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言情正文

四少,你老婆又爬床了之?公子如玉(抓虫)(9)

来源:掌阅小说网 2021/6/11 13:06:49
四少,你老婆又爬床了
四少,你老婆又爬床了
作者:沐九九
来源:掌阅小说网
苏软软梦寐以求的嫁给了秦家四少,过上了每晚“论如何爬上老公床”的日子。她穿着睡衣,光着小脚,可怜兮兮的抱着枕头,“老公,我房间的床坏了。”他大手一挥,买下一百张同样的床——苏软软卒。她夜半从阳台跳过去,结果他房间的窗户被焊死了——苏软软卒。当她放弃,准备下药将人拿下时,他却夜夜主动躺在她的身侧。知道他们关系的人皆以为他很宠她,愿为她奉上一切,殊不知,她的一颗真心换来的却是……若干年后,他如同发狂的恶魔将她抵在墙角,“苏软软,你是我的女人,这辈子只能是我的女人!”

朱青青看着朱父在那里忙上忙下的用一个木头架子在测量山洞高低。朱母满脸柔情的看着朱父,不禁抖了抖,哎,中年夫妻要是肉麻起来也是让人鸡皮疙瘩起个不停啊。

走了走了。

雪儿姐姐哪里去了?

托腮看着门外,朱青青正出着神,却看到一个年轻公子缓缓走近。

朱青青揉了下眼睛,这真不是画上的人物?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他是清风明月,他是天上星辰误落人间。看着他你能感觉到尘世美好,生命鲜活。朱青青觉得自己心动了。

花满楼道:“你好,小姑娘,请问朱停是你何人?”其实花满楼之前听陆小凤说过朱氏一家都来到此处,这个小姑娘应该就是朱青青。

天呐,声音好好听,“我叫朱青青,朱停是我爹爹。你呢?”

花满楼道:“在下,花满楼,是你父朱停的好友。”

???帅哥变叔叔?

不要啊,无视它。

“花哥哥好,你来有什么事嘛?”

花满楼沉默了一下,还是柔声道:“能带我去找你爹吗?”

拼了命的点头,为帅哥做事,万死不辞。

晚上,一家人吃饭时,朱停说有大事宣布。

“从今日起我们家就在这理住下了。”说完看到没有人反对满意的点了点头。

谁知朱青青也跟着说:“我也有大事宣布,我找到了我的意中人了,他就是花满楼。爹爹、娘亲、姐姐要大力支持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朱停大笑,“你加油,你加油......哈哈哈哈......”

朱青青斜眼看着笑的直不起腰的朱父,“哼,等着。”

少女怀春总是诗,朱父朱母却不怎么在意,毕竟昨日里还是个只知吃东西不知打扮的小吃货,一朝就开了窍?

倒是上官雪儿本就人小鬼大,晚上两姐妹在被窝里问道:“你真喜欢那个花满楼。”

“真的。”

“那我帮你,你想怎么做?”

朱青青握拳,“减肥。”

上官雪儿偷笑,这个妹妹好可爱,“花满楼又看不见,你胖不胖的他又不知道。”

“那以后在一起了,不要抱抱亲亲的哦?怎么会不知道。再说,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得别人夸是金童玉女啊,难道想听人说癞□□吃到了天鹅肉,我还是那只癞□□啊。”

“嘻嘻。”

“我和你说......”

两个小姑娘说了一夜的话,什么时候睡着都不知道。

至此日起,朱青青倒真是控制自己饮食了,还成天拿着一柄剑舞来舞去。

只是,做用不大。

不过是让体重长慢些。

但是,感谢少女成长的抽条,在朱青青十三岁时,有了点成效,之后努力了一年多时间,终于长成了个亭身玉立的小姑娘了。

长肉容易、减肥难,吸取教训,以后可不敢这样了。

当朱青青终于觉着自己是个美少女了的时候,又一次旧事重提。

于是,小姑娘出现在了花满楼的小楼中。

花满楼是有点奇怪,朱停怎么放心自己的小女儿一人拿着信来到自己这。

(当然不是一个人来的,只是送到花满楼住的小楼处,还有几百米就让他们走了。不然怎么让花满楼收留?)

只是花满楼是个随时准备帮人的人,对于朋友的请求自然是答应。

“你想去看剑神的对决,有点来早了,这才三月中旬,对决之日是八月十五。”花满楼慢声轻吟:“月圆之夜,紫金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对啊,这是江湖上现今最大的盛事,可是爹爹不喜热闹,只好麻烦七童哥哥带我去了。”

“七童。”花满楼呢喃了一下,好久没人这么喊自己了。还是在家时的旧称呢。家人对自己眼盲一事总是感到很愧疚,其实自己没有那般可怜呢。一时思虑万千,对朱青青的称呼就没那么注意。

傍晚时分,朱青青正要叫花满楼吃饭,却见他凭栏而靠,正轻抚着一株鲜花的花瓣,夕阳照在花满楼身上,给他渡了一层光晕。

此景可堪入画。

朱青青立马架起画架,将花满楼画了下来。

半个时辰后。

朱青青一边给花满楼夹菜一边道歉,“七童哥哥,对不起,刚刚我光顾着画你了。你饿了吗?多吃点。”

