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我龙袍加身请氪金打赏之异与同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14:21:56
我龙袍加身请氪金打赏
我龙袍加身请氪金打赏
作者:欧阳打赏
来源:飞卢小说网
欧阳打赏三岁的时候,一鬼谷子算命老头儿说他成人以后是搞仕途哒!~将声名显赫、龙袍加身!你个糟老头子我信了你奶奶个熊!老子飞龙海味城的工作服也叫做龙袍加身!??结果欧阳打赏果真成了当地最赫赫有名的外卖员。。。我去你妹的,咿?我这是在哪儿呐??!(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关飞月在看清真相的那一刻,明白了沈布仁为什么刚才要遮住自己的视线了。

雄壮的鲛人和空灵的歌声,分开来看,都是可以接受的,只是二者的结合就显得格外诡异了。

如果方才不是蒙着眼听歌,关飞月觉得自己可能根本没法好好体会这美丽的歌声,那几个鲛人长得实在是太抢眼了。

只看赤|裸的上半身,和人类男性差不多,只是耳朵的地方变成了半透明的翅翼,而且肌肉起伏,看起来很壮实。

下|身的鱼尾初看时好像是黑色的,但仔细看其实是深蓝色,只是并不修长,硬要说的话,看起来有点像被斩成两截的鲤鱼的后半截。

头发……只能说个性鲜明,有的极短,只有寸余;有的极长,而且发质看起来并不是很好;当然最闪亮的光头就不用多说了。

至于长相,不至于惨不忍睹,说得上是普通的端正,但和传说一对比,落差真的有点大。

关飞月接受着世界观的冲击,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鲛人……都长这样?”关飞月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点抖。

“是啊,鲛人们生活在海底,那里有各种各样的凶猛海兽,竞争很激烈,生存十分不易,所以鲛人们都很结实,而且速度和灵敏度都很高,是非常善战的一族。”

真是奇妙,世间除人类以外,还有这样生动的存在。

虽然姿态和人类不一样,但同样精彩鲜活,为了生存不断努力。

“他们能听懂我们说话吗?”

“简单的对话没有问题,”沈布仁笑着看向跃跃欲试的小将军,“想和他们说话?”

关飞月有些不自然地扯扯衣角:“他们的歌声很动听……我想表示下谢意,不行就算了。”

“当然可以,”沈布仁语气里带着些宠溺,朝着鲛人的方向唤道,“汐羽!”

礁石上的光头鲛人闻声停止了歌唱,纷纷跳入水中,朝着关飞月两人快速游来。

一如沈布仁描述的那样,鲛人们的动作非常迅捷,很快就到了岸边,上半身浮在水面上很是热络地对着沈布仁鸣叫了几声,听起来像是在打招呼,看向关飞月时却明显带着警惕。

“这位是关飞月关将军,是我的客人,不必害怕,”沈布仁向鲛人们介绍到,转头对着关飞月语气就柔和了不少,“飞月,这位是汐羽,鲛人一族中,当属他歌声最为动听。”

光头鲛人闻言有点羞涩地摆了摆尾巴,左手握拳贴上右胸向关飞月问候道:“晚上好,将军。”

“你好,”关飞月莫名有点紧张,“那个……你歌唱的真好听。”

“谢谢。”汐羽笑起来的时候脸颊上有两个浅浅的梨涡,看起来很可爱。

“你们每晚都会在这里唱歌吗?”关飞月对眼前扬起脑袋好奇地打量自己的鲛人们很有好感。

“不会,只有在月光很美、海面平静的夜晚,才会歌唱。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呆在海底。海面上是很危险的。”

“这样啊……那你们吃什么呢?鱼吗?我也很喜欢吃鱼,你……”

人与鲛迅速打成一片,热络地攀谈起来。双方都对对方的生活方式有着极大的兴趣,不觉间明月西沉,鲛人们因为要在太阳升起之前回到海底,只能就此作别。

“我们一直以为人类都是残忍狡猾的一族,可是你很不一样,”汐羽微笑的看着关飞月,一双眸子亮晶晶的,“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去你生活的地方看看。”

关飞月却摇了摇头。

“其实我生活的地方也不全然只有美好的东西,它也和这大海一样,有风平浪静的时候,也有波涛汹涌的时候。至于人类,虽然并非全部都是残忍狡猾之辈,但也并不见得都能接受你们。”

“为什么?因为我们长得不一样吗?”

