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穿越后嫁给了残疾大叔在线阅读第五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6:40:19
穿越后嫁给了残疾大叔
穿越后嫁给了残疾大叔
作者:穆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古穿今,先婚后爱,男主呆萌可爱,治愈系小天使,患有夜盲症,夜晚看不见,前期Beta,后期分化成为Omega。霸道总裁,占有欲爆表偏执成狂男主Alpha,前期出场坐轮椅。整个京城权贵都知道,乔家现任当家乔任曦权势滔天,冷酷无情,尤其是在双腿残疾后,更是性情大变,阴鹜深沉,道上所有人闻之色变,都得恭恭敬敬喊一声乔爷。无数Beta和Omega前仆后继,希望能得乔爷青睐,但下场却都很惨烈,以致私下里流传着各种江湖传闻。实际上是乔任曦患有信息素应激症,任何人靠近他都会让他产生很强烈的排斥感,靠近者死的那种

东阳,初春的雪早已经完全融化,在这个冬天里已经枯萎的草儿也格外的青翠起来,发出了绿色的小芽,相比远在西北的西京城,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西北塞外大雪覆盖萧瑟的风雪仍是白茫茫一片似乎与天地连成了一个整体。

东阳后宫的御花园里,初春里已有暖春的气息,各色各样的梅花,桃花和海棠花也在相继含苞绽放,一阵阵微风袭来整个御花园都是清新的花香气。一位身姿婀娜,衣着华丽,头戴凤冠的的贵妇人,在一群宫女的随行下,来到花丛围绕的亭台上,抚着一张通体黑色,隐隐泛着幽绿,有如绿色藤蔓缠绕于古木之上,琴内有铭文曰:‘桐梓合精’,名为‘绿绮’的古琴,随后一曲曲高和寡的《阳春白雪》,悠然清灵的琴声如轻缓流淌的溪水穿透着整个御花园的天空。

琴声过后,只听见一个掌声,在花园周围的亭廊上响起,只见宫女们齐齐向那人行着礼,来人摆了下手,宫女们都退到了一边。头戴凤冠的贵妇人也急忙起身行礼道:‘皇上安好。’来人缓缓走到贵妇人身旁面色温柔到:‘絮儿,你的琴弹得还是那么好,好一首曲高和寡的《阳春白雪》,冬去春来,万物复苏。转眼间时光荏苒,曾经作为皇子的我现在成了皇帝,以前觉得只要当上了皇帝就是最无上的荣耀了,现在回头才发现作为皇子的时候才是最开心的事,可以肆无忌惮的做自己喜欢的事,可以驰骋沙场,可以兄弟情深,甚至可以和你一起闯荡江湖,一起发掘江湖的趣事。’ 贵妇人穆絮儿:‘皇上,只要记忆中的情结还在,我们就没有改变。虽然那时候的你,霸天,我,堂姐穆雅我们一起初识是那么的朦胧而又温馨。但现在你是皇上就只能以皇帝的眼光去格局去思考,作为你的女人我会一直都支持你。’

武潮向往道:‘絮儿,记得我们第一次初识的时候,我和霸天那时候正是刚打了一次败仗,不过那时候也觉得没什么,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嘛!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于是我就和霸天潜入了敌方的后方准备烧毁他们的粮草,最后粮草是烧毁了,但是我们也被敌方阵营的士兵团团围住,我们奋起突围,最后跟随我们一队的士兵也都被杀了,只剩下我和霸天也都负了伤,浑身沾满了血迹,在最紧要危难的时刻霸天为了救我,伤上加伤的帮我挡了一只冷箭,那时本以为我们要战死在那里了。霸天却毫不畏惧的折断了冷箭的尾翼,拾起地上的一杆长枪说‘大哥,今天我就算是死,我也要用我的尸体为你拼出一条血路,但你绝对不可以死。’当时听着他那话顿时觉得生死兄弟当该如此了,重新燃起了斗志,于是他异常勇猛如从地狱踏出来的恶魔提着长枪凶悍的杀向大部分敌军,收割着敌军的生命,浑身被自己的血迹和敌方的血迹浸满了全身,一鼓作气终于在最后杀出了一个缺口,我们趁乱突围了出去,但前有敌军后有追兵,我们只能暂缓不回军营,从长计议。从那以后我就对自己说如果我武潮真有一天做了皇帝我一定要给他最大的权位,最好的荣华富贵。’在一旁静静听着的沐絮儿温婉的拉起皇帝的手道;‘你做到了,实现了对霸天的承诺呢。’武潮苦笑着说:‘是做到了的,但是初衷不一样了,以前只是单纯的想着共患难的兄弟,有福就应该同享,但现在作为皇帝的我权力越大,害怕的事就会越多。’

