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今晚约会吗之离别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15:41:35
今晚约会吗
今晚约会吗
作者:织醉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完结,高甜无虐,放心跳坑。】【《婚久必合》《欠吻》球预收鸭!】【完结文《以甜制甜》,点专栏可见~】------本文文案:[男女主同龄]P1/嘉树高中,新转来一位身高腿长、帅到爆表的高二男同学。温橘听说这位学弟名叫俞燃,温润绅士有情商,好问勤学很上进,刚到学校就被高票选成了嘉树有史以来最乖校草。最乖……校草?温橘站在巷子口,看着上午还和她讨教问题的乖巧学弟,正徒手将几个混混撂倒,人生头一次感到玄幻。恰巧这时,俞燃听到响动,抬眸望来时表情冷酷、黑眸锐利,却在看清她的下一秒,转身撒腿就跑。“俞燃

夜里的晚风轻轻拂过我独自漫步在校园小石子铺成的小路上,从口袋里掏出那一包,皱巴巴的软经典,我看着这包皱巴巴的软经典,眼中神情满是渴望,忍不住抽出一根点燃,便狠狠的吸了一口。

如果此时有同学易或者老师经过的话,我必定会逮到校长办公室训斥一番,因为在校园里抽烟已经违反了学校里的规定,不少男同学可就是在校园里抽烟被逮到,随后就被送到校长的办公室,轻则被狠狠的训斥重则被停课,不过这些都是习以为常的事了。

我叫王宏斌今年刚好二十岁,现如今正在县城内读大二。我呢…身材偏瘦,身高一米七左右,样貌说不上帅气但也不是属于很丑可以这样说吧,用屌丝这两字来形容也在合适不过了。不过我这人唯有一点不好的爱好就是喜欢抽烟,“正所谓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嘛”。

正当我享受着香烟带来的麻痹感时,身后却传来了脚步声“喂!宏斌你在这干嘛呢”?

本能的意识提醒着我把烟掐灭,不能让别人看见,这要是被别人看到了我还不得玩完啊。我回头扫了一眼来人,来人身材微胖,一米八左右高个子,此人赫然就是王宏斌小时的玩伴大胖,三年前大胖随着王宏斌一同考进了同一所大学。

“嘿”,大胖啊,“来来来,抽根烟”,王宏斌抽出仅仅只剩下最后一根的软经典,扔给了大胖。

“好嘞”,接过烟的大胖随手用打火机点燃了香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阿!真他娘的爽,其实这烟嘛……确实是个好东西是吧?洪斌”。

“你问我,呵呵你看我这指甲都黄金色了”。

闻言这大胖就哈哈大笑起来,指着王宏斌就说道:“我说洪斌,你这都快变成老烟枪了呀”。

“唉!别说了,这他娘的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阿,烟瘾来了谁受得了,这不我老爸都2月没发工资给我了”,王宏斌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接着大胖看着王宏斌说道:“对了,宏斌咱多久没回村了?我都好久没去看看我爷爷奶奶了,也不知道他们过得咋样了”。

“我也是这样吧,这星期五咱俩一块回去”?

“好啊,正好我没课”,王宏斌的回应道……心想:“还亏我自己留了点私房钱,不然回家车费都没有那不的丢死人生啊”。

往往时间流逝总是那么的快,一转眼就到了星期五,我和大胖各自准备了,回家给爷爷奶奶买的礼物,就搭乘,通往王家屯的大巴车。

其实,市里距离县城王家屯也不算远,大巴车缓缓开在白油马路上,看着窗外的景象,依旧还是从前的熟悉,很快,大概行驶了两小时就到了下车站点。那时的王家屯还没有通车,就连平时上县城买点粮食,和生活用品都得走上十多里的山间小路。

下了车,和大胖一路有说有笑的走在从小都熟悉的小路上,不一会就到了村里。

这时一声仓老熟悉的声音说道;“这不是,老王家孙子,宏斌吗”,这都大半年都没回村了吧,“哟呵!这,大狗的孙子也回来了”?

