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穿越正文

三国之将才系统在线阅读第二条路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10:36:29
三国之将才系统
三国之将才系统
作者:立华奏右将军
来源:飞卢小说网
你说你吕布天下第一,等我把你打死,天下第一就是我了。你说你诸葛亮算无遗策,我手下的人一个个都是顶尖谋士,怎么滴。你刘备再能哭也哭不走我的人。看龙云带领谋臣武将,统一全国,醉卧美人膝。(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卧牛山高约三百余丈,远远望去,如同一只大水牛斜卧在大地上。

初时山势并不陡峭,但最高处正如牛的犄角,异常险峻,须得小心翼翼方可无忧,三百余丈的高度,普通村民爬上去最少也得要一个时辰。

韩石现在爬山的速度极快,两百息左右,已经来到山顶,脸色如常,呼吸平稳悠长,体力明显比之三个月前又有所提高。

夜色朦胧,在月光的照映下,卧牛山上一片寂静,仿佛这山也正在沉睡中,只有山风还在不眠不休的游荡。

山顶上,篱笆院门大开,轩辕文静静地坐在院内的竹凳上,目光投向无边星空,好像心事重重。

旁边的石桌上,两杯茶刚刚沏好,还有热汽翻腾,山风拂过,茶香沁人心脾,轩辕文似乎早就知道他会此刻来此。

“坐,喝茶!”

轩辕文面色平静,淡淡的说道。

韩石依言坐下一饮而尽,茶正温,他低头沉默半响,细细回味。

他血红的眼睛里有迷雾飘过,刹那间,这血红中又闪出清明透亮之光,感受着这沉默的氛围,韩石站了起来,正要开口。

“坐,喝茶!”

轩辕文左手轻摆,也不见有何动作,茶壶无声无息地飘起,仿佛有一双看不见的手,端起了茶壶,正在沏茶。

茶水流下之时,也与平常的水流成一线不同,而是如同一颗颗珍珠一般,一粒一粒地落在茶杯中。

韩石目露奇色,并未立即坐下,双眼之中迷雾之色更重,手里更是在比划着什么,只是脸上依旧平静。

三炷香时间之后,韩石缓缓坐下,端起已经凉下来的第二杯茶,如品尝琼浆玉液一般慢慢饮下,之后,闭目端坐,不发一言。

清冷的月光之下,轩辕文与韩石二人,面对而坐,直到远方天际如鱼肚发白,韩石依然沉默。

轩辕文脸上有一丝笑意掠过,左手轻摆,茶杯中茶水溢满的瞬间,韩石睁开双眼,不再有血红之色,只有晶莹之感流转不息。

“坐,喝茶!”

韩石出手如风,再度端起茶杯,眼中露出坚决,不顾还在烫手的茶水,一饮而尽。

滚烫的茶水沿着喉咙直冲而下,如同火焰焚烤般的感觉,韩石顿时脸色通红,但死死忍住,没有发出声来。

轩辕文眼中露出复杂之色,看向韩石的眼神中,不知是赞赏还是担忧。

“三杯茶尽,你有何问尽可直言。”

“先生,石头蒙您厚爱,教导十年,但今日还有三问不解,望先生赐教。”韩石脸色依然通红,但眼神却越来越坚定。

“先生曾说过,这天地间,万千生物皆有灵,非人独有,但这天与地,可有灵在?此乃第一问。”

轩辕文一怔,“这一问你从何而来?”

“石头在这十年来,读的每一本书中,这天与地皆为至高之物,无可超越。”

“连一国之尊也自称天之子,还要经常祭祀于天地,丝毫不敢有逾越之举,若天与地乃无灵之物,为何所有人都要敬畏于它?”

轩辕文目光中有一丝震撼之色闪逝而过,这些年来,韩石虽然平时沉默寡言,但一旦心中有所疑,定然引经据典,定要问出个子丑寅卯来。

只是今天这第一个问题,能问出口,便印证出,韩石的心中已然有了一丝道念。

这道念,不浅!

“韩石,若你这一生都如此刻般锋芒毕露,连天与地亦有质疑之心,非福也,乃早夭之状。”

“但眼下这问题,我答是不答?师尊,你为何不让我带韩石回青云星,他在修道上的天分绝伦,如得你亲自教导,一定会有所大成。”

轩辕文神色摇摆不定,他虽神通万千,但对韩石的第一个问题,却是有措手不及之感。

轩辕文体外白袍无风自动,显得此时的他,内心有了起伏。

“韩石,你的第二问为何?”

