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言情正文

爱情公寓:我的女友是大力在线阅读第1节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2 1:09:04
爱情公寓:我的女友是大力
爱情公寓:我的女友是大力
作者:躺上王者
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到了爱5,成为了张伟。有了个什么都会的实习女朋友诸葛大力。另外,助理变成了李子柒是什么鬼?(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由于候机楼内突发紧急状况,请各位乘客跟随工作人员的引导,保持冷静,迅速撤离候机楼。”

“由于候机楼内突发紧急状况,请各位乘客跟......”

空姐一向冷静的声音染上了焦虑,女声一遍一遍地回响在航站楼,似是火上热油,让航站楼内炸锅的乘客更加慌乱无措。

拉着那个比她还大的26寸行李箱的白小鹿便是乘客之一。

女孩穿着宽松的白毛衣和粉百褶长裙,披肩的软发显得她更加无辜,但她的表情却不似周围的乘客那样惊恐。

相反,作为最应该恐慌的对象,白小鹿安静得过分,视线穿过人群,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航站楼二楼的操控室。

乌云笼罩着历史悠久的城市,让人错觉穿越了千年的时光,回到了这座城市战火纷飞的年代。

白小鹿看着操控室,黑压压的乌云透过玻璃屋顶压下,操控室的大门随着巨响打开,里面的人却出乎她的意料——

羸弱的少年被一股大力弹飞似的和门板一起从二楼摔下,一身血肉模糊,难辨长相。

显然是这场事故的始作俑者。

但让她震惊的是从操控室出来的身影。

身高腿长的青年穿了一身黑,制服永远不好好穿,领口两颗扣子松开,外套敞着随风猎猎,笔直的制服裤扎进马丁靴里。此刻他正低着头漫不经心地擦拭自己染血的爱枪。

虽然看不清长相,但是那桀骜不驯的态度,深邃的轮廓,还有让人臣服的傲然姿态。

是她熟悉的那个人。

客厅里的乘客目睹了这一幕,先是静了一瞬,紧接着便爆发出比先前更激烈的叫声,对死亡的恐惧弥漫了整个航站楼,连空姐都停下了广播。

青年侧过头来,冷酷而陌生的目光与她相对,紧接着便转过头,缓缓举枪,对准了人群......

“......不。”

白小鹿张嘴想喝止他,却发现喉咙发出了艰难诡异的音节,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直到陷入一片黑暗。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正在下降。请您回原位坐好,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将座椅靠背调整到正常位置。所有个人电脑及......”

空姐的声音在广播播放,白小鹿迷迷糊糊地睁眼,和梦中重叠的女声让她恍惚了一下,眼前井然有序的机舱和乘客把她拉回现实。

是梦啊。

还好是梦,虽然四年不见,他可能长成了另一副的模样,他可能在没有她陪伴的日子里变得更加强大,但他相信他不是那样的人。

“你可算醒了,从老鹰国睡到熊猫国,你也是个睡神了。”

坐她旁边看电影的叶沉舟见她醒了,伸手过来在她眼前晃晃。

白小鹿伸出食指戳走似乎永远不会累的青年,揉揉眼睛,转过去趴在舷窗看着飞机下方的南安市——摩天大楼夹杂着古建筑,绝对遵循对称原则的规划风格,点缀着LED灯的古城墙,无一不在提醒她......

“终于回家了。”

白小鹿笑出两颗小虎牙,刚才挥之不去的梦大概也是日有所思才来的吧。

叶沉舟被她的笑感染,伸手搭着她肩膀,吊儿郎当地咧嘴一笑,“可不,本少爷总算能泡点自家的妞了。”

隔壁的女乘客听了本还皱眉头要责备,回头看了叶沉舟那副小模样,还是红了红脸转了回去。

飞机停稳,白小鹿背上背囊跟着叶沉舟下了飞机坐上接驳车,步行进航站楼准备去等行李。

“鹿总,你发啥呆,快跟上,等会你又丢了我要被顾变态neng死。”叶沉舟骚包地单肩背着双肩包,本来就长相帅气的青年刻意地散发着荷尔蒙,吸引了不少目光。

“来啦。”侧头看着隔壁航站楼的白小鹿闻言紧了紧背包,跟上叶沉舟,又兀自摇了摇头。

梦都是相反的。何况顾茂昨晚还和她发了信息叮嘱她要等他接,不准跟叶沉舟的车回去。

白小鹿习惯性地摸了摸掉出毛衣外的吊坠,兽面獠牙的吊坠可怖渗人,和她的衣服搭配在一块,显得突兀又意外地和谐。

低头回着信息的叶沉舟显然很了解她的习惯,弯腰凑过来,“要见到小老公紧张了?”

白小鹿本来摸着吊坠的手飞速收好,仿佛她根本没干过这事,扬起下巴,伸手敲他凑过来的脑袋,“你才小老公。”

“不敢不敢,”叶沉舟原地转了个圈,还摆了个结束pose,仿佛他旁边不是行李传送带,而是红毯加T台,偏偏他还露齿一笑,张开双臂,“小爷可是属于每一个妹子的。”

旁边一直关注着他们的男女神色各异,打量着叶沉舟和白小鹿。

面对身边一个妹子探究的目光,白小鹿眨了眨眼,笑容十分无辜地摆了摆手,“我不认识他。”

然后留下恍然大悟的众人,开心地背着书包到座位上和她的PSP相亲相爱了。

这等小儿科的场面显然还不足以撼动叶少爷的脸皮,叶沉舟在一众男女的围观和搭讪中满足了他的孔雀需求,才买了热饮过来和白小鹿等行李出来。

“你怎么老玩过气游戏?”叶沉舟盘腿坐在椅子上,吸着咖啡口齿不清地问。

白小鹿玉葱般的手指噼噼啪啪地按着,手小完全不影响她发挥,自然地答,“我专一啊。”

