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灵异正文

闪客快打的世界第7章在线阅读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1 16:36:27
闪客快打的世界
闪客快打的世界
作者:吃的太饱
来源:纵横中文网
地震,海啸,生化病毒爆发之后的末世,各国正腐机关瘫痪。主角王夏协被A兵团的小兰所救,在A兵团王夏协加入了一支侦查小队。在一次次惊险刺激的任务之中,王夏协感受到了末世之中的世态炎凉,看透了经不起考验的人性。而在这末世不断的探索与冒险之中,王夏协一步步逐渐揭开这个世界中一些组织神秘的面纱。

线上恋爱,线下追星-07

白嘉忆从饭上防弹少年团开始,就一直不待见田正国。

她对爱豆JungKook的感情很微妙,不喜欢也不讨厌。

如果有田正国的毒唯黑酸到金太亨身上,她就会开小号回怼,但她从不上升“蒸煮”,不攻击爱豆本身,只对事不对人。

可要是有别家粉丝恶意黑酸针对田正国,她也一定会抱起键盘和对家死磕到底。

毕竟就算再不招她待见,田正国也是自家哥哥爱惜着的崽,爱屋及乌她还是做得到的。

她倒也不是讨厌田正国,更不是他的黑饭,就只是单纯跟他有些私人恩怨而已。

原因很简单,白嘉忆曾因为田正国而遭受了断腿之痛。

白嘉忆和田正国都就读于首尔艺术高中“SOPA”,是高中同校生。

田正国因为晚入学一年,而成了她同级不同班的同学。

那会儿还是2014年,白嘉忆刚上高一,正值她疯狂喜欢Girlaxy朴佑星的时候。

期末正紧张,白嘉忆却另有头等要事要忙。上完早读,她就谎称自己不舒服,要去医务室休息,老师点头应允后,她就快马加鞭地一溜烟翻墙出了校门,为的就是要去看Girlaxy《Red Light》的电视台初次放送。

除了这头等要事,她还有一件人生大事必须当天办——和Do Nets签约。

高高兴兴看完初放,吭哧吭哧赶去Do Nets搞定了签约后,白嘉忆蹦跶着轻盈的步子赶回了学校。

那会的白嘉忆还是长发,蹦跶起来头发就在背后一漾一漾的,看起来飘逸得很。

同一时间里,田正国久违地来了学校,正在操场上上体育课,和同学们一起踢足球。

很久没有体验校园生活了,田正国兴奋得很,再加上那熊熊燃烧的胜负欲,他卯足了劲想要射门,球却撞在了球门框上,咻咻地飞向了操场围墙边的灌木丛里。

在一阵嘘声和玩笑里,田正国挠挠脑袋对同学们说了声“抱歉”后,就跑向了灌木丛去捡球。

正值夏日,长久未修的灌木丛疯长,都快有半个田正国高了。

田正国弯下腰,在灌木丛里翻找足球的踪影。

此时的白嘉忆正抱着她的那份合同,艰难地翻上了比她高出两个头的围墙。

正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白嘉忆是爬墙也难下墙更难,即使为了追星已经不是第一次翻墙,她也还是得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个不小心伤着自己。

正当她找到合适的落脚点,战战兢兢地准备往下跳的时候,旁边的灌木丛里噌地蹿出一个人,还大喊着“找到啦”。

这可把白嘉忆吓得犹如惊弓之鸟,落地的时候一脚踩歪,摔了个狗吃屎。

忽然从天上掉下来个人,田正国也被吓了一跳,还砸在了他附近,难不成是学校的银杏树上长了银杏果子精?这么想着,他就决定去一探究竟。

田正国走近,就看到一个女生捂着右脚蜷缩在了地上。

那女孩的头发又长又直,由于她身体蜷缩,一些发梢还垂在了地上,旁边还散了一地的A4纸张。

她生了一双标准的杏眼,俏鼻又挺又娇小,粉黛薄施就已经非常悦目。

遇上这样的场景,要不是因为她穿着校服,田正国一定以为她是天上掉下来的仙班女子。

那会正流行《来自星星的你》,田正国还心想,这要不是仙子,就是和“都教授”一样的高等外星生物!

田正国陷入少男白日梦的时候,白嘉忆就瘫坐在地上,右脚钻心的疼,疼得她都挤出了两滴生理眼泪,不由得开始在心里骂骂咧咧,把田正国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

田正国见她落泪,一边问着“没事吧”,一边走过去扶起了她。

一接近就嗅到了她身上淡淡的椰奶香气,田正国惊喜:居然还是个从银杏树上掉下来的椰子精!

白嘉忆被田正国架起,脚疼难忍之际都没忘记一旁散落的合同,那可是她的人生大事。她撇开田正国,忍痛跛着脚蹲下整理起了合同。

田正国见状赶紧过来帮忙,低眼就瞧见了一堆A4纸中的一页上大大地写着“签约主播合作协议”,下一排的乙方冒号旁写着:白嘉忆(主播名:一棵白菜)。

白嘉忆跟见了鬼似地一把夺回了她的合同,脸噌地一下就急红了,瘸着脚飞快地跑向了医务室,只留田正国一人愣在原地,细细回想着她的名字,还有...“一棵白菜”。

从那么高的围墙上摔下来,白嘉忆毫不意外地摔断了脚,右脚小拇指第二骨节骨裂,然后就在她娘夏静的呵斥声中打上了屈辱的石膏。

那一刻她都快恨死田正国了,不仅让她摔断了脚,还害得她没法在打歌期去免费追Girlaxy的现场了。

田正国就不一样了,他回头就在Do Nets上关注起了“一棵白菜”。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只要一去学校,就会默默关注着低调的白嘉忆,那个银杏树上掉下来的“椰子精”。

