门方向拉长了尾音喊道,“别忘了带伞。”

“知道了。”

外屋的门“咔哒”一声关上了。

陈桂兰抖了抖手里险些忘了带的雨伞,想着得在下雨前把厂家刚送去店里的货物清点好,也好让一直守在店里的天天早点回家,不自觉加快了步伐。

周恬恬放下笔起身伸了个懒腰,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

动作慢吞吞地走到隔开阳台的玻璃移门边,拉开,外头的热浪直往屋里扑。空气出奇的闷,敞着窗的阳台热气腾起,就连隔开阳台的玻璃门都有些烫手,简直就像个大蒸笼。

周恬恬往外跨行了一步,又很快缩了回来,耷拉着脑袋把门给拉上了。

没勇气再往外走,感觉会被烤熟。

地方上的天气预报有时只能做个参考,这雨降不降得下来还没个准。

周恬恬盯着外头的衣服架子走了会儿神,果断转身去厨房。

打开冰箱门在冷冻柜里翻了翻,拿了个老冰棍出来。隔着包装袋捂在脸上,被冻得一激灵。

还有几道大题没有攻完。

撕了包装纸把冰棍咬进嘴里,趴回书桌边拿起笔继续奋斗。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头闷雷阵阵。

周恬恬叼着吃剩下的棒冰棍转头看了眼窗外。

黑压压的乌云在天际翻滚,以肉眼可辨的幅度大面积覆盖过来,阴云在极速逼近。

又要下雨了?她心里犯了嘀咕,正想收回视线继续做题,一眼扫过阳台上迎风狂舞的衣服。

“糟了!”嘴里叼着的棒冰棍掉到了地上,“衣服!”

一个百米冲刺冲到门边,哗啦一下把移门拉开。

往前跨行两步,上身探出阳台,在大雨降临前伸长了胳膊去抢救已经晒干的衣服。

狂风大作,拂在人身上依旧是炙热的。

这种黏腻又多雨的季节可真是让人心烦,周恬恬狠狠拽下最后一件衣服,把收好的衣服往手边的衣篮里一丢。刚想把窗户拉上,视线往下一瞥,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的内裤掉在了楼下的窗框上,粉红色印着小草莓图案的一小块布料被铁丝勾住了,正迎风飞舞。

周恬恬盯着那条扎眼的内裤沉默了会儿,“哐”的一声把窗户合上了。背对着窗户方向眼一闭,给自己催眠:“看不见看不见!不要了不要了!”

“我孙子过两天就要搬来跟我一块儿住了,就住你们家恬恬那间屋的楼下。这孩子对这地儿陌生得很,我就担心他会不适应。桂兰啊,我孙子跟你家天天同年,应该能玩到一起去。等他住过来了,我让他跟你家两个孩子常走动,你说好不好?”

温奶奶前些天来家里串门时唠嗑说过的话在脑海里涌现,周恬恬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

温奶奶的孙子就住这间屋的楼下!

生无可恋地睁开眼,回过头朝楼下的那一小块粉色瞄了瞄。

“……”怎么办?

去楼下敲门,万一是温奶奶的孙子开的门,要怎么说?

“你好,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捡一下……内裤。”她该摆出怎样一个表情才比较合适?需要微笑吗?

一个花季少女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少年说这样的话,也太尴尬了吧!会不会以为她是个不正经的女孩子,故意丢个内裤套近乎什么的?

不行不行!

就让它挂在那里随风飘扬?万一温奶奶的孙子是个热心肠,拿着内裤来敲门。

顶着马赛克脸的少年单手往门框上一撑,指尖挑着条粉色内裤,脸上荡漾着愉快又不失礼貌的笑容,问她:“嗨,这是你掉的内裤吗?”

“……”她宁愿选择当场原地去世。

今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以后温奶奶的孙子一见着她就会想到那条“不怎么正经”的内裤,简直太可怕了!

周恬恬像热锅上的蚂蚁,在窗前走过来又折回去,坐立难安。

忽地一拍掌,决定自救。撩开窗帘从角落拿出挑衣杆,拉长拉长再拉长,把杆子伸出窗口,小心翼翼勾住内裤一角,跟铁丝拉扯了一阵。

铁丝往后猛地弹了一下,小小的内裤终于挣脱了束缚。

周恬恬手里的挑衣杆没能勾稳,手一滑,眼睁睁看着风吹鼓了那块小小的粉色布料,晃晃悠悠飘走了。

像是在跟她较劲,那一小团粉色很嚣张的在半空飘飘荡荡了一阵,好巧不巧地落在了楼下骑着自行车路过的一名少年的头上。

少年捏着刹车长腿一蹬,停了下来。在头上摸了一下,抓到一个软乎乎的东西,低下头看。

周恬恬举着挑衣杆原地石化,目瞪口呆地看着楼下跨坐在自行车上的少年。

少年的手明显抖了一下,动作顿了两秒,一脸惊愕地抬起头往楼上看。

周恬恬醒过神来,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目光呆滞地迎上少年震惊到同样呆滞的目光。

是在公安局见过的那个抱着熊的少年,少年显然也认出了她。

四目相对,无比尴尬的安静了好久。

周恬恬纠结着要不要先开口,煎熬着大致计算了一下时间,四舍五入过去了约有250年,少年终于有了动静。

跟拿着块烫手山芋似的,动作僵硬地举起手里的内裤。

“是你掉的……”

内裤吗?

