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灵异正文

药里糖之作为兄弟要讲义气(10)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2 4:39:37
药里糖
药里糖
作者:银烛鸢尾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有存稿,日更,每晚21点更新。】认识黎岸那年,南霁正值好年华。破烂学校里的不羁少女,偏偏有张天真纯净的脸,美得惊心动魄。她想要寻个靠山,他图她有趣有才,所以她变成了他的调酒师。但她猜不透,也捂不暖他。“小黎总,等我长大了,你会……”“不会。”她本就不该认真。*黎岸一直薄情寡义,心狠手辣,可偏偏有双温柔含情的眼,令无数女人神魂颠倒。他只当那女孩是战利品,只要他点头,她会永远跟着他。直到他终于越陷越深,南霁却放了手。暴雨倾盆的夜里,她拎着裙摆,转身登上豪车,骄傲优雅,潇洒决绝。她接手滔天财富,建立

“叩叩!”

“请进!”

看到是范兮珉,姚威下意识放下了手中的笔,笑着说道:“你来了?”

只是范兮珉此刻的脸上,却有些笑不出来。

“那个案子,我仔细看了好几遍。”

姚威看她表情不太对,就忽然明白了什么,虚扶着她坐到了沙发上,静静的听着她的分析。

“公司的理赔员有好好商量这件事吗?”

姚威的表情有些无奈。

“别说好好商量了,对方母亲现在提起这件事,据说就一把眼泪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长叹了口气,范兮珉想了想,说道:“我去吧那还是……”

“这个……没有必要,十万的案子而已,你告诉理赔员你的想法就好了,让他们去调解,你手头不是还有几个企业的理赔案吗?”

“那个还可以缓缓,没事的,我都看得差不多了,就差专业的证据摆上去了,这件事,我觉得他们搞不定,还是我来吧?”

顿了顿,姚威仿佛看透了范兮珉的心思,却也不说破。

“行吧,我给你向上级审批一下,你暂时先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一下。”

“谢谢经理!”

范兮珉忽然笑了,是那种开心的笑,要知道范兮珉这样的笑已经算很难得了,心里算是有了一丝慰藉,他也跟着扬起了嘴角。

“至于高兴成这样吗?”

范兮珉抿了抿嘴,还是时不时的翘起嘴角,笑容若隐若现。

阳光明媚的正午,伞下坐着两男两女,俊男靓女,甚是养眼。

季向扬对面的女生扎着一头波浪卷,白皙的皮肤,精致的妆容,穿着一身湛蓝色的半身裙,显得格外甜美,而她旁边坐的女生则是一头黑长直,姣好的面容有的是截然不同的温柔的气质。

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季向扬的嘴角抽了抽。

他做了个假动作靠到陈礼钧耳边小声说道:“你丫的,这就是你上次差点到手的女的吧,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陈礼钧皮笑肉不笑淡淡的弯了弯嘴角,动了动嘴巴,看着面前讨论着菜单的两个人,眼神里都充满着满意二字。

“不能老是你坑我吧,是兄弟就给我好好表现!”

“你们说什么呢,大男生还咬耳朵?”

季向扬对面的女生有些娇嗔的说道,眼睛却在季向扬脸上留恋着,看着看着嘴角就不自觉的扬了起来。

“没有啊!”季向扬佯装淡定的假笑着。

“我们点完了,呐!”那个温柔的女生说起话来都软绵绵的,苏到骨子里那种,陈礼钧享受的闭上了眼睛,接过菜单笑道:“服务员!”

点菜的过程中,陈礼钧的眼睛也是一直盯着对面的女生。

“我们和这两位女士点一样的。”

听到这,那女生不禁低下了头,笑得很是温柔。

“唉,我……”刚想说什么,季向扬立马又坐了回来。

“我的意思是,他说的对,就这样!”

“好的,几位稍等!”

看着服务员远走,季向扬心里是万马奔腾,脸上却笑嘻嘻的。

“唉,对了,婉仪,我说了向扬前些日子只是忙,不是故意躲着你吧!”

