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江湖正文

全世界都让我和死对头HE贴加官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6:51:04
全世界都让我和死对头HE
全世界都让我和死对头HE
作者:陆夷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同系列新文《再装我就亲你了[穿书]》已开,专栏可看~——梁天阙在将要把死对头彻底铲除时,被推入悬崖,穿越了。再醒来,面前闪光灯成片,话筒成堆,身边全是人。梁天阙满脸茫然。记者A:“请问梁少,你和新晋影帝萧云生什么关系?”记者B:“你为什么和萧云生从一间房里出来?”记者C:“我代表你二人的CP粉问一句,你们什么时候扯证结婚,给他们一个交代?”梁天阙:“???”他和萧云生什么关系?死对头!!!八卦记者们目瞪狗呆。当天各大娱乐头版头条皆被梁天阙那句死对头承包,推波助澜下销量CP应运而生,粉丝疯狂助攻下

下午上班之后,所有人都在办公室落座,月书白清了清嗓子说“现在咱们做个试验,看看能不能还原出案发现场的情况,有没有自告奋勇的配合一下啊。”

说完这句话之后,由于已经大体才出来月书白要做什么了,李晴和乐苗全部都把目光飘向了别处。其他人也都没有主动参与的意思,只有孙强傻乎乎的凑上来说“怎么还原?我来。”月书白看了孙强一眼说“死者是名女性,你来的话。。。。。不合适。”然后将目光移向孙彤笑着说“孙科长,要不你来配合一下?”

孙彤虽然不知道月书白要做什么,但是却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他盯着月书白看了一会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思考月书白到底要做什么。月书白对孙彤说“你看着我也没用啊,死者是一名普通的女性。平时没有任何锻炼的习惯,这里也就你的身体素质最符合了。”

孙桐看了看周围的人,李晴是部队专业人员,身体素质自然比自己强不少。剩下的只有自己和乐苗,乐苗可是全组人的重点保护对象,想到这里孙彤为难的躺在了按摩椅上。月书白这时候也准备好了需要用的东西,桌子上摆放着好几个装满水的杯子,还有两包上午孙彤所说的那种面巾纸。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月书白将孙桐的手和脖子套进了按摩椅的布套中,然后启动开关。孙彤这时候问“我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月书白笑着说“放心,咱们都是同事,我怎么会害你呢?”

打开了全身按摩的开关,过了大约3分钟之后,布套开始收紧,按摩椅开始了轻微的震动,孙桐看着月书白有些紧张说到“你说你好歹和我透个底啊,用什么方法,弄得我现在怪紧张的,你不会失手真把我弄死吧。”

月书白没有回答孙桐的话直接把一张面巾纸铺到了孙桐的脸上,然后端起一个杯子就往上浇水,当水将第一张面巾纸湿透之后又铺上第二张以此类推,当铺到第四张的时候孙桐就开始剧烈挣扎,月书白看了看秒表,上边显示为二十二秒,月书白继续重复刚才的动作。孙桐由于手和脖子被布套套住,只有双腿在剧烈挣扎,脸上的面巾纸糊的死死的,任凭她剧烈的挣扎丝毫没有作用,在计时表到四十秒的时候,月书白揭开了孙桐脸上的面巾纸,孙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月书白看向刘彦问道“你说死者胸腔内的那点积液有没有可能是这种情况产生的。”

刘彦似乎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来,听到月书白的话之后他这才反应过来说“嗯。。。很有可能,死者吸气的时候吸不到空气,肯定会吸入一点水分。”

说实话一直到现在众人才缓过神来,刚才的情况有点太震撼了,就算是李晴之前知道了这个方法,但是看到了真正的实施情况,依然内心是砰砰直跳,孙桐可能也是受惊吓不轻,有点虚脱的躺在按摩椅上,整个房间似乎只有月书白和乐苗的面色正常,乐苗在实验一结束就上去给孙桐擦起了脸上的水。

“我靠,这个办法屌啊,我可以。。。”伟哥惊奇的说着,只是还没说完就发现不对劲,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出来。

月书白斜了他一眼说到“你可以干嘛?你这种对着电脑的宅男,是很容易心理扭曲的。赶紧忘了吧,不然你得了精神病可别怪我。”

这时候孙桐缓过了劲,缓缓的站起身,月书白看到这个情况之后缓缓地退出人群朝外走去,还没等走出门孙桐的声音就在他身后响了起来“混蛋,你给我站住。”

月书白一呲牙跑了起来,孙桐紧跟在后边,随后就听见两个人在走廊中的声音。

“你个王八蛋,事前也不和我说一声。”

“不是我不想和你说,只是和你说了之后还原不出真实现场。这是还原现场的规矩啊。”

“滚蛋,规矩我比你懂,明明看见我不行了还继续忘我脸上糊纸,你想憋死我是不是?”

“哪不行了,那时候才20秒,你肺活量哪有那么小,再说你现在不是活蹦乱跳的吗?”

两个人的吵闹声缓解了刚才紧张的气氛,其他人在办公室都苦笑了起来。随后听到了队长的声音“你们俩干嘛呢?这是菜市场还是你们家?”瞬间走廊安静了下来,随后月书白带着其他人就都到了队长的办公室。

月书白向队长汇报了刚才的情况后是继续说到”队长,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刑罚的名称就叫做贴加官,孙彤刚才已经充分证明了这种方法的可行性。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办?”

