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江湖正文

南柯一梦在线阅读第七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17:04:51
南柯一梦
南柯一梦
作者:樊清伊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个夏天,七中发生两件值得议论的事。一:七中最差班班主任病重住院,不知道从哪找来一个留学生帮忙代课,据说留学生脸美腰细腿特长。别的班主任一天到晚忙着提高平均分,留学生忙着……迟到,早退,晚自习睡得比学生还香。二:中考当天为了救女朋友把自己亲哥捅进医院而不小心错过考试的南珂复读了,并且在今年压着分数线进了七中最差的班。围观群众:……想去七班,去看戏。#年龄差7岁##互攻#暗恋#算计#忠犬##你绝不是南柯一梦,我不允许#友情提示:前期校园,不早恋。后期都市,使劲恋。伊漫交过男朋友。

见连心走远了,锦儿担心地问南宫莹莹,“姑娘,这能行吗?”

南宫莹莹知道锦儿的担心,但是,有了前世的经历,她已经学会如何先下手为强。

而且,前世赫连谨的字,她就模仿的一般无二。

容妃的字,她更是模仿的出神入化。若是给她本人,也瞧不出端倪。

再者,她记得前世容妃就常常写信给奉亲王,让他如何替她周旋。

“明日你自然知道,咱们走吧!”

这种自信是谁给南宫姑娘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谁说南宫姑娘胆小了?恐怕说这话的是个瞎子。锦儿瞧着南宫莹莹哪点儿也不胆小怕事,更不懦弱,而且好强大,看得她越来越喜欢如今的南宫莹莹。

“姑娘,咱们这是要去哪?”回过神来见主子走远了,追上南宫姑娘的脚步,这条路不是回太后宫的啊,疑惑问道。

南宫莹莹自然不是回太后宫,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边走边道:“锦儿你先回太后宫准备好点心,准备好了就端去公子谨那。”

“那姑娘你?”姑娘你想干什么?你要去哪?

“我先去找公子谨。”自然是去找“心上人”想想第二世为人都不曾见过他,不去会会“老情人”真是对不住他。

很快,南宫莹莹熟门熟路,来到公子谨处。

公子谨此时正在练字,听闻南宫莹莹来了,放下笔迎了出去。

一副担心又高兴的模样,道:“莹莹你怎么来了?身体可有好些?”

南宫莹莹瞬间像变了个人似的,娇羞地笑着弱弱地道:“阿谨哥,难道你不喜欢我来看你?既然你不喜欢那莹莹就走了。免得惹你不高兴。”

见南宫莹莹说着就转身要走,赫连谨手快,一把拉她,连哄带骗道:“哪能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

“真的?”南宫莹莹微微一笑,一副娇柔的模样,含羞道。

“当然是真的。”见南宫莹莹已经妥协,赫连谨笑道。就拉着她一同进屋去。

屋里,他写了好多字,摆得满地都是。

记得前世,南宫莹莹最崇拜他写的字了。

这世,若不做出崇拜的样子,恐怕都达不到她对他痴心的地步。

“阿谨哥,这些字都是你写的吗?写得真好,比我爹爹写得还要好看,漂亮。瞧这笔锋,多有力。再瞧瞧这字,简直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字。”南宫莹莹蹲着细细看,满脸的崇拜,赞道。

“莹莹我的字哪能和相国的字比,你别取笑我了。”赫连谨自然知道自己的字比不上南宫莹莹的父亲南宫相国的字。只是听了她的称赞,心里高兴罢了。

不过,他倒是认真看了一眼南宫莹莹,难道前几日是他多心了?

其实南宫莹莹是真的累了而且,并没有故意躲着不见他?

“阿谨哥,你怎么了?我妆是不是花了?”抬头时,突然看见赫连谨正在用审视的目光看自己,南宫莹莹抬手就摸着自己的脸,问道。

赫连谨一时大意,竟然如此不谨慎,忙解释道:“没花,只是几日不见,有些担心你的身体。今日见你健康,我这心里高兴。”

南宫莹莹这才松了口气,微微一笑,开始数落道:“也真不知道守猎有什么好的,你们那么喜欢。若不是太后叫我多出去走走,散散心。我才不想去。可危险了。阿谨哥,告诉你一个秘密,在林子里,竟然有支箭突然从我身后射来。吓得我两脚发软,回宫后,就晕睡了一天一夜。这事我都不敢告诉太后,我怕她老人家担心。阿谨哥,你也别担心。我想,那支箭许是箭那些动作的,只怪我孤身一人到处乱跑,差点被当成兔子,山鸡,野熊,白鹿。”

在说这话的时候,南宫莹莹还一副很害怕的模样。

赫连谨紧张开口道:“有这事?莹莹你真傻,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幸好你没事,若是你有事,我一定查出这箭是谁放的。将他碎石万段。”

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南宫莹莹眼角仔细瞧着赫连谨。

话倒是说得真好听。

若不是前世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恐怕现在,她会如同前世一样,信他爱他,绝不无二心。

接过话反而安慰起他,微微一笑道:“我常听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阿谨哥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死。”

赫连谨脸色悄悄变了变,反应倒是很快,附合道:“莹莹说的是。你不是整日吵着要我教你练字吗?过来,今日就教你好好写,首先说好,不许生气,更不许半途而费。不然,以后我不再教了。”

前几次教她写字,写得字难看得很,给她说多了几次,她就眼急,再说笔法不对,就开始撒娇。最后还装起病来,还有次干脆就哭着说手脱骨了。

不会吧!

前世她怎么这么丢人现眼,丢到这个地步。

现在说起来,都没脸听了。

很快一脸嫌弃前世的自己,看在赫连谨眼里,她这是撒娇。

哎!好为难。明知丢人眼现,还得继续丢人现眼。

“好,我答应你。”南宫莹莹应得很爽快。

赫连谨则是一脸的认真。从前南宫莹莹看了这样的他着迷得做梦都在笑,现在看他这样,她就知道他在盘算着坏心眼。

“笔不是这样拿,身子要立直,眼睛不许东张西望。”赫连谨看见南宫莹莹这哪是在练字,就是在点花点草点星星。他知道他长得好看,可是也不用时不时抬头看他。没好气地指责她道。

南宫莹莹听了这可不乐意了。

他竟然用这么凶的语气同她讲话,气得把笔一扔,坐了下来。道:“这字怎么这么多笔画?还让不让人好好练字了。”

南宫两字的笔画还多?还没叫你练赫连两字呢!

看来,她真是无法雕塑的一块木头了。

赫连谨被打败地摇头。好一会儿,忍着情绪,哄道:“好好好,都怪我,是我想得不周全。上次练的一字我瞧你就练得很好,现在咱们继续练。”

听闻练一字。南宫莹莹开心地站了身子,恨不得亲一口赫连谨的脸。

这个“老情人”不错啊不错!这么会哄人高兴。

行吧!

练吧!

一横一个字,她半天不到都能把他屋里的宣纸用光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