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豪门正文

龙傲破天录第1章在线阅读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1 14:02:50
龙傲破天录
龙傲破天录
作者:龙澜轩
来源:纵横中文网
传说天地初开,所有的生机都被大阵混沌封天阵包围。盘古开天辟地后,其中阵法核心落入混沌深处。自成一个世界,诞生人类。人们出生时,身体里就具有聚灵阵,凭聚灵阵聚灵的多少和纯度判断一个人的资质好坏。现在让我们一起走进《龙傲破天录》见证一个微末少年的成长之路吧。

01.

卫知然第一天走进吉他班教室,就一头撞进了第一排一个男生的视线里。哦,应该是那个男生撞进了自己的世界。谁知道呢。

冬天的C市隔三差五地下雪,雪化了就结成冰,还没来得及消融就又覆盖上厚厚的一层新雪,反反复复、层层叠叠的,像是人心里深埋的秘密,不见天日。

卫知然高中起就想学吉他了,爸妈不让,说要耽误学习。等上了大学,又一天天的在考试、DDL、社团来回跑,自学太难了。好不容易放寒假回了家,第二天就找到这个琴行,要将自己想了很久的吉他梦迈出建设性的一步,结果因为刚从S市回来不适应这边的气候,加上在雪地里徒步三个小时,发了五天的烧才算完。

等烧好了,卫知然才算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吉他课程,老师说初高中的孩子们也陆陆续续放假了,大课氛围里进步会很快。

大教室里三三两两地坐着十来个孩子,但卫知然第一眼就看到了他。

那个男生还带着没长开的稚气,但偏偏一双眼睛波澜不惊地扫过来,像是两汪清澈平静的湖。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身处无人知晓的森林,某一次蓦然回头,在清晨的薄雾中邂逅了一只鹿一样。

男生的视线落在他身上迟迟没有移开。卫知然看进那双眼睛,感觉有点心律不齐。不要慌,他借着和老师打招呼,顺势且自然地移开了视线。成年人最会的就是装作若无其事了,卫·刚成年·知然自觉深谙此道。

吉他教室座位安排比较随意,三面都能坐,椅子沙发长凳随便挑。卫知然挑了那个男生斜前方侧对他的位置。至于为什么挑这个位置,当然是为了方便打量他……看老师了。开什么玩笑,不过是一个长得养眼的弟弟。

“来我们先开始按和弦,C,G,Em,D啊,发在群里的图都没忘吧,跟着节拍,一拍一动啊……

“一看王维航回去就没练啊,这手忙不过来了吧,瞎按开了在这儿,谱子我是不是早就给你发了,啊?

“指尖按弦,李萌萌,你那样按能弹响吗你自己试试……

老师背着手转完后面的走到前排,看看卫知然的手,讶然道,“你之前是不是学过?”

“嗯?没有啊。”

“才这么几天手型就开了?果然大学生还是学得快啊……”说着移步到了小男生面前,

“呀,一看王雨墨回去就好好练了,现在不就显出来了?”

原来他叫王雨墨啊。卫知然分神过去看他,啧,人不大吧,手还不小,白皙修长的指节在琴弦上变换,格外赏心悦目。这个骨架,看样子以后个头能往上窜不少。

视线上移,正对上他定定看过来的眼眸,心跳又漏了一拍。卫知然不在意地低下头看琴弦,心里感叹,没看错的话,他右眼角下还有颗淡色的小痣,真是祸水。长成这样不说,再学一手吉他,以后又得是多少女孩儿的青春啊。

接下来的时间卫知然没再往那边看过,专心练了两小时吉他。

02.

下课卫知然收拾东西慢了些,跟老师道了声别,其他人都已经走光了。下楼出来,发现这个男生还在楼下,微蹙着眉,在和电话那头说什么。卫知然走近了些。

“我知道,没事,我自己回就可以了……嗯,附近有吃的,放心吧不会吃垃圾食品的……嗯,知道……嗯,你回去吧,挂了。”

男生随手挂了电话,下意识回头,正撞见上几步之外的卫知然。

卫知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冲他笑了笑,鬼使神差地开了口:“你叫王雨墨是吧?我知道附近有几家不错的小吃,一起去吗?”

完了,这小鬼看我的眼神怎么像看怪蜀黍……卫知然表面笑嘻嘻,内心mmp:让你多嘴,老色鬼。

“好。”结果王雨墨小朋友几乎没有犹豫就点点头,倒是出乎卫知然的意料。

卫知然心里长吁一口气,应该是自己想多了。王雨墨小朋友才到你肩膀,可做个人吧,卫知然。

往前几步和他并肩:“那走吧。”

从琴行出来往北走两条街就有一条巷子,附近有所中学叫九云初中,这条巷子也就被带着叫九云巷了。九云巷里的小吃五花八门,有几家老店做得颇为地道。卫知然初中在东边一点的康城中学,但也没少和朋友来这片,对这里是熟门熟路的。

九云巷说窄不窄,说宽不宽,巷子两头有石凳拦着,也没有车辆进来。地面是很久以前铺的青石板路,常年风吹日晒雨淋勾勒出的自然纹路倒也别有一番意趣。除了路两旁的小馆子,还有不少路边摊,摊主都穿着厚袄子戴着棉帽子,露出来的脸颊通红通红的。这几年九云巷也算C市这个非旅游城市的一个小景点,环境整治得不错。快过年了,红灯笼小彩灯往上一挂,年味儿已经有了。

卫知然偏头看看身边的小朋友,侧面看眼睫毛真长啊。啧,回神回神。卫知然笑着开口:

“饿了么?想吃面还是小吃?”

