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言情正文

薄情王爷独宠复仇王妃第8章在线阅读

来源:3G小说网 2021/6/12 2:57:31
薄情王爷独宠复仇王妃
薄情王爷独宠复仇王妃
作者:公子言
来源:3G小说网
她,原本可以是受到万千宠爱的天之骄女,却在宫变之后成为众人欲诛之的前朝遗孤;他,原本可以成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年轻帝王,却甘心为了一个她掩住自己的光辉,自此成为一个闲散王爷。多年前,一见倾心,天下都不及她一分;多年后,重新相遇,到底是缘浅还是缘深?

学校电视台演播厅现场,尽职尽责的主持人在探求学霸的学习习惯,看能不能帮助同学们提炼一些有用信息。宋若认真地想了一想,方才说:“我想对于我们大部分普通人来说,学习都是没有捷径的。一步一个脚印最重要。就是课前预习,上课认真听,课后复习。”

主持人摸摸下巴,“听起来都是很常规的步骤呢。”

宋若微微一笑:“现在坊间有句话很火,‘自律即自由’,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大家都知道早睡早起身体好,精神也会好,但能做到不熬夜的人其实并不多。所以,看似最简单的事情,天天坚持,就会成就卓越。当然以我的身份来说这句话,是没有分量也没有说服力的。这只是我比较赞同的一种观点。”

芬姨将切好的苹果放在桌上,用牙签取了一块,递给全神贯注盯着电视的老人,“这孩子倒是有胆识,在家闷不吭声的,摄影机这么对着,她倒是一点不怯场。”

老人颔首。他也委实没想到。十六岁的小孩子,举止比成年人还沉得住气。转而又叹气道:“不怯场是不怯场,就是太实诚了。”

主持人顿了顿,又问:“我们得知,宋若同学是这学期才转学来七中的,其实我们七中除了教学质量闻名而外,保送名额也是全国众多高中里最多的,宋若同学是否是冲着保送转来的呢?”

电视机前的老爷子嘿了一声,精光矍铄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液晶显示屏,苹果也忘了吃。

宋若摇摇头,目光柔和:“我不是。还有其他的梦想,想从事的职业也与数学关系不大。”

此时的宋若,并没有察觉到演播厅的侧翼正有人在仔细打量她。

导演时旌是过来接女朋友的。她女友林海蓝是七中电视台的负责人,两人约好十一点在楼下见。时旌左等右等却始终不见佳人身影,怕她遇到了麻烦,上来一探究竟,才知道她是看见美女走不动路了。林海蓝揽过她的肩,指着坐在嘉宾席的少女给她看:“你不是说最近要拍的那部戏,学生时代的小演员一直没有试到满意的吗,我这给你物色了一个,你看看,中不中?”

时旌目光一触碰到身穿蓝白校服的女生,顿时眉头轻轻一跳,整个人都沉默下来,视线死死定在那个方向。

访谈完毕,宋若起身离开演播厅,刚一出来,却见一个留着乱糟糟短发的高个女人拦在去路上,那人朝她点头致意,宋若也点点头,以为她是学校的行政领导,刚要绕过去,却听她说:“小朋友,有没有兴趣拍戏?”

盛雪接到孟璟的午饭邀约时有点懵,不留情面地咆哮:“你一个有家室的,找我个单身汪干啥,找你老婆去。”

没想到孟大小姐在那边语气阴到极点:“吃不吃。”

“吃吃吃。”盛雪心想保命要紧。

两人在学校外的一个川菜馆选了个位子。看着对面发小一言不发狂吃狂吃的节奏,盛雪敏锐地觉察出事情哪里不对。等她吃得告一段落,才试探性地问:“那个,你和那谁吵架了?”

孟璟淡淡瞅了她一眼。

盛雪咕嘟咽了咽口水,举起双手以示投降:“当我没说。”

孟璟端起杯子来喝水。吵架是不存在的。宋若根本一上午都不在教室,两人没碰着面。

她在教室百无聊赖待了半大天,脑子里尽是便宜未婚妻一套一套说嘴的样子,第三节课临近下课,前排的位置依旧空着,她便忍不住想,她别是第一次上电视太激动,在学校迷路了吧。

“孟璟。”讲台上有人叫她。

“大佬。”同桌拿胳膊肘捅捅她。

孟璟回过神来,站起身,直勾勾盯着黑板。

政治老师一脸恨铁不成钢:“我看你魂游天外蛮久了。想什么呢?”

