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杀仙之梦回青云在线阅读第10章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18:14:38
杀仙之梦回青云
杀仙之梦回青云
作者:孤风
来源:飞卢小说网
简介:青云山上正魔大战,诛仙剑下青衣残落,斩断的不仅是那道绿色的身影,更斩断了那白衣胜雪,为何我一心向善,却因可笑的门户之见而成为天下正道公敌,为何不能保护这两位同生共死的红颜知己,我不甘,我虽为凡但我也有必须守护的美丽。(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如琢声嘶力竭地喊道:“凭什么?他们能浪费多少粮食?哪里比得过楚王殿下你,为了一匹马,遍请名医,毫不珍惜那些珍贵的药材,只为了一匹马?”

夏祁安笑:“原来普惠寺的僧人也不是不闻世事,消息倒是灵通得很。”

络纤雪竖着耳朵听二人的谈话,心说这马应当就是晨凫了。

当日夏祁安回朝,晨凫被地上的钗环伤了脚,可把夏祁安心疼地不行,回去后就花重金请大夫为他的马儿治伤,就连向来处事不惊的络纤雪都暗道了一句“大手笔”。

夏祁安确实是心疼自己的马儿。若非当日扔钗环的人太多,法不责众,他还真的想揪出罪魁祸首,好好地将其惩戒一番。

想着暗处还有一个络纤雪,怕她对自己有些不好的印象,夏祁安开口:“对啊,不过是一匹马,若非这匹马,你普惠寺不知能否如今日这般鼎盛。”

如琢的表情瞬间呆住,暗处的络纤雪也暗暗吃惊。如琢叫道:“不可能!你休要信口开河,说出这许多谬言!”

夏祁安的声音有些低沉:“我本来有六匹骏马,晨凫不过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匹。

可是三年前那场大战,只留下了一匹晨凫。

其余五匹马,皆死无全尸,葬身人腹。

三年前的潼关大战,我一战成名,有了战神的名头,之后人人皆赞我用兵如神,却绝口不提当日一战是何等的惨烈。

潼关是盛京的门户,潼关一破,盛京再无屏障,匈奴便可长驱直下,我大叶便再无险可恃,偌大的一个叶国便会任人宰割。

那一年的礼部尚书与户部尚书皆信佛,恰好你普惠寺得了佛骨舍利,大操大办,说舍利现世,必定是太平盛世,需给佛像塑金身以还愿。”

夏祁安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桌子吱呀吱呀地响。

“可谁知那两个王八蛋竟然拿了前线将士的军饷!

粮饷不足,士气不振,而陈国乘虚而入,十万大军兵临城下。

而我叶国,只有屈屈两万。

第一战,他们出其不意,杀了我五千将士,帝王震怒,然调兵遣将已然不及,我临危受命,报了必死之心。

可我怎知,那群为官的欺上瞒下,一个个地吃空饷!

花名册上只有一个名字,人却怎么也找不到。满打满算,潼关也不过五千将士,一半还是老弱病残!

拖欠粮饷,我到潼关之时,兵士们还有四日的粮。

我仗着自己皇嗣的身份,一方面向父皇求助,要讨来粮饷。

另一方面,仗着陈国大将军与丞相不合,好好地使了一出反间计,让那陈国的老皇帝急急地撤了大将军的兵权。

还好陈国皇帝醉心弄权平衡之术,派了个赵括般纸上谈兵的将领,我才有一战之力。

我命那两千的老弱病残买了耕牛鞭炮,牛尾上绑了树枝,营造出声势浩大的假象,将陈国大军冲散,又命几位将军,兵分四路,挨个突围。

我便是那四人之一。

当日里,军营中只有一日的粮饷。

那一战杀的惨烈,本来尚有两千精兵,最后只剩了三百。

我带着五百兵力突围,杀了整整两日,才将对方逼到了十里外的地方。

我方也损失惨重,只剩下二百余人。

然,再无余粮。

当日我将这六匹马儿分给了将士用,故而六匹全都带上了战场。

眼见着要断炊,我将这六匹马牵到了孙伟老将军的手中。

我说不出话,只是把长剑递到了他的手中。

这六匹马,与我一同长大,我实在是下不了手。

老将军怜惜这些马儿,见军中人已不多,就只杀了五匹,留下匹最瘦弱的晨凫。”

夏祁安闭上了眼。声色俱厉:“而你们呢?

不事生产,不添子嗣,却香火鼎盛!

为些达官显贵算前途算姻缘,转眼便要他们拿良田银两还愿。

他们的良田银两来自何处?

当真与不见不闻不专为我杀的净肉一般无二!

为了壮大普惠寺,你们甚至不辩良莠,不少劣迹斑斑的人也进去了。

甚至去民间传教,让不少壮年男子不顾家室,削发成僧!

莫说只是让他们还俗,就算是杀了那些淫僧恶僧来祭奠我马儿的英灵,我都嫌他们脏了我的马!”

如琢说不出话来,只是身体开始颤抖。

夏祁安仍不依不饶。

“如琢,你是佛门高徒,你自己说,普惠寺到底给了百姓什么?”

如琢苦笑:“原来,竟是这般吗?”

“你可知盛京城有多少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乞丐?”

“你可知每逢荒年有多少人卖妻鬻女,易子而食?”

“你可知多少女子被逼良为娼?多少孩子因为家境贫困而被迫溺死、遗弃?”

言罢,夏祁安再不理如琢,只是朝着络纤雪开口:“你陪他说说话,别让他寻死。”

络纤雪机械地点点头,夏祁安转身走了出去,络纤雪与如琢二人相对无言。

过了会儿,夏祁安走了进来,对着络纤雪道:“出来吧,我与你有要事相商。”

络纤雪慢慢地走了出来,一脸隐忍。

夏祁安拉起络纤雪就要将她带走,络纤雪回头看了看如琢。

如琢一脸灰败地朝络纤雪点了点头。

络纤雪跟着夏祁安出去,夏祁安坐到主位上,道:“沈觉已经回去了,一会儿我派人送你回去。”

恰巧天权到了,暗道一声自家爷当真是个榆木脑袋,便拿了条长凳放在了络纤雪身后,“络姑娘,请坐。”

络纤雪愣愣的,忽然跪倒在地,道:“不知殿下为何知道小女姓名?”

夏祁安道:“你这是何意?快起来。”

“当日里惹你受惊,是本王的不是,本王心中有愧,便想补偿补偿你。快起来。”见络纤雪还跪着,夏祁安道。

络纤雪起来,道:“当日是殿下救了小女,小女尚有救命之恩未报,是殿下言重了。”

当日是络纤雪误入竹林,毫无疑问夏祁安救了她一命,现如今夏祁安如此说辞,竟让络纤雪有种……夏祁安不怀好意的错觉。

夏祁安不疑有他,朗声大笑:“不愧是络侍郎的女儿,当真是落落大方。”

天权听着两人的对话,只觉得脸疼。自家爷文韬武略家世容貌样样皆好,可谁知讨女孩子欢心时竟是这般的……不好形容。

想着天权打断了两人的尬聊:“爷,天色不早了,属下先送络姑娘回府。”

夏祁安应允。出了牢狱,已有马车在等候。络纤雪上了马车,天权亲自驾车,走出段距离后,天权停下马车,道:“络姑娘,我家爷并无他意,只是对络姑娘情根深种,还望络姑娘不要误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