武潮似乎不想说太多又回忆说道:‘在无法回到军营的时候,我们只能退到了江南苏城那座富饶的鱼米之乡,伤好后再作打算。于是就有了我们的第一次初识,那是在一个元宵灯会的晚上,皎洁的月亮高高的挂在天空,街道上喧嚣热闹,商贩们也是各色各异,人群拥挤,张灯结彩的街道灯火通明,街道两旁挂着不同颜色的灯笼,空中飘起各异的孔明灯冉冉升向那远处的星空,点缀着不一样街道和不一样的星空,好一番的热闹繁华景象。茫茫人群中,不同的人也带着形色各异的面具,似乎擦肩而过着彼此前世五百次回眸的因缘,小桥下的许愿池里也飘着不同心愿的水莲灯,祈福着美好的祝愿,街道的的尽头一颗高大粗壮的的许愿树也挂满着满满的丝带般的美好愿望。当我和霸天还沉浸在这美好而繁华景象中,一首悠悠温暖而欢快的《忘忧》如久逢干旱后的雨露洒向心头从远处传来,我们顺着人群走过去,看到那时的你在许愿池的中央的一座阁楼里,一身华丽尊贵的锦缎暗花紫色华服,如云流水的料子就连边角花纹和针线都是如此的别致,犹如一朵盛开的紫罗兰,在一条紫色透明的薄纱之下流动着温柔的眼波,更增添着神秘朦胧的美,远远的看着就感觉痴痴的醉了。’

一首曲罢以后,空中不断回响的余音依然犹如在耳边不断响起。当人群还在沉溺在意犹未尽的《忘忧》曲子里时,你便如一朵紫色的云般已从阁楼里飘落在许愿池一旁女扮男装的白衣劲装装束的穆雅身旁,当时的你们看着真的算得上郎才女貌,男的俊俏女的美艳,羡煞不少围观的人群。

当时的李霸天这伤势刚好一些就打趣到,‘大哥,你平常不近女色的人,竟然今天怎么好像丢了魂一样,看上人家了。’当时的我摇着折扇无趣的道,‘我是在听琴,陶冶情操这叫艺术,再说这么一大片落花有意可流水无情,没看见人家双宿双飞,再天愿化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啊。’李霸天微笑着说:‘大哥,我不懂啥艺术,我觉得只要喜欢咱就去追,只要大哥你说看上了,等我伤好后我就算抢也给你抢过来,现在我先过去帮你混个脸熟啊。’我当时笑骂道:‘人家不知道的,看你也仪表堂堂,也能和玉树临风擦点边,怎么做起事来就这么的粗俗’。谁知李霸天流氓心性也不管那么多就走到你们面前,说‘穿紫色衣服的姑娘,你怎么可以这么美,如果有人喜欢你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要不你跟这位小相公分手吧,这样的话大家也多一些机会啊,你看你这位相公,虽带着紫金紫罗兰雕饰眼罩但双目黑白分明,虽俊美异,肤白如雪如温室的花朵一样太柔弱了像姑娘一样。’

武潮不禁向往道:当时我真想说我真的不认识这厮,完全是给我丢人现眼啊,谁知当时的穆雅也许是我同样的心境,忍不住就出手教训了他,没想到李霸天还真有几下子,和穆雅打的分上下,最后还被李霸天一不小心的识破了女儿身。自知理亏的李霸天也只能被动挨打,边打边表达着歉意,‘姑娘对不起啊如果你愿意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谁知听到这话围观的人也是漏出惊愕的表情随即又转变为喜的表情,当时你堂姐看了下四周谁知更加的生气,打得他伤上加伤,都叫上姑奶奶饶命了,最后也许是你堂姐也打累了,差不多气也消了,穆雅从新整理了下装容,然后异口同声的骂了一句:‘哪里来的登徒子’。当时的我刚好走出来作揖赔礼道歉,只见你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清澈如泉水般扫过来,‘你和他一起的,也不是什么好人,’然后就跃起街道旁屋顶,谁知那时一道清风徐来,如冥冥中注定下一次会相遇一样,你的面纱被晚间那暖暖的微风吹落,如秋风中的落叶缓缓飘落到了我的手上,于是这就成了是我们的第一次初识了。所以现在常常想起那时候真的无忧无虑。

