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穿越正文

心赋在线阅读第六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2 6:22:55
心赋
心赋
作者:在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他亏欠至深而无颜面见的陌路人,竟成了他师尊。愧疚让他走近这个不近人情的天之骄子,少年不堪负重的心却悄然住进风花雪月。冰雪消融,不止一处。但心意如何明了,深仇大义又如何能逃?温柔隐忍君子攻×傲娇迟钝美人受(要站沉郁忠犬也不是不行)主线1v1纯情向,与剧情线并行前期朦胧微耽,后期预警频繁,做好准备嗷(架空修真请勿较真)

第六章.给你朵小花

微风吹过,四下的鸟雀欢快地叫着,叽叽喳喳连成了一片,在那一片叫声中,傅潇清晰地听到了殷殷那细细小小的声音。

傅潇顿了顿,低下头垂下了眼睑,发丝随着他的滑落,将他腿边的殷殷铺头盖脸遮了个严实。

只在石头上鼓起了个小包。

这还是殷殷第一次讲话,她之前怕傅潇将她当做怪物,一直没敢开口,思索了许久,这才下定了决心,本就忐忑得紧,这会儿他又是这个反应,心里越发像打了鼓一般。

殷殷心里焦急,忍不住偷偷摸摸拨开了他的头发,探出了个小脑袋,做贼似的打量着。

却见傅潇只是面色淡淡地站起了身,发丝随着他的动作离了她的手,唯留下一抹淡淡的香味。

殷殷嗅了嗅鼻子,还挺香的。

殷殷忍不住又吸了吸鼻子,那香味却早淡到闻不到。

傅潇将那糕点盒子推向了她,张了张嘴,却只道,“快吃。”

不问她吗?

殷殷歪着脑袋看向了傅潇,面上带着疑惑,母亲说过,修士疑心向来更重,凡事都喜欢问个究竟。

她本以为傅潇会问到她的老底,没想到,他根本就不问。

傅潇见她皱着眉头一脸纠结,作势要收回那糕点。

殷殷连忙按住他的手,急切道,“我吃我吃!”

傅潇这才收回了手。

殷殷撇了撇小嘴,伸手去拿那糕点,却见傅潇皱着眉头抓住了她的手。

殷殷抬起头看向他,便见他两个指头捏着她的手,翻了个方向,露出了脏兮兮的手心。

方才她抓着那水草沾了一手的泥,又不小心碰了水,现在整个手心都是黑乎乎的。

衬着他白皙的手,像是个泥做的爪子。

殷殷脸一红,连忙抽回了手,睁着双大眼幽幽地看着他,连脸颊都鼓了起来。

讨厌!殷殷想着。

娇气。傅潇心道。

傅潇指尖动了动,捻起了块糕点放到了她的嘴边,殷殷看了他一眼,见他面色仍旧淡淡,没有嘲笑她的意思,这才上前了两步,张嘴去咬那糕点。

入口绵软,香香甜甜,温温的,意外得好吃。

殷殷忍不住又凑过去咬了一口,那糕点做的虽小,可也有她脑袋大,却是一咬便碎。

殷殷吃了两口便有些飘飘然,吃完了那些整的,便去吃那些碎的。

面前的手忽的被收了回去,殷殷抬起了头,便见着傅潇面色淡淡地收回了手,连带着那些糕点都收了起来。

殷殷还没吃够,却也不敢要,只是眼巴巴地又看了那小盒子一眼。

傅潇没理她,径自取出了个石盘在那儿摆弄。

殷殷舔了舔嘴唇,将唇边的碎糕点屑含入口中,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

傅潇刚好看到了她的动作,瞧着粉色的舌尖,手上的动作顿了顿。

方才,她舔到他了,那感觉实在是怪异得紧。(ー_ー)

傅潇摆弄了一会儿,便要继续去寻那小村。

殷殷偷偷看了她一眼,满面的纠结,她不想再进蛋壳中。

傅潇见她在那儿磨磨蹭蹭的,也大致明白了她的想法。

殷殷正想着如何耍赖不去蛋中,忽的便被凌空提了起来,突来的失重感以及身下凉飕飕的冷风让她下意识地捂住了裙子。

而后,便被放到了一个带着凉意的肩膀上。

殷殷晃了晃,这才稳下了身影,下意识地便抱住了傅潇的脖子。

直到手中传来了温热的触感,殷殷这才反应过来她居然碰了他的脖子,修士向来对自己的命脉极为敏感,殷殷方要收回手,便听到傅潇淡淡的声音,“无碍。”

……这是不在意吗。

殷殷看了眼傅潇,便见他低着头正在看石盘,长发顺着他的动作滑落,她离的极近,近到她甚至可以一根根数清他的睫毛。

暖意顺着手心传到全身,殷殷忍不住换了个动作,在不经意间,便看到方才那碰过的地方留着两个小小的黑手印……

!!!

殷殷连忙装作没看到,而后,又不动声色地看向自己的脚下,月白的衣服上带着两个小脚丫……

殷殷连忙转过了脸颊,仍是打算装作没看到。

充满善意地没有告诉傅潇!

