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豪门正文

逃生大师手记之求医(4)

来源:17K小说网 2021/6/12 5:12:55
逃生大师手记
逃生大师手记
作者:林无声
来源:17K小说网
闻名世界的几位逃生大师突然同时接到神秘邀请。“我”作为天才逃生少女的男助手,也收到邀请,与其他逃生大师一起走进了这个看似温馨,实则处处诡异的密室……

这日,陆小凤哼着小曲儿从墙外飞入玉泉轩,却不见叶英如往常一般,抱剑立于庭院中的树下。他摸了摸胡子,不免有些疑惑,奇了怪了,叶英去哪儿了?陆小凤一边想着,几个跳跃间,又飞去了快雪轩,却同样不见云苓。

好在,药圃里却有个侍女在照料草药。陆小凤记得,这女孩子是叫……

“沙苑是吧?”

陆小凤突然响起的声音,将沙苑吓了一跳。她“啊”了一声,这才看见陆小凤蹲在墙头,笑嘻嘻地望着她:“对不住,对不住,我好像吓着你了。沙苑,你们家叶公子和云姑娘呢?”

陆小凤本就不是成心吓她的,又道了歉,沙苑便没有生气,答道:“云姑娘和叶公子在正厅……”见客人呢。

她话还未说完,陆小凤已扔下一句“我去找他们”,人却在数尺之外了。沙苑笑着摇摇头,继续打理药圃。

.

因着没有听完沙苑的话,陆小凤到了正厅,便惊讶地发现除了云苓和叶英外,竟还有两位客人。客人是一位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和一位看起来大病初愈的老妇人。

那年轻男子拱手对着云苓深深一揖:“多谢云大夫解了家母多年所受之苦,在下感激不尽。”

老妇人亦连连道谢。

云苓扶起老妇人,微微一笑,柔声道:“夫人大可不必如此,我也不过是凑巧罢了。”

陆小凤颇有些好奇,逮住站在一旁的泽兰,悄悄问道:“这是怎么了?你们家云姑娘做了什么?”

泽兰倒也不隐瞒:“前几日,我随云姑娘去药铺买药……”

听了泽兰的话,陆小凤才知,那老妇人原本身患痼疾,一直靠一张药方撑着,只是治标不治本,仍免不了病痛之苦。前几日,老妇人同儿子去药铺抓药,正巧碰上云苓和泽兰在挑选药材。云苓不过一瞥老妇人和她儿子抓的药,便对老妇人说——

“夫人可要试试换一副药?这药方温厚有余,除疾不足。”泽兰活灵活现地学着云苓的语气:“若是夫人信得过我,我倒是可以为夫人略尽绵薄之力。”

泽兰学得还是有几分模样的,陆小凤听着便忍不住想笑。他觉得,云苓此人颇有些趣味。她说话虽总是用着彬彬有礼的谦词,语气却极漫不经心、甚至听来有几分自负。可奇怪的是,这样的她,并不会惹得人生厌。大抵,是因为她唇畔的笑意太过温柔了罢?被她那般笑吟吟地看着,任是谁,也是不忍心对她发火的。

说来也有趣,老妇人抓药的药铺,正是当初为老妇人开药的那位老大夫开的。闻得云苓说出这样的话,老大夫也不恼,反倒认真问道:“这位姑娘所言当真?若是真的,请问姑娘可否将药方与我一看?”

云苓也不推辞,提笔便写了一副药方。

老大夫看后,拍着自己的大腿,大笑道:“是了,是了,正该如此!我当初怎的就没有想到呢!”他全然不顾自己的面子,恳切对老妇人道:“这药方比我开的要好上不知几何,夫人若是用此方,或许这病便能根除了。”

因着老大夫的话,老妇人便用了云苓的药方。几日后,病情果然减轻,老妇人和她儿子顿时激动不已,连忙四周打探到了云苓的住处,前来道谢了。

“云姑娘的医术可真厉害!”泽兰两眼亮晶晶的,写满了对云苓的崇拜。

医术么……

陆小凤心思一动。但转念想到叶英,他便有些失望。叶英同样是双目失明啊……

不过,即便只有一丝丝的可能性,他也不愿意放过。

.

见云苓和叶英着清风、明月送走了老妇人和年轻男子,陆小凤这才跳入正厅,笑道:“真难得,这西湖小院,竟会有除我以外的客人来访的一日。听泽兰说,这是来谢云苓的?不曾想,云苓,你竟是个神医?”他这话带了些试探性的意味。

“神医当不上,不过是勉强让自己莫要辱了师门的名头罢了。”云苓一手转着鸢息,想起谷中众人,眸光柔和下来。

陆小凤第一次问到云苓的来历:“你师门……”

“万花谷杏林门下。”家师孙思邈。

云苓隐去后半句,知道她即便是说了,陆小凤也不会信。莫说陆小凤了,若不是亲身经历,就是她自己也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真的有人能穿越时光。

陆小凤又看向叶英:“叶英呢?”

