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再撩没法出道了第二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4:07:45
再撩没法出道了
再撩没法出道了
作者:大橘大丽
来源:晋江文学城
翟慕宁连哄带骗才让周烨跟他一起参加《团之名》。周烨紧张又期待,日常担忧:“慕宁,要是我连累你了怎么办?”翟慕宁嘴里说着:“大不了你养我啊!”转眼却大杀四方。后来他们一起冲到决赛,翟慕宁却在决赛的舞台上放肆吻他。周烨推拒着翟慕宁,压低声音:“再撩没法出道了!”翟慕宁当众表白:“我不想出道,我只想在星光下吻你!”【作者作品《巨星的宠妹日常》中的CP同人文】

第二章

*

暖阁靠窗的一侧煨着茶,蒸汽袅袅,顺着开了一条缝的叶窗飞出去。

她是魅,对气味不大敏感,隐隐约约嗅到几缕桂香。

“怎么,想尝尝?”

张钧甯……不,是银容,大端朝如今最受宠的妃子,觉察到她盯着炉子出神,头也不抬的轻笑。

她不想理她。

“你叫什么名字。”

“你想这样关着我到什么时候。”

“我关着你?”

银容微微挑眉,捏着糖酥的手顿了顿,少顷,略显笨重的身子往后方的软枕靠过去,蛊惑人心的桃花眼斜斜看向漂浮在半空中只有一团虚影的盼兮。

“你我为同族,我为何关着你?”

“……”盼兮定定注视着她,唇角勾了勾:“自醒来后,我已在你身边待了八个月,你用秘术将我束缚在你身旁,不是关,是什么?还是说,我得换个你们这里的说法,你要拘着我到何时?”

“怎么,不服。”银容回以浅笑,“你若不服,尽管反抗便是了。”

“……”

她这样说,那她还真没办法,人家比她厉害多了,她打不赢说不过,只能继续憋屈下去。可她不会轻易放弃的,据传魅族虽有实体但终究不是人类,生产时会灵力尽失,届时她再寻机会逃跑。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银容似乎有洞察一切的本事,又或者二人为同族,她能心灵感应到她的一些想法。

盼兮闻言,便收敛起小心思,随手把玩起玉瓶内的海棠花来,将那些娇艳粉嫩的花瓣脱离枝干,绕着暖和的屋子四处飘飞。

偶尔,花瓣从塌上女子高耸的腹部飘过,盼兮的目光追随着花瓣,妖异的瞳孔深处一抹杀意闪过。

便如她所料,银容生产那日,一直束缚着她的精神游丝变得十分虚弱,她不仅能顺利逃走,还能动手杀了她刚诞下的儿子——牧云笙。

盼兮飘到血腥味极重的床榻前,属于她的精神游丝缓缓探入纱帐之内,有目的的朝襁褓之中嘤嘤啼哭的婴孩飘去。

突然,一片雪白的衣袖挥退精神游丝,以保护的架势覆盖到婴孩身上。

“我说过,我没有关着你。”

刚生产完的银容极其虚弱,精致的面孔一片煞白,披散的发丝黯淡无光。她吃力地撑着身体,薄唇勉强说着话,“我有个交易要和你做,我愿意拿出一半的灵力给你,助你早日修出实体,条件是三日之内,保我孩儿不会被皇后所害!”

魅灵一族十分稀少,但它们都有个共同的期盼,那就是拥有实体,和其他种族一般,有知觉有感情。

盼兮本质上是个人,做了一千多年的魅,无情无感如行尸走肉般在世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她早就受够了。所以,她心动了。

“我答应你。”

“好……”见盼兮眸中的杀意渐渐消失,银容松了一口气,她转了转手,掌心翻了过来,“把你的手给我。”

“……”

盼兮便把虚无缥缈的手递了过去,与之十指相扣,一瞬间,天地万物的轨迹都慢了下来,无数发着光芒的精神游丝顺着银容的手流入到她的体内。

“哐当!”

“你不能进去,娘娘正在休息!”

“滚开!”