有人答:“老师,孟璟害相思病!”

孟璟:“你才相思病。”你全家都相思病。

下了课,去个洗手间,沿途的人都在讨论高一七班那个金装学霸。孟璟没想到未婚妻就这样在学校走红了。甚至第四节体育课时,还有人跑班上来问,宋若在不在。

从馆子里出来,盛雪真的开始担心了,轻轻拍拍孟璟的肩:“抹香鲸,明天就是你俩的订婚仪式了。你这时候不是要悔婚吧。”

“悔什么婚。”孟璟面色依旧是阴晴不定的。被人诬陷她对便宜未婚妻起了相思病,她确实没来由烦躁,但为了爷爷的手术之旅能够顺利成行,这个订婚仪式仍然非举办不可。

盛雪摊手:“你知不知道你刚刚脸色吓死人。你都和宋若订婚了,一起吃饭很正常嘛,还找我,引起误会了咋办。你知不知道,女人的嫉妒心是很不可理喻的。”

孟璟被絮叨得躁狂症都要犯了,侧过脸,露出个清甜的微笑:“婚礼前一天,不可以见面,不吉利。”

盛雪:“……”

为了延续不见面这个标准,孟璟下午逃课了。

时旌把宋若请到一个房间,说明自己的意愿,末了表示:“如果你不愿意尝试,我也完全理解,学生时代有学生时代要做的事。”

宋若回答时老练的态度让时旌吃了一惊,她说:“时导,您晚点把剧本给我看一下吧,看完我才能决定要不要去竞争这个角色。”

时旌点头:“希望我们有机会合作。”

原主把攻略孟璟当成毕生的事业,学业弄成个半吊子,事业接近于零,娱乐圈当然更没有沾过了。不是没有人找过她拍戏,她记得原主有几次在路上也被星探拦过,问有没有兴趣出道之类。原主都拒绝了,她思考问题的方式也很简单,孟璟的占有欲很强,她不会想看到自己的未婚妻抛头露面。总之一切从孟璟出发。

所以时旌导演其人,她这也是头一次接触。

回到教室,和林尽染去食堂吃饭,打好饭菜,她拿手机一搜时旌的名字,顿时震惊了。

原来这位时旌导演,虽不是什么拿过电影奖的名导,却是偶像剧大手子,这个世界流行的第一部青春偶像剧,就是出自三十年前的她之手。

放下手机,宋若才察觉周遭有点冷清,其他同学以她俩为圆心,空出来一段。

宋若有点忐忑,惴惴不安问:“染染,我是不是被讨厌了?”

林尽染嘿然一笑:“不,都挺喜欢你的。就是还有点不适应你没戴口罩的样子。”顿了顿,继续问:“若若长得这么可爱,为什么要把自己遮起来?”

宋若沉默了一下。

上辈子她退学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张脸。学校有俩男生为了她打架,打得头破血流,两人都是家里颇有背景的。原本校园里就有些关于她的流言,说得不堪入耳。积毁销骨,众口铄金。肇事者家人找个由头,说她作风不检,影响太坏,竟然开除了。天知道她一个深柜,和那俩连握个手的交情都没有。哪怕后来进了娱乐圈,前后有多少次献祭肉身换取资源的机会,她都未曾动摇过分毫。但无论有多少流言,她都没辩解过。年轻女性的桃色新闻,是世界上最受欢迎、流传最快的八卦,并且当事人越是否认,传得就越凶。不如任其自生自灭。

她来这上学的第一天就感冒,正好将计就计将口罩戴了下来。算是一种应激后创伤综合征。

但这些很难解释,就算林尽染能理解穿书这么奇诡的现象,“曾经因为漂亮引起过暴力事件”这种理由,也依然自恋到欠揍吧。

因此她说:“前些日子牙疼,嘴唇发炎,医生让戴的。”

林尽染心疼地看了她一眼,“哎,真是红颜薄命,命途多舛。”说着给她夹了一块排骨。

宋若失笑。

下午不见孟璟,宋若默认她去练游泳了。放了晚学回到家,还是没见阴郁女主的人影。

孟家有客人。孟姗姗去而复返,坐在沙发上正和父亲商议事情,见她进门,满面笑容:“哎呀,若若可太争气了,拿奖就算了,还是满分。我可真恨,为什么不是我家媳妇儿!”