少年欲言又止,好像是在琢磨这话该怎么问。

怎么问都好像不太合适,把他给难住了。场面再次陷入僵局,非常的尴尬。

叼着碎碎冰骑着自行车从仓库回来的周天天恰巧路过,从背后看向举着女士内裤的少年。皱了皱眉,想着现在真是世风日下,变态真是随处可见。

视线往上抬了抬,一眼就看到了他那个看起来蠢极了的妹妹。

不会是……

周天天迅速收回视线,又看了眼斜前方举着内裤的那名少年:“……”我去!

分了心,车轮被石块别了一下蛇形前移。车头一拐,连人带车一起摔进了草丛里。

倒霉!

周天天从草丛里爬出来,抬手拿掉了头顶上的杂草。

见举着内裤的少年转头看了过来,非常艰难地开口:“那个……”

楼上的周恬恬决定大义灭亲,窗户一关,什么都不管了。

这个疯丫头……

周天天话刚起了个头,就开始后悔了。

跟一个陌生人要他手里的女士内裤,说这是自己妹妹掉的。

要怎么证明?怎么想都像是个神经病!

实在拉不下这个脸,那就轻松愉快的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周天天干巴巴地咳了一声,默默弯下腰扶起车,推着自行车往前走了两步,停了下来。目不斜视地倒退着回到原地把掉在草丛里的碎碎冰捡了起来,投进近处的垃圾桶里。

继续一脸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表情,一脸镇定地推着自行车进楼。

“……”这对奇异的兄妹是什么情况?温溯有点看不懂了。

感觉自己手里像是抓着颗炸.弹,丢也不是,留也不是。

温溯一脸茫然地僵在原地。

闪电刺目撕裂长空,雨呈泼泄之势降了下来。

噼里啪啦猛往下砸的雨滴把他砸清醒了,内心疯狂挣扎了一阵,左看看右看看,跟做贼似的把东西揣进了兜里。

在楼下停好自行车,温溯低头看自己鼓起的裤兜,挺无语地笑了笑。

那个缺心眼的恬就住奶奶家楼上,应该是奶奶的老街坊了。看在奶奶的面子上也不能就真这么随手扔了,以后见了面更尴尬。

算了,都揣着东西进楼了,现在也只能豁出去了。

温溯抓了一把被雨淋湿的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楼。

站在门前抬手打算敲门,犹豫了一下,手垂了下去。

微低着头揉了揉眉心,感觉自己快被逼疯了。

想着还是直接把东西挂在门把上吧,省地拿着这个东西跟人家小姑娘面对面的再尴尬一次。

小心翼翼地捏出兜里的东西,正要往门把上挂,面前的门开了。

他两根手指捏着悬在半空的粉色小内裤,差点一冲动把手里的东西往门里的那位脑袋上一丢就跑。

只是里头那位显然已经看清了他的样貌。

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显然是来不及了。

动作一瞬僵住,仿佛脑子被掏空。

少女头上顶着束住碎发的猫耳朵发箍,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眨了两下,提着垃圾袋呆呆看着他。

懵懵的反应了一会儿,手里的垃圾袋啪唧一下掉到了地上。

“是你掉的……”温溯还是没能想好该怎么跟她搭话,讷讷的把手里的东西朝少女递了过去。

少女非常惊慌,跟抢钱似的一把夺走了他手里的东西。都顾不上再看他一眼,“哐”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温溯看着闭合的门愣了愣,转而有些想笑。

退行两步正要下楼,面前的门又轻轻地打开了,露了条缝。

少女一手扒着门框,悄咪咪把脑袋从门边钻了出来,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很紧张的朝外头看。

是在确认他有没有离开?

温溯靠站在楼梯边,耐心等着她把视线转向自己。

少女头上的猫耳朵蔫蔫地歪着,白皙的脸泛着可爱的潮红。视线与他一触,跟含羞草似的赶紧低下头,不敢直视他。

小小声地说了句:“谢谢。”

还挺有礼貌。

不等他有反应,少女的脑袋往里一缩,抓着门把要关门。

“诶……”温溯刚想提醒她“当心手”。

她的手已经被门给夹了。

“啊——”

少女的惨叫声里带着一点哭腔,奶声奶气的。

痛得要命,还不忘坚强地抖着手把门关上。

“……”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