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言情正文

血佐柒恺之奇怪的梦(5)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13:57:49
血佐柒恺
血佐柒恺
作者:溡郁丶雨謧
来源:飞卢小说网
【害怕失去被凝望资格的我,在意识苍白的那一刻身体里那股邪恶的力量,又是谁的血液?——郁佐坂】【那个被打的支离破碎的记忆,什么时候可以看见呢?——泪熙璨】【如果说,一切的亮光都灭掉的话,那我就自己成为照亮希望的那抹光芒。——郁凌恺】我恨这个坏掉的世界。(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这日早上,王岛醒来觉得自己很不舒服,头重脚轻的,走路直飘,就跟领班说了声,没去上工。领班是个瘦瘦的大个子,背有点驼,大家都喊他“张师”。张师拧了条热毛巾敷在他额头上,并吩咐另一小伙去隔壁街上的药铺给他抓点药。

然后大家走了,王岛一个人躺床上休息,迷迷糊糊的,像一只船在海面上航行,伴随着海浪的起伏,一会儿在波峰,一会儿下降到波谷。就这样漫无目的地不知飘荡了多久,王岛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仿佛这里时间是静止的。

不知什么时候起,他脑后开始出现细微的嗡鸣,就像蚊子突然从半空坠下,近乎静止地悬在耳边。嗡声越来越大,同时眼前的景象也渐渐发生变化。苍穹仿佛变成了佛寺的大殿内部,众多菩萨罗汉,或立或卧,远远地看着他,像被一幅幅类似唐卡的壁画分开,或许他们被关在里面,王岛想。脑后的吸扯之力越来越强,强烈的银白色的磁力向虚空某个地方流去,夹杂着大量紫色和黑色的雪花。他感觉自己的精神和意志要被剥夺,抛入未知的恐惧之中。同时头顶的诸多罗汉开始旋转,他们的形状和表情也发生扭曲,发出诡异的笑容,他们身上的颜色互相渗透,唯有眼睛像一根根线条,细细的黑蛇般在其中游走。

忽地,那些眼睛睁开了,在大殿上空,无穷无尽,无边无际。凝视,毫无感情的凝视,仿佛天地视万物如刍狗。突然其中投来一瞥,充满警告、蔑视与不屑,虽然只是一只眼睛,但王岛好像看到了一个大人物甩甩衣袖,起身离开。

在脑后磁力的吸扯中,王岛浑身震动,感觉自己只是一堆以低频率振动着的微粒的组合,在即将跃向高频振动的过程中,产生诸如头晕、恶心、被撕裂等不适感。终于,他坚持不住了,一个恍惚,像面条一样,被拉进一个长长的幽暗的隧道。

他看到了很多画面,从初生开始,许多零零碎碎的片段,有的早已忘了,有的根本没有记忆。他看到自己突然出现在其中一个片段中,像是一个婴儿,刚刚醒来,在又湿又冷的水中,贴着脸是青色的忒出细密水珠的石壁,下沉,下沉,不能呼吸。

还看到自己像只大蝙蝠一样,鼓着一对肉翼滑翔,从高处一跃而下,飞毯一般,下面是密密麻麻的陨石坑,荒凉如月球表面。有些坑里住着人,穿着异域风情的衣服,有的坐着吃西瓜,有的在睡,有些坑里冒着火,有些仿佛盛着一碗水。

他停止了思考,只是飞着,看着,心底掠过一丝丝的明悟。

突然,眼前的场景变换,出现了许多大型的绿色蕨类植物,绿得遮天蔽日,像是在热带丛林,王岛穿行在这奇妙的丛林里,觉得自己是一条眼镜蛇,额头、中丹田和软坚之物的地方被什么东西攫紧,抓得高高的,穿在一根线上。这是我的前世啊!他明悟道。

他向旁边的植物看去,叶子突然变得无比清晰,叶脉迅速向两边散开,像行道树一样倒在身后,所谓须弥纳芥子,芥子纳须弥,这普通的叶子上,竟然藏着这么大的秘密。继续穿梭,王岛看到眼前的植物叶子在极细微之处变成了明亮的基因片段,一节节,略微弯曲,再往前,则是一具昆虫的骨骸,王岛不知道昆虫有没有骨骸,但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那就是昆虫的。这具骨骸旁边还有一个边缘不太规整的圆门,半人多高,一股吸引力诱惑着王岛投身其中,轮回?王岛心里一震,他明白只要自己进去,就会往生为其他生物,有可能是动物,有可能是植物,甚至也有可能成为什么矿物。有了拒绝的念头,那道门也停止吸扯他过去。

画面一转,这次王岛成了一个婴儿,被一位穿黑斗篷的人抱在怀里,经过各种各样的机器,印象最深的一个像安检,王岛感觉自己像包袱行李一样从里面穿过,抬头是浩瀚的星空。周围有很多人来来往往的,穿着白衣服,都静悄悄的,不说一句话。抱着王岛的那人像十字架上的那位,他也不看王岛,只是沉默地往前走。

王岛醒来已是下午,身体依旧很虚弱,但比早上好多了。张师他们可能来过,橱上放了一碗菜,还有四五个馒头,可能看他睡得很熟,就没有叫醒。他挣扎着起来,就着馒头吃下去,虽然已经有些凉了。他回想刚才的梦境,仍然是一头雾水,虽然是梦境,但真实得让人怀疑,而且他的意识是醒的,更像是清明梦,能控制一部分,比如在最后关头,在那道门前面,他不想进去,就没有被吸进去。但那些菩萨罗汉还有无数的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到底有没有轮回,自己的前世难道真是一条眼镜蛇?真相,到底什么是真相?

他走出门,阳光已不太烈,只是温柔地给世界镀上一层光辉,这最后的赠予。王岛右拐,沿着一条小巷子往北走,前面半里多,有一座小山,王岛被袁徕带着去过一次,风景挺好的,他想上去转转。巷子里胡乱扔着些菜叶、烂裤头和鸡毛,还有一些雀鸟干蓬蓬的尸体,偶尔有争吵声,从旁边的房屋和院子里传来。这里太挤了,王岛想,人活着就像鼹鼠。

五月初,山上的杏花野樱早已开败,结出青青尖尖的果实,一些白的黄的粉的蓝的野花,无名地开在土石灌草之间,柳枝轻抚,一片白桦林在远处闪耀。他找了个干爽的地方躺下,嘴里叼根狗尾巴草,真好,他想,如果时间一直这么慢的话。王岛很小的时候去外面玩,就感觉时间无边无际,他人小,步子也小,一块现在可以几分钟从这头走到那头的草滩,那时候要走好久好久,一个下午很漫长,他在水边玩累了,又花上很长时间走到家里,往往只过了一个多时辰。时间只能跟在他后面。现在他长大了,步子又大又快,时间仿佛一下子迈到他前面,无论他怎么追怎么跑,再也赶不上它。

他们生活在谷中。他俯望着眼底的景色,毫无来由地说出这么一句。人生如梦,人生如梦啊,他们相互竞争,往来编织,这虚幻的光景,笼罩在城市上空。此身所系,这被光区分的一切,被光染醉的一切,跟梦里有什么区别。

虚空清明,什么东西突然破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