孙彤“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到了这个时候梁武的眼睛难得的没有继续盯着电脑,而是皱着眉头的在考虑问题,过了一会说到“没有人证,审讯就显得尤为关键了。”

又过了一会梁武转头看向乐苗“你那里有把握吗?”

乐苗微笑了一下说到“尽力而为。”

虽然说的是尽力而为但是在她脸上却看出一种自信,对自己专业以及水平的自信。

队长也看到了乐苗的表情,想了想说到“现在申请拘捕令估计要明天才能批,先安排人监控,明早抓人,贴加官吗?呵呵,有点意思。”

晚上月书白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看着窗外出神,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在想着什么。这时候伟哥扔了一支烟给月书白,月书白反应过来看向伟哥。伟哥嘿嘿笑着问“想什么呢?这案子也算是破了,看你好像不太高兴啊。”

月书白淡淡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伟哥凑过来给月书白点上烟坐下来说“说说呗,想什么呢?”月书白看了看伟哥笑着说“别说我了,说说你吧,你是怎么来到特案组的?”

听到月书白的问话,伟哥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哎,别提了。以前我好歹也算是一个响当当的黑客。知道二妞这个名字吗?”月书白身体一直惊讶的说“你别告诉我那个大名鼎鼎的黑客二妞就是你。”伟哥得意的说“没想到吧。”月书白又问“那你怎么会在特案组?我记得在警校的时候还有你的通缉令呢。”

伟哥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有些郁闷的的说“别提了,两年前的时候,我手头紧张想赚点外快,于是我就看上了一家做防火墙的公司。那家公司做的防火墙还算不错,一般人使用是没什么问题。可是对于我来说那就太小儿科了。于是我就入侵了他们的服务器,给他们留言指出了他们的漏洞,并且表示我可以帮他们完善这些漏洞。当然啦,前提是要给我点报酬。”

月书白又问“然后呢?”伟哥无奈的说“结果那家公司表面上答应了我的要求,还约我见面想聘请我为他们公司的技术总监。可是谁知道他们早就报了警,被警察抓了个正着。不光钱没挣到,还义务劳动的帮他们公司把那些漏洞都修复了。不过,幸亏我那次义务劳动了。我被判了监外执行,后来梁队找到我说,如果我不想进去就来帮他做事,所以就被抓来当壮丁了,一个月才一千块。”说完伟哥发泄似的掐灭了烟蒂。

月书白笑呵呵的看着伟哥说“没想到啊,你就是二妞,哈哈哈。”

聊了一会月书白又问伟哥“对了,你对乐苗了解多少?给我讲讲。”伟哥看了月书白一眼说“怎么?你有想法?”月书白说“随便聊聊嘛,我刚才总要对大家多了解一下。”

伟哥又叹了一口气说“乐苗啊,命苦。她不是W市人,是J市人,来特案组之前已经是省厅心理犯罪调查科的科长了。她本来有个未婚夫的,都已经订婚了,不过后来准备结婚的时候。。。。哎。对了,她还有个弟弟以前也在部队,就是乐苗准备结婚的时候,她弟弟本来说要请假回来的,结果突然有任务,然后呢就一去不复返,应该是执行任务的时候被犯罪分子开枪打死了,乐苗见到她弟弟的时候已经是部队把他的遗体运送回乐苗家里了,她们姐弟俩感情很深,从那之后很长时间乐苗都没缓过劲来,婚期也一直拖着,就在那个时候咱们局需要一个心理专家来帮忙,按道理这种事情完全用不到乐苗亲自来,可能她那时候也是想换换心情,乐苗从4年前就来到咱们局了,虽然她现在是厅里的犯罪心理科长,不过在咱们局里只是个副组长。也就是在三年前,她当时的未婚夫也来到咱们市,就是为了陪着乐苗,当时在这边的华信集团找了份工作。眼看乐苗一步步走出阴霾,可是她未婚夫却不明不白的死了,当时我们也没调查出个所以然来。不过这些都是我来之后听其他人说的,据说当时调查的时候明明已经快要查出来凶手是谁了,可是被咱们局的领导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给结案了。从那时候起乐苗就一直借调在咱们警局,他们都说乐苗之所以一直做副组长,就是希望能遇见一个能为她前未婚夫报仇的人。”

月书白听完之后有些感慨的说“原来她还有这么一段过去啊。”伟哥这时候突然问“对了,你是怎么会想到从那本书里找到作案方法的?今天你还真是露了一手啊。”

月书白笑了笑说“细节嘛,你想想,宋丽丽一个教务处的,张志清一个教体育的,谁会看那种无聊盗版书?关键的是我从他们家的书柜上发现,张志清一定是一个很努力的人,整个书柜全都是专业方面的书。所以说那本杂书就让我感觉很好奇。”

伟哥点点头说“嗯,你还别说,古代人就是聪明啊。”

月书白看了伟哥一眼笑着说“好啦,别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早点睡吧,咱们推理的对不对,还要看明天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