“哦~”叶沉舟意味深长地拉长声音,果不其然看到白小鹿动作一顿——

“Game Over”

电子机械音响起。

“叶沉舟同志。”白小鹿咬牙切齿地放下PSP,还没开始扁他,身边同样在等待行李的乘客们便传出一阵骚动。

空姐的声音从广播内传出,响彻每座航站楼。

“由于候机楼内突发紧急状况,请各位乘客跟随工作人员的引导,保持冷静,迅速撤离候机楼。”

白小鹿愣愣地抬头四顾,室内像是梦成真般,人群炸成一锅粥,推推嚷嚷着要撤离,空姐的广播带着焦虑一遍又一遍地重复。

“由于候机楼内突发紧急状况,请各位乘客跟......”

“鹿总,你干嘛。”叶沉舟看着白小鹿蓦然站起来,还摸着她的吊坠,剑眉微蹙,伸手想要拉住她。

没曾想少女的动作比他一个一米七五的大男人还快,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一米六的小个子灵活地在人群间穿梭,像是离弦之箭般出了行李间,往对面航站楼跑去。

偏生周围的乘客还挤得水泄不通,他反而出不去了。

已经领悟过无数次的叶少爷再次意识到,他的发小的确是窜天疯鹿,疯起来谁也拦不住。

...

出了行李间的白小鹿也没好到哪去。

“对不起,请让我过去一下,谢谢。”

“谢谢。”

“谢谢你。”

娇小的女孩像一尾游鱼在人群中灵活地穿梭,无奈人在面对未知的威胁时总能爆发出无限潜能,求生欲让越来越多的人涌出广场,彻彻底底地堵住了通往另一座航站楼的路。

乌云渐渐聚拢,大家只当天气反常,抱怨着最近实在倒霉,没空去在意,白小鹿却抬头看着那乌云皱起了眉。

没有时间了。

想起梦中的场景,白小鹿打了个冷战。

“囡囡,赶紧往后头撤哇,你杵这儿弄啥嘞,你家人咧?咋丢下你个小女娃子在这不管咧?”操着南安话的大叔拖家带口地往后撤,还好心地提醒着这个一脸焦急的女孩子。

没想到白小鹿不进反退,心不在焉地和他用方言道了谢,居然一头扎进了人堆,逆行往航站楼跑。

“真是着了魔咧,这南安真瘠薄见鬼。”大叔看奇葩一样看着白小鹿消失在人堆里的身影,摇摇头,带着娃儿和媳妇加入了撤退的人流中。

“见鬼”的白小鹿一路跑一边摩挲着胸前的吊坠,口中振振有词地默念着什么,怪异的语调让周围的人退避三舍。

“晦气哦。”离白小鹿最近的阿姨啐了一声,看着白小鹿翻了个白眼,像是受够了南安城里这些神神叨叨的年轻人,正准备伸手过去替大家“排忧解难”,下一刻便愣在了原地,那嫌恶的眼神转变成了不可思议的惊愕,长着嘴都忘了尖叫。

旁边的人顾着逃命没空管他们,可她却看得清清楚楚。

那个乖巧的女孩子手里的吊坠凭空长大,青面獠牙的兽脸面具巨口獠牙,舌卷铜环,面目可怖,额头长着一对龙角。

更可怖的是,那鎏金面具映着乌云暗光一转,小姑娘连人带面具消失在她面前。

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她的幻觉。

“啊....厄.....”像是被大变活人震惊得失语,阿姨嘴巴张合几番,眼睛一翻,竟然晕了过去。

后头涌上来的人里,总算有人警觉了,把她扶起来以免发生悲剧。

“真是活见鬼咯这城市,我就不该来出差呀。”扶起她的好心路人嘴里念着,消失于人流中,把刚才那真·见鬼的异事也带着消失在了人流中。

...

“活见鬼”的“鬼”本人此刻还戴着面具,集中思绪回忆着梦中的操控室,好让面具精确定位。

一阵熟悉的天旋地转,白小鹿忍着欲吐的感觉,感觉到下坠带来的风,下意识伸手一抓——

魂体。

那熟悉的半实体感让白小鹿心中一动,能修炼到这种程度的魂体,就算不是八魂之一也是罕见的古魂。

被她抓住的魂体颤抖了一下,却没有还击,只是悄无声息地挣扎着,凭借着自身的优势,努力从她指缝溜走。

“别跑,我不是什么好人......呸,坏人。”

白小鹿刚刚站稳,定睛看着门边模糊不清的身影。

那身影单薄羸弱,和她梦中所见的少年相似,却没有受伤,只是听到她的话顿了顿,才慢慢变淡。

跑了。

没抓到魂的白小鹿拍了拍裙子上沾上的尘土,把变回吊坠的面具塞进自己的领口,安慰自己,好歹梦中的场面没有发生——

几乎同时,控制室的大门打开。

外面的湿冷空气跟着跑进来,让女孩没忍住哆嗦了一下,打了个喷嚏。

.....对吧。

白小鹿接着想完刚才的内容,一抬眸,便看见了门外扛着狙突然出现的青年。

和梦里一样的黑色制服。一样的傲慢霸道却漂亮的脸。一样的强大。

只是没有了那份冷酷。

女孩子愣了一下,接着幼儿一样的黑眸一亮,三步并作两步,张开双臂扑进他怀里,甜蜜的酒窝随着笑容绽放,

“嘿,来喵一个?”

外面的天色似乎也输给了这枚小太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