王雨墨思考了下,“吃……吃面吧。”

“行啊,这家老汤刀削面做得可香了,我以前经常来这儿吃,后来老板娘都认识我了,这也大半年没来了,看看她还记得我不,哈哈哈。”

王雨墨弯了弯眼睛,露出两条细细的卧蚕,“嗯。”

03.

大概是因为正赶上吃晚饭的时候,小店面里人坐得满满当当的,服务员甚至老板娘都在招呼客人。两人找了两个空位刚坐下来,老板娘就拿着菜单过来招呼了:“两位吃点什……呀,这不是然然嘛,大学这么早就放假啦?今天还带新朋友来捧场了?”

卫知然笑笑:“回来有几天了,老板娘店里生意一直都这么好啊。”

“哈哈哈,现在还忙得过来,来店里的一般都是附近学生,看着一个个小年轻的,我也感觉年轻啦。然然还是刀削面带汤加卤鸡蛋不放葱吗?”

“是了,老板娘记性真好”,卫知然转头看看小朋友:“你想吃什么?”

“我,我一样的就好。”

“好嘞,你们稍等等,一会儿就好。”

“对了,再加份裙带菜吧,小朋友应该爱吃甜的。”

“哎,行。”老板娘边走边爽利地应了声。

卫知然单手撑着下巴,光明正大地端详王雨墨小朋友。少年人的脸还带着点婴儿肥,一双大眼睛定定看过来的时候莫名带着一种无辜感,让人想欺负……咳咳,冷静,你不是禽兽。啊,眼下那颗不太明显的小痣也是绝了,之前在教室真是多亏了自己1.5的眼睛。

“学长,我脸上……有东西吗?”

卫知然连忙回神,笑道:“没有,倒是你,怎么突然叫我学长了?”

王雨墨小朋友耳尖有点红,应该是在外面冻的吧。

“我也是太航中学的,比学长小三届。”

卫知然一愣:“你是太航中学的?不是,你上高中了?”

王雨墨看过来的眼神里带了点委屈:“我高一。”

“啊,不是,我没别的意思,没想到你是我直系学弟啊,那可太巧了。你之前见过我?”

“嗯,学校光荣榜上有你的照片,老师也经常讲你的事情。”

卫知然想想那张堪称颜值低谷的照片,笑了,“没想到我还能在太航留下姓名啊。”

“学长,很厉害的。”

“噗、哈哈哈……看来老师们还是给我留了面子,没把我那些糗事倒出来。”卫知然笑了好一阵才停下来。

不多时服务员端上了面和凉菜。青花瓷的碗盛着热气腾腾的汤面,好几块肥瘦相间炖的酥软的五花肉卧在现削出来的面条上,卤鸡蛋被花刀切成两半静静地靠着碗边,淡棕色的清汤上漂着均匀细腻的油花,香而不腻,再撒上一些葱花芫荽,刚刚好。裙带菜不是本地小菜,但这家做的挺有风味的,调味过的裙带菜呈透亮的绿色,撒上白芝麻,配着一些红椒碎丁,开胃爽口。

卫知然起身给王雨墨也拿了双筷子,“快吃吧,小心烫哦。”

“嗯!”王雨墨说着就埋头开吃。

卫知然看着他蓬松柔软的头发,微微一笑,就像一只奶狮子一样。

两人吃完面也就是一会儿的功夫,卫知然中途去付了钱,笑眯眯地喊他走的时候,小朋友一脸茫然:“学长你什么时候付的钱?”

“小朋友吃得正香的时候呀。”

“我、我不是小朋友,学长多少钱,我给你。”

“你想买我啊?。”

“不、不是……”

卫知然趁机撸了撸王雨墨毛茸茸的头发,“好啦,学长不是白叫的,一碗面又没有多少钱,走吧,去吃巷子口那家糖葫芦,他家做得特正宗,应该还开着呢吧?”

王雨墨的眼神躲闪了下,脸微微的红了,不吭声地跟上他。

卫知然心下好笑,小朋友在教室里看着挺高冷啊,不言不语的,一双眼睛也没什么情绪,其实还是很软的嘛,反差萌吗?卫知然想着,不由得露出老父亲般的微笑。

04.

两人围上围巾,走到空气清冷的街道上。路两旁时不时飘出饭香和烹饪的白雾,行人纷纷裹着厚厚的围巾,一呼吸就是一团白气。这大概就是人间烟火的感觉吧。

走到巷口,那家糖葫芦店还开着,卫知然买了两串经典的,山楂又红又圆,像是刚摘下来的灯笼,外面裹的糖衣晶莹剔透,看着很诱人。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卫知然突然叫了声,“王雨墨!”

咔嚓一声,带着一丝茫然回过头来的王雨墨就定格在了相片里,嘴角还粘着一点糖渣,手上的冰糖葫芦和路两旁延伸到巷口的灯笼呼应。关键是他看向镜头的眼睛,黑白分明,在暗色的背景下格外地清亮。

“学长?”

手机移开,卫知然笑得一脸灿烂,“我真是抓拍天才。”

“小朋友怎么回家?”

“我、走回去吧。”

“离得近吗?”

“不太远。”

“那走吧。” 卫知然不由分说地把王雨墨送到他家楼下,才打车回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