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异类三国之遇到鬼了

来源:黑岩网 2021/6/11 18:26:29
异类三国
异类三国
作者:林纸浅
来源:黑岩网
假如三国所有人的性格都有所不同,历史会如何发展。纯属个人YY,考据党慎入。

当夜晚再次降临时,独自一人走在森林中的江野还是没能找到通往雾狭山的方向。

回想起白天碰到的热心肠少年,他非常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好好问路,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江野虽然察觉到自身路痴属性可能已经生效,但他依然不想承认……

啊啊啊!早知道当初就不去他们处理异能力失控现场的地方,不然也不会被力量波及到明治年代,老老实实在武装部当个零时童工不好嘛?

抱头蹲下装蘑菇的江野非常怨念,他宁愿现在回到当初的收养所里面陪小混蛋们玩,也不愿意穿越到这种鬼地方,毕竟他在这里可是三无黑户。

没有钱的日子非常难熬,他不仅是找不到合适的地方住上一晚,还要因为身上穿着现代的衣服,而被不少路过看见的原住民指指点点。

这种落差之大所带来的挫败和后悔心理非常明显,但万幸的是江野在横滨被检测出来的异能力,没有随着他穿越到明治年代而消失。

不然他真的要一头撞死在树上算了,毕竟眼下的明治可不是什么和平的时代。

在被某路过热心肠的鬼杀队小哥科普安利之后,江野清楚这里的现状远要比横滨黑帮火拼时还要恶劣。

像是什么鬼杀队的特殊民间组织,政府在听到他们时候的沉默和不赞同,以及对于鬼的不妥当处理……

像极了他在横滨被检测出异能力的样子,不管是哪个时代的政府,似乎都畏惧特殊力量者的出现,无论他们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也一样。

这也是为什么江野在听到那位少年安利鬼杀队后,他会心动并且想要加入其中的原因之一。

要知道在横滨,他会因为各种理由而被上面限制使用能力,这也都是上面高层默许和畏惧的原因,所以哪怕他即是和太宰中也很熟,也没有任何可以被酌情使用能力的办法。

但眼下不同以往,明治时期的政府通讯条件简陋,对于鬼杀人,吃人的情况也采取漠视的手段。

在这种情况下,江野完全可以有理由不去选择加入政府换取身份,毕竟他的异能力完全可以加入鬼杀队,然后再去找培育师傅学习呼吸法。

对于这一点,江野相信他的能力不会让培育师失望,毕竟他自己也是因为能力而在横滨被限制使用的存在。

短暂地的思考过后,江野拍拍衣服重新站了起来,他决定在这里寻求牌们的帮助。

只有这样他才可以快速地找到前往雾狭山的道路,而不会再次重现如今迷路的状况。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江野刚要闭目准备沟通能够给予他帮助的牌,就察觉到周围的树林里面似乎有东西在游动。

“谁在那!”

江野体内的异能力开始运转,他作为需要读条类型的法师,在没有召唤牌之前非常弱鸡,万一遇到速度型的鬼……

他不由得怀疑自己的运气到底有多差,一天之内能发生这么多倒霉事情也是很难得。

“……”

树林依旧没有停止声响,显然对方并没有打算回应江野。

面对这种突发情况,江野当然也有着他所应对的方式,那就是先召唤出合适的牌来以防万一。

一张背面印有魔法阵的卡牌被江野拿在指尖,作为魔卡牌们的主人,他从来不会去看被召唤的是哪一张牌。

毕竟也是相处多年的好伙伴,如果连来的牌是谁都不知道的话,那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江野指尖的牌逐渐化作成水流,然后慢慢地在他身边幻化出拟人类的形态。

“需要我的时候才把我从牌里面喊出来?”半人半鱼的水用深蓝色的眼睛望着江野:“下次再这样我可就不回应你的呼唤了。”

水作为四大元素之一的牌,他的脾气就跟所掌控的元素一样喜怒无常。

虽然不及火牌那么暴躁易怒,但两者之间的差别也不是很大。

“嗯....召唤你这种级别的牌耗能很大呀,我现在人又不是在横滨可以随意的躺下睡觉。”

江野挠头,他知道水那傲娇的性子又开始发作,如果不妥善处理的话......或许他马上就会被鱼尾巴疯狂扇脸。

在不知道对面树林里面的动静是人是鬼之前,他可不想丢面子到姥姥家。

“切。”水牌用冰冷的手指戳着江野白嫩的脸:“说吧,召唤我出来需要干什么,无论是让这里发洪荒还是什么的都行!”

