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男配不甘心[快穿]在线阅读第九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22:20:24
男配不甘心[快穿]
男配不甘心[快穿]
作者:浅浅墨色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男女主的爱情香甜如蜜感动人心男女主的崛起波澜起伏动人心弦在他们甜蜜美满的爱情之下在他们光辉万丈的崛起路上在他们万众朝拜的王座之下总有那么一个个配角与炮灰被生生践踏入绝望深渊之中错,错,错男配,女配,男主,女主人人皆有私,人人皆有错为何配角沉沦深渊而主角却拥抱幸福男配,也想反抗PS:男主视角,女主随缘预收文《往事不想随风[快穿]》一句往事随风,过去的事情便可以带过无论这过去是悲?是喜?是恩?是怨?一句轻飘飘的往事随风,过去就在这一刻隔了天渊,成为了褪色的回忆可是,被轻飘飘略过的往事,并不想随风而去

第九章娘

四周打量一圈,楚兰确定了方向,沿着花园围墙的小路,向西走去。

玉桂在后面跟着,走了一会儿见楚兰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越走越快,不禁有些害怕:

“二小姐,咱们这是去哪儿啊?这路上连个人都没有,黑咕隆咚,怪吓人的……”

楚兰停下脚步,转身抓着玉桂,认真的说:

“玉桂,我要去见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我不瞒着你,你要保守秘密,好吗?”

皎洁的月光照在楚兰脸上,一双清冽的眼中星光点点,玉桂见她说的郑重,忙重重点头:

“二小姐放心,您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便是打死奴婢也不会说的。”

楚兰笑着拍拍她的手,扭头继续赶路,玉桂也不再发问,快步在后面跟着。

两人走了小半盏茶的功夫,前面出现了光亮——是一处小小的院落,

简简单单五间房,低矮的院墙一圈,院门都没有。

当年楚老丞相翻建这座府邸很下了一番心思,加之后来的几次修整,

府里的院落建的或富丽、或精致、或风雅、或古朴,各有一番风味,

偏偏眼前这个小院子,与其说简朴,不如说简陋,连下人住的院子都不如,

若不是屋子里有灯光,就跟个废弃的杂物院一样,谁能想到里面还住着人?

楚兰暗暗叹口气:

看这院子的情形,应该是这里没错了。

二人刚走到院子跟前,便听得院里清脆的瓷器碎裂声音,

接着一个女声大喇喇的喊道:

“您这样的主子,奴婢伺候不起!

您快些去求夫人,把奴婢换了,咱们都清净!”

楚兰和玉桂对视一眼,两人轻手轻脚靠近院墙,透过花砖的缝隙往院里看。

小院里简陋的很,没有一样摆设和花草,对面的墙根处甚至垛着些杂物,

院子正中是一片水迹和碎瓷片,显然是刚刚砸碎的,

旁边一个十八、九岁的高个侍女,细眉薄唇,一脸愠色,插着腰正对着正房门口,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只见正房门帘一挑,又一个侍女轻手利脚的出来,好言好语劝她:

“花枝妹妹,你别着急,有话好好说,让人听见笑话。”

花枝冷笑一声:

“让人听见?翠雪,你也糊涂了?是老爷来过,是夫人来过?谁能想起她来?

打跟了这个主子,我就知道指望不上她,我搁这府里算混到头了,您就老巴实的呆着,大家捏着鼻子过呗。

她倒好,越不让干什么越干什么,她缩屋里装病,让我挨罚!害人精!”

翠雪急得直跳脚,脸上撑着笑:

“好妹妹,求求你别说了,姨娘真病了。

姨娘身子本就不好,今儿早上天儿又这么凉,真冻着了。

晚上我在这儿守着,你回去歇着,消消气。”

花枝冲正房“呸”啐了一口:

“歇着?我睡的着吗我?

