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我只想当一个普通的神豪之学艺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2 4:54:40
我只想当一个普通的神豪
我只想当一个普通的神豪
作者:扑街想上天榜
来源:飞卢小说网
沈昊在高中的毕业晚会上因为救人而出了意外,没想到因祸得福,开启神豪系统,每一秒都能自动有钱入账。原本沈昊以为自己能躺着挣钱,当一个平凡又枯燥的有钱人,却没想到这系统任务发布的就很离谱。“叮.乐器是人类情绪传递的载体之一,虽然你不是这条街最帅的男孩,但你演奏时的样子真是好靓仔!”再后来,沈昊恍然大悟”这根本就不是神豪系统!”于是,沈昊从神豪之路,渐渐走向修罗场的不归路。(本书偏向日常轻松流,有点慢热,以感情线为主,不是传统的神豪文,不喜勿入)(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实狼仔偷学的这门学问,竞是道家最高层次的绝学,号称帝王之学的《奇门遁甲》,是奇门、六壬、太乙三大秘宝中的第一大秘术,为三式之首,揭示了太阳系八大行星和地球磁场的作用情况。“奇”是指三奇,即乙、丙、丁,“门”是指八门即“开、休、生、伤、杜、景、死、惊”。

奇门遁甲有一股神奇的魔力,蕴含着哲学智慧、历法学、宇宙社会观、天文学知识、战争学、谋略学等,民间流传的俗语有“学会奇门遁,来人不用问。”

古时奇门遁甲主要应用于战争,四两拨千斤,百战百胜、无往不利。传说,当年蚩尤作乱,黄帝难以收服,九天玄女传授龙甲神章,根据书中记载,黄帝打造兵器并学会兵法,从而打败了蚩尤。

除了黄帝,历史上,其典型代表人物还有姜太公、张良、诸葛亮、刘伯温等高道。其中被广为熟悉的诸葛亮,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布八卦兵阵,能唤东风,火烧连营,还发明制造了诸葛连弩、木牛流马、孔明灯等,还有什么火兽、搭桥枪,都是运用奇门遁甲之术,是这方面的高手大师。

话说狼仔在柴屋中偷师学艺,日夜专研学习,凭着自己的天赋异禀,已渐入正道,顿悟其髓,自是孜孜不倦,深迷其中了。

阳子也在狼仔在点拨之下,也有所悟道,学了些皮毛。不过他更喜欢地是每日跟狼仔讨教学习,也听狼仔讲一些外面的奇闻异事,多了一个可以谈天论地的知心朋友。

一日,宏济大师在学堂之上要求学徒们下来运用“天干地支”及“五行”等理论,推算后天的天气。狼仔当晚就拉着阳子一起出来夜观天象。

看了一阵,狼仔又掐指推算一会儿之后,说:“后天会有大雨,还会有狂风大作”

阳子说:“怎么会呢,现在已快立秋,正是秋高气爽之时,每日都艳阳高照,很少雨水的。住持都让我们这几日把各室的被盖都拿出来晒呢,哪会下什么大雨。”

“我是用大师所授的“五运六气”之法,推算出来的啊,莫非不对吗?”狼仔想了想说,“大师让大家测算后日的天气,必定早已知道将会天有异象,借此考考大家吧。”

接着他又对阳子一阵耳提面授,教他如此这般。阳子听了也是将信将疑,不过还是点头答应了。

到了第三天上午,还是太阳当空,和风煦煦,一幅秋高气爽的天象。众学徒一看这样的天气后,一个个不免面露喜色,心想自己昨日完成的作业总是答对了。

快至中午时分,众师徒课罢纷纷出来到前院用餐。这时,只见阳子正在院子里将晾晒的棉服被套一一收捡起来,拿回屋里。

一执事过来,喝问:“震阳子,这中午日头正好,你干嘛要把晾晒的被子收了?”