水有这个本事和底气,但前提是江野的信念和异能力不要中途报废,不然洪水爆发还是有一定的难度。

江野:“.......”

不愧是水,果然是非常强势的主,一出来就想要发洪水可还行。

面对水斗志满满的神情,江野只能不好意思的开口对水说道:“我其实....只是想让你去看看那边的树林深处的动静。”

没错,在黑灯瞎火的深山老林,他这种近战能力为零的弱鸡,非常不适合去冒这个风险,何况对面在听到他的声音后还是没有停止发出动静。

“嗯?”水牌用打量的目光望着江野:“行吧,如果没有突发状况我是不会喊你过去的。”

话音未落,水牌就在江野身旁化作雾气,然后朝着远处的树林高速移动起来。

......

“江野,我想你需要过来一下,但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是水在远处呼唤江野过来这边,从声音可以判断出他的语气非常迷茫,仿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所遇到的事情一样。

这可把在原地等待回应的江野给吓到了,虽说他知道魔卡牌们基本不会受伤,但他也是第一次发现水的语气充满着不确定。

或许明治和横滨有更多不同的地方?还是说水遇到昏迷不醒的路人等等。

带着复杂的心情,江野很快就找到水牌停留的地方。

因为只有这附近的水雾气息非常浓厚,并且上空还停留着不少水珠在漂浮。

但他同时也发现,原来水牌面前还有这样一个难以让人形容的家伙。

前的鬼可以说是超越常人审美的存在,衣不蔽体,浑身充满着难闻的恶臭,眼睛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很多年没有睡过觉,那红血丝都快把瞳孔覆盖住了,更别提它那粗糙的手掌跟带有肉丝的指甲......

最关键的是他脚下还有像是残骸一样的东西,在看到这些东西之后,江野果然不出水预料的那样,在原地蹲下干呕起来。

“这家伙是鬼吗?居然是用这种方式来吃人?”

江野的三观就此碎裂在这片森林中,虽然当初他就听闻过关于鬼吃人的消息,后期也从那个安利培育师的少年口中得到证实,可这一切远远没有现在看到的更让人难以接受。

鬼在没有变成鬼之前还是人,可现在他却在干着跟野兽没有两样的事情......

在横滨长大的江野受不了这种冲击,所以在干呕一次后又继续蹲在地下慢慢消化刚才脑海中的画面。

“喝点水填补下没有吃饭的胃吧,还有我不是已经和你说过要做好准备再来吗?”

水的手掌上有着一颗漂浮不定地淡蓝色水球,那是他用浓厚水元素化成的东西,可以让江野的胃稍微不那么翻江倒海。

“那你也没说遇到的这家伙还真是鬼啊!”

江野低头喝下水牌手掌上的水球,顿时觉得胃里面好受点,起码不会在蹲在地上干呕了。

他憋了眼被困在水球中央的鬼,它这种样子已经不能称之为人,只不过是拥有人类形态的野兽罢了。

“它应该怎么处理?”水满脸都透露着嫌弃,他那深蓝色的眼睛在向江野表达不满:“这家伙弄脏了我的水,还试图想要用利爪出来,简直是肮脏到不该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水似乎还觉得不够,所以又和江野补充了一句:“如果明治的鬼都是这样样子的话,下次还是把火或者土那家伙搬出来做劳动力,我是不想要再面对这种生物。”

“我也不知道,似乎是要晒太阳或者是用特殊的刀具来砍它?”

江野回忆起鬼杀队少年对他说过的科普里面,好像的确提过鬼所惧怕的几个要点。

不过当时的他太饿,又好久没有睡好觉,所以这会有点记不清楚。

面对江野这种临时掉链子的情况,水表示非常的头疼,但他也只能先试试用水牢将眼前不洁的生物溺死看看效果如何。

但显然水牌的操作明显没有用处,原本应该溺死的鬼反倒是开始借助水球来摩擦身体上的瘀血和灰尘.......

这让本来就脸色不好的水变得更加阴沉恐怖,因为眼前鬼的操作让他想起来泡牌那家伙,简直是水元素一族的叛徒!

江野眼看鬼就要踏入水牌记忆中的雷区后,他只能硬着头皮吭声:“不如让我召唤火牌来解决鬼试试?”

火牌再怎么说也能和太阳产生一点关联,而且他的威力的确是要比水大一点。

因为有的事物和生命或许不怕水,但他们肯定是会惧怕火,尤其是在火达到一个温度节点过后,完全可以说能够融化万物。

至于江野为什么不召唤[光][暗]这种级别的大佬,还不是一个怂字当头,他非常不适合和年长女性相处,哪怕它们的本体只是牌也一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