韩嬷嬷早早交待了今儿府里有贵人要来,叫她别出去,冲撞了贵人担待不起。

她可真有本事,穿着你的衣服,跑侧门那儿蹲着去了!还让韩嬷嬷撞了个正着,撵回来了!

她身上长着腿,跟我有什么关系?凭什么罚我半个月月钱!”

翠雪紧张的回头看看没有动静的正房,凑到花枝耳旁嘀咕了两句。

花枝狐疑的看看她:

“你给我?你不是也罚了半个月的月钱?”

翠雪急得冲她乱摆手。

花枝哼了一声:

“也是,反正你家里也没人了,用不着钱。你愿意做这个好人,我就成全你。

我这可是看你的面子,看她?没门儿!”

说完尤不解恨,冲正房吐了口吐沫,扭着腰肢走了。

翠雪看她出了小院,方叹口气,把院里的碎瓷片扫了,转身回正房。

楚兰和玉桂待花枝走远,才从围墙的阴影里走出来,玉桂错愕道:

“哪有下人敢这么跟主子叫板的?这还有王法吗?”

楚兰抿着唇,半晌不吭声,好一会儿方道:

“花枝。我记住了。

走,咱们进去看看。”

小院正房里。

白姨娘半躺在床上,翠雪端着碗药,一口口喂她喝。

喝完药,翠雪拿着空碗起身去收拾,白姨娘道:

“翠雪,我那妆匣里还有点儿碎银子,你拿去吧。”

翠雪故作轻松的笑道:

“姨娘,您可真大方,不年不节的就赏银子,奴婢可不敢要。

您留着过年包红包吧。”

白姨娘轻轻叹口气:

“我都听见了,你把自己的月钱给了花枝,这个月你一文钱都没了。”

翠雪顿了顿:

“姨娘,您听错了,我们说着玩儿呢。”

白姨娘看着她:

“哪儿能错呢。就是今儿晚上我喝的这药,也是你垫了银子求人出去买的吧?

你不用骗我,这府里,谁会管我病不病呢?……病死了还干净。”

翠雪扑通跪在地上:

“姨娘,您万不可这样说,您心善,您是这府里唯一对奴婢好的人,您的福气在后边儿呢!”

白姨娘急急欠身要去拉翠雪,急得咳起来,

翠雪忙忙起身把药碗放到一边儿,两步上来给她拍背顺气。

白姨娘咳出一口浓痰,缓过劲儿来,

翠雪扶着她靠在枕头上:

“姨娘,您明知自己身子不好,何苦非要一大早跑去侧门吹风?这才二月底,天儿还凉着呢。

奴婢知道您是想亲眼看看二小姐,可二小姐都回来了,往后总能见着的。”

白姨娘抓住翠雪为她掩被子的手:

“这话千万莫提了,当时他们以为你年纪小不懂事,才没把你弄出府,只是调去做粗使下人。

若是被他们晓得你知情,不知道要把你弄到什么不见天日的地方!”

翠雪点点头:

“奴婢知道了。姨娘放心,奴婢绝不会向旁人说半个字的。”

话音刚落,门帘一挑,楚兰和玉桂迈了进来。

翠雪腾得站起来,挡在白姨娘前面:

“你们是谁?”

白姨娘坐起身,示意翠雪退到一边:

“这位小姐,你……”

楚兰看着白姨娘:

清秀的脸庞、小巧的下巴、纤细的身材,还有憔悴也掩盖不住的白皙肤色,都与她如出一辙,

唯独一双眼睛,温柔和善,不似楚兰的眼睛,清冽冷峻。

不会错的,绝不会错,这就是她的亲娘,她上一世一眼都没能见到的亲生母亲!

楚兰心中震动,不只是双手,简直五脏六腑都在颤抖,

这才是她的亲娘!

真想冲上去扎在她怀里大哭一场,

卸下所有防备、所有力气,彻彻底底靠在娘怀里,把上一辈子的委屈和孤单都化成泪水哭出来。

可是为什么腿上似有千斤?

