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江湖正文

绘制郎心在线阅读第7章

来源:言情小说吧 2021/6/12 3:42:01
绘制郎心
绘制郎心
作者:八里如海
来源:言情小说吧
是不幸还是幸运。辛素素遇见了一辈子幻想的好男人。一切皆是缘分,如果没有前世的积累和豁达,成就不了今生的备受宠爱。一切皆是命运,如果不是老天的慷慨和无私,呼唤不来自己的长路所归。她想,她已心留无归处……

第七章

天命,因果循环,报应。

司马雷,范辉。

司马雷不重要,伤了他还有别人,张三李四阿猫阿狗,只要是太子的人,谁都行。你以为你逆了天改了命,只不过是螳螂伸臂,妄想挡住隆隆的车轮。

萧景霖不开心。

在宫里他是乖孙子,讨喜儿子。去螺市街,他是纨绔不正经,玉面小神医。

于是他跑去了纪王府。

乐呵呵的纪王爷有圆圆的肚子和圆圆的脸,活像不倒翁一样见之可亲,为老不尊的老纨绔最喜欢言家的豫津,第二喜欢的,就是景霖了。

“哎,你小子,可来得真是时候,王叔我今日刚得了一把好琴,快来看看。”纪王爷献宝的捧出一把琴来,乍一看极为破旧,琴漆龟裂且泛白,上手一弹,方发现音色精妙。

纪王摇头晃脑的自弹了一曲,睁开眼睛:“如何?”

萧景霖说:“好琴,好琴。”

他王叔问:“那我弹得如何?”

萧景霖抬头看天:“好琴,好琴。”

“嘿你个小混蛋,埋汰你王叔是吧?行行行,把你能耐的,你弹个好的我听听。”

于是小混蛋洗手焚香,抚上那马鬃弦,信手弹了一曲风入松。

纪王喝干一杯酒,嘿笑一声:“技巧尚可,只是,你不开心。”

景霖说:“我有什么好不开心的?王叔,庭生都被免了罪身,养在靖王府里,那么值得高兴的事,我为什么不开心?”

纪王长叹一声,招手让他坐到身边,拍他肩膀:“这话,少提。不过在我身边,说说倒是无碍的……”

“王叔!”

“景霖呐,当年我把你抱出长乐宫的时候,你说你要学我,学我,就别想那么多……以前的事,既然你说不记得了,就一直忘了罢。”

当年,当年宸妃自尽,满宫禁足。高烧不退的幼子无人管无人问,乳娘拼死闯出,正撞见纪王。纪王把火炭一般的小儿抱在怀中时,稚子气若游丝的问,王叔,怎样才能活下去,王叔?

安王偷喝他王叔的酒:“好叔叔,今晚上收留侄儿?”

纪王大方一挥手:“来人!去宫里传个信儿,说安王今天被我留宿了,不回宫。”转头看见景霖继续喝他的酒,笑:“这酒不好,来,跟王叔去个好地方!”

老纨绔说的好地方,在杨柳心,燕回姑娘的房里。

华灯初上,燕回姑娘挖出梨树底下的女儿酿,斟满玉酒杯。琴娘弹起琵琶,与燕回手脚上系的铃铛响成一曲,美人折腰。

安小王爷醉眼朦胧:“燕回燕回,燕燕于飞,汉宫飞燕回。燕回,你可,能做那盘上之舞?”

燕回裙摆旋转出的弧度迷了人眼,舞至人前,被一把带入怀中。娇羞抬头,但望见一双醉眼,迷离不显,如同哭过的红。

小纨绔搂着红姑娘不松手,老纨绔张嘴吃下身边美人喂来的葡萄,乐呵呵的坏笑。

外面突然乱糟糟的响起来,似是有人砸场子,转眼隔壁就炸开了锅。

纪王爷晃晃悠悠站起来,让人搀着,要去看热闹。安王颇为薄情的推开了怀中美人,慢慢走去。

正看见吏部尚书之子何文新,把半人高的花瓶扛起,砸在文远伯之子的头上。

尖叫四起。

萧景霖凉薄感叹:“头骨都砸碎了,华佗再世,也救不得。”

你看,命运在自己的轨道上安安稳稳的行进着,杨柳心技馆杀人案,在你眼前出现。

出了杀人案,这里自然不能再过夜了。

回府的马车经过一个街角,景霖探出头,叫停车。

“王叔,转角就是靖王府,您不必管我了,我去找七哥,撒酒疯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