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穿越正文

小甜妻在线阅读尴尬的身份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2 5:40:25
小甜妻
小甜妻
作者:新鲜的苹果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一本开《这阔太我当定了》,欢迎收藏围观。***本文文案顾先生脾气差规矩多还喜欢咬她嘴巴!列出的员工守则有三条:1.我不喜欢被拒绝,你最好配合一点!2.我不喜欢被隐瞒,你有什么话要说?3.说错话要扣工资,你掂量一下该不该说。小甜包可怜兮兮:老,老板,你别为难我……顾老板冷着脸:你叫我什么?小甜包红着脸咬着唇:老公……***以下预收文****《这阔太我当定了》整个名媛圈都知道林恩知喜欢卓安,喜欢到骨子里。林恩知也知道卓安心上摆的是别人,却又控制不住沦陷,费尽心机和手段嫁入卓家。卓安对她更加漠视,新

当李文柏睁开眼的时候,就知道只怕状况不好,从床榻上起身,急急忙忙支开了窗。

入眼是青色的屋檐,夏日里生的郁郁苍苍的榆树在风中枝叶招展,木制的长廊,拱门处有青衣小厮在扫地。

双眼茫然,看着虚空,一副掉了魂的模样,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唉声叹气地将纸糊的窗户给关了。

李文柏知道自己当真是穿越了。

在21世纪那种一根网线通天下的年代,李文柏自然看过某点上的穿越小说。但看归看,李文柏只是为了消遣,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也会穿越。

作为工业技术宅,同时动手能力极强的他在现代生活如意。家庭和谐双亲健在,奋斗十年,在京都那地段都有车有房了,未来的日子就是享福,他对自己的人生是相当满意的,而现在这个没网络没空调没娱乐的古代,他是真没什么兴趣。

余光之中瞥见了昏黄铜镜里的自己,眉头皱着,这样一幅愁眉苦脸的模样与他现在的年龄十分不相称。

李文柏瞧着烦心,“啪嗒”一声,顺手把镜子扣住。

手碰到冰凉的镜子背面,整个人也清醒了过来。

穿越的事情已成事实,愁眉苦脸有什么用?李文柏素来是个看得开的,再说了,好歹年轻了不少不是?老天爷也算有点人情,他穿越的人是一个不愁吃穿的富家公子哥。

他现在还是叫李文柏,是大齐宁州乐平县商户李家的二儿子。

闭上眼,梳理脑中的记忆,李文柏对于自己现在的处境有了一定的了解,自己身处的国家,国号大齐,历史在隋灭之后拐了一个弯,并不是他所熟知的大唐,而是大齐朝。

虽然名称不一样,但是大齐的走向与大唐有着奇异的相似,又有微妙的不同。

现在正是大齐开国才十二年,先前开国太-祖驾崩,晋王发动政变,杀了太子做了皇帝,如今是雍和二年。晋王行事可以说是大逆不道,朝堂的文武百官下至平头百姓心中皆对其有芥蒂,但是短短两年时间,大齐的风向就变了,赞叹新帝圣明,乃是千古一帝。

其原因就是新帝即位后,大齐一改旧貌,一派欣欣向荣之相。百姓和官员都得了好处,自然乐的交口称赞,完全不提那倒霉催的太子。

如今大齐正是百业待兴的时候,加上当年晋王和先帝征战沙场的时候得商户帮助,本朝商户的地位已经和农持平,商户子弟也能参加科举。

现在是这样的局势,但未来大齐彻底安定后还会不会是同样的阶级地位,李文柏不知道,当然他也不在意。

李家做的是茶叶生意,有一座茶园和六座铺子,平日里专门供货给县城大户赵家,由赵家将茶叶销往全国。家里虽然不是乐平县的首富,但也是中富级别了,至少原来的李文柏不事生产,一直做着书呆子,家里也是轻轻松松。

察觉到这一段信息,李文柏不由松了口气,虽然李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但也算得上是富足人家,因此倒不用为自己的衣食住行而担心。

李家家主李大海,有一妻一妾,和二子一女,而原身……就是庶子,上有一个嫡兄李宝荣以及同母的小妹李环儿。

若说是庶子,也不大对。

李文柏之父李大海原本是乐平县附近李家村的贫民,母亲孟氏隔壁村的,李大海离开李家村出去闯荡前就和孟氏成了亲,三年后,李大海从外头做生意回来,攒了点钱,盘下茶园,后来又买了好几家铺子,李家的日子渐渐好过起来了。

好景不长,李家盘下的一家酒楼吃死了人,死的人就是李文柏嫡母钱氏的兄弟,钱家死了人,口口声声嚷着要见官,李家当下就急了。

哪怕钱氏的兄弟是个活不长的病痨鬼,这人在李大海的酒楼吃东西死了,李大海还真得背上罪名,李大海若是进了县衙,他想出来都难了,李大海不得不亲自上门求情,最后钱家提出不告官也行,李大海娶钱氏,同时将李家一半家财作为聘礼才算完。