-

直到现在,记仇的白嘉忆还没把这事翻篇呢。她不仅从没得到田正国的道歉,田正国现在居然还装作不认识她,这无疑让她更加不待见他了。

不待见也没辙,现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白嘉忆第一天的任务很简单,也不用乱跑,就在这不算大的贵宾室里拍点简单的内容就好。

她是辅助C team 的跟拍VJ,C team正好是负责跟拍金太亨、朴志旻和田正国的。

她根本没有毛遂自荐,跟拍金太亨的任务就落在了她头上。

这对她来说既是天降之喜,也是困难重重。

要在金太亨面前做到淡定自若,对她来说实在是举步维艰。

迎难而上很痛苦,但白嘉忆是痛并快乐着。

刚拿上摄像机调试好,她就亲眼见证了“CP发糖”的时刻:金太亨专门跑出贵宾室,去免税店买了个水晶球摆件送给了朴志旻。

白嘉忆在心里大呼三声叫好,表面上却云淡风轻,稳稳当当地举着摄像机,记录下了这千载难逢的一刻。

一旁始终不动声色地关注着她的田正国,瞧见了她发光的眼神,心头的醋意渐浓。

贵宾室里愈见闷热,倚坐在小沙发上的金太亨,不禁热得解开了白衬衫的扣子,露出了里面的黑色内搭背心。

白嘉忆见状,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唾沫,目光不受控地落在了金太亨袒露出的胸口上,再搭配起挂在他脖子上的花环,浑然一副尤物模样。

白嘉忆拼命地在脑子里敲着警钟,“本职”和“初衷”二词亮眼。

金太亨感受到了她直勾勾的视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白嘉忆觉得自己被逮到,立刻撇开了视线。

金太亨似是有些会错意,以为她盯着不放的是他脖子上的花环,便勾起嘴角莞尔一笑,单手将花环从脖子一取,稍一直起上身,白嘉忆的镜头里就忽然一黑,被他挡住。

白嘉忆见金太亨起身,正想低头一躲,后脖上就忽然一凉,金太亨就双手将花环挂在了她脖子上。

金太亨落座,笑容憨态可掬:“真适合你。”

白嘉忆内心狂喜,面儿上浅浅一笑,鞠躬道:“谢谢。”

金太亨摇摇头:“没事。”

鲜花上带着的湿润凉爽,瞬间驱散了白嘉忆心头的燥热。

不由得在心里夸赞起了金太亨:原来哥哥对所有工作人员都亲切至极的传闻是真的啊!太温柔了,温柔得都快化水了!

田正国望见这一切,眉头鼓起两座小山包。

正好编导组的人唤他,他路过白嘉忆身后的时候,还十分幼稚地故意轻轻撞了她一下,试图引起她的注意。

白嘉忆歪斜了一下,习惯性地回头瞟了一眼,一对上视线,田正国就酷酷地竖了下手掌,边走边冷着脸道:“抱歉。”

朴志旻朝着他的背影教育道:“正国啊,走路看着点。”

金太亨担忧地看着白嘉忆:“没事吗?”

白嘉忆默不作声,摇摇头。跟拍VJ的基本素养就是不在镜头开着的时候说话,白嘉忆是深谙其道的。

田正国来到了编导组跟前,李贤娜积极热情,首当其冲地揽下了交代事宜的任务。

李贤娜柔声细语,娇态立显地交代着注意事项,田正国装作无心地挠挠耳朵,视线走向了身后的白嘉忆。

他对于李贤娜娇滴滴的声音有些不满,便打断了她:“可以大点声吗?我有点听不清。”

李贤娜委屈地低下头:“对不起,可是我天生声音就是如此。”

哈?那刚才在楼道里咋咋呼呼的是谁?田正国在心里画了个大大的问号。

他叹了口气,无奈:“那你继续说吧。”

在李贤娜叽里咕噜地说着一堆废话时,田正国的醋坛子又翻了。

金太亨高兴地向白嘉忆的镜头展示着他手帐里的内容,白嘉忆看得津津乐道,还在镜头后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眼。

这本湖蓝色手帐是泰吧去年送给金太亨的生日礼物之一,大英博物馆和晨.光合作的梵高系列里的杏花树手帐。

一看到这个,白嘉忆就在心里暗下决心:她和两个死党管理的站子“Vandage”,要在哥哥今年的生日前加紧努力了呢,不能输给泰吧!

金太亨向镜头展示的是他的随笔画,每张画上的线条都被他用手指晕开,看起来出奇得个性。

尽管笔触固然不能媲美专业,但也算是相当有天赋了,而且还是拿圆珠笔画的,假以时日,一定能更上一层楼。

不愧是被称为“艺术家”的金太亨呢。白嘉忆欣慰地想到。

“嘶——哥,为什么都要晕开呢?”

田正国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背后,吓得白嘉忆浑身一激灵。

回味起他刚才说的话,白嘉忆目光变得锋利起来,在心里反驳道:你懂什么!这叫艺术!

犯完幼稚劲儿,田正国便插着口袋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走着的时候,视线还停在了白嘉忆身上一秒,眼神里克制着的醋意外泄。

金太亨瞧见了他的眼神,又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了白嘉忆,忽然挑了一下单眉,浅勾了一下唇角,微微点了点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