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江湖正文

铁拳扎菲娜祸祓的魔女在线阅读第十章

来源:17K小说网 2021/6/12 4:27:14
铁拳扎菲娜祸祓的魔女
铁拳扎菲娜祸祓的魔女
作者:木枭木枭
来源:17K小说网
以铁拳6初登场的扎菲娜为主角的铁拳同人文,在原创的基础上会尽可能地保留铁6代与铁7代的剧情,同时对下一作铁8的剧情进行略微地推测。剧情简介:于6代结局被拉尔斯和风间仁击倒的AZAZEL并没有被彻底消灭,而是化为精神体存活了下来,且封印于扎菲娜的体内。由于封印于体内的AZAZEL的力量逐渐变强,扎菲娜意识到了只要两大凶星三岛一八和风间仁没有死,AZAZEL终有一天将会复活。因此,她不得不成为狩猎恶魔之血的人,试图与于自古以来的驱魔师集团,天狼星射手接触。里面登场的人物,都是铁拳里面的,就是会有个别

解秋两轮回,析风召将来。

————————————————————————

楚停淮把着手上的一只短萧,随意的盘玩,斜靠在这家软烟罗的成衣店有些素净的木门上,江南格外柔软的春意打在他身上,胜过万千旖旎风光。

路过来来往往的小姑娘含羞带怯,眼波潋潋的瞅着这白衣神仙般的公子。

不知卷了多少春心。

暗自纳罕,这般的神仙人物,在等怎样的心上人。又是谁才配得上这般人。

里头似乎终于倒腾好了,玉手纤纤,扶起的帘子都仿佛失了颜色。

楚停淮停下了手中盘萧的动作,眉眼带了些许温柔的抬头看向出来的人,没有惊讶,似乎意料之中的笑着夸她,

“世上无绝色,投池见倾国。”

又转头看着店主,比以往多了些亲和感,

“你的眼光我向来不挑,这些都留下吧,差人直去总阁就好,拿两身换洗衣物给她。”

“就 。。。红色吧。”

曲如嫣弱弱的开口,手指扣紧解秋,然而下一秒又坚定起来,看着他态度强硬,“只要红色。”

楚停淮也不强求她,淡淡到,“那就红色罢,和她穿的捡来。”

“暖云织还有多少,一并送去。”

“陆管事早先采买过了,如今就剩十三匹,倒还有一匹丹红,要照着姑娘尺寸裁几身么?”

店主惯的会眼色,端下上来备至殷勤。

楚停淮微微一笑,“你筹算就好。”

出门并行,曲如嫣心中不定,拿眼偷瞄楚停淮,又有些恼的板正一张脸,硬要自个儿安定。

“你有话么?”

楚停淮善解人意的低唇一笑,偏头看着她。

“陆管事。。。很厉害么?”

曲如嫣心中道不明的思绪,只好尽力撇开那些纷乱,抬眸对上他的眼,道出了心中的疑惑。

那个众人称赞的女管事,现今名声鹊起的江湖女神机。。无处不在,也无不惊世艳绝的人。是个怎样的人呢?

在这半月余的逃亡中,她自是知道招惹了怎样的祸端,又是怎样的险情叠生。析风阁已经摇摇欲坠,在风雨中飘零,摧毁已是大势所趋。

可那个女人,病弱之躯,一介女流,硬生生熬了这许多日子,力挽狂澜救于危难。

何况。。。夫人那般的人,竟也不是对手。

该是怎样的人啊。。

“她么?”

楚停淮微微疑惑转瞬间又了然,只是笑了笑,也不多说,只是淡淡的道来句,

“你会喜欢她的。”

会喜欢,她么?

曲如嫣心中却因为这句话而安定了不少,不知名的,或许是,她已经太过信任这个男人了。

可是,她错觉么?那无比自然的回答中,他隐隐的停顿了?

脚步突然停下,眼神如刀的射向某处。

“我们去湖边走走罢。”

楚停淮温和的道,自然的牵起曲如嫣的手,便往远处去。

一红一白,影影相织,仿佛一对神仙眷侣。

“嗤——”

接着又是一声重重的闷响。

一抹殷红晃过,蓝蓝的光飘出,转瞬掩去了光芒。

背后传来猎猎风声,一时不防当胸一剑。

银光乍现,削断了那根锋利的长剑,就尽数被吞没在来人身上,却只听得见剑低低的一声叮吟,失掉劲力。

一手回探,抄起那纤纤细腰,温香软玉尽入怀中,高踢一步,卸掉那人强弩之末的杀招,点住了剑尖。

曲如嫣脸色微白,有些不安,紧紧的抓住楚停淮的袖子,又有些害怕的想要放开,不敢冒犯着实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只好低头细如蚊吟,“对。。对不起。。。”

楚停淮面无表情,在见这被钉在树上的人毫无还手之力后,才放开了怀中人。

“这句话,留给你自己才是 。”

曲如嫣惊慌失措,抬头有些害怕的看着他,他,他不要她了吗?

