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懦弱者天堂在线阅读第9章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1 15:48:58
懦弱者天堂
懦弱者天堂
作者:僧行无依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们都是生活中的蝼蚁,现实中的懦弱者,我们都有一个梦,可命运坎坷,时运不济,总有各种路绊,没关系,欢迎来到懦弱者天堂,这里的人们与你都是懦弱者。

都说自古风流多落寞,但看古之才子,少有不潦倒的。也说不清是潦倒成就了才子,还是才子不能取富。这话放到王士祯身上也极为恰当。

这王士祯的住处在绳匠胡同的西北角,那里原是一家豆腐店的门面,里头则是卧房,前后相隔,地面很窄,比之寻常的院子还要磕碜些。王士祯家境贫寒,入京后的交际应酬、租房雇轿等一应开销,凭那点子俸禄全然负担不起,因而只有用极少的银子买下了这家豆腐店,前后打通,勉强作为居处宅邸。也亏得王士祯性情洒脱,并不为此拘束,才可以写作出那等温婉华丽的词作。

当曹寅和纳兰容若一行来到王宅时,天上黑云已经越压越低,犹如黑夜似的,几滴硕大的水珠子被平地起来的狂风斜吹过去,打在众人脸上生疼。当先而行的曹寅和纳兰容若对望了一眼,又见王宅门上竟然没有门环,曹寅也不言语,挥拳锤了锤:“砰砰砰,砰砰砰......”

“谁呀?咳咳咳”,屋里传来苍老的声音有些不耐烦和烦乱,连带着还有不停地咳嗽声。

曹寅回头望了望众人,只一笑,也不应声,又锤了锤门“砰砰砰”。

“哎呀,来啦来啦,这大晌午的又是打闪又是打呼雳的,真是见了鬼了”,那人一口的山东口音一边应门一边赶了过来。

“呱嗒”一声,门忽地拉开,从里面探出一颗发须斑白蓬松的老人头来,狐疑地打量曹寅一行,皱了皱眉:“你们......找谁呢?”

曹寅轻轻笑了笑,闪着小眼,施了一礼:“老丈,咱们是几个路客,原想出来逛一逛,不想走到这菜市口天就变了,眼瞅着就要下暴雨了,这前后也没个避雨的去处,想在您老这里暂避一会,等这场雨一过就走。”

“哦......路客?”老人又眯着眼上下看了看曹寅和纳兰容若,正有些迟疑,屋内传来一个声音:“六叔,是谁啊?有事么?”

老人还是把着门不肯让,回头应道:“是几个路客,说是想进来避避雨,瞧着......瞧着倒不像坏人。”

“哈哈哈”,里面忽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那人又说:“六叔,让他们进来吧,这雨来得急,进来避避雨不妨事的。这天子脚下,哪来那么多坏人呢?请他们进来吧,您老也赶紧进来,这雨大风大、天黑了似的,咱们还是躲在内堂里好些。”

“咳咳咳......嗯,嗯.......”,老人又猛咳了一阵,嘴里嗯哼着,这才把门打开。

曹寅等人入内一看,不禁呆了,这院子委实窄小破落了些。入门不见影壁,破木亭廊中间是一个窄的不能再窄的四方院,栽了两株盆栽就几乎占了院子的一半。透过院子靠北角则是一处厅堂,想来就是那人口中所谓的内堂了。

站在庭院的这一侧,曹寅等人一眼就可以将内堂看尽:红漆剥落的木门里,内堂正中摆着一张破旧的四方桌,几个人围坐一堆,也正拿眼看匆匆进来的曹寅这一行不速之客。另有一纤瘦黑须的长脸男子穿着一身布袍,正忙着拿灯罩去罩住四方桌上那支被风吹得将息的红烛。

蕊仙哪里见过这样的人家?皱着眉,眼中却又透着些许进了地狱一般的恐惧,怯步不肯往前。纳兰容若那最有神韵的美目此时也睁得老大,稀奇地看着这屋里的一切。饶是曹寅这等见多识广的人也是惊得愣住了,他实在不敢相信这里住着的会是文坛奇才、当朝正五品的户部郎中王士祯。

那人终于将火苗罩住,内堂这才稍亮了一些,转脸瞧着曹寅等人,看着他们的服色也是一愣,忽然迎了过去:“哎呀,客人来了,在下王子真(王士祯、字子真)。来来来,几位客人请进,莫要嫌舍下寒酸,勉为其难聊做避雨之地吧。”

众人这才知道这位高瘦得像是吹一阵风都会被吹走的中年男子就是王士祯,忙都回过神来,慌忙见礼:“叨饶了......”

曹寅等人跟着王士祯进了内堂,这才看见四方桌的上首竟然坐着一位红袍道士,道士六十上下的年纪,须发又长又黑,长眉下生这一对凤目炯炯有神,却又劲气内敛,正含笑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众人。

在道士旁边则坐着一位五短身材的干瘦老头,瓜子脸上长着山羊胡须,淡眉下的小眼睛寒光似箭,一双薄唇紧紧地闭着,似乎总是在生闷气的模样儿。

却在这时,陪坐另一侧、躲在黑暗里的一个人忽然认出了曹寅,站了起来:“咦?曹侍卫?”

曹寅被人忽然叫出了名字也是一愣,扭头仔细看去,才发现那个躲在黑暗里陪坐的人竟然就是当朝国子监祭酒徐元文。因王士祯品级太低,在朝廷也不受重用,所以接触不到曹寅这等皇上近卫,因而认不出来了。可徐元文则不同,他是顺治皇帝钦点的状元,在顺治朝十分得顺治皇帝重爱,被赐冠带、蟒服、乘御马。在康熙亲政之后,更被康熙皇帝指为国子监祭酒,专一管教宗亲贵戚子弟。所以,徐元文与康熙的御前侍卫曹寅也算是相熟的。

“哎呀,徐大人竟也在此处?!”,曹寅故作惊诧,却又赶忙施礼。曹寅知道这徐元文学识人品都是一等一的人,而且严纲方正,连康熙对他都有几分敬畏,因而丝毫不敢大意。

徐元文看了看上首两人,已是有些迟疑,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可瞧脸色,曹寅已然瞧出他心中生出了疑虑来,心里暗笑,故意好奇地看着上首的红袍道士,正想着如何开口寻问,那道士却满不在乎地哈哈一笑,起身施了一礼:“在下五峰山的道士傅青主(傅山,字青主),这位路客,想来是位贵客吧?!嘿嘿嘿。”

一听这名字,曹李两名侍卫及高士奇心里都是一震:“好哇,原来又是一个名动天下的人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