屋外蓦地响起一阵吵杂声,期间还有东西摔碎在地的声音,伺候银容的婢女在外头与什么人起了争执。

“你抱着他,走,三日后陛下归来时,你再回来。”

不等盼兮查看,银容已捞起床榻上的婴孩塞到她手中。

盼兮一愣,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能触碰到人类了,可下一秒,手里的婴孩又穿过她的手掉了下去,幸好银容及时接住。

“不要走神!”银容严厉的瞪着她,“你现在还没有实体,唯有精神力高度集中,才能像人族一般触碰到世间万物。”

“嗯。”

原来如此,她懂了。

闭一闭眼,稳住心神,紧接着伸手抱过啼哭不止的婴孩,甩袖打开窗户,看一眼银容后闪身飞离。

……

一炷香后,盼兮站在小树林中,冷眼看地上还在哇哇大哭的婴孩。

此刻牧云笙就在她手里,她是杀,还是不杀?

心里还在斟酌,手却已高高扬起,脚下一步一步靠近他,跪下身去,手指轻颤着探向他的脖子。

刚出生的牧云笙,脆弱到她随随便便一捏就能捏死,他一旦死了,她的命劫不攻自破……

“我若不杀你,我便会死。”

她犹豫不决,迟迟下不了手。

话音刚落,毫无预兆的,张着嘴闭着眼只知大哭的婴孩停止了哭泣,盈满泪水的双眼打开了一条缝,一对晶莹漆黑的眸子落入盼兮眼中。

盼兮……

耳边莫名其妙响起黄轩的声音,浅淡温柔的一句呼唤,让她不得不收回手。

杀人不是她的强项,更何况要杀的人还是年幼时的黄轩。

这么说有点理不清,可长大后的牧云笙确确实实就是黄轩啊,她认识他,一起拍过戏上过节目,算是好朋友……一想到这,文咏珊真的没办法动手了。

“你看什么看!”

有点气急败坏的瞪着襁褓中的牧云笙,在他清亮的眸子里,她看到了自己有了实体后的模样,与盼兮毫无分别。

“你真是……”

她不想生气,但就是好生气。

她拂袖起身,怒声道:“我杀不了你,欺负欺负你总是可以的,你就在这冷冰冰的地上哭三天吧!”

万万没想到的是,她说完这些话后,牧云笙竟对她笑了,还喷了一个鼻涕泡出来,红通通的小脸上泪痕未干,两只眼睛却笑成了月牙。

“……”

牧云笙这个人,真的是从小就很讨厌啊!

盼兮这样想着,咬着唇把他从地上捞起来抱在了怀里,然后……这小子又开始大哭了。

“你到底哭什么啊!”

她真想把他摔地上!

那三天,她过的可真是煎熬……也不对,准确来说,在之后的日子里,凡是和牧云笙有接触,她都过的挺煎熬的。

对了,和牧云笙比,窦骁扮演的穆如寒江就显得可爱多了!

牧云笙三岁时,盼兮在民间一个贫民窟里看到了瘦不拉几的穆如寒江。

穆如寒江和牧云笙简直是天壤之别,后者动不动就哭成鼻涕包,明明自己做错事了,却有本事哭到对方向他来认错……

穆如寒江就不一样了,小小年纪思想成熟,遇事稳重可靠,人生格言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盼兮揍他时,他从来不哭,不像牧云笙,给他耍个脸子他都能给你哭一天。

要说盼兮也不是无缘无故揍他,是他那个老爹没事给当今皇帝找茬,和旁人一起煽动朝臣要置九州之内的魅灵一族于死地。她气不过想揍穆如塑一顿,奈何人家是杀敌无数手染血腥的大将军,戾气太重,不敢靠近,机缘巧合之下晓得他为了效忠皇帝竟抛弃自个儿的亲生儿子,便寻到穆如寒江头上,将他堵在墙角揍了一顿。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打我!”

穆如寒江缩在墙角,两行鼻血挂在嘴边,稚嫩的面孔上有疑惑和不服。

“嗯?你看得见我?”盼兮一愣,走神后手拿不住柳条,身子变得有些透明。

穆如寒江瞪大了眼,感觉自己可能看到了妖怪。于是第二次见面时,他趁盼兮没有防备,给她脸上贴了几张黄符。

“……”

这就尴尬了,这穆如小鬼不知从哪得来的黄符,竟真把她困住了……

“你会杀了我么?”

“不会,我师父从小教我要很守秩序,我不会无缘无故杀人。”

穆如寒江一本正经的回答。

盼兮默默抿唇,想着她好像不是一个“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