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神级经纪人之守护七朵在线阅读救美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16:07:25
神级经纪人之守护七朵
神级经纪人之守护七朵
作者:维梦七朵
来源:飞卢小说网
沐风重生了,然而诡异的发现,这个世界的轨迹跟重生前一样有诸多巨星,只是每个明星的作品都跟他记忆中不一样,且看他如何完成自己心中的执念——守护七朵!ps:因为工作忙,更新的时间不稳定,写这本小说只是为了纪念曾经的“一舞动天下万物皆咏春!”(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三足金乌拉着太阳神羲和自玉华宫跟前走了三遭,睡梦中的绛月陡然惊醒,星夜贪杯多喝了几壶沉香梨花酿,如今醒来也不知是何夕了。

绛月推了房门出去前前后后走了一圈,猜想日上三竿,白矖大抵又领着凤清悠去房内学习,她虽然刚刚才醒脑袋有点发懵,但也把白矖那日叮嘱的话记在了心里头。

她要去一趟九州蓬莱岛,白矖叮嘱她要摘些灵芝回来。

绛月腾起一朵金灿灿的云霞,只身奔赴蓬莱岛方向,借道经过九重天时恍惚间好像听见有小仙在议论无量天尊法会的事,说是昨日法会已毕,众神仙论了一天一夜最后由南方天帝炎帝拔得头筹,得了无量天尊从西方极乐佛那处挑来的一匹狻猊兽做座骑。

听闻狻猊兽威猛的很,绛月老早就想亲眼目睹,白矖此番没带她去,有些可惜。

绛月未曾歇下云头,草草听了两句就走,却不知从何处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嘶吼声,震得她耳根子生疼。轻薄的云霞被巨响震得几乎破碎,绛月没辙只能飞身离了云头。

这才刚刚踏出去一步,顷刻之间就看见有一头棕毛威猛的四脚兽自正前方狂奔而来,身后还拉着一辆镶金琉璃四方顶的车撵,上头挂了层层纱缦,由远及近还有檀香袭来。

“哇!气派啊!”绛月啧啧称赞。

“救命啊—救,救命啊——”

绛月循声望去,这一眼可不得了。不知是谁家的女娇娃,正坐在那车撵上面,趴在车窗口一只手伸在外头,哭哑着嗓子喊救命。

“坏了!”

“姐姐!姐姐!”车撵自绛月身旁飞驰而过,那女娃娃见到绛月如同遇见棵救命的稻草,也顾不得自己头上松散的发髻,连连挥手喊道:“仙女姐姐!救我!”

诚然绛月不算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但也绝不是狗熊,万不会置旁人于水火不顾。说时迟,那时快,绛月纵身一跳跃于车辇之上,本想说要安慰那女娃娃几句,却不料她瞧见绛月来了,哇的大哭起来:“都怨我啊,姐姐,你若是仙法不高又何必又来这车上与我一起遭罪,是虞姝害了你,如今我们两都困在车撵之中,狻猊兽不知为何突然发卡狂,我治不住他。”

绛月其实想告诉她,这狻猊兽虽然凶猛但也伤不了她,只不过这谈话之间,狻猊兽已经拉着他们跑出了几千里,天庭上的人也不晓得有没有其他人听见这女娃娃的哭喊。

小女娃大概被吓坏了,哭得越发厉害,绛月见两人一起呆在车里难免会碰撞,保不齐会受伤,思量了之后拎起小女娃的后衣襟,甩手将她丢了出去,临扔出去前还不忘叮嘱了小女娃一句:“出去了记得招云来接着自己。”

小女娃尖叫着被抛出个弧度,却在绛月的眼前径直掉下云层,一边蹬腿一边哭喊:“我,我,我——我不会招云!”

绛月想去救,却因做于车撵之中也来不及,她朝云头下面望了一眼,底下是汪洋大海,她心有愧疚,双手合十念叨:“小娃娃,你福大命大,千万别有事。”

虞姝跌落云层,径直摔了下去,眼前云烟疾驰迷得她睁不开眼,冲破天际的叫喊还让她惊了一群云莺,就在她以为自己要面贴大海撞个鼻青脸肿之时,却发现自己被人稳稳当当的接住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小女娃,你怎么从天上掉下来?”

虞姝抬头对上一双如珠璀璨的眼眸透着温柔幽光,有一名玄衫如墨,头发雪白的男子朝她问话,虞姝痴迷于男子的容貌,一时之间晃了神,竟然也不知道回话,僵着身子愣在那里。

三界中拥有如此惊世绝伦的容貌且又一头银发的男子,除了四海之主琅渊还能有人谁?

琅渊单膝跪下,将虞姝轻轻放到地上:“小女娃,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差点掉到海里?”