“对呀,一起回来的,现在我们在一个学校呢,徐婆婆您老最近身体还好吧”?王宏斌很有礼貌的问候着村里老一辈的长辈。

“好好好,许久不见,你们两个孩子又壮实了不少哈”。

听着徐婆婆一阵的夸赞,这王宏斌也是老脸一红,自己上星期上体育课,还特意的秤了一下自己的体重,又瘦了两斤现在已经是108斤了,这哪有壮实呀,倘若在瘦下去,王宏斌只是想了想嘴角微微抽搐一下,然后开口道:“嘿嘿”,哪有呀,拖您老的福,哪个徐婆婆……我奶奶在家吗?

在的,在的,我刚刚才跟你奶奶去菜地里收菜回来,你看:“这不,满满一大篮子呢”,徐婆婆晃晃手中篮子。

“哟!徐婆婆今年的菜挺好哈,想必收获颇丰吧”?

“嗯,还行吧”!也够养活养活嘴巴了,不过没你奶奶的多呵呵。

又跟徐婆婆唠了唠家常,徐婆婆说她家里还有事就先走了,告别老人之后就与大胖分开,朝着家的方位走去。

回到家的大门前,敲了几下,“咚咚咚”!

“谁啊”?这时一阵苍老的女声从屋内传了出来。

吱了一声门开, 屋内走出一位老妇人,赫然就是我的奶奶:“咦”,回来了?

“嗯,奶奶我回来了,我爷爷他呢,他去那了”?

奶奶笑着说道:“他呀,他一早就上后山去了,看看能不能套两个只野鸡回来,来来来乖孙子,咱进屋说,让奶奶好好看看你”。

说罢,奶奶直接将我一把拉进屋内,我就像一只小鸡一样被拎着,说真的,别看奶奶都已经六十多了,可这力气还不减当年呢。

“哎哎哎”,奶奶轻点好疼啊。

屋内依旧是以前七八十年代的旧家具,看到屋子内设施我不由得心底一酸。把买来的东西放在八仙桌上。

接着奶奶说道,“孩子最近怎么又瘦了”?叫你多吃点饭你总是不吃。看人家大胖圆嘟嘟的。

“嘿嘿”,哪有啊!您又不是不知道,从小我都这样怎么吃都吃不胖。随

后只是见奶奶笑了笑,脸上的皱纹似乎又比去年多了不少,看上去苍老了许多。

“对了,大胖也跟你一起回来了”?奶奶笑着问到。

“嗯,奶奶我们一起坐车回来的”。

好!回来就好。你们年轻人家总是喜欢在外面漂泊习惯了,都不多回来看看我们这几个老人家。

会的,“奶奶我们这不是回来看望您了吗”

“就你会说话”,你爸爸妈妈都忙着,在外面忙着不回来。还算你这乖孙子你有点良心。

奶奶,那个……我结结巴巴的问到,“

“嗯”,怎么了?

“我姐现在怎么样了?她有跟家里联系吗?自从她上次参军到现在,只跟我联系过一次。她有跟您联系过吗”?

她阿?没有…………你想你姐姐了?

“是啊,这么久都没见她了,都整整三年了,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老姐啊!老姐,你连我这个弟弟都不理了吗?打电话也是关机的………

“恩,可能,你姐姐去执行什么任务了把”。我听镇上的干部说,当兵的执行任务是不能带手机的。

“喔”!

好景不长,在家里住了二天我和胖子就赶回了学校。正当我们走进校门时胖子惊呼一声。

“我靠!红斌你看”。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啊?

“不是你快看嘛,正当我回目一看,顿时我心中升起了一种失落感。没错,确实是一阵阵的失落感,还有痛心。

“她”,“她”,他们怎么可能。不~这绝不可能,她怎么会这样呢。我不相信,她跟我说过她会爱我的。等我们毕业就结婚。

她叫黄小岚,我的女朋友,从高一我们就在一起一直到大一,因为共同的意愿自此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学。

“小岚你为什么会这样”?我惊愕的问道。

“宏斌,我、我、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此时愤怒的心情使王宏斌直接挥手打断道:“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了”。

冲动,这绝逼是冲动,然而冲动必然会成小人得志。

这时旁边传来了一句慵懒的声音,“王宏斌我们多久了,关你屁事,怎么像个老太婆一样老BB呢”?