楚兰定定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好似站在梦境的边缘,

眼里早已蓄了满满的泪水,不敢眨眼,生怕眼泪掉下来,便会哭醒在朝阳宫冰冷的床上。

旁边的玉桂没发现楚兰的异样,猜着这就是刚才两个侍女说的姨娘,冲着白姨娘福了福:

“奴婢给姨娘请安,这是今日刚回府的二小姐。”

翠雪忍不住轻叫出声,白姨娘一阵眩晕,歪了一下,翠雪忙忙上前扶住,

白姨娘靠在她身上,心中又惊又喜:

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怪道第一眼就如此面善,她是我的女儿!

可是,上个月,白姨娘被提成姨娘的当晚,于嬷嬷替楚夫人来传话:

若是她老老实实呆着,府里就把她当姨娘养到老,她女儿也能顺顺当当有门体面婚事。

若是她妄想跟女儿相认,不仅她要被撵回老宅关起来,她女儿也会被赶回庄子上,这辈子也别想出来!

想到此处,白姨娘推开翠雪,拢一拢头发,掀开被子要下床:

“妾身白氏,见过二小姐。”

楚兰再也忍不住,冲口而出:

“娘!”

白姨娘被喊的一愣,眼里的泪水几乎要忍不住,把头别到一边,强自镇定道:

“亲身正病着,恐过了病气给二小姐,二小姐快请回吧。”

顿一顿,咬牙道:

“翠雪,送二小姐!”

翠雪看看白姨娘,心中万般无奈,上前对楚兰道:

“二小姐……”

楚兰什么也顾不上了,一把拨开翠雪,冲到白姨娘身前,跪倒在地,搂着她嚎啕大哭,嘴里含混不清的唤着:

“娘……娘……”

白姨娘的泪水翻涌而出,一边哭一边使劲往外推楚兰:

“我不是……我不是……二小姐认错了……我不是……”

楚兰不管不顾的扎在白姨娘怀里,像个任性的小孩子,越推抱的越紧,哭得越大声:

“你是……你就是我娘……你不要我了吗……娘……”

白姨娘被这声撕心裂肺的“娘”击溃了最后的理智,俯身紧紧搂住楚兰,母女抱头痛哭。

翠雪在一旁看得泪水涟涟,用袖子擦了把脸,对目瞪口呆的玉桂道:

“我去门口守着。”

玉桂怔愣着回过神来,慌忙点点头。

翠雪出去了,玉桂也往门口靠了靠,随时听着外面的动静。

母女二人哭到哭不动才渐渐停下来,

楚兰歪坐在脚踏上,牢牢搂着白姨娘不松手。

白姨娘把她拉到床上坐着,拿帕子给她擦脸,捧着她的脸左看右看,长长叹口气:

“你都长这么大了,娘看着你跟做梦一样。”

楚兰撒娇的一笑,头一歪又靠到白姨娘怀里:

“兰儿只觉得这么踏踏实实在娘怀里待着,待不够。”

白姨娘也笑起来,抱着她又拍又摇,亲昵了半天,

楚兰依依不舍的抬起头来:

“娘,兰儿在这儿待的时候不短了,得抓紧赶回去,找机会再来看您。”

白姨娘立时松开她,为她抿抿头上的乱发:

“快回去吧,莫叫他们发现了,没事儿不用来看我,自己小心最重要。

娘没用,帮不上你的忙,千万莫连累了你。”

楚兰眼底一热,赶忙低头拱在白姨娘怀里撒娇:

“娘就这么看不起兰儿?兰儿机灵着呢!”

白姨娘笑着推开她:

“好了,好了,快回去吧,也真的太晚了!”

楚兰站起身,生怕再犹豫更不舍得离开,深深看了白姨娘一眼,

在她微笑的注视下,强迫自己转身领着玉桂出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