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捡到一个男朋友[末世]第九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0:07:52
捡到一个男朋友[末世]
捡到一个男朋友[末世]
作者:非鱼2019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本开山海杂货铺,收个藏呗~~本文文案~今天入V,23章开始倒V,看过的小天使们注意下哈——1月9号2028年,胎穿到修真界孤独生活了18年后,少女乔嘉树再次穿越回到地球。却发现此时的地球在经过火山爆发,地震,海啸,冰山崩塌,辐射污染、传染疾病等一系列天灾人祸后,进入了末世生活。乔嘉树带着弟弟乔承泽,依靠在修真界得到的至宝,一种叫做晋江的树木,走上了清理污染(捡垃圾),圈地为王的制霸(种田)之路。并且捡到小哥哥一枚,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新文求预收~~山海杂货铺都市孤儿少女于十七无意间被骗入了一

「王女」

王军的胆子也忒大了点,但不知道为啥他们看见厄金显得相当迟疑,我抓住机会逃出他们的包围。

此时车队距离我们两个已经很远了,厄金说乌泱泱的人海里敌友不明,贸然闯进去反而更危险。我们两个只好拾来地上的破布烂衣披挂在身上,往远处的村落中去。

周边的人家大多出来看这场仪式,村落中门户闭锁,一小部分已经害怕骚乱躲回家里,但在情势不明的关头,没人敢接待这个时间敲门的来客。

“现在人越多的地方对我们越危险,我们继续走,雀将很快就会派人来找我们。”

厄金牵着我的手,他的手冰凉,嘴唇有些发紫,这具不适应寒冷的身体仿佛随时都会破碎,我紧紧握着他的手,不安卡在喉咙里,我实在看不下去他快要倒下的走姿,心一横,道:“你等等,我去敲门。”

我们一路走,一路敲门,大部分没有回应,有些会开个门缝,又立刻关死,我们越走越远,再往前走就是森林,这是最后一处安全的村子,零零散散十余户人家,我挑了最偏僻的一个房子,女主人给我开了门,看见我,脸色一变,立刻就要关门,我猛地伸胳膊挡住,死死瞪着她:“就收容我们一会,你们不会有事的。”

妇人狐疑地往我这边瞧了瞧,我背着厄金,他的额头已经开始发烫了,我曾听说那样孱弱的婴儿,发了高热,死亡甚至不容他一个夜晚,不久前厄金昏倒在雪地里的一刻,我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想起曾经听到的这个故事。

我在做什么,他就快死了。

“求你。”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发出这种低三下四的声音来的,像个真正的可怜虫。

无数次在夜里想起王后最后凄厉的声音,我的女儿,我可怜的女儿……

别念了!

我每每在噩梦中惊醒,那声音还盘旋在耳边,我捂住耳朵张大嘴巴,无声而歇斯底里地嚎叫。

我这辈子永远永远都不会可怜。

“求你。”我苦苦哀求,“我可以留在外面,只要你肯给他一些暖和的水和食物。”

“你是王女。”妇人仍然睁着那双刁钻的眼睛,其中鄙夷的目光针一样刺在我身上,她向我伸出了手,接下厄金,一手拉着门,“我们家不欢迎杀人的恶女,但厄金殿下是南境的恩人,他进去,你留在外面。”

我甚至来不及恼火,只一味地道谢,那门紧紧闭上,我在门外呆站了一会,默默蹲在门边上,月亮已经消失了,雪在这边堆出厚厚的一层,我以为自己没有走多少距离,可竟然短短路程之间,气象已然不同,我缩成一团,不太放心厄金,重新站起来敲门,这次开门的是一个小男孩。

他瞪着一双和那妇人相似的眼睛,我往里看了看,屋子小,一眼就看到头,里面燃起火堆,厄金正躺在那张狭窄的床上,妇人手里捧着一碗浓汤,现下我也无法关心那汤是否安全,毕竟救命稻草有多细也要拽一拽。

“你有事?”

“没事。”我悻悻地缩回去。

门关上,过了片刻,又打开,男孩站在我面前,手里拎着一串钥匙:“跟我来。”

他带我来到屋子后面单独出来的一个小房子,应该是杂物间,里面杂七杂八的东西胡乱摆放,他取来柴火,生起一个小小的火堆。

“外面天太冷了,你一个女孩子还是待在这吧。”他别别扭扭地表示体贴,像个小大人,我噗嗤一声笑出来,他登时面红耳赤:“你笑什么!不需要火那你回去蹲着吧。”

“需要,需要。”我强行恢复严肃,指了指对面,“你也坐。”

男孩嘟囔道:“这到底是谁家啊。”

“你叫什么名字?”

“拉怛。”

我一愣。

他撇了撇嘴:“我知道,叫这个的很多吧,我就不喜欢。”

我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刚才听老妈提起王女,你是王女的手下?”

我点头道:“王女的哥哥,而今清文的王,他的名字和你一样,即使这样你也不喜欢吗?”

“难道你就喜欢吗?你是王女的手下,王女可是被他杀过一次啊。”

“也不是。”我看着跳动的火苗,“他以前挺护着王女的。”

男孩翻了个白眼:“他现在要杀王女也是王女活该,明明站在那么高的位置,享受平常人得不到的一切,竟然还藐视人命,就连我小姨都……”

“小姨?”

他挠了挠头:“我是没见过小姨啦,她老早就嫁去王城,听老妈说她被王女杀死了。”

我顿时如坐针毡。

“大家都是一点一点长成大人的,一条命背后有多少欢乐和痛苦的记忆,还有他们身边的人,生命是很了不起的事,没有人要求王女要负责任为清文做什么贡献,不要胡乱杀人而已,只是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到啊。”他耷拉着脑袋,看上去有些难过。

我说:“王女尊贵的身份都是与生俱来,她不需要负任何责任。”

男孩捣鼓着火堆:“如果王女不为清文着想,那清文为什么要继续维持她的荣光,她享受别人得不到的,自然也要付出的比别人更多,沦落到被亲哥哥杀死就是她尸位素餐的下场。”

小孩子都比我讲道理,我一时无言以对,想搬出原来那一套来反驳,在这小孩子面前竟然有一丝气弱,我只好蜷成一团,茫然地看着火,杂物间外面传来马蹄声,男孩正要动,我连忙按住他,拎起放在一边的水桶浇在火堆上。

是一群骑兵。

我低声说:“你留在这里不要动。”

我打开杂物间的门,迎面一柄长剑对准我的鼻尖,身穿银面盔甲的骑兵仔细观察我的脸,把我拽出屋子,背后的门缓缓闭合,那个孩子没有被发现。

而另一边,厄金也被带了出来,他的脸色仍然苍白,我根本无法分辨这些骑兵是哪边的人,浓郁的绝望涌上心头,那妇人却提了一桶水颤巍巍地走过来,骑兵说:“擦干净他们的脸。”

我和厄金为了掩人耳目,早早糊脏了脸面,妇人发抖的手抹在我脸上,我不知所措地盯着地面,转头看向厄金,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不是我的人。”

骑兵命令妇人离开,我懵懵想着这回完了,那骑兵却忽然跪在我面前:“属下逾矩,冒犯了殿下。”

他说他从雪国来,捎带来乌诅的口信。

“王传召将军入宫,她说此去凶多吉少,这就把雪国的兵力全权交到您手上,您爱怎么闹怎么闹,别丢命就行,她想管也管不着了。”骑兵强调这是如实转述。

“自此以后,您就是雪国的主人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