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江湖正文

数据下的世界在线阅读第二节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20:14:57
数据下的世界
数据下的世界
作者:生吃蔬菜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次意外,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意外,然而萧峰发现自己能够通过电脑上电影视频进入其中的世界时,萧峰感觉自己这是玩大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这几天里,甄盛做好了陈凤与母亲的思想工作,也打听了一些亲戚在哪个地方可以投奔。这不孩子十二过完后,没个两三天甄盛便打算启程了。

这天一大早,甄父用人力三轮拉着行囊,甄盛在一旁跟着出了村。到了小公路边上,卸下东西的甄父没讲太多,只是叮咛。

“若混的不好,就回来。家里虽是穷了点,但好过在外面受苦。有时间多给家里打打电话报个平安……”

村村通的小公车终于来了,甄盛扛起行囊上了车。对着车外面的那个走路略微踌躇的老男人挥了挥手。

“回去吧,爹。我记得了。”

甄盛头伸出窗外,看着父亲推着三轮车慢悠悠走着孤单回家的样子,不知不觉眼有些红了。心里有些难受的坐回座位,从口袋摸出一张纸条。

“陈秋成,云城安康区幸福路224号兴隆杂粮。”

那些在外打拼的亲戚,也就属陈凤的三叔陈秋成过的最是舒坦。出门做生意两年,家里的房子翻了新,连屋子里的地面都镶上了砖。这不陈凤听说甄盛要出去挣钱,立刻跟自己三叔陈秋成联系,让自己男人前去投奔,三叔很是爽快的同意了。

……

从昌乐县坐大巴车到云城要半天时间,甄盛虽说一大早便从家中出来了,但到了云城已是下午。

大巴车到了车站,车上的人陆续下车,睡了一路的甄盛也从后排向前挤着。大巴车下客门口早早被三轮的哥占领了,他们见每个下车的客人都要拉着问。

“先生,您坐车吗?需要代步吗?……”

甄盛摇了摇头,扛起自己的行囊向车站外走去。他打算先去报亭买张地图,若是离得近就自己走去了。可刚出了车站不远,甄盛就被人给叫住了。

“小兄弟,前面那个扛着包的小兄弟,你等一等…”

甄盛回过头看了一眼,只有一只眼睛的老人出现在他眼里,这老人约摸花甲之年,一身中山装格外整洁。脚下的三轮车被他蹬的咯吱咯吱直响。这老人见甄盛回头赶忙继续招呼。

“小兄弟,看你这样子像是第一次来云城,你是要去哪啊?咱不诓骗你,价格也公道。”

这老人笑的一脸赤诚,很快到了甄盛旁边。

“我要去安康区幸福路224号,兴隆杂粮。老先生认得路?”

这次甄盛没有犹豫,因为人生地不熟车站附近的报刊今天又关门了。拿出放在裤兜的字条看了看,这时候那老人却早已把甄盛的行囊放在了三轮车的车斗里。

“认得认得,那地方我可熟哩!五毛钱,我拉你去,你看咋样?”

“行…”

就这样,这独眼老人拉着甄盛慢慢悠悠的奔向了幸福路兴隆杂粮。

城市里的繁华,甄盛虽说不是第一次见了。但作为首都的云城还是要比普通城市繁华的多。吃的玩的,穿的用的,这独眼老人一边骑着三轮蹬车,一边向甄盛介绍着云城,似乎云城于他而言了如指掌。

说快也快,这老人走街串巷也没多久,便穿到了幸福路。幸福路两侧商铺一家挨着一家,每一家的装修都很相似却又不相同。老人挨家挨户的介绍着这条街,着实如他所言熟的很呐!可当他走到幸福路109号的包子铺时,他顿了顿不在讲话了。但没过多久他就又继续讲了起来。

“我年轻的时候,在幸福村可是有名的帅男人。哦,也就是现在的幸福路。别看我是个独眼,追我的妞可是多的很呢!”

甄盛看着老人臭屁的表情,会心一笑。他继续听着老人的“牛皮”,本就是苦难日子里的乐趣了。老人自顾自的讲着,不多时便到了兴隆杂粮。

“小兄弟,到了。这里就是兴隆杂粮了。五毛钱,嘿嘿。咋样是不是很实惠!换成别人你要到,早的很呢。”

独眼老人笑着对甄盛说着,顺便帮忙把行李从车斗里卸了下来。甄盛从口袋里掏出来五毛钱给了他,他双手接过钱点头哈腰直说谢谢。甄盛摆了摆手,老人也就此作罢,踩上了三轮蹬车回家去了。

幸福路224号,兴隆杂粮店门口此时正站着一个陌生男人。这不正是拎着行囊的甄盛吗,甄盛身旁经过的人络绎不绝,他们扛着,背着各种杂粮从中出来。当他走进去,一眼望见各色杂粮陈列两旁,而成袋子的则在中间打堆,各种砍价问价声音接踵而至。

一个烫着爆炸头女人扭扭捏捏穿过厅堂的人群,来到甄盛的面前。上下打量了甄盛一番,随后有些质疑的问。

“你就是甄家老大?陈凤的男人?”

甄盛点了点头,虽说这扭捏的女人有几分眼熟,但他实在想不起来应该喊什么了。那女人见甄盛点头,翻了一个白眼,漫不在意的转过身去。

“跟我来吧,甄家小子。”

这女人随后絮絮叨叨小声说些什么,甄盛也没有听清只是跟着她穿过了厅堂,厅堂小门连接一条很短的走廊,走廊那头看起来是一座很有年代感的二层建筑。从那座屋子里时不时传来一段段悠扬的京剧。前面那女人推开门走了进去,甄盛紧随其后。刚进到里面,这女人便双手掐腰大吼了起来。

“陈秋成,你个老不死的!你侄女女婿来了!还不快滚出来!”