此时的王宏斌本就是怒火冲天,不知道去那里撒,早已经按耐不住的情绪,就在这一刻涌向心头,“瓜躁”。

王宏斌眼睛里闪过一丝的冷意,朝着声音的主人扫了一眼。

随着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咳咳咳的声响,声音的主人来到了王宏斌的面前,来个西装笔挺,头发也是梳理得整整齐齐,来人叫王博,属于学校里比较有钱的哪一种,也就是富二代了,唯一爱好就是挖人墙角。

“你来干嘛”?王宏斌冷冷的问道。

哈!“问我来干嘛”?王宏斌你小子嗑药了吧,还是脑子秀逗了?当然是来看着你带绿帽咯!说罢这王博还不忘抠了抠鼻孔。

这样子看着有多猥琐就有多猥琐,这尼玛忍不住啊,正当王博沉寂在王宏斌,带绿帽子时那啥心情,哎呀那别提有多爽了。

突然一双无形的拳头,猛然的就打在了王博的鼻梁骨上,一声痛苦的撕吼,顿时间惊动了旁边正在散步的学生,引起了一群学生的围观。其中的一位女生就娇滴滴的开口质问道:“这不是王博学长吗,怎么被打了?好啊,是你做的”?

随后王宏斌只是淡淡的回道:“是的他该打”,这话一出介时全场哗然,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哎呀!可怜的王博捂着鼻子,这鼻血还在哗啦啦的流着。

“你你,真是蛮不讲理,道歉”!必须跟王博学长道歉:女孩愤怒的斥责着。

然而见眼前的这位女同学,站了出来指责着王宏斌,旁边围观的同学,当然也不会放过这看好戏的机会,都纷纷说道:“道歉”,对必须道歉,道歉道歉道歉。

对于这种事,王宏斌在学校里已经见怪不怪了。

哼:“一群跳蚤”场中只留下这四个字,“大胖我们走”。

此时站出来指责王宏斌的女生跺了跺脚,气呼呼的说道:“跳蚤,你这家伙说谁是跳蚤呢”?哼你给我等着。

果不其然这事惊动了校领导,后来把我叫到了办公室,狠狠的训斥了一顿,还把我停课了一个月。

唉!谁叫人家老爸有钱呢?

“我也只能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宿舍,收拾了自己的衣物”。

突然,宿舍门被打开,来人正是我的发小大胖,他本名叫王金山接着他说道:“宏斌你做得没错,换做是我我也会那样做,这事不能怪你毕竟……你现在有打算去那”?

“去那?我也不知道,回村吧”!回村静一静。

接着大胖又问我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她,或许有别的难处呢也说不定,我们认识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貌似她不是那样的人”。

“或许吧,胖子我走了”。

嗯!“宏斌我等你回来”!

“好,大胖你小子别再去网吧玩那么多撸阿撸了哈,再见”。

走到校门口时我从兜里掏出来一根红双喜,“还是你,还是你好啊”,点燃香烟缓缓的吸了一口,浓浓的烟气从我的嘴里吐出,吐出的是寂寞,是落魄,是曾经他们的回忆他们的点点滴滴。

“呵呵,算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把”。我缓缓的站起身像车站的方向走去。

“等一等”,这时身后传了一声甜美的声音,我扭过头向后望去看着女孩问道:“你还来干嘛”?

“我,我,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话语从女孩口中吞吞吐吐的说出。

“好了,不必在说了,从此你走你的我过我的”,我们就此别过吧。我淡淡的说道:“谁看到自己的女朋友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谁不心底难受啊”。

“宏斌,我没有,我是真的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也很爱你,我真的没有,“对不起”,我不是骗你的感情,我真的没有”。

“够了你滚,我不想在听你所谓的理由,都是屁话,滚,快滚啊”。

好!我走。

渐渐的,她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婀娜的身姿让我回想到三年前刚认识的她,弯弯的柳叶眉、瓜子脸、乌溜溜的大眼睛笑起来扑闪扑闪的,玲珑的娇躯凹凸有致,头上系着马尾辫,嘴角两小酒窝是那么的单纯可爱。

可现在呢?呵呵,变了,一切都变了,人在变心也在变。

走到拐角时她转身向我看来,我看到她眼眶湿润了。是的!她哭了。“此时此刻”,我内心像针扎似的,放不下还是放不下。

唉!

爱一个人容易,可要忘记一个人谈何容易。算了不想了或许她也有她的难处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