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灵异正文

僵尸:神级符师在线阅读第四章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18:10:41
僵尸:神级符师
僵尸:神级符师
作者:婉曦
来源:飞卢小说网
卖符咯,符到病除,选择我的符可以让你天天做新郎,夜夜入洞房。我的符不仅能捉鬼、收妖,还能驱邪治病。正所谓人见人爱,鬼见鬼败,僵尸见了也要说**。九叔;李阳给我来十张捉鬼符,十张天雷符,十张镇尸符.......四目;李阳给我来十张通灵符,十张五雷符,十张请神符.......(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三月的毕业季如期来临,今年的樱花依然准时开放,只是飞舞的花瓣却加重了分别的惆怅,当毕业典礼上校长说出最后一句恭喜时,昭示着高中时代的结束,欢乐与悲伤交织在一起。站在操场上的夏实忍不住向队伍的尽头看去,透过飞舞的粉色花瓣和清澈明亮的阳光,那个亚麻色头发的少年一如以往一般站的笔挺,几片被春风带来花瓣悄悄落在了他的头上,看得夏实有些心痒,忍不住想要去帮他拂掉,但还是压抑住了这种莫名的冲动。

据说在毕业季时某些古老的传统会被延续,比如向心仪的人索要衬衫上的第二粒纽扣。

在这个古老的风俗中,对男生来说诘襟制服的第二颗纽扣乃是一种定情之物:第一颗纽扣留给自己或同性知己,第三颗纽扣是给朋友,第四颗纽扣给家人,第五颗纽扣给其它交情较浅的人。倘若女生得到第五颗纽扣,就表示该女已三振出局了。之所以是第二颗纽扣,是因为其最靠近心脏,表示对方愿意把“真心”交给意中人。这种风俗其实夏实也只在一些电视剧与漫画中见过,现实中的大部分男高中生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经历,这是只属于那些高人气的校园风云人物的特权,比如立海高中部网球部的诸位三年级正选。

柳生的纽扣又会交给谁呢?她想着这件事时正好在教学楼的走廊看见被一群不同年级的女生包围着的柳生,不论是要求合影还是拥抱,柳生都一一应允了。

真是个烂好人,她想,也只有他会这么好脾气地满足每一个女生的要求吧?背后的莲鹤忽然推了她一把。

“你也去和他要求合影呀!呆在这干嘛呢?”

夏实瞪了她一眼。

“我家的抽屉里有几相册的合影好么?何必在这种时候拍呢。”

莲鹤撇了撇嘴,下巴搭在她的肩头上低声说道:“你们俩有一个多月没说过话了吧?自从毕业舞会以后。”

“没有啊,说过的,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夏实一副平淡的模样,怎么可能一句话不说呢?两家人低头不见抬头见,因为要毕业了,两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机会都多了,就算她想要逃避也无处可逃,不如大大方方地面对,反正她也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喜欢一个人是见不得人的事么?失恋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么?她活得坦荡,柳生也一样,只不过是世上没有那么多正巧的事情罢了:当我喜欢你时,正巧你也喜欢我。

虽然这样想着,有时她也忍不住鼻子发酸,过完这个春天,就要与她十几年的暗恋郑重地说上一声再见。

由于曾经当任过一阵子的网球部经理,因此在立海网球部的正选毕业生聚会上也邀请了她,一群大男孩在日式的包厢里吵杂欢闹着,难得没了平日在练习场上的严肃,连真田也难得地不那么拘谨,唯一的二年级生切原赤也坐在他的身边,两人似乎在说些什么,切原看起来并不太高兴。

夏实也能猜到几分切原不高兴的原因,毕竟三年级都毕业之后网球部这一届的正选便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作为新一届的部长他自然是有压力的,相比起国中时切原已有极大的进步,但是这一次的毕业却和国中毕业不同,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离别:桑原将要回巴西继续完成学业,仁王也将回南方的大学就读,这是他一开始来到神奈川时就决定好的,幸村已定下了要出国继续深造,而柳要回到东京,剩下的人则继续留在立海大,即便是这样,这一届的人员也不再完整了。

大家都要各奔东西,过去的时光就如从指缝中溜去的水流,再不舍也无法将其凝固,再捏紧拳头,它们也不可能被攥在手里。

而夏实没有说的是,她也要离开神奈川前往东京了。放弃了好不容易通过的立海大建筑系的考试,重新参加了东京地区的统考,这个机会也是她在高二时去东京进行教学观摩时x大学给予的,原本并没有考虑过要去,但是x大学也确实为全国数一数二的名校,机会难得,再加上舞会之后她认真地思考过想要真正开始自己的人生,离开神奈川前往东京独自一人生活对于她来说也会是很好的锻炼机会,因此才有了这样破釜沉舟的决心,索性统考的结果也没有辜负她这一个多月来的刻苦复习,顺利获得了录取通知。

就算是父母也是在她收到录取通知之后才告知的,还好她的家教一向开明,父母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说将来的路既然要自己决定,就要自己承担起一切的后果。

所以到了今天,她才在与柳交谈时吐露了这件事情。

“这么说,我们以后就是校友了?”

