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漫威:假面骑士之勇猛的二彪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12:44:45
漫威:假面骑士
漫威:假面骑士
作者:流量里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不经意间穿越到漫威世界,假面骑士空我的力量加身逐步进化,先以躲过灭霸的夕阳响指为生活目标(可能不单单涉及漫威电影宇宙)(业余时间的写作,更新不定时定量,存稿也没多少)(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循着声音看去,对岸边站着一个身材修长,一身白衣的美貌女子,不是方才沐浴的美人还能是谁。

只是美人面上含霜,一口贝齿咬的咯咯作响,一双美目死死地瞪着水中的二彪子,手中一柄三尺青锋光芒迫人,阵阵杀气有如实质,以女子为圆心,方圆三丈内的草木皆倒伏在地。

看着眼前杀意凛然的女子,二彪子顿时清醒了过来,满腹的邪火再难焚烧,乖乖,原以为是碗蜜糖水,没想到却是根朝天椒啊!

眼前的女子见二彪子愣在水里没有动弹,心中火气更甚,她此时已是心中羞愤难平,后悔自己怎么就贪图清静,非要在这野地的溪水中沐浴。

自己一个冰清玉洁的黄花闺女,没想到在这老林中被男人看去了身子,事情如果传出去了,还叫自己在门中怎么抬头做人,哼!现在顾不得想这些了,先杀了眼前的登徒子泄个愤再说。

心念及此,女子一声娇喝,也不见如何作势就消失在了原地,一柄宝剑仿若无视空间,蓦地一下就来到了二彪子胸前一尺,眼看着就要穿体而过。

“嗯!”二彪子也是大惊,这女子怎么说动手就动手了,速度还是如此的惊人,想也不想腰身一拧,那柄剑将将地擦着他的胸膛而过。一剑走空,二彪子还没什么表示,那女子却是猛然后退撤到了三丈之外,一双美目流露出惊疑之色。

方才她已经用门中秘术进行了查探,眼前这人虽然体内流转着强大的真气,但是毕竟属于凡人武技,在她看来实属雕虫小技,想来一剑过去定会刺个两头穿,再顺势划拉上那么一下,这被辱之仇就算报完了。

可是没有想到自己眼里的蝼蚁,却能躲过自己必杀的一剑,由不得她不心惊,如果只是巧合倒也罢了,就怕碰到扮猪吃老虎的角色,这荒郊野岭的……

想到此处,女子心中开始变得有些惴惴,暗中摸出一块玉珏打进一道真元,这才安下心来,重新审视着二彪子。

二彪子此时看那女子来去间没有丝毫的声势,却又迅即无比,心里也是惊骇莫名,刚才那一剑自己之能够躲过,一来是因为自幼便修炼家传的一门武技,二来也是运气使然。

艳遇没成也就算了,却想不到碰到这么硬的点子,身手了得不说,那柄宝剑看样子也非凡品,显然不是寻常武者能用的起的,武艺高强他可不怕,两年前他就受赵老爷之命,独自斩杀了邻县一个独来独往的武林宗师。

可是如果惹到了什么大世家,凭赵老爷的行事风格,怕是恨不能将自己双手奉上,别看赵家有个修真的女儿在背后撑腰,那些个武林世家更是不缺能修真的苗子!

妈的,今儿能躲过这一遭,以后真不喝酒了!一边暗中发誓,一边飞速的想着应对的办法。

“咳,咳”他干着嗓子咳了几声,双手抱拳冲着那女子一礼:“这位女侠,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一见面就要持剑相向?方才如果不是在下习了几年武艺,怕就要折在此处了。如果哪里得罪了女侠,还请指明了门道,免得结下个不清不楚的梁子。”

先前还嚷嚷着要女子给自己乐一个,这会儿已经跟个没事人一样的耍起嘴皮子,可任他歪曲事实也无济于事,这女子还能是个傻子不成!这世道女子名节有时比性命来的更加重要,更遑论眼前的女子身份还不一般,岂是他几句话就能揭过的。

只是这女子心中对他的真实身份起了怀疑,虽然依旧怒目相向,但是显然没有和他说话的打算。

就在两人僵持之际,从铁牛镇赵家大宅里升起两道微光,在空中略一停留就向着这个方向激射而来,只是两个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场中,这时才看清来的是一对儿青年男女。

而那微光正是两把寒光四射的宝剑,正踩在两人的脚下悬浮在半空之中,看宝剑的形制和先前那女子的一般无二,两人的身份自然呼之欲出。

“林师妹。”那男子冲着场中喊了一句,率先落到地上,脚下的宝剑也不知道怎么就消失不见,“林师妹,你怎么半夜偷跑出来了,还发来了求救讯息,遇到什么事情了?”

