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魔法师会武术之第二章(2)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1 20:13:11
魔法师会武术
魔法师会武术
作者:兔子火了
来源:纵横中文网
建立在上一个破碎文明的魔法世界,又将爆发出什么样的璀璨故事。

居然是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这是云择欢得到的最糟糕的消息。

好吧好吧,即时时下里人们都认为不会再有战火,可是看过世界历史的择欢清楚得知道一战不过刚过去几年,而一战的整整二十年后,二战的烟火将从波兰开始漫延。

唯一的装备就是个软软的婴儿,云择欢不得不感叹自己的“好运”。

这里是英国乡间的一家孤儿院,很破旧得房子,人情并不温暖。这样的年代,云择欢认可这种情形的存在。孤儿院里人们的不欢迎是正常现象,但只要自己还在付生活费,那么居留权的获得理所当然。没有家,紧紧依附着这里生存是暂时唯一的生存方法。

怎么养大刚生下来的宝宝?某人在风中凌乱了好久也没想出答案。

在现代的时候一直埋头读书,还没来得及有正式的工作,偶尔的实习经验似乎帮不上什么忙,何况又是在二十世纪初,在这个女权运动虽然已经产生偶尔有风风火火的行动、但却没有真正产生效应的年代,一个单身却带着孩子的女子找工作不是一件易事。

经过几日短暂的休息,云择欢惊喜地发现“自己”的体质优良,恢复神速令那位胖修女都惊呼不可思议;在沉默了几天适应全英文环境之后,择欢决定无论如何都要着手安排往后的生活——宝宝毕竟是自己痛得半死好不容易生下来的,丢弃的事情想都不要想!

~~~~~~~~~~~~~~~~~~~~~~~~~~~~~~~~~~~~~~~~~~

只有两个月时间了,先用一个月融进生活吧。

于是,照顾宝宝小亚历的空余时间,某位“克劳迪夫人”向修女征求了意见,提供一些简单的劳力以换取少量的营养品,比如牛奶。

说道牛奶就不得不说起“第一次哺乳的心理障碍”。

“夫人,小亚历他似乎饿了。”当修女慢吞吞的话语传来,云择欢僵化了,然后一点一点变成灰散入了空气。生宝宝是一回事,喂宝宝又是一回事,特别当自家宝宝还是小男孩的时候。

尽管心里纠结,“克劳迪夫人”还是温和地、微笑着接过了小亚历,深吸一口气,带着微微悲壮的气势掀开了自己衣襟……

有一有二就有三,小亚历一天居然要吃五六餐,择欢不得不时时从厨房跑回室内照拂着。尽管不会煮英国菜,中餐的手艺确是不错的,一种土豆做出十几个花样只要有耐心并不是难事,而云择欢现在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夫人以前是贵族家的吧,平常人家……”,平常人家哪会连一个土豆都弄出那么多花样?更别说烤完香肠以后令人眼花缭乱的再加工了。类似的猜测有好的也有恶意的,择欢借着有时还需要“英翻中”的还未完全转化的破英语听力把这些一概“屏蔽”了。

“小亚历,今天也要乖乖的哦!”轻拍着宝宝的背,择欢走下楼梯准备继续给夜晚过得平淡苍白的孩子们讲故事,简单而温暖的小故事,顺便练习大脑的“英汉互译系统”。

————————我是更新的分割线————————

“今天我们继续昨天未讲完的故事……”脑袋里有那么多儿童故事还多亏了暑假那会儿照顾三叔家小外甥,本来准备了一大堆故事,不过那小男孩实在太调皮了,真正讲给他听的故事还不足记住的一成,反倒便宜了这边的小孩子们。

随着每晚的“炉边夜话”,云择欢的英语口语飞速增长,连附近一些地方的小孩子都知道,孤儿院来了一个说话像唱歌一样(中文有四声,英文只有两声,说话不免带了高低)、很会讲故事的克劳迪夫人。

“克劳迪夫人,世界上真的有那样的地方吗?”故事中离奇变换的情景让人着迷。

“是啊,克劳迪先生就去过呢,”云择欢轻轻摇着小亚历,微笑着回答,旁边的孤儿院帮工们有些耳朵竖得直直的,“他以前是个旅行家,到过世界各地,有古老而美丽的东方,有炎热却盛产金矿的南非,还去过有着广阔林海的北美内陆……”一脸回忆的表情。择欢不希望人们认为小亚历是个私生子,这个年代,私生子的名号并不好听。

“那,克劳迪先生他……”终于有人忍不住问出来了。

“哎……”忧伤却努力坚强的表情。择欢知道这个身体的原装母亲来到孤儿院门口的时候是一身黑衣,刚好可以做掩饰。只要稍微给一点暗示,喜好追寻内幕的人们自然会推演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夫人,请讲讲东方的故事,好吗?”失去父母的孩子通常是早熟的,尤其在察言观色方面,看到择欢的表情,一个女孩迅速转移了话题。

“好的,艾琳。”择欢露出“和蔼”的微笑——每天晚上对着镜子练习的成果,“先说印度吧,那里有一条美丽的河流,叫做恒河……”在现代近二十年的学习生涯可不是白过的,这些地方没去过也在图片上、电视上、书本上看到过。择欢慢慢讲着,心里挑选着简单而美丽的形容词。

哦,可怜的克劳迪夫人……

难怪会那么多样式的菜……

一定是先生旅行回来说的吧……

可怜的先生……

那么早就离开了只留下孤儿寡母……

……

猜测慢慢地合理化了,加上择欢对全球各地栩栩如生的美丽描述,克劳迪先生是个伟大却英年早逝的旅行家一事已经种在了人们心里。

夜深了,回到房间,择欢抱着小亚历倚在床头,简单的歌谣哼了一遍忽然停下来,“宝宝,有一件事情,我只会说着一次,以后你问我我也不会告诉你,”还用的是中文!完全欺负人家什么都不懂!“我不知道我们应该叫什么呢,毕竟孕育你十个月的原生妈妈在生你的时候离开了,虽然是我生下你的,可是……要认祖归宗可能有些麻烦……这个不能怪我哦,反正你现在跟我姓云……”

小亚历睁着黑漆漆的眼睛望着窗外,小手偶尔挥两下,丝毫不知道自己的生身母亲在诉说着关于自己身世的最大秘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