沐絮儿也仿佛被武潮带进了曾经那初次暖暖的青春年华里,沉浸了好一会然后接着说道;‘人生若之如初见。皇上,最近据说传言朝野派系林立,以重文轻武,多传你不顾念旧情甚是无情,其实我知道皇上最是无奈最是有情,打江山容易,巩固江山何其难。’武潮欣慰道:‘还是絮儿最体贴我,我又何尝不想息事宁人,好好做一回太平盛世皇帝,古人亦云,盛世实以仁政,乱世需用重典,但每一任帝国初期过渡时又何等的血腥,谁又能体会这其中难言之隐呢。’沐絮儿思考了下试探下问到:‘那皇上接下来,打算怎么处置西京王呢,是杀还是逼反’武潮深情的看着沐絮儿的那双清澈如泉水的眼睛,仿佛多看一眼就会沦陷迷失在那灵动的大眼睛里,于是把视线移向那洁净的天空自语道‘霸天,一开始我是真心想杀他的,毕竟那时候的他功高震主,但那时候也没有合适的机会动他,于是我也一直找一个成熟的机会,给他一个膨胀的机会,但自从给他加九锡以后,他也许觉察到了我对他的担忧,他因此也越是的毕恭毕敬,愈是的低调,虽然在一次疏忽下发现影密卫在监视他,他也没有太过激的反应,也一直尽忠职守,就当什么没有发现一样,所以经过这几年的韬光养晦我相信要反也早反了,但最终还是没有反,所以我也一直逼问着自己是不是该收网的时候,霸天是不是要非杀不可,杀完之后我是否会后悔。’

沐絮儿也仰望着那洁净的天空道:‘皇上,我相信霸天应该知道君臣之道,会体谅皇上的苦衷,不然当初他掌管天下兵权的时候,也不会主动上交大部分兵权自愿镇守塞外萧瑟的西北抵御蛮族,为武元大陆间隔出一片后天的安全屏障,毕竟你们曾经兄弟情深,我相信霸天的为人。那皇上可考虑过联姻的方法来解决当前尴尬的局面呢,刚好现在曦儿也十五岁了需要给她找个好夫君的时候了。’武潮道:‘不是我没有想过联姻的方法,只是你可能不知道,霸天孩子伴异象出生,据说凤凰栖身,就怕以后流言四起,我武家王朝也会危在旦夕,所以这也是我担忧的地方。’于是两人相视一会而不语都陷入了沉思。

只听见远处一声娇滴滴的呼喊声:‘父王,母后,刚听道你们说要给我找夫君,可女儿还小,现在还不想找夫君呢。’说完之后就小跑过来抱起武潮的手臂撒娇摇晃到。武潮宠溺的看着面前这位身着淡绿色的繁花宫装,亭亭玉立,肤白如雪,同样拥有着一双灵动清澈如泉水般的大眼睛,精致的五官下,嘟起樱桃小嘴装着可怜兮兮甚是可爱。沐絮儿严厉道:‘曦儿,你都成大姑娘了,怎么还跟你父王撒娇,仗着你父王一直宠着你,看到你父王也不行礼,成何体统了。’武曦委屈道:‘父王是天底下最好的父王,只有母后你偏心,对哥哥你都百般呵护,对女儿却严厉苛求,我就是不想找夫君嘛。’说完之后又可怜兮兮的看向武潮。

武潮也假装严肃道:‘曦儿,你母后也是为你好,女孩总是要嫁人的,你现在都长成大姑娘了确实需要帮你选一位好夫君,来好好管教你了,不过曦儿父王答应你一定帮你找位你喜欢的人。’武曦继续委屈道:‘那父王你打算把你可爱的女儿嫁给谁呢?’武潮望着沐絮儿思量道:‘是西京王世子。’武曦听完之后也没有继续深问下去了,给武潮和沐絮儿请个安就雀跃的离开了。沐絮儿好奇的道:‘曦儿刁蛮任性的性格,一般都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今天怎么这么平静带着好奇心,不去追问呢。’武潮微笑道:‘曦儿那点小心思啊,是怕我们误导她,她想自己找机会去探个究竟。’沐絮儿接着之前相视不语的话题又道:‘也许联姻真的是解决你和霸天私人感情和君臣之间最好的解决方案了。’沉思了好一会,也许回忆真的是世间一副缓冲剂总能触动着曾经久违的情绪,武潮把视线看向了西北的天空道:‘为君难,也许为臣也不易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