“藏剑山庄。”叶英清冷的话语中隐隐透出几分自豪。

这一个山庄、一个山谷,陆小凤觉着,能这般命名的,想来应该也不是什么小地方。可偏偏,他却从未听过任何一个。

陆小凤摸了摸胡子,索性不再兜圈子:“云苓,你医术如何?”

云苓闻言,微讶,转念间便猜测道:“你想求医?”

陆小凤点点头,直言道:“我有个朋友,叫花满楼。他七岁失明,却与叶英有些相像,生活得如正常人一般。多年来,我们为他寻了不少名医,都无济于事。”他苦笑一声:“方才听泽兰说你的医术高明,我便想着,无论如何,总归是要问一句的。”万一云苓能够治愈花满楼的眼睛,却因为他没有问而错过的话,陆小凤不知道自己该有多悔恨。

云苓微微挑眉,却也没把话说满:“能不能治,我要见过病人才知道。”

陆小凤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叶英的眼睛……”若是云苓能够治愈失明,为何叶英的眼睛却……

“我是自封双目。”叶英的话话解答了陆小凤的疑惑。他神色疏淡,并不觉得有什么不能说的。

陆小凤吃惊地看着叶英:“自封双目?”

于陆小凤而言,这实在是难以想象。毕竟,如果能够亲眼看到这个世界,多数人都不会选择黑暗的。

叶英微微颔首:“嗯。”却没有多余的解释。

云苓抿了抿唇,摇头轻轻一笑,似是自语,又似是给陆小凤解惑:“有些时候,我们是要为心中的挚爱,失去某些东西的。”

叶英的眼睛,不是治不了,而是他不能、也不愿治。

因为,他的身后,有藏剑山庄。

以一双眼睛换得心剑大成,叶英或许遗憾过,却从未后悔。

云苓深爱万花,所以她理解叶英对藏剑的感情。

她也不曾问过叶英,后悔吗?

因为她知晓,叶英只会抱着焰归,轻轻答“不悔”。

只是,有时候,云苓也会为叶英遗憾。他本该是,那样完美的一个人啊……

.

陆小凤并不知晓叶英的事迹,却也能听出,云苓口中所谓的“挚爱”,绝非爱情,而是一种近乎信仰的虔诚。

他张了张嘴,到底没再问下去,继续刚才的话题道:“云苓,我不知道你的医术如何,但我也不想错过任何可能。你若是方便,可否随我一起去见一见花满楼?他就在这杭州,离西湖小院也并不远。”陆小凤难得收了以往笑嘻嘻的模样,认真起来。

云苓转了转鸢息,说道:“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为医者,本该如此。”她看了看天色:“巳时将至,时辰还早着呢,现在就可以去。叶英,一同去吗?”她侧首看叶英,勾起唇角:“我好歹还会偶尔出门去药铺、书铺看看,你倒好,基本上不怎么出玉泉轩。不如出去走走罢?成日待在玉泉轩,你也不怕闷坏了。”

叶英沉吟片刻,知晓云苓的好意,便点了头:“嗯。”

“不过……云苓,能否暂且别告诉他,你是去看他的眼睛的。”

有了希望,才会失望。

陆小凤不想让花满楼经历这样的落差。这不是对云苓的不信任,而是他不希望有一丝一毫的可能让朋友难过。陆小凤啊,看着大大咧咧,心底却柔软细腻得不行。

云苓明白陆小凤的顾虑,是以她并未觉得陆小凤冒犯了她,一口答应下来:“可以。”

.

花满楼住的地方离西湖小院确实不远,那是一座名为“百花楼”的小楼。而小楼也确实如它的名字一般,远远的,叶英便嗅到一阵阵清芬的花香,且远不止几种花。

陆小凤笑着说道:“花满楼喜欢花儿,也养了许多各种各样的花儿。虽然他是一个瞎子,可我敢说,无人比他更会照顾那些花儿。”

云苓闻言,侧首去看叶英,想道,他若是去莳花,又不知该是何种模样呢?这般想着,云苓忍不住扬了扬嘴角,总觉得会很有趣。

百花楼并未上锁,陆小凤一边推门一边解释:“花满楼的门永远开着,因为无论什么样的人到他这里来,他都会欢迎。”

甫一入门,云苓便看见许许多多长势喜人的花儿。有些已经绽开了,有些还羞涩地打着花骨朵儿,还有些尚未从叶间露出动人的姿态。

叶英虽看不见,但微风拂过时,有花香扑面而来。他疏淡的神情不自觉柔和了几分。

可是……

花儿还在,小楼的主人,却不见踪影。

看到小楼中泼洒的水壶和只浇了一半的花,陆小凤神色大变:“不好!花满楼出事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