“一会儿怕是有大雨大风,我怕到时候再收来不及了,所以现在先收到起。”阳子边收着被盖边说。

“胡说八道,我看你是没事干了,快停下,别收了,先去厨房帮忙,快!”执事十分气恼地说。阳子只好停下来,悻悻地到厨房里去了。

不过,还不到一顿饭功夫,就听得外面突然狂风大作,吹得呜呜作响,沙土横飞,紧接着乌云遮天,开始下起雨来,雨点越来越密集,竞从中雨转为大雨。

还好,刚才小道士阳子已经把院中晾晒的被套棉服之类的收了大半,剩下的一些,大家一起几下就收光了,损失不大。众人都夸赞阳子有先见之明,那执事也对阳子另眼相看了。

阳子当下即去向狼仔表功报喜不说。这边宏济大师正在后院中训斥众弟子:“先祖奇术,晦涩难懂,无先天禀赋,难得其要,无后天勤学,难得其理。缺失修为定性,更是学之难成,最终落于虚妄。”

“前日所授大家命题,今日一看,竞没有能完全推算正确的,令为师失望啊。”

“弟子谨记师尊教诲,定当倍加努力研读功课”弟子们答到。

“今天气象突变,乃经年少遇,除了师尊能预测出来,怕是他人都难以做到啊”有弟子说。

“也不是啊,除了师父之外,前院有个小道童也预知了今日天象。”有个弟子说道,然后将今日在前院所见的情形给大家讲了一遍。宏济大师听了以后颇为诧异。

又一日玄清真人给众弟子讲完鬼谷子的兵法后,对众弟子们说道:“兵者诡道也,用兵之道在于千变万化、攻其无防、出其不意。所以能好像看起来不能;用好像看起来不用;近好像看起来远;远好像看起来近,是无常道也。”

“今天为师出一题,以试大家所学能否为用。”玄清真人说着,在讲堂之上的太师椅上坐下。

“为师现端坐于堂中,尔等可施计,能让为师离开此座,步出堂外者为胜,大家不防一试。”

众弟子闻言不禁面面相觑,心想这如何能办到,被施计之人已经明明知道施计人的目的,又怎会中计呢?这也太难了吧。

大家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莫衷一是,都认为无计可施啊。

狼仔在柴屋中听闻老师出此题考大家,头脑一转,心生一计,立马将阳子叫来,在耳边吩咐他如此这般。

阳子听计后,就提着一桶水来到后院的学堂,佯装着前去送水。

阳子进入学堂中见众弟子正围着一圈站在学堂之中,中间是玄清大师端坐在一把太师椅上,摇着手中的纸扇,悠闲自得的样子。

阳子见状大声问道:“这是做啥?莫非老师在变戏法么?让我也看看啊”说着就从人群中往里挤。

“什么变戏法,是老师出题考大家呢,看你有没有本事将老师从这太师椅上骗起来并走出这学堂哈。”有弟子告诉阳子说。

“这个么......?我也行哈,让我来试试。”说着阳子进到玄清真人跟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又煞有架势地围着椅子转起圈来。

清虚真人见是一个前院打杂的童子,有些不以为然,摇摇头,很轻视地闭上了眼睛。

阳子围着椅子转了好几圈了,也没啥动静,周围的弟子们有些不耐烦了,纷纷起哄道:“有啥本事快使出来哈,别老在那里驴拉磨似的转圈了。”

阳子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上前跟玄清真人作了个揖,说道:“大师今天出的题,小的确实没有办法做到哈。”

众弟子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哄堂大笑。

阳子并不恼,接着说道:“若大师能将条件稍稍改变一下,小的就确保能够办到。”

玄清真人听他这么一说,又有了些兴趣,就问道:“怎么个改法呢?说来听听。”

“如果大师能够立于学堂之外的话,我定能有办法将大师骗回至这太师椅上坐着。”阳子说道。

“此话当真?”大师问道。

“保证没假,只需片刻功夫就可做到,绝无戏言!”

“那好,我到要看看你有如何的本事。”说罢玄清真人在众弟子的簇拥下,来到堂外的院中,将双手背后而站,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向阳子问道:“此处可行?”

阳子紧随大师而至,连忙说:“可以,可以,就在此处便可。”说罢,阳子又围着玄清真人转起圈来。

大家此时都满腹疑虑地盯着阳子,看他究竟要使个什么法出来。

但见阳子围着大师转了两圈后,突然双腿一屈,“扑通”一声跪在了大师面前,叩首道:“小的不才,仍是无计可施,还请大师见谅!”说罢,向着大师磕了一个头,然后立马起身就跑出了后院。

“这个泼皮!”“小无赖!”院中顿时扬起一阵叫骂声和嘲笑声,众弟子都向着阳子逃去的背影起哄大笑。

玄清真人也只好无奈地摇摇头,转身向学堂内走去。就在大师踏进学堂大门看见那把太师椅的时候,突然一个念头一闪,心头不由一震。

“这小子已然已经赢了我?!他是真不知,还是装着不知?”想到这里,大师竟惊出了一身冷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