甄盛有点蒙圈,只是没想到这女人脾气如此暴躁。常言道女人脸如书,说翻就翻。更何况还守着外人,不过此时甄盛也知道了这个女人就是三婶,不过这样大吼三叔陈秋成……在村里怕是要翻了天。怪不得刚才觉得有点熟悉,打扮起来的三婶还真是不同以往。

只见三叔陈秋成从内屋窜出来,大背头的三叔只穿了一件白色半袖褂子,粗布大裤衩踩着拖鞋。那样子有些滑稽,只是他从内屋出来后,他也学着三婶得样子掐着腰站的笔直。

“嚷什么嚷!守着侄女女婿不知道给我点面子的吗?”

“我给你面子!我看老娘是给你脸了!”

三叔陈秋成话刚刚说完,三婶便向前迈了两步揪起他耳朵拧了一圈。三叔双手捂着三婶拧耳朵的手,上下牙齿不停打颤,从嘴里蹦出一个断断续续的“疼…疼疼…”

“三叔,三婶。我插句嘴,外面挺忙的。我把东西放下,去前面帮帮忙吧。”

甄盛觉得自己在这挺碍事的,说着他把自己的行囊放在了门后边。逃了出去,刚出门便听到屋子里面窸窣着什么。

“陈秋成,胆子大了你!不经我同意就让外人来咱家了?那小子一点礼数都不懂,真不知道他爹娘怎么教的。见了老娘我的面连句三婶都不知道叫?你还让他上这来?还家里老的是县级干部!县级干部的子女需要出门打工?…”

“淑珍,你怎么能这样子说甄盛呢?好歹是自家孩子!”

“哼,别来这套,我可不跟你们老陈家一样好忽悠。他家穷就是穷。溪村这个穷地方,能出什么能人!…”

没走远的甄盛听了个满耳朵,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记得自己小时候常去县里住。可后来他们一家人都搬到了溪村,也就很少再去县里了。而如今三婶背地里的一番话让甄盛觉得自己挺对不住家里老一辈的。寄人篱下的那种感觉油然而生。唉,再说三叔陈秋成让自己来,是为了帮自己。总不能辜负了他的一片好心。

甄盛去了前厅,看着人来人往的客流。他在思考,思考自己要做些什么。做生意,本钱只有300多块了,而打工又养不住家。

很快,便到了晚上。三叔为自己安排的接风宴席,虽说不是多么丰盛,但足矣让舟车劳顿的甄盛觉得满足了。酒足饭饱之后,来到三婶为自己早早安排好的房间,甄盛把行囊放在一旁,浑浑噩噩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这一夜安静的很,甄盛很久没睡过这么舒坦的觉了。而当他醒来,便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时分了。

甄盛决定先去三叔陈秋成那儿打个招呼,这一夜休息也让甄盛脑袋清醒了很多,与其坐在家里空愁,倒不如出门转转说不定还会有所收获,有些事情可不是等来的。站在三叔房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吧。”

甄盛推开门走了进去,三叔今天不同昨天着装那么随便了,此时的陈秋成正坐在书桌前翻看什么。甄盛没有问,他对着陈秋成鞠了个躬。

“三叔,我出去转转。”

“不吃早饭啦?这都快中午了不垫吧口?”

三叔面带笑容,一脸关切。

“谢了三叔,还不是很饿。我先出去了。”

甄盛向陈秋成道谢,随后便出了门。看着前厅的客人,甄盛心里蛮不是滋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有这样稳定的地方。同时不得不说陈秋成这个人很有脑子的。出门做生意两年,能做的如此兴隆的着实是少数,若不是郭淑珍的缘故甄盛确实很想向三叔陈秋成讨教一番。

甄盛在幸福路溜达着,看着街道两侧的门店客人多少。两圈下来他心里也有了个大概,幸福路之所以忙,是因为有不少外地人来这里批发东西的,而这里的门店大都搞批发,除了少数的几家小吃部,就是那天独眼老人未介绍的包子楼比较忙了。想来也是,前来进货的大都路途遥远,而车上卖的东西价格又不便宜。很多人都是到了地方才就近吃饭。这地方消费也不低,包子楼的包子要二十几块一斤。当甄盛决定回杂粮铺时,路边几个商人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行三人坐在路边,那个年纪稍大一点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粗布袋。粗布袋看起来鼓鼓的,似乎有些份量。他把折着的布袋一层一层小心翼翼的翻开,生怕里面的东西掉了似的。不多时几个黄馍出现在他手里,他把这几个黄馍分给了身边两个人,甄盛在不知不觉间靠了过去,只听见那个分馍的人再讲。

“出门在外,能省点是点。咱家里带出来的馍,将就吃口,回家咱在吃好的,这的东西不便宜。吃一顿咱这一趟都白来了。”

甄盛突然间觉得脑瓜子灵光一闪!对啊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呢?大多是穷苦过来的人,舍不得吃好的,馍总会有人吃啊!价格适宜的话应该会有不少人买的吧!

现在自己最缺的就是本钱了,去哪里弄本钱啊!不对!也许自己已经有了本钱了!缺的只是行动起来了!三叔陈秋成家是干杂粮的,他家就有白面、黄面啊!而且三叔家每天络绎不绝的客人不就是很好的客源吗?甄盛拍了拍脑袋,早该想到的啊!

虽说不知道挣不挣钱,但总得试一试。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如破釜沉舟干他一次!想到这甄盛一溜小跑回到了兴隆杂粮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