沉默了片刻,见她真的记住了教训,才慢慢的开口训导。

“其一,你不该逞强。”

我。。。只是想你好好养伤。我不该。。不该多管闲事让你休息,替你出手么?

曲如嫣不解,眼里有泪在打转。

“其二,不该对想杀你的人心慈手软。”

曲如嫣脸色又白了白,捏紧了袖子,心下悲戚 ,她,做不到。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夺人性命。可明明,躲开致命之处,让人无还手之力就好。。为什么。。。

“其三,”楚停淮停了下,探手握住解秋,轻而易举的把穿透树干的剑拔了下来,横到曲如嫣面前,“你不该离开她,哪怕一分一秒。我要你记住,器主和他的武器,生死相随。”

最后四个字似乎轻轻的叩击在心尖。

曲如嫣微微晃神,只是低着头,没有什么言语。

“出来罢。”

楚停淮偏头道了一声,表情淡漠。一时之间又恢复了以往那种不可接近的态度,同样的白衣,前后像隔起了两个时空。

曲如嫣警惕的握紧了解秋,看向突然出现的近十人。

一排整整齐齐的黑衣,就那么跪在那里,不卑不亢,训练有素。

另有几人快速的清理了附近,连同钉在树上自尽的刺客,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没有发生过。

只有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柳絮呢?”

楚停淮闲闲的瞧着他们袖间的一抹柳叶纹,倒问一句,抱手不语。

“陆管事把人散来江南,还未与柳领主汇合,”当即有人接口,恭敬作揖,“寻到阁主时已发过信函,此刻应往下一站打点去了。”

周围对视一眼,又齐齐倾身请礼,

“析风恭迎阁主。”

曲如嫣却见他径直转身离开,微微诧异,抱着解秋急忙跟了上去,欲言又止的回头看向还跪着的人。

这是,怎么,一回事?

“析风已无碍,今日不宜,打尖歇息,明日启程。”

风中断断续续的飘来不全的吩咐。

曲如嫣懵懵懂懂的迷惑,好像懂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不知道。

赶了一路马车,曲如嫣晃的有些困倦,不由得支着脑袋,开始一点一点的打起瞌睡来。约摸是从来不用这些代步,到了后来竟反起胃来。

只是干呕,也无其他,一张明艳的脸苍白的很,病恹恹的一副样子。

楚停淮这才停下手中的书,替她封了两处穴,又将桌子上的几盒东西拆了两个,让人泡了来,捡了两个吃的给她平胃。

一壶微碧的茶水上来,一股柔软的芳芳扑面而来,罩着一层水蕴,袅袅腾腾,洒满了小阁间。纵使不会茶的人,也能知它的名贵。

“此地特有的烟宿茶,可安神养胃。”

一边说着,一边递了一杯给她。

吃过茶和食,曲如嫣不适散去,却慢慢的有些困倦,到后来视线朦胧的睡了过去。

楚停淮微微一愣,稍稍偏头看了她一眼,又沉默的看书去了,只一手慢慢的翻阅。

在下一个驿站,底下的人停车扶起帘子才吃了一惊,咽下了到嘴边的话,只欠身,了然的离开,先行去布置人手

却心中讶异,阁主竟对一个不知来历的小姑娘如此惯着。

可是。。

“怎的不见阁主?”

柳絮红衣猎猎,说不出的英气逼人,寻常女子的柔软在她身上几不可见,脸颊上一道凝固不久的伤口,没有破坏独有的美感反而更添两分江湖的豪气。

“回柳领主,曲姑娘睡着了,阁主不想扰他。”

乖巧的回答,却心中发怯,这个答案换谁来听都不悦,江湖中人何时那么讲究过,叫醒了便是。

果不其然,柳絮心中自然而然的不满起来。

她不知为何,初听阁主带着个小姑娘就觉得不妙,如今这一遭便是让她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小姑娘不喜起来。

“她要歇便歇,阁主为何不见?”

“这。。。”

下面的人迟疑,这怎好多话。

柳絮约摸有了些头绪,心下冷笑了一瞬。自行过去请人,恭恭敬敬,不露声色的一个拜礼。

“柳絮恭迎阁主,天晚还请早些入住,明日加紧回程。”

曲如嫣恰好醒来,茫然一瞬间又立即弹开,像一只受惊的兔子。

楚停淮也不说话,先行下了马车,又回身向曲如嫣伸出手。

曲如嫣看着他有些僵硬的动作,更加尴尬,还是乖巧的伸手过去,接力跃下了马车。心中暗自懊恼,她是睡了多久,天已近黄昏了。

他,不会接那样坐了一天吧。。

“我的行程不容你置喙,她也一样,收收你的小心思。”