李文柏的母亲孟氏是个温顺的女人,面对一家子的哭求,还有丈夫的牢狱之灾,她只能含泪提出自己三年无所出成了李大海的妾。

钱氏凤冠霞帔进了门,李大海对孟氏十分愧疚,将一个三进的宅子,分成了左右两府,钱氏与孟氏各占一半。两半都没有互通,唯一进去的的路就是李大海的前院,双方也算互不干涉。

钱氏进门后很快生下了李宝荣,而孟氏紧接着也怀了孕,生下李文柏。名份上,李宝荣成了嫡长子,而李文柏是庶子。

孟氏在三年之后又生下了幼女李环儿,只是孟氏的身子不大好,生下李文柏的时候就有暗疾,身下女儿后撒手人寰。

幸而李大海的老父老母向来不喜欢钱氏,心中认孟氏为大海的正妻,这孟氏一死,就想把李文柏和李环儿接回乡下去,唯恐这对兄妹被钱氏慢待。

李大海把李环儿送去了乡下,女儿嘛,在李大海心里是不大在意的,但是李文柏是儿子,李大海可是打算好了,他的长子和他学习做生意,李文柏就让他读书,若是能考上秀才,成为第一等士的阶级,他做梦都会笑醒。

李文柏正沉思间,就听到有人叩门。

“进来。”李文柏朗声道。

只见一青衣小厮推门而入,李文柏见着此人,就眉头皱起,再一想就知道了此人的身份。这是父亲派在大哥李宝荣身边做跑腿的周全。

李家只是县城的中等商户,买的仆人也不多,也就那么七八个,这个周全,原来的李文柏很不喜欢,因为李文柏觉得他书上写的谄媚的奸仆没什么两样。

李文柏身边原本有一个叫做王有才的小厮,昨个儿才被李大海赶了出去,因这小厮竟勾得李文柏去青楼喝花酒,原身也被父亲狠狠呵斥。而原主许是惊怕之下,这驱壳内的魂不知道去了何处,让21世纪的李文柏入了他的身。想到了这里,李文柏又是忍不住叹一口气,他可当真不爱古代。

周全听到了李文柏叹气,以为他是烦恼老爷叫他之事,打了一个千儿,开口说道:“二少爷,老爷有请。”

李文柏听到了周全的话,心中有些紧张,整理了衣衫,“走吧。”

打开了门,飞檐花木入了眼,走在曲折的长廊处,偶尔见到了下人同他行礼,李文柏仍是有一股子恍惚之感。

尚未跨过正院的门,李文柏见到了一位中年妇人,夏日里炎热,那中年妇人穿着的是轻薄的酱色纱裙,发髻里明晃晃的金簪让李文柏有些眼疼,再看妇人的手指上带着金戒,耳上也是金色的耳环,生怕人知道她是茶园主人的妻子。

“见过母亲。”李文柏只愣了一会儿神,就对着妇人行礼,此人正是李大海的嫡妻钱氏,孟氏去后两年,李文柏改了口,叫钱氏为母亲。

钱氏从身后的侍女手中端过来托盘,示意李文柏跟着她进去,“二郎来看老爷?”钱氏的声音有些尖,平心静气说话的时候,也是扬着声的。

李文柏跟在钱氏的身后,回道:“是父亲打发人过来喊我。”

钱玉香的心中知晓李大海为何喊李文柏过来,那双略略下垂的眼看了李文柏一眼,“二郎,你先前的举动确实让老爷很失望。”

李文柏当然知道,原身记忆深处最难忘的就是李大海失望的眼神,此时苦笑着说道:“母亲,许是我真不是个……”

钱玉香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了李文柏的话,“二郎莫要如此,你难道要让你父亲更失望?”此时已经快要到厢房的门口,钱玉香示意李文柏不要再说。

李文柏只得咽下了没有说出口的话。

房间里是淡淡的苦涩的药味,有压抑的咳嗽声是李大海的声音,李文柏打量着李大海,那人的身材消瘦,曾经的他也是壮硕的,做买卖走南闯北,又曾在苦寒之地待了许久,这次大病迟迟未好,身子也日渐消瘦。

行礼过后,钱玉香温声同李大海说着话,“老爷,药已经好了。”

李大海说道:“放下吧,我和二郎自说说话,等会我会记得喝得。”

钱玉香应诺了下来,走到了李文柏的身边,停了下来,凑到了二郎的耳边,低低说道:“二郎,等会莫要说不读书这样的置气话,老爷的身子不好,可经不起你的刺激。”

李文柏连声应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