宋若谦虚了一番。

孟老爷子笑吟吟地,让她去房间试试明天的订婚礼服。

到楼上,宋若推开门,看见铺在床上一袭月光般皎洁的礼服裙,顿时心头柔软下来,将书包摘下,情难自禁换上。令人难堪的是,这礼服的拉锁开在后背,她够了两下都没够着,正要够第三下的时候,忽然听见嗖的一声。

有人帮她拉好了。

宋若不由得满脸黑线,喊了一声:“孟璟?”

那人轻轻笑了笑,出声说:“不是。”

宋若一个转身,一张略显苍白的脸撞进她眼帘,她有点着慌,“你是谁?你怎么闯我房间来啊。”

对方轻轻一笑:“不好意思,唐突了。”她这一笑,脸上的冰棱便融化了许多。这人的身高和孟璟只怕不相上下,都比她高着一个头。

宋若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谢琼?”她轻轻往后退了一步。

面前递过来一只手,“你知道我?很高兴认识你,宋若。”

宋若轻轻握住,晃了一晃,旋即松开,面露不悦:“你进房间应该先敲门的。”

“我是见有美人,所以。一时忘情。”

宋若想起原主和这个人的恩怨纠葛,顿时心里毛骨悚然,为了避免剧情重来,她义正辞严地划清界限:“我不是什么美人,我是孟璟的未婚妻。”

谢琼没料到她会这么说,静了好几秒才道:“对不起。”

宋若也不想她尴尬,望了望左右,说:“那个,我想把礼服换下来。”

谢琼闻弦歌而知雅意:“我下楼了。”

这里宋若把礼服脱下来,换上原来的校服,且不急着去洗澡,躺倒在床上,探手从书包里翻出一个蓝色封皮的本子来。这是《温柔待我》的分集剧本,下午时导演派人送到校门口给她的。时旌希望她饰演女主角的少年时期,基本是一些校园恋爱的青葱桥段,作为回忆杀穿插在都市剧情中。她的戏份因此被打得很碎,导演助理的工作做得很到位,用不同颜色的小贴纸将她的戏份所在的页码都标出来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

芬姨解释说:“昨晚叫你吃饭,你睡着了,老爷子就不让吵你,说比赛辛苦了。现在饿不饿?”

宋若摸摸扁扁的肚子,委屈巴巴点头:“饿了。”

芬姨笑逐颜开:“那我去给你整点吃的。今天还有的忙。”

等她出去,房门竟然又响起来。宋若问:“谁?”

“未婚妻,是我。”某人欠扁的声音。

宋若扶着额头去开门,并不看她,冷冷问:“干嘛。”

“今天就要嫁给我了,激动不激动。”

宋若要关门,被人卡住了,孟璟一只脚跨进门里,“帮我把拉链拉上。”

门吱呀一声再度打开。

孟璟两只手撑在墙壁上,背对着宋若,求人的时候依旧不安分,笑得贱兮兮:“老婆,要不要我蹲下来一点,够得着吗?”

宋若不理她。这种皮痒的人,你不要去给她挠痒,难受死她。

孟璟果然就很无趣,没话找话地问:“你试过礼服没。”

宋若说试过了。

“那谁帮你扣上的?”孟璟问。

关注点真奇怪。宋若鬼使神差地撒谎:“芬姨。”

孟璟哦了一声,“那你快换,我也帮你。”

“……”

然而,等宋若从浴室出来,却穿戴得整整齐齐的,并且依旧不、看、她。

孟璟抱着胸,两道眉毛直打结。

楼下布置得尽善尽美。四处盛开的碗口大的婚礼之路,让人仿佛置身玫瑰园。

宴会采取自助餐的形式,连绵的台桌上铺着雪白的桌布。距离订婚宴开始还有两个小时,因此桌布上并没有放食物。

宋若下楼依旧心里发慌,正要扶扶手,一只白胳膊肘却及时拐到她面前,孟璟的声音响起:“让你傍一下。”

“……”

孟璟在她耳边说:“宋小姐,别忘了契约内容,必要的时候,秀-恩-爱。”

话音落地,楼下响起了钢琴声,琴音悠扬地飘过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