柳絮一惊,阁主是对陆管事不满么?明明这些日子全靠陆管事费尽心力,才得以保全析风阁,而阁主下落不明才出此下策,竟惹来猜忌?还是。。自己多事牵连了她。

可是,她只是想阁主能快些回去。。陆管事的身体怕是强弩之末了,怎可因为这不明新人,忘记旧人。。

此刻曲如嫣那一身红衣格外的刺眼,她向来喜欢红色也不悦她。

再好看又能如何,不过一个花瓶罢了,江湖轮不到这般人来插手,也轮不到这般人来苟活。

她知道这般同一个小姑娘计较有失身份,可是她向来如此,喜欢便喜欢,厌恶便厌恶,没必要遮掩,也无所谓得罪人。

在她看来,晕马车实在有点见不得人,那一副病容有些讽刺了,习武之人哪来那么多病如西子。

接下来几日的行程有些压抑,不发一言,没有交流,而柳絮的不喜曲如嫣心中自知,一时不安,面对日渐接近的析风越发发怯起来。

而楚停淮倒是态度渐渐缓和,回到了那日的刺杀之前,体贴温和。

叫曲如嫣又定下心神,却也有什么悄悄变了,更加沉默起来,忤逆周夫人时的犟骨头又日渐显现出来,整个人都带着一丝草的不息。

就是柳絮也些许诧异,偏见倒是少了些许,这个小姑娘的变化不大,却也可见的成长起来。说到底,大抵是幼时过得太过平静安宁,可她也能感觉到,这个小姑娘并不适合江湖,她的心不在这。

阁主想来也是因为这个才护着她些,身处江湖的人,总是会对此外人道不明,谁知道是什么?羡慕,嫉妒?没有人生来喜欢刀口舔血。

。。。

析风阁早已恢复原样,甚至因为恭迎反而更加隆重堂皇。

即使如此,那股浓重的血腥味还是可见,由此可知那场持续近月的厮杀是何等的惨烈。

大门前迎了百余人,朱门前近二十人,一致作揖,都是总阁的主事。

其余弟子呼啦啦的跪了一片。

楚停淮一眼略过,却少了一张最该见到的面孔。

曲如嫣早后他一步,不肯和他一起走,她知道他身边的人不喜,她也渐渐清楚了她不该,更何况,她答应了夫人。

他在,找那个陆管事么?

即使他一眼扫过,她也是知道他在寻人,可是,里面竟没有她吗?早闻陆管事身体不好,是病了?还是。。传言中的,有异心?

她想是前者,即使只听过传闻,她也是不信那样的人物会做出这般来。可是,心中淡淡的担忧,又是什么。

“处理的不错。”

楚停淮淡淡的夸奖了一句,目不斜视,漠漠的看着门前的近二十人,看着这骤减到十几的人。

众人心中发憷,面面相觑,这次的功劳都在陆管事身上,所有人心知肚明,谁也不敢也不肯冒领。而且也确实神机妙算,逆了局面,何止一句不错打发,可是。。。阁主这一句以及神色竟不像是要夸人,反而是兴师问罪一般。。

莫非,阁主是介意陆管事功高盖主么。。

那可真是。。不识好歹了。

陆管事为了析风阁这么劳心劳命,难道阁主看不见么?

“陆管事早已安排祭器大典,恭迎阁主回阁,现在大堂归置宾客。”

里面位分高些的器主聂飞景大着胆子上前,

“烦请阁主前往。”

楚停淮看也不看他,直接从中间过去,路过是才有淡淡一句,

“惯会人心。”

也不知在说谁。

聂飞景大汗,这是遭了嫌弃吗?是造了什么孽遭这横祸,不过这也不像是要拿陆管事问罪吧?

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过这次总阁遇袭,陆管事好像真的权利有点大了,直接上位代理,胆子不小,怎么处理都惹一身骚。

也好在那是个神仙般的人物,这些小问题。。。应该也迎刃而解,吧。

才进大堂,就有个人扎眼的紧。

里面人有不少,却只有她让人一眼看见。

渐染的紫色衣裙,简单的盘起来一半长发,三两支檀木簪也是简单的很,两侧留着一抹长发,分别坠了流苏,耳边一点玉坠。簿施粉黛,是一个美人。

袅袅楚宫腰,想来说的便是面前的人。

似乎风一吹便会折断。

正出神想着,那个人似有所感,侧身回眸,笑意浅浅,看见她,似乎毫不意外,眉眼弯弯,笑意更深一分。

“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蕖出鸿波。”

只看她慢慢走来,先是赞了她一句,然后恭敬的作揖,敛了两分神色,正言道,

“见过阁主。”

曲如嫣见她笑不由得想笑着见她礼,又反应过来不自在的别扭,第一眼见她她有一丝不知名的危机感,可看她笑又忍不住心生亲近之意,却仍有莫名的感觉。

江湖上有传她样貌不佳,可样貌不佳会让他挂念么?直到今日一见,却是一个美人,一些惊艳之余还有一点不知名的庆幸。

不过她的身子怕是真的差极,怎么会有人如此清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