花满楼笑道:”无碍的,青青喜欢做画。真好,只可惜我看不了。无法欣赏你的大作了。”

“我见七童哥哥,倚栏而立,手抚着花瓣,指尖仿佛有光。在百花之中花虽不比你逊色,花也不曾掩住你的光芒,阳光照在你身上,淡红色的光晕层层扩散......真是鲜花满楼花满楼。”

花满楼听着朱青青描述着她的画,仿佛间看到了自己,原来自己在她人眼中是这个样子么。很是开心呢。

将餐盘收在篮子里,放在门口,过了一会就会有人来收走。

二人就着月色,花满楼正在为朱青青抚琴,以安抚初次离家少女的心。

朱青青捧着茶杯,听着琴声,心想:真是月下看美人越看越美丽。

虽说此景也可入画,不过朱青青有点醉了的感觉,明明没有喝酒啊。不想动、不想动。

花满楼觉得与朱青青相处还是很愉快的,小女孩在自己在楼上独处时,她也在楼下安静的画画。待到饭后,又与自己描述她的画。

朱青青的画,色彩很多,她细细的与自己描述时,自己仿佛也看到了小楼各处的景色。

虽然,平日里不影响自己活动,自己将小楼里的每一处都记得牢牢的,可是还是在朱青青描述的画中,知道了墙旁的树那边叶更多更绿,有个屋檐长了点青苔......对这小楼好似更加熟悉了。

花满楼觉得朱青青也是那个雪花飘落在屋顶上会听见它的声音,花蕾在春风里慢慢开放时能体会到那种美妙生命力,能闻到秋风中常常带着的远山上传来的木叶清香的人。

本来以为这一生注定是黑色的了,谁曾想有一个姑娘给自己带来了色彩!

谁知,小姑娘给自己的惊喜远远不止如此。

熟悉之后,小姑娘要给自己把脉,想为自己治眼,请自己相信她,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是些苦药,幼时失明时家人也是这样总想试试能不能治好。总是一片真心,怎么舍得拒绝呢。

可是,渐渐的感到了有光,有亮。

只可惜,为了更近一步的效果,又得用眼布罩着眼睛,又进入了黑暗。不过,光明是否就在不远的明日?

这两月朱青青身上的味道与眼布上的味道是一个味的,淡淡的药香。但是一个让人心安,一个让人心跳的更快。

一大早朱青青就出去了,虽然她轻手轻脚的。但是,花满楼还是听到了。

待朱青青回来时,拿了两碗面回来。

花满楼柔声道:“今天早餐想吃面么?昨天可以写好字条说与送餐人的。”

“不是,今天是我生辰,我今日及笄,这是长寿面,我亲手做的哦。可以和我一起吃吗?”

“自然可以。”

“一口吸进去不能断哦。你吃的也不能断哦。”

“好。”

二人吃面,一口吸溜,吸着吸着花满楼觉得有点不对,那似面的那头也有人在吸一般。也是他还看不见,不然就看得到朱青青与他吃的是一根面条分两个碗装而已。

面条不长,一会面就吃到了中间,朱青青的唇与花满楼的唇离的很近了,呼吸都能呼到彼此脸上,中间停了三秒面条没动,花满楼也没有动,下一秒朱青青有唇踫到了花满楼的唇。

两唇分开时,花满楼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等到两人将面条咽下花满楼听到朱青青说,“谢谢七童哥哥。”

“不谢,不谢,我......我也没做什么。”

“面条没断,寓意很好呢。青青想回礼给七童哥哥。”

“啊......”正想拒绝,花满楼又感觉到了朱青青的靠近。

当两唇再次相依之时,花满楼的手揽上了朱青青的腰。

这一日是如何过去的?花满楼有点恍惚。

与平日一样的?与平日不同?

一样吃了饭,一样上了药,一样画了画,一样弹了琴。

可是,吃饭不再是面对面的吃,两个人并肩而坐。上药时不再如以前一样,生怕有所触碰,上完药后,青青伸手抚摸了自己的眼睛、脸颊。画画的时候,不再是一人在楼上一人在楼下,自己坐在旁边听她边说边画。弹琴的时候,有个小姑娘靠着自己的肩,琴声乱了没?想不起来了啊。

如今能回想起来的,是吃面的时候,两人唇要踫到的时候,自己如雷的心跳。

那时,脑海里想的是什么?

什么也没想,一片空白。

现在,你在想什么呢?花满楼?

在想我的小姑娘。

她睡了吗?

进入房间有一个时辰了吧,还是如自己这般辗转反侧?

心静如水的公子,心乱了,失眠了。

朱青青也没有睡,卷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笑容怎么也压抑不住。虽然烛光熄了,可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是睁着的。玉手轻抚嘴唇,你要是看得见,能出那双眼中看到无尽的满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