虞姝羞红了脸,耳朵根子有些发热,乖巧回道:“我叫虞姝,是南方天帝炎帝的幼女,今日我驾着父君送给我的狻猊兽四处玩耍,却不料途中狻猊兽兽性大发,四处冲撞,幸得一位仙女姐姐救了我,将我丢进了海里。”

“原来是炎帝幼女。”“

琅渊摸着她的头,柔声安抚:”算起来你才六千多岁,既未成年且又是个女娃娃,日后出门定要带些护卫同行。这番你受了如此大惊吓,想必还没缓过神,我这就送你回去,也免得炎帝担心。”

一声龙啸直冲九天,琅渊化了苍龙原身,让虞姝坐在他的龙身上。

“丫头,来,我带你去找你父君。莫要怕,我可要比狻猊那凶兽稳当多了。”

虞姝年纪小涉世未深,且又十分单纯,故而认不出琅渊的身份。她吃了一惊,下意识抓住了琅渊的龙角,因为是龙身,当然也看不出琅渊脸上此刻带着笑。

她轻柔的用掌心顺着琅渊龙脊上的银丝抚摸:“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等会儿我见了父君,我好告诉他,请父君替我还你这份恩德。”

琅渊背着虞姝扶摇直上:“本尊乃龙君琅渊,掌四海水泽。”

另一头,绛月被那发疯的狻猊兽带着狂奔了许久,在一座气势恢宏的山脉前停了下来。

绛月见狻猊安静下来,跳下车撵,却发现眼前的山脉有些奇怪。

这座山仙气磅礴,云雾缭绕,但整座山似乎都在一个巨大的结界笼罩之下,狻猊兽冲不过去,反倒被厚重的仙泽给冲醒了脑子。

果然是个适合清静修炼的好地方,仙气提神醒脑,定能事半功倍。

绛月拍了拍那狻猊兽的脑袋,“你啊你,现在可是清醒了?方才你差点铸成了大错,等咱们回去,恐怕那帮老顽固又要送你回西天极乐世界日日听佛陀诵经了。”

狻猊兽本就通灵,听了绛月的话,低呜抽泣起来,看起来很是伤心。

远处似有悠扬婉转的笛声传来,狻猊兽被笛声吸引,缓缓迈着步子循着声音的方向摇摇晃晃的走去。

绛月一路跟着,发现山腰上有一处僻静的庭院,有名男子着碧袖青衫,手持葱绿的玉笛正在吹奏,笛声绵延悠长,让绛月听得入了迷。

男子转身发觉有陌生人不请自来,神色诧异,笛声骤停,他将突然闯入此地的绛月细细打量了一番,最后目光落在了绛月脚踝处的金铃上。

那男子缓步走进绛月,与她隔了两步宽的距离停了下来,蹙眉问:“你是何人,怎么会到这凤栖山来。”

“原来这里叫凤栖山,我从未听说过,公子莫怪,我先是跟着狻猊兽而后又被笛声吸引至此。”

绛月知道自己擅闯了别人家,理亏得很,所以回话也谦逊起来。

那青衫男子收了架势,也对绛月客气了不少,他指着院内的一方石桌,示意绛月坐下,又从屋子里取出一盏清茶,“我这地方偏僻往日没什么人来,只能用一杯薄茶招待你。”

绛月见男子和颜悦色,也放下不安抿了口茶水,向男子道了一句:“多谢。”

“还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

“我叫绛月。”

“绛月……很好听的名字。”

绛月听到男子称赞,乐呵的很,顺口就道:“是吗?这名字是白矖帮我取的,一开始我也没在意,后来挺久了也就习惯了。”

男子听到绛月的话轻笑一声,绛月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绛月,你要和我做朋友么?我独自在凤栖山上住了许久,孤独的很,你能不能留下来陪陪我。”

绛月有些慌了:“虽然我也觉得你人不错,愿意多陪陪你,可我还是得回去,白矖还在等我,我久不归家他会不高兴的。”

男子眸光黯淡下去:“想必白矖对你十分重要,自然是我不能比的。你我初识,是我唐突了。”

看见男子的神情变得低落,绛月的心里有些内疚,她是不是拒绝的太直接了。看着凤栖山虽然仙气磅礴,但人烟稀少,绛月心想,这人住在这一定觉得很无聊。

“也罢,此事不能强求。我看你脚上的那串金铃漂亮的很,能摘下来给我看看么?”

白矖虽叮嘱过,脚踝上的金铃万不能当着旁人的面取下,可绛月拒绝了那男子一次,不忍心再拒绝第二次,她心想着不过是看上一眼,应该没什么大事。

她弯腰去解红绳,却听到身后有人沉声:“绛月,我往日对你说的,你权当耳旁风了吗?”

绛月龇了龇牙,不敢回头。

坏了,白矖怎么来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