“我们有一句话,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同为人类,不同国家之间尚有战争,何况不同族类呢?”关飞月想起自己那件被鲜血浸透的战袍,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其实他自己就是这句话鲜明的实践者啊。

说到底,这世间万物,又何尝不都是如此?为了自己更好的生存,伐除异己,其实也无非对错,生存的竞争本来就是残酷的。

告别了鲛人,天色已渐亮了,关飞月一夜没睡,精神反倒比之前好了许多。

两人沿着海边一前一后慢慢的走,关飞月在后面看着前面那人被海风吹得凌乱的长发,把手上的发带捏了又捏,终于出声道:

“你发带还你。”

但前面的人好像没听见。

关飞月紧走几步,拍拍沈布仁的肩,提高音量重复道:

“你发带还你!”

沈布仁低头看向小将军手里邹巴巴的发带,并没有接,反而抬眼幽幽地看着关飞月:

“将军不觉得这根发带很眼熟吗?”

“啊?”关飞月疑惑地皱眉,“发带不都差不多么。这样的发带我有好多呢,就是颜色不一样而已。”

“……是么?”

沈布仁接过发带,指尖轻捻发带的一角,粗心的小将军并没有察觉在那里绣着一个小小的字,绣字的线的磨损比其他地方要严重,应该是发带的主人经常摩擦所致。

“我倒是只有这一根发带呢。”

沈布仁笑笑,用发带把长发束起:“走吧将军,现在回去正好赶上早膳。”

沈布仁那一笑莫名有些哀伤的感觉,关飞月心中莫名一痛,不禁伸手帮他把一缕散落的长发撩到耳后,嘴里还念叨出声:

“怎的连个头发也绑不好。”

下一瞬,反应过来的关飞月从脖子开始红成了朝霞,和从海平面上徐徐升起的红日交相辉映。

还停留在对方耳后的手倏地收回去,尴尬地盯着地面,恨不得找个缝儿钻进去!

沈布仁饶有兴致地观赏者红彤彤的小将军,眼底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眯着眼笑道:

“多谢将军了。我一直不怎么打理头发,将军要是懂这个,不如教教我可好?”

“有什么好教的,”关飞月恶声恶气的,“又不用打扮,随便弄两下就好了。”

沈布仁也不再逗他,只是笑。

关飞月被他笑得实在受不了,三两步跨到前面,背对着那神棍不去看他,闷头往前走。

没走几步,忽然又停下来,跟在他身后的沈布仁差点撞上去:

“怎么了?”

“那个……”一向直爽的小将军不知为何有些扭捏,半晌终于吐出一句完整的话,“谢谢你带我来听汐羽他们的歌声……是真的很动听。”

虽然这神棍很流氓很可恶,但昨晚,确实是他让自己听到了这世间最动听的歌声,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甚至认识了不同族类的朋友。虽然没说,但关飞月明白,这个人是在安慰自己。

沈布仁看着小将军红透的耳尖,眼神变得柔软无比,说出口的话却带着调笑之意:

“这样的道谢我感受不到诚意啊将军,怎么也得有点实质性的回报对不对?”

“哈?你不要得寸进尺!”关飞月眉头皱起,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我告诉你,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我可没打算放过你,哼!”

“我对你做什么了?”

“你!你做过什么你不知道?!”

“不记得了呀……不如将军给我仔细讲讲,说不定就记起来了?”

“你说什么?”

关飞月要被这人气得吐血了,眼角忽然瞥到靠近岸边的海水里有个圆滚滚的身影在奋力游动,定睛一看,竟是头肥壮的棕毛野猪!

关飞月正在气头上,也没仔细想想为何会有一头猪在清晨的海边游泳,他对着沈布仁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抽出银月弯刀朝就那头野猪走去。

实质性的回报是吧?好,那我就用一头野猪回馈你,看砸不死你!

关飞月摸了摸自己的宝贝大刀,对着野猪危险地眯了眯眼。

遭受飞来横祸的晨泳阿猪表示一脸懵|逼。

这头关飞月磨刀霍霍,那头察觉到杀气的野猪警惕地竖起耳朵,看着缓慢靠近的人,待看清关飞月手上闪着银光的大刀时,背上的鬃毛都竖起来了。

野猪有些慌张地看向沈布仁,结果发现青衣神棍眼神宠溺地看着自家小将军,完全不在乎他猪的生死存亡,当即绝望地尖叫一声,放开四蹄划水,异常敏捷地游回岸边,在关飞月赶上来之前,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奔向树丛,迅速逃离这危险的伤心之地。

可怜的野猪一边跑一遍流着泪,心想,可能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要放弃心爱的晨泳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