“林师妹。”另一女子也落到地上,守在了林姓女子的身边,倒是戳在水里的二彪子,他们正眼都没有看上一眼。

这也难怪,两人都是行走修真界的高人,老远看见场中有个陌生男子,也用同样的秘法查探了一番,发现只是一个凡夫俗子,自然难入他们的法眼。

“武师兄,赵师姐,呜呜呜呜!”看见强援如期而至,林姓女子再也压不住心头的悲愤,一头扎进赵师姐的怀中痛哭起来。

“师妹莫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师兄在,不怕不怕。”被称为武师兄的男子看师妹哭了,在一旁焦急的直搓手,转而又将目光投向了二彪子,颐指气使的喊道:“你,过来。”

一听武师兄让二彪子过来,林姓女子也顾不得委屈,急道:“武师兄,不可。”

“嗯?林师妹,这是为何,难道这人有什么古怪?”一边询问,一边仔细的打量起二彪子来。

此时二彪子浑身赤裸,幸亏站在水中才没有丑态毕露,但是光着的上半身依旧亮在外面,那位赵姓女子到场后一直都没有正眼看过这处,想来也是男女成见作祟。

“只是一个普通的凡间的武者,真气倒是充沛,这身子却也强壮的异常,难不成还是个内外兼修的高手,说,你到底是谁,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二彪子可以在赵涛面前奴颜媚骨,但是并不表示他就是个软蛋,此时被另一个陌生男子上下打量,心中怒火自燃,但是看来人声势,哪怕是个傻子也知道是什么来头了,这可不是他二彪子能得罪的人了。

自己今天要是应付不当,恐怕真要交代在此处了,自己还身负血海深仇未报,这时候怎么有脸面去见那些惨死的族人,想到关键处,他强压下心中的火气,双手抱拳道:

“我……在下叶文极,铁牛镇人士,不知这位大侠如何称呼?”差点一句习惯性的脏话脱口而出,方意识到眼前这人可不是镇上的地痞,急忙咽下腹中,人模狗样的介绍了一下自己。

听见二彪子称呼自己大侠,那武师兄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好笑,可是又不想在一个凡夫俗子面前失了身份,吭了一声严肃道:

“我是谁你还没资格打听,没有听到我的问话么?”

“这个,事情是……”还不等他说完,那位赵师姐却是舍了自己的师妹,向前走了几步,惊喜的问:

“叶文极,小叶子,是你不?”

咦,这娘们怎么认识自己?她好像姓赵,难不成是?想到这里二彪子仔细的打量起眼前的女子,武姓男子看到他肆无忌惮的目光,脸上露出一丝不快。

“师姐,你们认识?”一旁的林姓女子也止住了哭声,向着这边望了过来,只是眼神依旧愤怒。

没有理会同门的问话,那女子看着二彪子笑颜如花,兴奋的喊着:“小叶子,是我啊,赵婉儿啊!”

“赵婉儿,啊!是大小姐,大小姐回来了。”

二彪子笑了,笑的嘴角都要扯到耳根了,妈的,原来是大小姐,难怪这铁牛镇会出现修真者,哈哈,他们都是一伙儿的,看来老子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大小姐,您怎么才回来啊,这一走就是十年啊!老爷常常念叨您呢,说您是赵家的骄傲,我们这些下人都跟着光彩无边啊!”一串儿马屁熟稔至极的飘了过去。

“行了行了,知道你嘴甜,赶紧上来吧,这泡在水里算个什么事情。”

“好嘞好嘞。”纵身一跃,二彪子带起大片水花跳到了岸上,胯下的玩意儿因为突然的加速愉快的晃荡着。

“啊”

“啊”

两声尖叫适时响起,一旁的武师兄反应极快,飞起一脚又将二彪子踹回了水中。

“师兄手下留情。”赵婉儿惊呼过后,红着脸看着飞起的二彪子,急忙开口求情。

“放心,死不了,我说赵师妹,你家的这个下人怎么这般没有教养?”武师兄看着二彪子落水的地方,气不打一出来。

“这!”她尴尬的看着武师兄,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这一脚极重,不仅将二彪子踹水中,余下的力量更是将他拍进了河底的淤泥,半天没有爬起,赵婉儿心思一动,急忙抽身跑到了岸边喊道:

“小叶子,你没事吧!”

一颗占满污泥的脑袋破开水面:“大小姐放心,小的没事,武公子这一脚好大的劲啊,嘿嘿!”

“没事就好,你的衣服呢,穿上说话。林师妹,这个是我家的下人,不知道怎么得罪你了,姐姐代他向你赔罪。”

林姓女子已经知道今天是没法子复仇了,她本打算两个同门一来,先哭上一嗓子,然后不由分说率先冲上去,那两人自然也不能一旁看着,三个人合伙儿保证这登徒子嘴还没有张开就送了命。

这样一来,自己的仇也报了,被看去身子的羞人事自然也就没有人知道了,谁想师兄一上来还不等自己行动,就和这人搭上话了,更想不到的是,竟然还是赵师姐家的下人。

在报仇和掩盖真相之间,她打算选择后者,一个区区下人能跑到哪里,以后再找机会除去吧。

“赵师姐,是个误会,刚才小妹闲来无事想出来走走,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这个人洗澡,哎!也怪小妹脸皮薄,情急之下拔剑相向,却没有想到被他给躲过去了,我以为遇到了修真界的无耻之徒,才发信召唤师兄师姐,既然是你家的下人,那这事儿就过去了。”

听见她的解释,赵婉儿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伸出一只手指刮了刮脸:

“羞死了,谁叫师妹你平日里不好好的修炼,连我家的下人都能躲过你的一剑。”

“姐姐别说了,怪只怪我学艺不精,以后回山门了一定好好修炼。”说着又狠狠的瞪了二彪子一眼,里面的意思相当清楚:你丫最好给老娘闭嘴。

在底层苦苦混迹的二彪子一听她的话,怎么能不明白其中暗含的意思,他也知道女子名节不容玷污,何况是这神仙一样的女子,看见瞪来的眼睛,他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倒是一旁的武师兄,一听这下人竟然躲过了林师妹的一剑,若有所思的多看了他一眼,沉默不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