这个波浪大卷发的女人名叫陈婉仪,是大型连锁超市乐怡的董事长的千金,他们家就她这一个女儿,所以从小便被当成掌上明珠。

因为陈婉仪的父亲陈世博和季向扬的父亲季成风是高中同学,所以两家便走的很近,也有些商业上的来往。

从小陈婉仪就喜欢着季向扬,可以说两人从小认识,却不能说两人是青梅竹马,因为……

季向扬可以说是从小到大都躲着她,能躲则躲,躲不过则尽量保持沉默,保持距离。

“嘿嘿,向扬,你最近都忙什么啊,好些天看不见你了!”

“我,我当然是有事啊,咳咳,我们能不说这个吗?”

陈婉仪也是心大,笑了笑说:“当然可以,呐,你应该还不认识她吧,我来介绍一下,我的好闺蜜,宫芷林。”

“她就是宫芷林?”

与其说季向扬这话是在问陈婉仪,不如说他是在问旁边这个一脸掌控全局的男人。

“对啊,嘿嘿,没想到吧,所以说不要相信外界传闻,这只不过是因为我们芷林不喜欢外面那些势力的男人,所以才故意制作出的丑闻。”

没忍住又盯着她看了几眼,季向扬“呵呵”笑了两句,看着陈礼钧一脸的骄傲,不置可否。

传闻全国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公司的继承人凶悍如虎,奇丑无比,和她交往过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完整的逃出来的。

他今天算是涨知识了,以前还和陈礼钧吐槽过这个人来着,没想到竟然……但是虽然长得漂亮,却不是他的菜。

“那宫小姐还真是和传闻太不一样了!”

季向扬顺着她的话随便奉承了两句,毕竟女孩子还是喜欢这些花里胡哨的话的。

“季少也和传闻很不一样啊!”

季向扬忽然来了兴致,往后靠了靠背。

“哦?你听到的传闻中,我是什么样子的?”

“传闻……”宫芷林顿了顿,看着陈婉仪笑了笑,继续说着,“传闻季少花心的很,见到女人就如饿狼扑食,来者不拒!”

一旁的陈礼钧没忍住笑出了声,碍于他的面子,不敢看他。

而对面的陈婉仪一边笑一边扬起脑袋,“那你现在知道了吧,他可高冷了,我追了他这么多年都还不接受我呢!”

季向扬本来就黑了的脸因为陈婉仪的“解围”而变得更加惨白。

眉尾向上挑了挑,季向扬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管理好的表情。

“那还真是……难为宫小姐,冰雪聪明了!”

服务员总是能及时的解围,季向扬算是明白了这个道理。

于是乎,全程季向扬没再说过什么有含量的话,吃完饭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着便想离开,然而……

“你开溜了?她怎么办?”

“你是想问你怎么办吧!”

余光瞄了一眼宫芷林,陈礼钧只好默认,愤愤道:“我不管,你走可以,把她也带走,不要影响我们!”

“我只是答应来吃顿饭的。”

“是不是兄弟?”

陈礼钧急得跳脚,可是季向扬一脸的淡漠。

“你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咯,反正拦不住我!”

“你……”

想了想,陈礼钧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其实关于范兮珉,我有一个她的秘密没有告诉你!”

季向扬瞪大了眼睛,指着他张大了嘴巴,想要大声斥责这个没良心的,又看了看旁边在专心挑选饰品的两个人。

“好啊,没想到你还留了一手,行啊,陈礼钧!”

“还不是你太够兄弟了!”

季向扬抿着嘴,咬牙切齿,“就藏了一个秘密?”

“我发誓,目前我调查到的,就一件事没告诉你!”

“你这意思是以后调查到了还要跟我交易?你个兔崽子……”

“以后的事你先别管!一个秘密一个忙,成不成交!”

三秒的沉默,季向扬狠下心,“成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