她向柳点了点头,笑得开心,丸井则诧异于她的决定,不停惊叹着,真田却点了点头。

“不愧是诹访,有这样的魄力与行动力。”

“被真田君这样夸奖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啦。”

她故意不去看柳生,不过柳生反常的沉默还是持续到了聚会结束。

幸村提议去海边走走,没有人会拒绝这个提议。一群人沿着防波堤走到沙滩上,黑夜中的大海与平日没有什么不同,远处的灯塔亮着可以穿透浓雾的光,他们向着灯塔的方向走着,虽然根本不可能走得到那。

夏实原本与柳还有幸村并肩走着,不知道前头的切原又做了什么,真田怒斥一声两人便在海滩上追逐了起来,就如同他们在网球场上一样,众人也追上两步,一边喊着他们的名字一边大笑着,夏实则默默地跟在后头,看着他们像孩子一般在海边上嬉闹。

自然的,柳生走到了她的身边,她不过抬头看他一眼,其他人都跑远了,周围只有他们两个。

她看向大海,海风将她的长发高高吹起,她不得不将一些胡乱纠缠在脸上的发丝拂到了耳后,夜风透过她的黑发,消失在身后。

柳生沉默了许久,才说出了他的第一句话。

“确定,要去东京了么?”

像是早就料到他的话一般,她微微颔首一笑。

“嗯。”

“为什么……这么突然?”

“并不突然啊,我已经思考了很久了。”她轻巧地笑着,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她看起来一样轻松自然。

天知道她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不要发抖。

柳生停下了脚步,夏实转身看他,夜色里他的衣领已经被风吹得不再服帖,发丝也被吹乱,她想要伸手帮他整理整齐,但也止于想想而已。

柳生看起来还想再说什么,但终归还是什么也没说,她收起了笑容轻轻地问道:“你生气了么?”

糅进海风里的问话,跟着风声送到他的耳边,柳生微微垂下了眼。

“没有,如果是你做的决定,我相信你已经充分地考虑过了。”

柳生的话听得她没由来地有点生气,她大概还是期望着柳生能够有情绪上的波动,哪怕只有一点,也会让她雀跃起来。可是现在看来,就算她离开,柳生大概也只会充满了理解地说一句我相信你。

过分地善解人意,他这一点优点有时真的会让她抓狂。

在心里叹了口气,夏实故作轻松道:“反正也不是多远的地方,东京而已。”

“嗯。”

“你也可以来找我和柳君玩啊。”

“我会的。”

夏实面上笑着,心中已经要被气的抽搐过去,索性转身继续往前走,其他人已经远的只能看到模糊的身影了。

柳生依旧沉默地跟在她的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沙滩上,海浪在他们脚边拍开雪白的泡沫,浸入沙子中,退下,又再次上来,不停地重复着,溅湿了她的鞋子,但她并不在意。

“今天纽扣给出去了么?”

“什么?”

“没有女生向你要么?”

“……有,但是没有给。”

“哈哈,难道没有想要给的人么?”

这回只有海风回答她,那一刻她不知为何想起了The Eagels 在1973年发行的《Desperado》,那也是她最喜欢的歌之一,悲伤而温柔。

Desperado,why don't you come to your senses?

You've been out-riding fences for so long now

Oh you're a hard one

But I know that you've got your reasons

These things that are pleasing you can hurt you somehow

Don't you draw the queen of diamonds boy

She'll beat you if she's able

You know the queen of hearts is always your best bet

Now it seems to me some fine things

Have been laid upon your table

But you only want the ones that you can't get

It may be raining

But there's a rainbow above you

You'd better let somebody love you

Before it's too late

也许她才是那个亡命之徒,眼里只有她得不到的东西,如此固执,万幸的是,她还知道自己不会再沉沦下去。

她走出很远,才发现柳生早已停了下来被她甩在了老远的背后,她转身去看他,只能在黑暗中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