韩石跟随轩辕文这十年所学,抵得上寻常人一生之所见闻,更是没有受到尘世间的世故伦理所限。

故而心中的疑问也非常人所及,想法更是自由自在,不受约束,就如同一把打磨地十分光滑锋利的宝剑,忍不住要出得鞘来,向世界展现它的光华和锐利。

“先生,那把柴刀,我磨了五年,现在终于磨断了,只是刀断了,可以换一把,若是心磨断了,那该如何换?此乃第二问。”

轩辕文目光中光彩流转,心中更是起伏不定,深深的看了韩石一眼,轩辕文也端起茶杯,慢慢品下。

“说出你的第三问。”

“先生,我们生于这天地之间,也会死于这天地之间,有生必然有死,一个人出生就注定要死去,不能长生,更不知哪天就为自己的死期。”

“既然如此,人活在这世间,所为何求?此乃第三问,望先生为石头解惑。”

轩辕文双目紧闭,连饮两杯茶,脸色恢复平静,心中却掀起滔天巨浪,这第三问勾起了他的回忆。

多年前,师父也曾问过同样的话,至今他还在苦苦思索,虽有一些眉目,但依旧没有一个让他心为之平的答案。

应该说,此问,真有答案么。

“韩石,这三问,本不是你这个年纪能问出的,更不是你现在该知晓之事,我给你两个选择。”轩辕文盯着韩石的双眼,沉声说道。

“第一条路,若你不再问下去,我可保你和子孙后代十世荣华,富贵一生,王侯将相,封妻荫子当不在话下,哪怕是成为人间帝皇至尊,问鼎天下也无不可,相信你早已知晓,师父我并非凡人,此事若我尽全力而为,自当能使你笑傲天下,逍遥一生。”

韩石性情自小沉稳,但此时也忍不住脸庞微颤,目光闪烁不定,此时要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

凡人一生所能达到的最高顶峰,不过如此,而韩石之名,将会贡进祠堂,让后人敬仰千秋万世。

“如果你选第二条路,则是我告知与你,但从此你这一生将有艰难险阻无数,会有阴晴圆缺之伤,无从选择之困,生离死别之痛,绝情绝性之苦,千年孤独之寂!!!”

“你会走上一条永无止境之路,其中更有恐怖的劫难绵延不绝。”

“到时候,只怕求死也会成为一种奢望,也许多年以后,你会在心中责怪与我,后悔没有走第一条路。”

“人之一生,不过名利二字,韩石,你看看山下村子里的人,大多贫困,尚为了求活而挣扎。”

“如果你有了富可敌国的财富,有了流芳千古的声名,你还有何可求?”

“何必做那一叶扁舟,惊涛骇浪之中,覆舟只在刹那之间。”

韩石看向远方,一轮红日正喷薄而出,天地间由暗转明,映在他的面容上,却让轩辕文在韩石尚有稚气的脸上,看到了一股难以名状的肃穆!

这种肃穆,他曾经在师尊的身上,看到过。

韩石双手合十,面东而立,“先生,这红日东升,眼下正冉冉升起,但一过正午,则变为缓缓西落,这太阳的升与落,恰如草木的荣与枯,世间万物莫不如此!”

“我的双手亦分左右,此刻紧紧合在一起,但分开后,则各为左右,这说明左右的距离亦在一线之间,我的选择……亦是如此!”

“先生,你说要保我和子孙后代十世富贵荣华,你没有说的是,十世富贵荣华之后,将会是十世穷苦劳顿。”

“恰如枯荣之意,这靠你赐予的荣华,有如镜中花水中月,只是虚幻。”

“我的三问若得不到解答,则我的心一生也无法平静下来,这富贵要来何用,这名利又要来何用,我这一生,但求得悟心安,无论名利生死!”

韩石双手缓缓分开,右手掌心朝天平放,伸向轩辕文。

“先生,这右手,已然与左手分开,我选择第二条路。”

“这天地日月可为见证,我韩石今日此时,选择第二条路,虽死……亦不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