傅潇也能察觉到颈间那触感,绕是有心忽视,仍是觉得有些怪异,忍不住动了动脖子,却听到殷殷小小地惊呼了一声,动作一顿。

便见到殷殷晃了两下才稳住身子,鼓着脸颊看他,像只小老鼠。

傅潇只觉得掌心隐隐有些发烫,忍不住贴在衣袖上摩挲了下。

殷殷不懂他心中所想,傅潇衣服料子极好,入手顺滑,她跪坐在他的肩上,随时都有滑下去的危险。

偏生他像是没有察觉到一般,还晃!

殷殷自顾自生了会气,便忍不住又四下打量。

却说傅潇拿着那石盘,一路寻找,最终停在了一片树林前面,那林子上方笼着层薄雾,方才耳边还有鸟雀的叫声,这会儿只余下他细碎的脚步声,安静地有些诡异。

连夏日常有的风这会儿都停了下来。

那石盘指向的正是森林中。

傅潇没有一丝犹豫,抬脚进了森林。

他们方才进去,背后的那条小道上便生了变化,那些树木竟似长了脚一般,兀自变换了位置,眨眼之间,方才那条小道上便长满了树木,土地平整,枝叶繁茂。

那石盘进了森林便开始有些不稳定,指针四下乱窜。

越走,那指针便越不稳定,最后直接全方位地转着圈,完全失去了方向。

殷殷趴在傅潇的肩上,睁着双大眼四下打量,觉得有些怪异。

天地间安静的很,除了傅潇踩着落叶发出的细微声响,再无其他,连那风声都没了。

四周的树木都是一个模样,高,入眼皆是碧色的树叶。

殷殷转过了头,便见方才来时的那条路已经没了踪影。

殷殷抬起了头,透过枝叶间的缝隙,便见天空也是灰蒙蒙的,没有鸟雀,连云朵都是安安静静的一动不动。

这地方诡异得很。

傅潇似是找的不耐烦了,微微皱起了眉头。

殷殷瞧着瞧着,忽的眼睛一亮,拉了拉傅潇垂在她身边的头发。

傅潇只以为是她没站稳,没多在意。

殷殷鼓了鼓脸颊,加大了力道。

这会儿傅潇也察觉到了,转过了头,眉头微蹙,垂下了眼睑,看向了一脸不满的殷殷。

从殷殷这个角度,刚好能够看到傅潇极为好看的侧脸,那长长的睫毛色泽极深,像个小刷子一般。

衬得那双眼睛越发的黑。

殷殷心里一跳,连忙松开了手中的头发,末了甚至极为狗腿地为他理了理,笑得满面殷勤。

傅潇见她那模样,绕是心中烦躁,仍是不由得有些想笑,“叫我?”

殷殷连忙点了点头,而后指了指正南方向,小声道,“那里有人。”

“……”傅潇顿了顿,神色不变。

她没说话,殷殷也不敢说话。

半晌,她才听到傅潇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你如何知晓?”

殷殷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偷偷看了傅潇一眼,却见他正直勾勾地看着她,眸色幽深。

“我可以感受到灵力……”

傅潇摸了摸,半晌,才面无表情道,“嗯。”

就这样?

殷殷诧异地睁大了眼睛,却见傅潇已经收回了视线,目视前方。

殷殷咬了咬嘴唇,她本以为傅潇会问上许多,没想到他居然就这样放过了她。

傅潇顺着她说的方向走了一会儿,殷殷便明显察觉到那股灵力越来越浓郁,甚至于察觉到那灵力中还掺杂着其它的东西,不过那股气息隐匿得太深,殷殷想了许久,还是未能想出究竟是什么。

离那气息近了,殷殷这才察觉到那气息的本体极大,只是较为分散,自他们进了这森林,便是那东西的领地,只是方才在外围,气息太过浅淡,她才未察觉到。

难怪方才那石盘是那般的状况。

殷殷皱了皱眉头。

傅潇方要落下脚步,便见肩上的殷殷忽的扶着他的脖子站了起来,指着他脚下的那片土地,“这里!”

可能太过于激动,他甚至感觉到她在他的肩上轻轻地跺着脚。

傅潇反应极为迅速,在殷殷话音落下之时,便已双手结印,一股极为巨大的灵力自他体内爆发,以他为中心,顺着脚下扩散光芒散去,直入地底!

那一片土地都因灵力整个被翻了起来,泥土飞溅,傅潇腾空而起,一个灵力光罩出现在了两人周围,护住了二人。

泥土飞落,而后渐渐平静。

脚下的地面被整个掀开,露出了下面的一片空地。

傅潇撤去光罩,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殷殷直接便被吓得扑在了傅潇的脖子上,小脸埋在了他的颈间。

方才只不过看了一眼,她便看到那下面密密麻麻地叠着一群小孩。

一颗古树伸着树枝插进了那群小孩的体内,吸食着他们的鲜血。

方才那树枝被傅潇毁坏了许多,里面并未来得及消化的血液喷地到处都是,夹杂着泥土,看起来格外的恶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